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87章 被忽略的疼

第987章 被忽略的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87章 被忽略的疼

    在莫管家第二次朝丛刚举起麻醉枪的时候,巴颂一个眼疾手快,将枪口往上一推,最后一枚麻醉剂打偏在了一旁。

    “老莫,你会打到封总的!”

    巴颂还算机灵。他能看得出boss不想让他的身份暴露。

    阻止莫管家继续射击麻醉剂的理由,自然也就成了关心封行朗。

    这样才能不引起莫管家以及封行朗的怀疑。

    即便丛刚再如何的意志坚毅、身手诡异,可他毕竟也是碳水化合物的身体,抵挡不住强效的医药化学剂!

    丛刚又看到了那样的笑容!

    封行朗俊逸非凡的脸庞上,勾起了似曾相识的邪肆笑意。

    倨傲中,满染着绯色的邪魅!

    似乎曾经的话语还在耳畔萦绕。也许当初封行朗一不小心捡了他,纯属好奇一个人的生命力究竟会顽强到什么程度;

    可对丛刚来说,封行朗则是透进他阴暗人生中的唯一一抹阳光!

    或许封行朗并没有意识到:他在丛刚的人生中会起到这般重要的作用!

    也许封行朗只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周身阴霾满布的恶徒;可在那个不经意的瞬间,他却扮演了一回救世主——一抹透进丛刚残魂中的阳光!

    “狗杂碎,你它妈的也有今天?!”

    在封行朗鄙夷又倨傲的眸子里,丛刚晃悠了几下身体,在麻醉剂的作用下,便体力不支的渐渐瘫软了下去。

    能单枪匹马的把丛刚给逮住,无疑就件值得封行朗自信爆棚的事儿。

    看着丛刚倒卧在了台阶上,巴颂有些懵圈了:自己究竟是出手相救呢,还是静观其变呢?

    一系列前奏都表明:boss丛刚并不想让他暴露自己的身份!

    可现在丛刚有危险,自己还要不要顾虑到自己的身份?

    犹豫了几秒之后,巴颂决定静观其变:如果封行朗对丛刚下毒手,自己就不顾一切的先救走boss再说;如果boss没有生命危险,那就等他醒过来再做打算。

    “巴颂,别愣着了!把这狗东西先锁进三楼的阳光房里!”

    只是锁着?

    那还好!

    巴颂上前来刚要扛起丛刚之际,封行朗却微微蹙眉,“巴颂,你还是先把这狗东西的双脚给锁上吧!这家伙阴险着呢,必须时刻小心提防!”

    丛刚绝对算得上是个危险人物了!

    行为阴狠不说,而且还相当的诡异!

    还要戴上脚铐?

    巴颂发愣时,莫管家已经将脚铐送上前来,并麻利的将丛刚的双脚给锁上。

    封行朗下意识的晃动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手铐。

    “老莫,手铐的钥匙在轮椅上的坐垫夹层里,你去拿过来!”

    自始至终,瘫软在台阶上的丛刚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像是真的被麻醉了一样。

    巴颂只能按照封行朗的意思进行处理被麻醉了的丛刚。

    这一晚,巴颂很忙。

    打开脚铐的钥匙;进去三楼阳光房的方式,以及那多层的防弹玻璃,都是巴颂所要忙碌研究的对象!

    ******

    新的环境让两个小家伙亢奋不已。

    即便已经洗白白了,也阻挡不了他们在白公馆里满别墅的撒欢。

    客房里,雪落正看着一本专业书。看得出,她很用功,也很上心这次得来不易的机会。再有一次考试加毕业论文和论文答辩,几个月后就能拿到她梦寐以求的毕业证书了。

    与此同时,雪落也深感岁月不饶人:还没到三十岁的她,学起来已经很吃力了。根本就不能像二十一二岁那样游刃有余了。

    袁朵朵悄然着沉甸甸的步伐溜达了进来。虽说那双手抱肚子的模样有些滑稽,但行动还算敏捷。

    “来吧小姑娘,快让你朵爷亲一口!”

    没扑得成雪落,袁朵朵几乎是半滚上庥的。

    雪落瞄了袁朵朵一眼,故意转身过去凉给她一个后背。

    “干嘛啊?有了封痞子的滋润,你都忘记我们曾经的革命友情了?!”

    袁朵朵半跪在床上,用手扒拉着雪落侧过去的肩膀。

    “袁朵朵,你也好意思提什么革命友情?连我这个光p股一起长大的好闺蜜你都欺瞒,还谈什么友情?你还是一边玩去吧!”

    两个人光p股到不至于;但同睡一个被窝,那到是常有的事儿!

    “雪落,你……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袁朵朵试探的问道。有那么点儿不打自招的意味儿。

    “老实交待吧!你肚子里的双胞胎是谁的?”

    见袁朵朵心虚,雪落便趁机逼问。

    “肯定不是你家封痞子的!我跟你家封痞子可是清清白白的!虽然那些年他时不时的喝醉酒跑去我家闹腾……但他一直乖乖的睡沙发,从没进去过我的房间!雪落,即便你不相信你家封痞子,也要相信我这个好闺蜜吧!”

    袁朵朵急切的解释着。即便不为封行朗,也要为肚子里两个宝宝的清白着想。

    “我更相信我家行朗!”雪落轻描淡写一声。

    她是真信。因为她知道丈夫封行朗是不可能对袁朵朵产生男女之间的情感的。醉酒了就更不会。

    “重色轻友。”

    袁朵朵嘟哝一声。

    “喂,袁小强,你现在不都已经跟白默领了结婚证吗?怎么还不肯告诉他:你怀的是他的孩子呢?让自己的丈夫每天过着‘喜当爹’的日子,你于心何忍?”

    雪落这一说,着实让袁朵朵惊愕住了。

    “雪……雪落,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我猜的!”

    跟丈夫封行朗一样,雪落当然也不会说:是白老爷子秘密的去给自己的爱孙和朵朵肚子里的孩子做了亲子鉴定。

    对于袁朵朵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来说,那都是一种伤害!

    “这也能猜得出来啊?”

    袁朵朵紧了紧自己身上的空调开衫,疑惑的问。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以你袁朵朵卑微到尘埃的心理,又怎么会怀着路人甲的孩子嫁给白默呢?真相只有一个: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白默的!那才合理!”

    “你们,你们夫妻俩柯南看多了吧?!”

    虽说袁朵朵在心底佩服封行朗夫妻俩的敏锐洞察力,可似乎又不想承认。

    “袁朵朵,我跟你打赌:要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白默的,那两个孩子的奶粉钱和尿布钱,我全包了;但如果是白默的种……你就倒贴我一百万!”

    “林雪落,你家封痞子都那么有钱了,还坑我一百万呢?要不你把我卖了吧!要是能卖出一百万,我一定分你一半儿!”

    袁朵朵嘟哝一声。一百万?她才不干呢!

    “那你就是承认肚子里的孩子是白默的了?!”

    不等袁朵朵反驳,雪落立刻岔开话题:“我就不明白了:你们都已经是夫妻了,还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袁朵朵却沉默了。

    良久才微微的叹息一声,“我害怕孩子跟我一样……有残疾。”

    袁朵朵的理由,让雪落心间一疼:她知道袁朵朵一直很在意自己的残腿。

    “不会的!你别乱想!不是已经做过唐氏筛查和排畸检查了吗,都挺正常的,你怎么还这么悲观呢?再说了,你现在的腿比正常人还要好呢!”

    雪落揽过袁朵朵的肩膀,将她偎依在自己的怀里。

    “雪落……还有四个月宝宝们就出世了。我想到时候再告诉白默和爷爷。”

    袁朵朵的这番话,是有前提条件的:就是双胞胎宝宝都是健健康康的!

    “朵朵……你真傻!其实白默都能‘喜当爹’的娶你了,说明他对你是真感情!”

    任由雪落怎么劝说,袁朵朵还是摇着头。

    “雪落,你懂我的……我不想祸害别人!我自私的留下这两个孩子,已经对白默很不公平了!”

    “朵朵,你用不着一个人承受的!再说了,我保证你的宝宝们一定是健康的!你乐观点儿好不好?”

    “其实我挺乐观的!无论宝宝们如何,我都不会嫌弃它们的。因为它们的妈咪就是这样的。”

    微顿,袁朵朵深吁出一口浊气,“但白默不一样!白家是申城的贵胄,有头有脸的世家!”

    “可你知道白默内心真实的想法吗?说得难听点儿:即便孩子们有个什么,那也是他白默亲生的!”

    袁朵朵还是摇头,“我已经流掉一个畸胎了……我永远记得白默当时那惊恐害怕、嫌弃作呕的样子!应该是有心理阴影了!”

    抹去了不知何时滚落的泪水,袁朵朵嗅了嗅鼻子,“还把老爷子急倒了!差点儿就没抢救过来……白家人不应该为我这个不健康的女人买单的!”

    “朵朵,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

    雪落真急了,“医生都说了:上回的那个孩子是白默吸食了不干净的东西才导致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也是受害者!”

    “雪落,求你别说了!反正只剩下四个月了……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

    想起什么来,袁朵朵抹干净了脸上的泪痕,“对了雪落,你还没看过我的结婚证呢!我去拿给你看……我拍得好傻,像个二傻子一样,懵逼懵逼的!”

    目送着袁朵朵回房去拿结婚证的笨拙动作,雪落突然就说不出任何话来。

    她想到了自己流掉的那个孩子……都不知道它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那是从自己身上刮掉的东西,才能深深的体会那种疼!

    被男人们所忽略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