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84章 孩子是谁的

第984章 孩子是谁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84章 孩子是谁的

    配合上动作,小家伙挺着肚子,用自己的小手臂在肚子上比划着。

    “真有那么大?”

    封行朗一边询问着正夸张比划的儿子,一边衡量着把妻儿送去白公馆里的利弊。

    “行朗,你放心吧,我会把两个孩子照看好,不让他们打扰到朵朵和白老爷子休息的。”

    雪落这般劝说丈夫是有她私心的。她想让河屯得空可以在暗中协助他亲儿子封行朗。

    再说了,以白公馆那堡垒似的地形和构造,应该要比浅水湾更安全一些才对。

    而且白老爷子在申城的权势,远要比后来者的河屯更为殷实。

    但河屯的攻击性,以及他的防卫能力,也不是其它人能够撼动的!

    鉴于老婆孩子和侄女一致想去白公馆,封行朗决定先给白老爷子打个关怀电话探探口风。

    “请都请不来那两个萌人的小东西呢!”

    却没想到,热情的白老爷子一听说两个孩子要来,立刻欢声应好。

    临行出发之前,封行朗对邢十四叮嘱了很多。并要求他陪着雪落和两个孩子一起住进白公馆里。

    其实雪落是想将邢十四留下给丈夫封行朗使唤的!

    但在封行朗心目中,最重要的肯定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寻思着河屯会得空在暗中保护丈夫,雪落便没有执意。

    在两个孩子半拖半拽下的请求下,封行朗不得不一起坐上了送妻儿和侄女去白公馆的保姆车。

    亲自去给白老爷子问个安,更适合!

    袁朵朵知道两个孩子要来,早早的便等在了院落里。

    在给保姆车授权扫描之后,才得以通过沉沉的铸铁门,进去白公馆内。

    而巴颂开来的保时捷只能停在了院落等候着。

    “诺诺……团团……大朵朵好想你们!”

    虽说袁朵朵的肚子够大,但跑起来还是脚下生风的。

    已经有六个月身孕的孕妇,还真是难得一见的。就感觉她肚子里藏的真是足球,而并非双胞胎!

    封行朗是坐着轮椅被推进来的。

    他也被袁朵朵双手托抱着肚子,且脚下能生风的滑稽模样给逗乐了。

    “我终于知道我亲儿子口中‘足球大的肚子’是什么样的实物概念了!”

    袁朵朵骄傲的挺着她的大肚子,调侃道:“反正你又生不出孩子,羡慕不来的!”

    “我是羡慕白默那小子啊……这狗屎运怎么就砸他头上了呢!”

    封行朗是真羡慕。

    能有两个一模一样孩子哇哇的喊爹,并不是一般人父能够享受到的特级待遇。

    可袁朵朵却听得心肝打颤:这封痞子说话的口气,怎么那么阴酸酸的呢?

    他说他羡慕白默……会不会是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不会的,不会的!如果封行朗知道了,好基友的白默又岂会不知道?

    估计封行朗的意思是想表达:白默没费吹灰之力,就白捡了一对双胞胎孩子!

    应该是这样的意思!

    “亲爹,你快听听……大朵朵肚子里好像有咕噜咕噜冒泡泡的声音!”

    对于新生命的孕育,孩子有着天生的好奇心。

    向来顽劣的林诺小朋友,也会收敛起自己的小野蛮,小心翼翼的去触碰。

    “男女授受不亲,你代表亲爹听一下就行了!”

    在白公馆朝气蓬勃的环境中,加上其乐融融的氛围,封行朗得以暂时的舒缓心境。

    “朵朵,你这快有六个月了吧?累不累?”

    雪落也挺羡慕的。一肚子生下俩,多省事儿!

    “还不算太累……有时候跑快了也会接不上气!”

    这样的彪悍台词,也只有袁朵朵这样的女汉子才能说得出来。因为她能做得到!

    “都六个月的双胞胎了,你还跑啊?”

    雪落被惊到了,“对了,是一对男宝宝还是一对女宝宝?要是龙凤胎,那就最好不过了!”

    “还不知道呢!只要它们健健康康的,什么胎都没关系!”

    这也是袁朵朵最为朴实的愿望。

    “妈咪,什么是龙凤胎?是一条龙和一只凤吗?凤又是什么东西?”

    林诺小朋友好奇的问。

    ‘龙’,他还接触过一些;但这‘凤’对他来说,完全是陌生的。

    “这龙凤胎啊,就像你跟团团妹妹一样:生下来的时候,是一个男宝宝,一个女宝宝!”

    雪落宠爱的抚着两个孩子的头,就地取材的解释道。

    “可团团喜欢两个女宝宝!”

    封团团撅过小嘴,撩起袁朵朵的上衣,吧唧一口便亲在了她的肚皮上。

    “为什么啊?”

    袁朵朵挺喜欢封团团这小甜嘴巴的。

    “因为女宝宝听话,可爱,是papa和mama的小棉袄!”

    说着说着,小可爱的神情就黯淡了下去。她又想自己的亲爹亲妈了。

    “团团,白胡子老爷爷出来迎接你们了,快去抱抱他!”

    雪落不忍小东西的伤感,连忙指着迎出客厅的白老爷子朝封团团招呼道。

    “白胡子老爷爷……”

    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封团团立刻欢呼雀跃的跑上前去。

    “侄孙封行朗携妻带子给您老问安了!这双喜临门,老爷子您好不春风满面呢!”

    轮椅上的封行朗微笑的说道。

    “哈哈哈哈,”老爷子爽朗的大笑着,“多亏你们夫妻二人的成人之美啊!白某感激不尽!”

    暗藏玄机的话,彼此心知肚明。

    ******

    在看守所里陪严邦喝高了的白默,昏天暗地的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在接到白管家打来的电话之后,向来起床气很严重的他,这一回却快如猎豹似的从沙发上弹身而起,动作前所未有的敏捷。

    因为白管家在电话里说:封行朗一家去了白公馆,老爷子和少奶奶都很高兴。

    这个封行朗,他又去白公馆干什么?

    难不成真想跟袁小强藕断丝连?

    白默有这样的奇葩想法,大部分源于袁朵朵一直说她喜欢的男人类型是封行朗那种的!

    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封行朗又跟自家老爷子关系密切,白默想不多想都难!

    而且这一回,还把林雪落那个大老婆给带上了!

    为什么要称呼林雪落为‘大老婆’呢?

    白默拍了拍自己有些不太好使的脑门:袁小强现在好像是自己的老婆了啊!

    白默离开时,严邦还睡着。

    那彪悍的睡姿,遒劲起伏的胸膛,都展示着严邦是个很man的男人。

    很man的男人就长成这样?

    心血来潮的白默,临走时还在严邦那肌肉紧绷的胸堂上狠狠的揩了一把油。

    白默赶回白公馆的时候,便看到封行朗拖家带口的坐在凉亭里的餐桌上跟老爷子把酒言欢。

    袁朵朵的左右各坐着两个护花小使者。

    “大朵朵,你赶紧吃,多吃点儿……”

    林诺小朋友将耳朵紧贴在袁朵朵的肚子上,“我听到它们吧唧嘴巴的声音了!”

    这玄乎的……说得好像他真的听到了似的!

    “真的吗?让团团也听听!”

    于是两个孩子一个左一个右的抱住了袁朵朵圆鼓鼓的大肚子。

    一胞双生,的确是一般人羡慕不来的!

    封行朗羡慕,林雪落也羡慕。

    “啊……动了……动了!”

    或许是两个小东西也感受到了外面精彩的世界,在用胎动的方式表达着它们对林诺小朋友的欢迎!

    “亲爹……亲爹,你快来摸摸!大朵朵肚子里的宝宝真的动了呢!”

    果然是亲儿子啊!

    每次有这种摸女人肚子的好事儿,儿子诺诺都会想到自己!

    “你就代替亲爹多摸几下吧!”

    “摸什么摸,不许再摸了!”

    封行朗的话声未落,身后便传来一个厉声厉气的嚷叫声。

    “大白白,你怎么才回来啊?刚刚大朵朵肚子里的小宝宝有动了哦!”

    林诺小朋友并不认为白默是在吼他。

    白默走上前来,很不绅士的将林诺一拎而起,绕过一个大弯,丢去了他亲爹封行朗的身边。

    “默老三,你干嘛呢?你这心疼自己的老婆孩子,也不能拿我家诺诺拎来拎去的吧?他亲爹还在呢!”

    封行朗微带着调侃之意斥声着白默的不是。

    “做了什么亏心事,你自己心里明白!”

    白默嘟哝一声,也没敢太大声儿。毕竟还有一家之主的老爷子在。

    “大白白,你凶我也就算了,干嘛还凶我亲爹啊!”

    林诺小朋友并不是那种识时务的孩子;更没有因为白默吼他,而避之不及!

    他索性爬坐在了白默的腿上,让他抱着。

    “你亲爹做了亏心事……他心虚着呢!”

    白默摸了摸林诺小朋友的头,“你可别像你亲爹那样: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

    “锅里还有吗?藏着什么好吃的了?”

    林诺小朋友的理解力就是这么的直白。

    封行朗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找白默好好谈谈。

    因为接下来妻儿要住在白公馆几天。要是白默对他怀有成见,想必妻儿住在这里也不会舒服。

    幽静的花房里,到是个十分适合聊人生的好地方。

    “说吧,你这小心眼儿的怨气从何而来?”

    封行朗直接开问。他并不闲,忙得很。

    “封行朗,你老实说,你有没有……玩弄过袁朵朵的感情?”

    当时的封行朗端着咖啡杯,这幸好没喝,要不然会喷他白默一脸。

    “怎么突然有此一问?”

    封行朗毕竟是封行朗,他把持得住白默的任何突发奇想。

    “你就直接说吧:袁朵朵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