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83章 一定比你坏!

第983章 一定比你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83章 一定比你坏!

    男人疲乏的将脸深埋进女人的怀中,狠蹭着她的柔美之处。

    带上时不时的轻噬,故意把女人弄疼!

    雪落紧抱着男人的头,想禁锢住他那为非作歹的嘴;可男人却蹭得更劲儿!

    这样的宣泄方式,让雪落是又怜又怒;她亲吻着男人的脸颊和短发,想将男人平静在自己的怀里。

    雪落是理解男人的:她比谁都清楚丈夫身上所背负的感情债!

    用健康的身体换他生命的大哥;血浓于水的生物学父亲……

    “行朗,我爱你。”

    雪落喃喃一声,便紧的拥抱住不安分的男人。

    “呃……”男人哼喃着,拱起身来狠狠的吻住了女人,将自己的气息如数的倾进女人的口中;霸占着她的嫩和美好。

    吻离的那瞬间,彼此的唇上芬芳一片。

    “雪落,明天带着诺诺去浅水湾住几天吧。”

    封行朗很少这样主动的让女人和孩子住去河屯那里。但这一回,他似乎有些服软了。

    “干嘛啊?你这是要赶走自己的老婆和亲儿子么?”

    被男人吻得昏天暗地的雪落娇喃一声。

    雪落很喜欢男人这么霸道的狠吻自己;虽说带上那么点儿小小的疼,但更能让雪落深刻的体会到这个男人想要她!

    “怎么舍得呢!”

    男人微微浅叹,拱开雪落的女内一口允了下去,激得雪落对着男人遒劲的后背连连拍打。

    “那为什么要我跟诺诺走啊?”

    似乎想起什么来,雪落紧声问:“你是不是要留下来一个人对付那个戴v字仇杀面具的人?”

    “嗯。”封行朗轻应,“别担心,老公不会有事儿的。”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那个v字脸究竟是什么人啊?他为什么要跟我们一家子过不去呢?”

    其实封行朗也很想去责问丛刚:是什么样的动机,让他非要至他们一家于危险的境地!

    “行朗,你还是跟河屯联手吧!毕竟河屯是诺诺的亲爷爷,要是你们父子联手,一定能对付得到那个v字脸的。”

    雪落柔软着声音劝说着,生怕男人又要犯犟。

    “雪落,听老公的好吗,我会处理好的。”

    封行朗想将女人抱坐在他的长腿上;可雪落还是挪身站在了一旁。好歹自己也一百多斤重,她担心压着男人的伤腿。

    “行朗,你的腿都伤成这样了……你就屈尊降贵一下,去跟河屯联手吧!”

    雪落有些急切起来。

    她用双手捧起男人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庞,深深的凝视,“老婆孩子真的很担心你!”

    “今晚老公赏给你了!任由你使唤!上面下面都行!”

    感觉到女人心切他的泪眸,封行朗用手掌轻蹭着女人的翘臋。

    “封行朗!求你了,老婆孩子离不开你!”

    雪落勾过男人的颈脖,将脸枕在男人的黑发上。

    “放心吧,为了你们母子俩,我也会好好的活着!”

    感受到女人的对他浓浓的眷爱,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长臂一用力,女人便紧贴进他的怀里。

    细腻的温暖触感,让男人享受着女人的绵绵之柔情。

    ******

    看到来给自己送夜宵的人竟然是默老三时,严邦难免有些落寂。

    “是封老二让你来的?”

    “邦哥,能不这么厚此薄彼吗?瞧瞧你看到我时的眼神儿,就像老婆被人睡了一样!”

    白默的比喻,总是这般的犀利。不太形象,却很生动。

    “等我什么时候有了老婆,一定让你小子先睡!”

    严邦将露着茂盛腿毛的劲腿搁在茶几上打晃着,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匪。

    严邦、封行朗和白默,三人经常会同玩女人,但也是有限制级别的;抱和摸之类的不在话下,但至于睡……

    “谢邦哥的抬爱!被你玩过的女人,我还敢睡么?”

    白默一边哼声,一边将从白公馆里打包带来的菜肴逐一打开。

    “怎么不能睡?老子又没艾滋病!”

    严邦接过白默替上前来的筷子,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

    “邦哥……”

    白默喊了一声之后,又回过头来鬼鬼祟祟的左右瞄上了几眼,在确定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之后,才压低声音问道:“你跟朗哥那些照片……是真人版的吗?”

    严邦正嚼着一块牛腩,斜眼睨着白默,神情有那么点儿傲慢,“你猜!”

    “我觉得肯定是ps的!”

    “为什么这么说?”

    严邦顿下了狼吞虎咽,诧异的问。

    “怎么说,我都比朗哥长得帅气和水嫩吧?你没理由不泡我,而去泡朗哥那样的粗劣老爷们儿!”

    这理由……也只有白默能想得出来。

    “怎么,你小子想被我泡?”

    严邦扫了白默一眼,打趣的问。

    有一个问题,是白默更感兴趣的。

    于是他更近的凑过头来,明亮着猎奇的眼睛,压低声音询问:“邦哥,你究竟是受……还是攻啊?”

    严邦放下筷子,将上衣扯去,露出他那遒劲块状的肌肉;并握拳秀了一下肱二头肌。

    “就你邦哥我这样的体魄,绝对的霸道总攻!”

    这点儿自信,严邦还是有的。

    “那可不一定……”

    可白默却拉长着声音表示怀疑,“在我面前,你或许还可以称得上什么霸道总攻;可在封老二面前,你一定得痿!”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觉得封老二会比我强?!”

    严邦微眯起眼,到是挺感兴趣白默的这个话题。

    “或许封老二没你强,但一定比你坏!而且还是从头到脚坏到流脓的那种!”

    白默竟然对封行朗怀有之深的成见?

    不应该啊!感觉上他还是挺听封行朗的话的。

    “你小子这么说封二,好像不太厚道吧?”

    无论何时何地,严邦总会在第一时间维护封行朗的地位和脸面。

    “我严重怀疑:封老二联合了我家老爷子给我下了套!”

    白默若有所思。突然就感觉自己娶了袁小强,好像是被人给一步一步给逼婚了!

    喜当爹的滋味,总不会太好受!

    虽说白默活得没心没肺,但还是要脸的!

    而且白默还有一种臆想:他觉得是封行朗设计让他‘喜当爹’的!

    因为在白默看来,他身边最坏的人,非他封行朗莫属了!

    “给你下什么套儿了?”

    严邦眯着眼问,“难不成封二想睡你?”

    “……”

    一个‘睡’字,白默突然呈现出神某种秘莫测的模样:袁朵朵肚子里的双胞胎……会不会是封老二的亲种?

    因为袁朵朵亲口跟他说过:她喜欢他这种娘娘腔,而是喜欢封行朗那种很man的男人!

    而且袁朵朵又是林雪落的好闺蜜……

    会不会是封行朗一不小心把单身剩女的袁小强给睡了,而且还搞大肚子,回去不好跟老婆交待,便设计让他这个傻老三‘喜当爹’?

    白默清楚的记得:林雪落来白公馆给袁朵朵介绍男朋友的时候,好热情好热情……

    “封二真的把你小子给睡了?”

    见白默沉默是金,严邦便以为他是一种默认。

    “比睡了我还可恶!”

    白默厉声厉气的说道,“别让我找到证据,不然我肯定跟他翻脸!”

    或许在白默看来:封行朗可以睡他,但不可以睡袁朵朵!

    “你脑子长泡了?封二究竟把你给怎么了?他怎么弄你了?”

    严邦实在好奇:这封行朗不是扬言过他是彻头彻尾的异姓恋的么?怎么就把白默一不小心给睡了的呢?

    其实吧,好些误会,就是这么凭空捏造而成的。

    白默当然不肯在严邦面前透露自己老婆被别人给睡了!那岂不是连他自己的面子和里子都丢光了?严邦会把他嘲笑得惨不忍睹的!

    “他没弄我……我就说着玩玩的!”

    “真没弄?”

    “没弄!”

    可严邦总觉得:就默老三这怨声载道的言行举止,肯定跟封二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道封二肯换胃口了?

    还别说,默老三长得细皮嫩肉得,这一不小心把他当成娘们儿给睡了,还是很有可能的!

    而此时此刻,不明真相的封行朗,还在卖力的继续着他造女儿的重任!

    ******

    封行朗可以肯定:丛刚不会危及他的生命!

    但自己的妻儿就难说了!

    丛刚是个难以驾驭的人;即便这么多年的相处,封行朗也无法完全hold得住他!

    封行朗不清楚丛刚究竟憋着什么坏水,但他不会再给丛刚伤害他妻儿的机会。即便只是他口中的‘误伤’也不行!

    “团团,今天跟诺诺哥哥一起去他义父家去做客好不好?”

    雪落的善心,让她决定将封团团一起带离封家。也好让巴颂和邢十四无后顾之忧的协助丈夫封行朗对付那个v字面具人。

    “不要不要,诺诺哥哥的义父好凶好凶,团团好害怕!”

    微顿,小可爱想起什么来,“我们还是去大肚子的朵朵阿姨家做客吧。”

    “行朗,要不就依了团团的,我们去白公馆作客几天吧?”

    雪落记得当初她跟封立昕被河屯迫害,也是被送去白公馆里的。

    想来白公馆的构造不是一般的戒备森严。

    去白公馆?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白公馆虽说易守难攻,可里面还住着大肚子的袁朵朵和年老体衰的白老爷子,似乎让自己的妻儿去打扰他们,也不太适合!

    “亲爹,亲儿子也想去看大朵朵!她的肚子大得都能装下一个足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