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81章 仁爱之心

第981章 仁爱之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81章 仁爱之心

    林诺小朋友是半个小时之后回来的。手里拎着叠放了好几层食品盒子的袋子。

    看着客厅里的气氛不太对劲儿,小家伙故作镇定的卖起了萌。

    气氛不对劲儿就对了,至少说明亲爹和亲妈紧张自己了!

    从食品袋里嗅出一盒子小薯饼,立刻殷勤的跑去了妈咪雪落的身边。

    “妈咪,你爱吃的小薯饼,还是热热的哦!”

    “诺诺,是不是生妈咪气了?”

    雪落蹲了下来,将儿子抱揽在自己的怀中。

    “没有的啦!”小家伙打开包装盒拿出一块小薯饼,“虽然妈咪冷落了亲儿子,可亲儿子永远都最爱自己的亲亲妈咪!”

    儿子这番贴心的话,把雪落感动得不行;紧紧的抱着小东西亲上又亲。

    这萌卖的,可以打上满分了。

    亲爹封行朗的唇角微微的扬了扬。

    “鼻涕虫,这是给你的甜甜圈,拿着吧!”

    虽然自己‘离家出走’是因为爱哭鼻子的封团团,可林诺小朋友还是很绅士的也给她带回了一份儿甜甜圈。

    “谢谢诺诺哥哥!团团以后不哭鼻子了,乖乖的在家等papa和mama回来!”

    抱过诺诺哥哥递来的甜甜圈盒子,封团团连声保证着。

    再然后,林诺小朋友这才偷偷的瞄了自己了亲爹封行朗一眼……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混蛋亲爹最不好糊弄了!

    “亲爹,给你的香芋牛肉卷,闻着味儿就好吃!”

    封行朗探过长臂,将儿子从地面上捞起,“一声不响的去哪儿玩了?不知道亲爹亲妈会担心你吗?”

    真担心了吗?

    又骗小孩!

    要是真担心他这个亲儿子,为什么昨晚就溜出家了,现在才发现?

    “我跟木头表舅出去散心了!”

    微垂着长长的睫毛,尽量不去看亲爹封行朗的眼。

    “就因为团团妹妹哭鼻子了,你就要出去散心?”

    封行朗用高挺的鼻梁去蹭小家伙嫩嫩的脸颊,“我封行朗的亲儿子,怎么如此的小心眼儿呢?”

    “也没有很小心眼儿啦……”

    林诺小朋友扁了扁小嘴巴,小霸气的哼哼道:“你可以偏爱鼻涕虫,但我亲亲妈咪不可以的!妈咪只能爱我一个!”

    儿子这一说,听得雪落心间一疼。

    因为从孕育这个小生命开始,就一直是他们母子俩个相依为命着。所以雪落特别能理解儿子的那句‘只能爱我一个’!

    “亲爹哪有偏爱团团妹妹了?”

    封行朗亲了一下儿子低垂的脑门儿,“团团是你妹妹,你这个当哥哥的好歹也要有点当哥哥的爱心!老跟比你小的妹妹争风吃醋,多没男子汉的气概啊!”

    “我不要什么男子汉气概,我就要我亲亲妈咪!”

    小家伙扭动着身体气呼呼的从混蛋亲爹的轮椅上下来了地面,跑过来抱住了妈咪雪落的腿,“混蛋封行朗,那你跟鼻涕虫过吧;我跟我妈咪过!少让她缠着我妈咪!”

    小情绪被激起的林诺小朋友,突然又横横的补充上一句:

    “她要是再敢缠着我妈咪,我就揍她!”

    这戾气……必须归功于从小培养他的义父河屯!

    “你敢!”

    封行朗低厉一声。

    “我就敢!”

    虽说口气横横的,但林诺小朋友终究有所畏惧的不去看亲爹封行朗。

    “大不了我跟妈咪搬回义父家住!你让守着你的宝贝鼻涕虫当亲女儿疼好了!”

    “臭小子,你还横上了?跟亲爹到书房里来!”

    封行朗厉呵。

    “你想打我是吗?我不怕你的!”

    小家伙就这么犟犟的顶着嘴。

    “巴颂,把封林诺给我拎进书房来!”

    “封行朗,你要干什么?”

    雪落立刻将儿子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林雪落,你真觉得我会打孩子么?”

    “是我儿子自己讨打的,这我知道!”

    雪落还是紧紧的护着身后的儿子。

    封行朗盯向护犊子的妻子,“难道我一个做父亲打不得他?”

    “行了封行朗,你想打我是么?那来吧!我不怕你的!我们书房见!”

    林诺小朋友从妈咪雪落的身后钻了出来,主动的朝书房走去。

    “诺诺……”

    雪落急呼一声,刚想上前,却被封行朗捞住了手腕。

    “这才像我封行朗的儿子!”

    封行朗紧握着妻子的手,那是一种无声的宽慰。示意她要相信他这个丈夫和父亲。

    ******

    目送着父子俩一前一后的进去了书房,雪落心头乱糟糟的。

    她相信丈夫封行朗,又似乎不太相信;毕竟自家儿子属于讨打的好战分子。

    “十四,你赶紧爬个窗户瞄上一眼吧。千万不能让行朗把孩子打重了。”

    “哦,好。”

    邢十四当然也舍不得十五弟挨打。要知道他来封家的目的,就是守护他们父子俩的安全。

    可书房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气呼呼的林诺小朋友被亲爹封行朗抱在怀里,正小傲娇的听着亲爹讲着他跟伯父小时候的故事。

    这哪里是要挨打的节奏啊,分明就是亲爹在给亲儿子赔礼讨好!

    “他们爷俩好着呢!一个在讲故事,一个在听故事!”

    邢十四如实的告之了担心中的雪落。

    “十四,你还是盯着点儿吧。你知道你十五弟的,各种的讨打!”

    “放心吧,我会盯着的。只要封行朗一出手,我就冲进去。”

    “你还是别冲进去了,要进去也只能是我进去!你知道封行朗的脾气,比你义父好不了多少!”

    虽说雪落心切儿子,但她还是冷静的。

    突然,书房的门外传来了拍门声。

    封团团踮着脚,用力的拍打着书房的门。

    “叔爸……叔爸……你不要打诺诺哥哥……”

    “叔爸……是团团错了……”

    “团团不应该老是哭……”

    “团团不应该老是缠着叔妈……”

    “叔爸……你开开门……团团以后再也不缠着叔妈了……”

    “你不要打诺诺哥哥……”

    “团团知道错了……”

    “叔爸,你开开门……”

    实在抑制不住心头的恐慌和伤心,封团团最终还是哭了出来。

    哭着哭着,就哭跪了下来。

    “叔爸,你开开门好不好?团团求你了……”

    “不要打诺诺哥哥……”

    “团团以后再也不缠着叔妈了……”

    “叔爸……开开门……”

    听到封团团的这番哭哭啼啼的请求,雪落一下子便泪眼婆娑了。

    说实在的,一个才4岁的孩子,又何错之有呢?

    却被一群群尔虞我诈的大人们逼迫得六神不安!

    林雪落啊林雪落,你曾经能对福利院的那群孤儿们视如己出,可现在的你呢?

    难道就只是因为封团团是蓝悠悠的女儿?

    雪落刚想走上前去把啼哭不止的封团团抱在怀里,书房的门却被打开了。

    林诺小朋友安静的看着跪在书房门外吧嗒吧嗒掉着眼泪的封团团……

    刚刚封团团替他求饶的哭喊声,小家伙都听到了。

    似乎这一刻,哭鼻子的封团团也没那么烦人讨厌了!

    甚至于还有那么点儿楚楚可怜的小可爱!

    “怎么又哭了?真烦人!”

    林诺小朋友附身过来,将跪在书房门口的封团团抱站起来。

    “不许再哭了!都变丑了!”

    林诺捞起自己的衣摆,替封团团擦干了眼泪。

    再然后,儿子林诺接下来所做的一件事,着实让雪落感动不已。

    林诺倾身过来,勾过封团团的后脑勺往前一带,便在她的脑门上亲了一口。

    “算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把你当妹妹看好了!”

    前面的话还算绅士,可后面……

    “唉,没爹没妈的孩子,还真可怜!我就当可怜你了!”

    儿子啊,咱能不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丈夫封行朗究竟给儿子讲了什么故事,让小东西变得这般的有爱?

    ******

    没有河屯的干预,封行朗其实完全可以将严邦取保候审,或是保外就医的。

    但封行朗却没有直接将严邦捞出来,而是将他从省厅押解回了申城。

    有简队在,想必严邦在看守所里只是换个地方度假而已。

    正如封行朗所预料的那样:严邦在省厅局子里的这几天,什么用的信息都没交待。

    在看守所里关了几天,严邦有些坐不住了:便想让自己的私人律师将他搞出去先!

    可私人律师却告诉了严邦:是封行朗阻止他办理取保候审的。

    “什么?封行朗阻止你给老子办取保候审?这几个意思啊?难不成他想让老子在这看守所里养老?”

    严邦瞬间炸毛,整个人戾气外露。

    “不清楚!严总,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看您还是防着点儿封行朗吧。”

    “啪!”

    律师的话还没有说完,严邦的一记耳光便凶狠的抽了过来。

    “敢在我面前挑拨离间我跟封行朗的关系……你它妈找死!”

    以严邦在申城的地位,想自求并不难。

    简队立刻将严邦要求保外就医的消息告之了封行朗。

    “别理他!我不放话,谁来保释他都没用!”

    “封总,严邦那么暴戾,我怕看守所关不住他啊!要是他强行闯出去,那性质就变了!”

    简队也很疑惑封行朗为什么执意不肯让严邦保释出去。

    “知道了……不会为难你的!你跟严邦说,我晚上会去一趟。”

    “好的封总!”

    挂断电话的封行朗,神情是冷凝的。

    因为只有他最清楚:对于严邦来说,看守所要比御龙城安全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