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80章 大不了断子绝孙

第980章 大不了断子绝孙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80章 大不了断子绝孙

    听到白默这番请求和保证,袁朵朵下一秒便泪如泉涌。

    她的灵魂都跟着被震颤了!

    她真的没有想到白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感动得她泪水滂沱,怎么也控制不住。

    “白默……白默……”

    泣不成声的袁朵朵想对白默说些什么,可发出声来的,却成了一遍又一遍的喃喃呼唤。

    “朵朵……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面对飙泪中的袁朵朵,白默似乎有些手足无措,“你干嘛哭啊?如果你实在不想给我生孩子……那就不生罢了!求你别哭了!哭得我心里乱糟糟的!”

    可袁朵朵还是止不住的哭泣着。

    一边哭,似乎还又在一边的笑。傻傻的笑。

    她紧紧的揪着白默的衬衣,将自己的脸颊埋进他的胸膛里蹭去泪水,可却越蹭越多。

    这泪水好像流不完似的!

    “行了,别哭了!不想给我生,那就不生!瞧把你给委屈的!”

    白默咬了咬自己的唇,“大不了断子绝孙呗!就是觉得挺对不起我家老爷子的……”

    “混蛋!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气急的袁朵朵一边伸手来捂白默那口无遮拦的嘴,一边用拳头捶打着他的胸口。

    两个孩子都快六个月了,这祸害亲爹竟然说他要断子绝孙!!!

    袁朵朵又是泣喃又是捶打了良久,才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

    “白默……我肚子里的两个宝宝……都是你的孩子!”

    当时的袁朵朵脑子一发热,又被白默感动得不行,便将肚子里两个宝宝的真实身份告之了白默。

    白默点了点头,并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

    这反应……也太平淡了吧?

    难道他知道她怀的是他的孩子,不高兴了吗?

    反正袁朵朵没能从白默的俊脸上读出一丝的欢呼雀跃。

    白默微微低垂下眼帘,半蹲了下来,将自己的脸颊紧贴在袁朵朵的肚子上,并用温热的大掌温情脉脉抚了抚。

    “宝贝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白默的孩子了!我会视如己出的爱你们……相信我!”

    说完,便在袁朵朵挺挺的肚子上左右各亲了一下。

    什么叫‘视如己出’啊?

    本来就是你白默亲出的好不好?

    感情自己刚刚的坦白从宽,这二货还是没信,以为自己逗他玩呢?

    不过也不怪白默不信:这‘试管婴儿’的旗号打得那么响,猛的又改口说是他白默亲生的……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调头,谁信那不是谁傻么!

    所以,白默便自然而然的以为:袁朵朵这样说,只是为了劝说他要将她肚子里的孩子当成他自己的亲生孩子来对待!

    “白默……”

    看着白默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袁朵朵在感动得痛哭流涕的同时,也不免有那么点儿小小的心虚起来。

    怎么说呢?

    自己这番‘太子换狸猫’的作死行为,无疑带上了欺骗的性质!

    欺骗了白默不说,还把最最疼爱自己的老爷子给欺骗了!

    而老爷子的身体还那么的不好……

    坦白从宽吧,袁朵朵有些拿不准白默会怎么的闹腾!

    会不会硬生生的拖着她去做亲子鉴定啊?

    袁朵朵最害怕也最恐慌有人要将她的孩子当成医学上的试验品一样,化验来化验去!

    似乎此时此刻,坦白与不坦白,的确都有那么点儿闹心!

    还没等袁朵朵犹豫好,门外便传进了家仆的叩门声。

    “少爷,老爷子让您过去书房一下,说是有了绑架您的那帮歹徒的踪迹了。”

    白默应声走出了房间,留下袁朵朵一个人呆滞在原地。

    这可怎么办呢?

    自己是坦白从宽呢?还是抗拒从严呢?

    又或者等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反正也就只剩下四个月的时间了!

    不都说光阴似箭嘛,四个月应该很快的!

    要是生下的两个宝宝健健康康、活泼可爱,自己再跟白默坦白,那也有挡箭牌了不是么?

    但如果两个宝宝要是像自己一样有任何的身体缺陷……

    袁朵朵刚刚还感激涕零的眼眸,一下子就凄殇了下来。

    要是宝宝真像她一样……那自己就带着它们离开吧!

    虽说各项产检都正常,可不等宝宝们落地袁朵朵亲眼看到它们健健康康的,她都不会真正的完全安心下来。

    白默那么完美,那么隽秀;娶了她这个傻不甜,已经够眼瞎憋屈的了!

    万一再多两个不健全的孩子……

    如果真有万一,自己就带着孩子们离开,也就跟白默这个‘瓶盖爹’没什么关系了!

    袁朵朵低下头,宠爱的抚着自己的肚子:

    宝贝们,你们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但如果你们尽力了,妈咪也不会嫌弃你们!

    妈咪一样会把你们当成最最宝贝的宝贝!

    ******

    鉴于昨晚对亲儿子的怠慢,雪落一早就起床给儿子做了最爱的全煎系列套餐。

    邢十四卧室的门是锁着的。雪落一下楼就叩过门了。没得到回应,以为他们玩得太晚还在睡觉,便先去做早餐了。

    可等雪落做完早餐再来叩门时,房间里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诺诺……诺诺……吃早餐了!香喷喷的三文鱼培根卷儿、太阳蛋,还有维尼熊的水果拼盘哦!诺诺……快起床,不然都要被你亲爹吃光光了!”

    任由雪落在门外怎么的引和诱,房间里就是没动静。

    “林森……林森……”

    急切起来的雪落,差点儿就脱口而出的喊成‘邢十四’了。

    拍了几下门,又喊叫了几声后,雪落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说不定儿子林诺根本就不在房间里。

    会不会是那个v字面具人又出现了?

    自己好糊涂,这种危险重重的

    雪落随即将电话打给了邢十四。

    几乎是秒接。

    “十四,诺诺呢?他跟你在一起吗?”

    “别紧张!十四睡着呢!”

    “睡着?睡在哪里啊?你能先起床开个门吗?”

    要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平安无事,雪落才能放心。

    “这门……我能开,估计你一时半会儿也进不来!”

    “你什么意思啊?”

    听雪落的声音着实的急切,邢十四也不再逗她,“我们在浅水湾义父这里!”

    “什么?你竟然把诺诺带去了浅水湾?”

    “十五说你们只知道围着爱哭鼻子的封团团打转,想让你们着急一下他这个亲儿子!”

    “这都什么歪七歪八的理由啊?!你赶紧的带诺诺回来!要是让封行朗知道你带走诺诺去河屯那里,你的身份还藏得住吗?赶紧的回来!等封行朗起床找不到他亲儿子,发起飚来,你我都担当不起!”

    雪落催促着邢十四。

    “好,一个小时内能回!还给你们打包了早餐。”

    其实河屯他们早应该知道封行朗已经猜出了邢十四的身份。只要给彼此留个可上可下的台阶就行。

    雪落刚一转身,便看到被巴颂推下楼来的丈夫封行朗。

    丈夫的手中,还牵着刚刚起床的封团团。

    “雪落,诺诺呢?”封行朗问。

    雪落刚着急的想着自己要找个什么借口,却在看到丈夫手中牵着的封团团时又回咽了下去。

    “诺诺被我这个亲妈冷落了……小东西一生气,就跟他表舅出门散心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冷落了?怎么冷落的?”封行朗又问一声。

    “团团昨晚想她亲爹亲妈想哭了,我抱着她哄了一会儿,你亲儿子就小心眼儿的憋气下楼找他表舅了!应该就快回来了。”

    雪落并没有掩饰儿子生气的原因。而这一刻她自己的内心也是歉意的。

    “团团,昨晚又哭了?”

    封行朗侧过身来询问着轮椅边的封团团。

    小东西怯生生的点了点头,“团团就哭了一小小会儿!”

    担心叔爸发火,小东西又弱弱的补充了一句,“团团想papa和mama了,所以才哭的。”

    封行朗的剑眉微微敛起,一把将小东西从地面上拎起,抱坐在了他的轮椅上。

    “巴颂,推我出去。”

    这什么意思?雪落跟了过来。

    客厅门口处,封行朗将封团团放回了地面。

    “团团,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但只能二选一!第一个选择,就是自己一个人走出这个大门,去找你的亲爹亲妈;第二个选择,就是乖乖呆在家里,等着你亲爹亲妈回来!”

    封团团抬起头,怯怯的看着凶凶的叔爸封行朗,小鼻子一嗅,眼眶瞬间就泛红了。

    “团团乖乖的呆在家里等papa和mama回来!”

    “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那就不许每天再一大哭几小哭的!你叔妈不但要照顾你,还要照顾诺诺哥哥,她也会累,懂么?”

    封行朗严厉的话,颇有些不近人情。

    雪落虽说于心不忍一个才4岁的孩子受委屈,但她似乎真的有些累了。

    因为封团团每次对着她一哭,雪落就会有着莫名的负罪感:好像因为自己,才让封团团成了一个没亲爹亲妈疼的孩子一样!

    雪落清楚的知道:丈夫封行朗永远不会放手封团团不管的!

    既然丈夫要管,她这个叔妈又岂能撇得干干净净?

    别人的孩子,教育重了不好,教育轻了也不好!

    雪落也尝试着将封团团视如己出……

    只可惜,她真的做不到!

    孩子是无辜的,这个道理雪落懂!

    可看着封团团,雪落就会不自控的想起她亲妈蓝悠悠!

    就像倒刺,如鲠在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