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77章 二爷,好久不见!

第977章 二爷,好久不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77章 二爷,好久不见!

    “看那小子的样子,到是挺护主的!不过对我们就相对敌意了!”

    又想起巴颂进来浅水湾时盯视自己的眼神儿,邢八陷入了沉思。

    而一旁默声中的邢十二却一直在回想:巴颂身手的套路是不是有点儿像谁?

    按理说,一个才二十出头的愣头青,除非经过专业的训练,否则很难有这般历练的身手。

    专业的训练?

    刚才在试探之际,邢十二总觉得那个巴颂对他,包括对义父河屯,都怀有一种敌意的戒备心理。

    虽说护主心切是应该的,但露出敌意的戾气目光就不太有必要了!

    再则,巴颂应该完全能看出来:河屯他们对他主子封行朗并不构成任何的危险!

    在如此轻松的环境下还表现出敌意,那就是恨由心生了!

    可邢十二他们并不认识巴颂,今天也算是第一次见面。

    除非有人告诉巴颂:河屯等人要视之为仇敌!

    “对了老八,让你追查上回在封团团亲子鉴定上动手脚的事,有眉目了没有?”

    河屯收回了对儿子的关切之心,侧头朝邢八问道。

    “我们送去的鉴定物件是没问题的;医生所出的鉴定结果也没问题;问题应该是出在医生送检的过程中被人调包了!”

    “调包?会跟蓝悠悠有关吗?”

    “我查过那个医生,他跟蓝悠悠完全没有交集!我觉得更像是一种恶作剧!”

    “恶作剧?”

    河屯不满的扬起他那浓郁的剑眉,“如此的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让我相信封团团是我儿子阿朗的亲骨肉?”

    邢八默了一下,似乎这个理由还真有那么点儿牵强。

    “我觉得此人是想制造您跟封家两兄弟之间的矛盾……”邢十二接过话。

    “用一个孩子来制造矛盾?这人也真够居心叵测的!”

    “义父,那我们要不要继续追查下去?”

    “接着查!直到查明真相为止!我可不想让人在暗地里牵着鼻子走!”

    河屯一直在寻思:是什么样的人,可以如此游刃有余的捉弄他?

    而且还能来去自如,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好的义父!”

    “严邦那边……”

    “静观其变吧!”

    河屯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毕竟严邦帮助过阿朗,还没到给阿朗‘刮骨疗伤’的时候!阿朗是个聪明的孩子,我想他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如果我一意孤行,只会让我们父子之间的距离越走越远!这小子啊,真不让人省心呢!”

    邢八微拧的眉宇像是松展了一些。

    他当然不敢直说:你儿子的私生活,你瞎掺和个什么劲儿呢?

    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节奏啊!

    ******

    三楼的主卧室里,kingsize床边,放着一张儿童床。

    儿子诺诺娇惯着要跟亲爹亲妈睡一起,雪落也实在不忍心把封团团一个人丢在儿童房,或是丢给安婶和莫管家。

    洗白白的两个小家伙坐在榻榻米上各玩各的。

    雪落冲好凉出来的时候,看到封团团静滞着目光一直盯看着窗外,默不出声。

    雪落心间一疼:这孩子该不会又想她papa和mama了吧!

    “团团,光着脚丫子冷不冷啊?跟叔妈上庥睡觉觉好不好?”

    雪落将团团从榻榻米上抱起,拥在怀里亲了一口小东西弹指可破的小脸。

    “叔妈,团团好羡慕诺诺哥哥……他有叔爸和叔妈喜欢他,还有义父……”

    小可爱眼泪汪汪的。她想让叔妈帮她寻找自己的爸爸和妈妈,可又畏惧于叔爸封行朗的厉言厉行。

    “叔妈也很喜欢团团啊!”

    雪落回避着封立昕和蓝悠悠的话题。虽说心疼团团,但直觉告诉她:她跟蓝悠悠在封家俨然是无法朝夕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之下的。

    以前蓝悠悠怎么对她,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她还有儿子诺诺!她不可能再允许蓝悠悠做出伤害她们母子的事来!

    如果她林雪落出了什么意外,而她的孩子还没有长大……

    “叔妈,你可不可以带着团团去找自己的mama和papa?”

    小可爱弱弱的泣声问道。

    雪落想回避却无法回避。

    “当然不可以了!你那个巫婆妈咪那么坏,万一弄伤了我妈咪怎么办?就算有我保护着我妈咪,把你这个小不点弄伤了,也是不好的啊!你已经够可怜的了!”

    林诺小朋友厉声的拒绝了封团团含着泪提出的请求。

    一句‘你已经够可怜的了’,着实把封团团那豆大的泪珠子给催落了下来。

    “团团想要自己的papa和mama……”

    小东西终于忍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团团乖,不哭了……等你叔爸的腿伤一好,就让你叔爸带你去找爸爸妈妈!”

    雪落站起身来,让哭哭啼啼的小东西匍匐在自己的肩膀上,边走边拍抚着她的后背。

    “哭哭哭,真烦人!”

    林诺从榻榻米上爬起身来,抱着robot就朝门口走去。

    “诺诺,你要去哪里啊?”

    “去找我亲爹!”

    “你亲爹在书房办公呢!别吵着他了!”

    “那我去楼下找木头表舅玩总可以了吧?”

    林诺小朋友带上了小情绪。因为只要鼻涕虫一哭,妈咪雪落准会把她抱在怀里哄着。

    “那你下楼梯的时候小心点儿!玩得太晚了,就跟你表舅一起睡吧!”

    瞄了一眼腻歪在妈咪怀里的封团团,林诺小朋友扁了扁小嘴巴,不情不愿的朝门外走去。

    等儿子推门出去之后,雪落才开始了对封团团的温声教育。

    “团团,你看到了吧,叔妈为了哄你不哭,连诺诺哥哥都赶到楼下去了。”

    “那团团不哭了。”

    小东西嗅了嗅鼻子,止住了哭泣,但还是惯性的哽咽着。

    “嗯,这才乖!”

    雪落抽过面纸将小东西的鼻涕和眼泪擦干,“团团现在是大孩子了,不能动不动就哭鼻子的,知道了吗?”

    “团团知道了!”

    小可爱抿了抿嘴巴,“团团只是太想太想自己的papa和mama了。”

    “你妈妈生病了,而且你也看到的:她已经有暴力倾向了!叔爸和叔妈都担心你妈妈会伤害到你!等你妈咪的病情稳定一些后,就让叔爸带你去看爸爸妈妈好不好?”

    只能先用这样的缓兵之计了。真不好说,蓝悠悠突然有一天就杀回封家来……

    或许还是年龄太小了,又或许是从小娇生惯养着的小公主;4岁的封团团只能被动的点点头。

    要是换了林诺小朋友,早就想方设法自己跑出去找亲爹亲妈了!

    他就不明白了:只哭鼻子能解决问题么?

    未卜先知的邢十四就等在楼梯的出口。

    “木头表舅……”

    林诺小朋友闷闷不乐的嚷叫了一声。

    “怎么了?又被那女娃娃给争宠了?”邢十四立刻探过双臂将小东西拎抱起来。

    “是本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让着她的!”

    小家伙趴在邢十四的肩膀上,怏怏的提不起精神。但面子不能丢!

    “表舅带你去兜风吧?”

    心疼蔫蔫的十五弟,邢十四压低声音提议。

    “兜风?现在吗?”

    林诺小朋友立刻就来劲儿了,随即又萎蔫了下去,“我亲爹和亲妈肯定不肯我这么晚出门的了!想都不要想的!”

    “我们可以偷偷出去啊!”邢十四蛊惑一声。

    这到是个很不错的提议!

    总比留在家里听鼻涕虫没完没了的哭鼻子强!

    “那就go吧!”

    林诺小朋友再次的眉开眼笑起来。

    取来小家伙的外套穿上之后,邢十四便将小东西用腹带之类的东西捆绑在了自己的怀中。

    好久没玩过这么刺激的游戏了,小东西的精神劲头很亢奋。一直催促着邢十四快点儿出门。

    被发现他这个亲儿子丢了也好,省得亲爹亲妈都围着封团团那个鼻涕虫打转!

    ******

    夜已深。

    封家别墅里,另一场计划也跟着在密谋着。

    跟往常一样,每到晚上十点要是书房还亮着灯,安婶或是莫管家都会上楼来给正在办公的封少爷送来温好的牛奶和夜宵。以提醒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

    喝完安婶送上楼的牛奶,封行朗便靠在大班椅内闭目休憩。

    牛奶的确是可以安神助睡眠的,但今晚的牛奶似乎效果出奇的好。就像五天前那晚所喝的一样,不一会儿封行朗便酣然入梦了。

    守株待兔,现在也能用于褒义。

    只要掌握了规律,在兔子必经之路上栽几棵树等兔子来撞,也是可以的。

    就比如现在,封行朗已经在书房里做好了准备,守株待兔即可。

    封行朗本想让巴颂守在书房里跟他一起守株待兔的。

    可寻思着这只‘兔子’着实的奸诈,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打草惊蛇。

    于是,封行朗便决定自己一个人来守!

    黑影进来的时候,封行朗睡得正酣。

    为了达到真实的效果,封行朗甚至于让nina帮他录了一段睡熟的视频以供参考。

    这是一件技术活儿!

    黑影的步伐寂静无声。

    孤寂的站立在大班椅边,静静的看着酣睡中的封行朗。

    蜷起的食指蹭刮在封行朗立体感很强的鼻梁上!

    这嗜好……

    说实在的,被人这么紧紧的盯视着‘酣睡’,着实很不自在。

    睡袍中的手早已作痒,开始聚集力道,随时做好下一秒扇人一耳光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