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75章 缺爱的孩子!

第975章 缺爱的孩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75章 缺爱的孩子!

    原本,封行朗跟河屯之间的博弈,无需他这般‘委屈’的主动前来谈判的。

    从昨晚出警局到现在,封行朗思考了很多。

    尤其在看到雪落好耐心好脾气的给调皮的儿子擦拭泼洒在身上的汤汁时,他更加的触动良多!

    或许每一个母亲都是深爱着自己的孩子的。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她们无法陪伴自己的孩子走完人生。

    那并不是说,她们不想陪!

    也许更多的是一种被逼无奈!

    妻子雪落十分的疼爱他跟她的儿子诺诺。她忍辱负重了这几年,也毅然而然的要生下这个小东西,或许她有怨言,但从她宠爱儿子的目光可以看出:她从来没有后悔过!

    她很庆幸自己用坚韧和坚毅换回了儿子林诺的健康成长。

    她和他一样,都惜爱着自己的子嗣。

    封行朗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一个身不由己的女人!

    或许她吃了很多的苦,受到了很多的磨难,才得以保全他这个儿子的平安!

    但她似乎没有考虑到: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她的孩子所真正想要的!

    但不得不说,母爱是伟大的,更是坚强不屈的!

    来找河屯谈判,封行朗带上了巴颂和小胡。

    小胡负责开车,巴颂则可以寸步不离的守在他的轮椅边。

    商务车里,封行朗静看着自己的伤腿。已经习惯了中草药味儿的他,早就不觉得气味刺鼻了。

    甚至于嗅着这样淡淡的中药味儿,会让他觉得安然!

    就像会让他过敏的消毒药水一样!闻多了,便会产生免疫力似的。

    已经敷了有四五天了。按时间算,应该到了换药的时候。

    觉得再换上一次药,自己应该就能下地走动了。至少可以借助拐杖走上不长的距离。

    闲暇之际封行朗甚至于有种想法:丛刚那狗东西不去当跌打伤的医学专家,真是可惜了!

    不过得先让他打断他的两条腿!

    封行朗不知道丛刚在预谋些什么,总觉得他是一个无法真正去驾驭的人!

    他不像严邦那样思想单纯,他会有他自己的想法!

    鼓动河屯去对付严邦……然后呢?

    然后在申城一手遮天?

    就凭他丛刚?

    做些偷鸡摸狗的事儿还可以;至于那些必须跟衙门相辅相成的大业,他根本就不能占上边儿!

    顶多也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巴颂,有女朋友吗?”

    静默中的封行朗突兀的询问一声。

    巴颂愕怔了一下,有些木纳的挠了一下头,“还没有。”

    “那我给你介绍一个吧……喜欢什么类型的?”

    不知道封行朗是真的心情绚丽、闲暇至此呢,还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平息自己波澜已起的内心。

    “我……我没,没想过!”

    巴颂真的没想过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甚至于没想过自己会有什么女朋友。

    “怎么会没想过呢?你都二十出头的男人了!”

    封行朗后挪着身体,找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态,开始闭目休憩。

    巴颂连忙倾身过来,用柔软的毯子盖在了封行朗的身上。

    “伺候过别人吗?”

    封行朗没有睁眼,淡清清的问了一声。

    “没有……我是孤儿。”

    巴颂将靠枕垫在了封行朗后颈处,这样能让他坐得更舒服一些。

    “真是个缺爱的孩子!”

    封行朗笑了笑。

    ******

    来浅水湾的路并不长,也不堵,可小胡却开了大半个小时。

    小胡并不聪明,也不算太机灵,可却很对封行朗的胃口,便一直留用着他。

    微眯了一会儿后的封行朗,看起来精神劲头还不财。

    邢八早早的迎在了浅水湾的入口处。

    至于他是怎么知道封行朗会来这里的,那就不用去追查了。

    邢八上前来想帮助巴颂把封行朗的轮椅推下商务车,可却得到了巴颂敌意的瞪视。

    巴颂的态度不友好,邢八可以理解。至少可以说他是护主心切。

    但这敌意的目光……

    让邢八不由得微微蹙眉。

    条件反射的认为:巴颂跟他们并不是一条路子上的人!

    跟着封行朗也有十天半个月了吧,应该不会不知道封行朗跟河屯之间的父子关系!

    而巴颂的敌意却表达着:即便知道主子封行朗跟河屯的父子关系,也改变不了他的敌视!

    所以邢八并没有帮忙,而是由着巴颂一个人推着封行朗的轮椅往里走。

    偌大的客厅里,已经备好了茶水。还有封行朗爱吃的一些糕点和小食。

    “阿朗,你来了。”

    河屯看向儿子封行朗的目光很温润。里面深染着粘稠的浓浓父爱。

    可封行朗却选择了视而不见。

    也不是完全抵触。至少他由着河屯叫了他一声‘阿朗’。

    “河屯,我们都算是商人。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想来你也已经知道了。”

    封行朗抬眸扫了河屯一眼,“你可以开出条件,做为我们谈判的开始!”

    一声‘谈判’,一下子阻隔了一个父亲和儿子之间的亲近。

    “阿朗,这三文鱼培根卷,是厨子现做的。你尝尝吧。”

    河屯将茶几上的托盘朝封行朗身边推过来。

    封行朗淡淡的睨了一眼,似笑非笑,“连我家十六都知道: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能乱吃!因为他们有可能心怀不轨!”

    这话残忍得……将河屯的一颗父爱之心肢解得七零八落。

    “阿朗,我是你父亲!”

    河屯拿上一块三文鱼培根卷送进自己的口中咀嚼咽下。

    “我的前半生,你没有参与;所以我的后半生,你也别想掺和!”

    封行朗凛冽着声音,一字一顿的,让河屯的心冷成了一片荒芜。

    “阿朗,爸爸……”

    “闭嘴!”

    封行朗厉声呵止,“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说出那个称呼吗?!你我之间所谓的那点儿生物学关联,早已经被你的残忍加害将之消失殆尽了!”

    河屯久久的沉默。

    平息了十多秒之后,封行朗端起跟前的茶水猛灌一口。

    “阿朗……”

    “我们就谈严邦的事!”

    河屯深呼吸一口,压制着情绪,“阿朗,严邦这个人不除,早晚会殃及你跟雪落还有十五一家三口的生活!”

    河屯所担心的,并不无道理。

    “因为严邦从来就不是个能安分守己的人!雪落跟十五又是弱者,他早晚……”

    “够了!严邦是我的兄弟,他为人怎么样,用不着你来告诉我!”

    “阿朗,严邦对雪落和十五已经造成一定的伤害了!那些照片,对十五的绑架……”

    “那也不关你的事儿!”

    封行朗又是一声咆哮,“要不是严邦,我早已经惨死在你的迫害下了!”

    河屯再一次的沉默。

    “河屯,你应该相信,我有很多种方式把你驱赶出申城!”

    “阿朗,我们平声静气的好好谈谈吧。”

    对于自己唯一的儿子,河屯除了忏悔,更想帮助他;他想以自己的方式向儿子赎罪,向儿子的母亲赎罪。

    “我可以放严邦一条生路!但我不能容许他继续留在你身边!他对你有那种非分之想,你不是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他失控了……做出一些羞辱你的事儿……”

    河屯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如果让严邦继续留在封行朗身边,早晚得出事儿!

    封行朗每一次去御龙城,河屯都会知晓。

    鉴于严邦对儿子的非分之想,他便越想越多!

    心也随之越操越累!

    “严邦何去何从,我自己会处理!”

    封行朗冷声,“‘金地邦’银庄我也有份儿。我会将严邦保释出来。你就别再掺和了!”

    河屯沉默着。

    应该是默认了封行朗决定。

    “阿朗,你的腿……好些了吗?”

    河屯的目光落在了儿子的伤腿上。

    “死不了的!”

    封行朗冷嗤一声。

    “我给你找了个骨科专家,他能让你的腿恢复得更快更好一些。”

    “不需要!”

    “都已经请回来了,就让他看看吧。能早点儿站起来陪十五出去玩,多好!”

    用自己儿子的儿子当借口去劝说自己的儿子,不失为行之有效的方式。

    封行朗也想早点儿站起来,免于这张轮椅的束缚。

    ******

    说来说去,雪落还是太善良了。

    虽说因为‘封团团’的亲子鉴定事件,对河屯滋生了一定的成见,可她还是将儿子林诺送来浅水湾让他们祖孙三代相聚。

    这得有多大的胸襟才能做到啊!

    “林雪落,你不进来吗?”

    邢八牵着十五的小手,侧身追问着顿足在原地的雪落。

    “不了!我还要去一趟图书馆呢!”

    雪落叮嘱着欢快得快飞起来的儿子,“诺诺,要听你亲爹的话,把你亲爹照顾好。晚上早点儿回家,知道了吗?”

    “知道了亲亲妈咪!”

    小家伙又奔回了亲了雪落一口,然后瞪着邢十四,厉厉的说道:“林木头,记得把我亲亲妈咪看好了!她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就把你剁了喂十六!”

    “……”这说话的口气,怎么比他亲爹还横?

    当然也横过了亲爷爷河屯!

    “诺诺,小孩子说话,不许这么戾气!林森可是你表舅!要不然,你还是跟妈咪去图书馆看书好了!”

    这一招儿,相当的管用。

    小家伙嚣张的气焰立刻萎蔫了下去!

    “那亲亲妈咪再见,木头表舅再见!”

    虽说小家伙还没弄清楚‘表舅’究竟是什么鬼,但在妈咪的威逼下,不叫也得叫。

    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