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70章 又见二选一

第970章 又见二选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70章 又见二选一

    书房里的灯光很柔和。

    晚风吹拂起窗帘,随意舞动着。

    满室的温馨,向低垂的夜幕诉说着爱情的美好和甜蜜。

    雪落就这样被动的任由男人亲着她。

    似乎这一刻,这样的吻,才能让她感受到这个男人是爱着自己的!

    雪落没有迎合,亦没有拒绝,就这样似融化在丈夫的怀中,感受着属于他们夫妻的爱情模式。

    静谧的书房里,只听到爱昧的,让人脸红心跳的亲吻气息。

    直到……

    直到男人将雪落调整好一个方便的坐姿,并开始去蹭脫她身上的牛仔裤时,雪落才从这样如梦似幻的亲昵中惊醒过来。

    “不要……”

    似少女般娇憨的喃哼一声。雪落伸手去捞自己身上的牛仔裤。

    “……今天怎么穿这条裤子?”

    男人发出不满的低喃之声,因为实在不方便他进一步的动作。

    “讨厌!”

    雪落拱起自己的腰际,故意不让男人得手。

    这些天,因为要带两个孩子,自然不太合适去穿优雅的淑女裙,所以雪落便穿上了利索又便捷的牛仔裤。

    封行朗体贴过妻子,让她把团团丢给安婶和阿姨,可雪落却坚持着两个孩子一起带在身边。

    他封行朗可以把他大哥的女儿视如己出,她林雪落当然也可以做到!

    即便封立昕看不到,雪落也能做到问心无愧了。

    “乖……主动点儿,展示出你爱老公的诚意!”

    男人的脸颊蹭着雪落锁骨,在上面滋生起细密的小疼。

    “不要!”

    雪落更紧的抱住男人的颈脖,像个缺少安全感的孩子一样窝在他的怀里。

    “老公裤子都解了……你说不要……也太不厚道了吧?”

    雪落拥抱得很紧,从而禁锢着男人的进一步动作;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封行朗,只能亲揉着女人的腰际,想让她跟着他一起激切起来。

    “封行朗,你好讨厌!腿都残成这样了,还想着那种破事儿!”

    雪落用下巴压着男人的鼻梁,不许他抬头亲她。

    软磨硬泡中的男人笑了笑,“你应该感觉到了:中间的很健康,很茁壮!”

    “封行朗,你老实交待:是不是随便哪个女人给你生下了孩子,你都会娶她?”

    百问不厌的话题!

    “不是随便哪个女人,都有资格给我封行朗生孩子的!”

    “那当初如果嫁过来的是夏家的三千金之一呢?你是不是也会娶了她们?”

    雪落明亮着幽怨的目光,紧盯着男人那张俊逸非凡的脸。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明明深爱着自己,又不敢轻易表达、还喜欢胡思乱想的女人。

    “娶你,是命中注定的!

    由你林雪落生下我封行朗的孩子,也是命中注定的!

    命中注定,我们会成为夫妻!”

    微顿,封行朗又认真的补充上一句:“命中注定的东西,最大!”

    雪落回味着男人的这番听起来还算养耳的歪理。

    “那你命中有没有注定:你会爱上蓝悠悠呢?”

    雪落拨弄着男人那头黑亮健康的短发。

    雪落用腿环着男人的腰际,她喜欢这样坐得比他高,从上向下俯视男人的感觉。

    “如果我说,我没爱过蓝悠悠……你信吗?”男人不答反问。

    “不信!”

    “也就是说,你只会相信我喜欢过蓝悠悠啰?”

    “嗯!”雪落哼应一声。

    封行朗微微的叹息,“我是爱上了一个女人……不过那个女人有点儿傻!她老是怀疑:自己的丈夫心里是不是有别的女人!”

    “那个傻女人一直在等待:自己的丈夫将会有什么样的手段来证明,他的心里并没有其它的女人,只有她……其实她也明白,这样的验证,对她和丈夫来说,都是一种无言的猜忌和伤害!”

    雪落默了,将下巴搁在男人的头顶上,默不作声。

    “雪落,你是要我亲手杀了蓝悠悠来证明自己是爱你的吗?”

    男人问得突兀,却也平静。

    雪落狠狠的一愕,“不,不!我不需要!”

    男人微微一笑,蜷起手指蹭刮了一下女人的鼻尖。

    讳莫如深的笑而不语!

    手机的作响,打断了这段惊悚的对话。

    电话是老楚打来的。

    “行朗,不好了,场子被条子端窝了!”

    封行朗整个人都警惕而起,“怎么回事儿?”

    “还不清楚!不是简队的人,好像直接从上头调派下来的特警!”

    “事态如何了?还可控吗?”

    “挺严重的!我已经让人销毁了一部分的数据。”

    “别做了!你赶紧的撤离!安全第一!”

    “好……只是可惜那些现金,便宜那帮条子了!”

    “赶紧撤离!切记: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明哲保身!”

    “那我撤了!”手机随即被挂断。

    封行朗的整个面容都随之紧绷而起。

    “行朗,出什么事了?”

    雪落没听清具体的内容,也不知道打来电话的是谁;但她能感觉到丈夫突然冷凝下来的骇人神情。

    “我一个朋友出了点儿小事情,我去看看。”

    “能吃完晚饭再去吗?”

    雪落心疼还没吃饭的男人。

    “你跟两个孩子先吃吧。我一会儿就回。”

    临行出门,封行朗盯向正陪着儿子诺诺玩耍着的邢十四。

    “林森,守好你表姐,还有你表外甥!”

    “叔爸,天都这么黑了,你还要出门啊?”

    封团团黏了上前。

    “嗯!叔爸要去给你跟诺诺哥哥赚奶粉钱!”

    封行朗随口应声。

    雪落没有阻拦封行朗出门。但隐隐约约间,她似乎觉察到似乎出什么大事了。

    巴颂将封行朗的轮椅刚刚推上了商务车,老楚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行朗,严邦被条子带走了!”

    “什么?”

    封行朗神情冷凝,“条子带走了严邦?是从御龙城里带走的吗?”

    “不是!是在钱庄里被带走的!”

    手机那头的老楚气喘吁吁的,应该是猛跑了一段路后。

    封行朗刚毅的面部轮廓变得生硬,低嘶:“怎么会这样?你怎么能让条子把严邦给带走呢?”

    “当时我并不知道严邦会来……他就被守在那里的特警逮了正着!”

    微顿,老楚憋着气哼声,“严邦应该是被人下了套!”

    “行了,你先脫身吧!严邦这边,我来想办法!”

    挂断电话的封行朗,眉头深蹙。

    出事的钱庄,幕后boss是封行朗。但对外声称的,却是严邦。

    其实封行朗跟严邦,不仅仅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更有着唇亡齿寒的利益关系。

    用严邦的话说: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都被他给顶包过去了;从而保得封行朗在申城随时都能够全身而退。

    钱庄并不是个能透进阳光的地方,所以一般情况下,封行朗都用利用严邦在申城地头蛇的身份来幕后驾驭并操控!

    虽说严邦跟衙门的关系一直不那么和睦,但也不至于要沦落被衙门给带走的地步!

    也足以说明事态的严重程度。

    在去gk风投的路上,简队打来了电话。说他已经奉命将严邦带回了警察局。

    这或多或少让封行朗松了一口气:人在简队那里,至少不至于被‘严刑逼供’!

    “简队,麻烦你了:在我赶到之前拖延一下,别让任何人单独审问他。”

    封行朗深知严邦那犟种的秉性,还真担心他一言不合就开打。

    “恐怕我拖延不了多久!这回是省厅直接下达的命令……封总啊,你们这是惹到谁了啊?”

    “我会调查清楚的!简队,现在能帮我跟阿邦的,就只有你了!”

    “行了,你赶紧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吧!要是晚了,说不定严邦会被特警给带走的!到时候,就算我有三头六臂,也保不住他了!”

    “好的!我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你稍安!”

    挂断电话的封行朗紧握着菲薄的唇静默了片刻。

    电话随之打给了nina。

    “nina,我们的账干净吗?”

    “要是能干净,估计母猪就能上树了!”

    nina正吃着晚餐,便随口调侃一声。

    “赶紧的去公司,把台面账给我弄干净!钱庄出事了,严邦被省厅的特警给软禁了!”

    封行朗用上了咆哮的吼声。

    “好好好,您老儿息怒!我现在就去gk!”

    nina立刻丢下手中的餐叉,连她最爱的高跟鞋都没来得及穿,便拎在手里一步小跑了出去。

    *****

    封行朗赶来警察局的时候,严邦正像个没事人一样翘着二郎腿喝着咖啡。

    封行朗是后门进来的。前厅几乎都被省厅特警包围得水泄不通。

    “嘿,封老二,你不在家抱着老婆孩子暖被窝,怎么也跑进来了?”

    看起来,严邦并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以为又是衙门这帮人吃饱了撑着,例行公事的走马观花一番。不过像这样把他捞起来的情况,已经有六七年没遇上了。

    不过六七前年,他严邦可是警察局里的常客!

    封行朗一把夺过严邦手里的咖啡杯,泼洒在了角落里。

    “阿邦,这回真出事了!省厅的人把钱庄给端窝了。要是细查下来,我们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严邦先是一怔,随后撩唇爽朗一笑,“好事啊!是不是意味着老子可以跟你做回亡命鸳鸯了?”

    “亡你x妈个命!”

    封行朗爆了一句粗口,“我们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舍你保我!要么,舍我保你!我让你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