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59章 雪落都是亢奋的

第959章 雪落都是亢奋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59章 雪落都是亢奋的

    雪落依旧只是晾给男人自己的后背,对男人的话不搭不理。

    有什么八卦消息能让她亢奋而起?

    除非蓝悠悠她……

    又怎么可能呢!要出事,也只会是她林雪落母子俩出事儿!封家俩兄弟肯定会把蓝悠悠母女二人保护得稳稳当当的。

    “真不想听?”

    男人的大掌抚上了女人的肩膀,雪落本能的伸手去推;可却没想到男人的另外一只手却探进了空调被里,撩起了她的睡衣,在她纤白的长腿上滋生起一抹带电的触之抚。

    “封行朗,你乱个摸什么劲儿啊?有这闲功夫,还是去伺候你家团团公主去吧!”

    女人的怨声,终于显现出了她郁郁不欢的缘由。

    到不是说雪落接受不了一个才4岁的团团,只是雪落有些不理解丈夫封行朗的所作所为。

    人家亲爸爸上门来抱孩子他都不让?他这是要将团团占为己有么?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把封团团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也许会比自己的亲闺女还要疼爱吧!雪落忍不住的怨想!

    “跟一个4岁的小奶娃吃上醋了?”

    封行朗从轮椅上挪身上庥,“你这得多爱我这个老公呢……是老公这几天怠慢了你,今晚一并给爱妃补上!”

    “补你个头啊!快下楼去吧!要不然你家团团公主又得追上楼来了!”

    雪落推搡着在她颈脖上乱吮的男人。

    “真不想听我刚刚得知的八卦消息?”

    男人轻啃着女人的耳珠,在上面嗑上细细的疼。

    “不想听!一点儿都不想!下楼抱你家团团公主去吧!她没你不行的!”

    雪落赌气的说道。并拉过被子遮盖住自己的头。

    见女人不爱自己的言语诱或,便不再卖关子直言说道:“你知道袁朵朵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么?”

    这是一个八卦度很高的话题……

    “谁的?”

    果不其然,雪落在听到这个话题时,立刻从被子里一跃而起。

    “你猜猜。”

    见女人感起了兴趣,他逗玩女人的兴趣也随之而起。

    “不是试管婴儿么?好像是一对韩国夫妇的。”

    这是雪落所知道的情况。

    “当然不是!”

    “啊?不是?那……那朵朵怀的是谁的孩子?难不成是……是……”

    雪落努力的在脑海里搜索着有可能跟袁朵朵接近的男人的名字,“难不成又是白默?”

    为什么要用又?因为白默早有过这样的前科!

    雪落去袁朵朵的小屋时,偶尔也会遇见不请自来的白默。

    “你猜对了!袁朵朵肚子里的双胞胎,就是白默的种!”

    “啊?真是白默的啊!”

    雪落不淡定了,直接坐身在了床上,“你是怎么知道的?朵朵连我都没说起过!”

    “真知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么?那就亲老公一下!要带上所有的热情,用情至深的亲!”

    如此良机,男人又怎能不趁火打劫的狠狠占一下女人的便宜呢!

    雪落实在是太想知道了,便毫不犹豫的勾抱住了男人的颈脖,跟男人来了个深情的法式热吻。

    感受着女人这澎湃的热情,封行朗竟然自己就经不起诱了。

    “快说快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可女人却能在这样的热吻之后收放自如。

    封行朗言简意赅的说清了他去医院看望白老爷子,以及白老爷子所告之他的一切。

    听完之后的雪落,几乎是懵圈的。

    “我的天呢,朵朵这前前后后大费周章的搞了这么一堆事儿,就是为了掩饰白默是她肚子里孩子的亲爸?可现在她还是被精明的白老爷子给识破了?”

    惊讶了好半会儿之后,雪落又叹息一声,“其实我挺能理解朵朵的。她太自卑了!”

    “对呢。现在白老爷子也很棘手:要是直接跟袁朵朵坦白,势必会惊吓到她;如果袁朵朵想让白老爷子知道,也就不会这般大费周章了!”

    “那现在白老爷子几个意思啊?他是不打算认自己的亲孙子……不对,应该亲曾孙了啊?”

    “所以白老爷子才找我过去商量。”

    “老实交代:你给白家老爷子又出什么馊主意了?”

    雪落紧声问。一直以来,这个男人在她心目中,都是一副阴险狡诈的坏坏模样。

    但常言有道: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完全是有根有据的!

    封行朗俊逸的眉眼微眯而起,“我答应过老爷子要守口如瓶的。但你放心,为夫的馊主意对袁朵朵有百利而无一害!”

    “你跟我也要守口如瓶?”

    雪落瞪大着自己的一双生愠的眼眸。

    “别为难亲夫嘛……”

    男人故意表现出一副自己很为难的浮魅样子。

    “快说!不说今晚就让你睡沙发!不,不仅仅是今晚,在以后的三年里,你每晚只能睡沙发!”

    “老婆大人息怒。为了我们夫妻之间的和睦、和谐,为夫一定知无不言……”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雪落都是亢奋的。

    她想打电话给袁朵朵:质问她为什么连她这个最好的闺蜜都欺瞒?可担心袁朵朵的承受能力有限,而且她也能体会袁朵朵的难处和不可触及的疼点。

    雪落是翻来覆去的辗转难眠。

    身侧的男人似乎也没什么睡意,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答着女人的突发奇想。

    丛刚回申城了,可他却藏身在暗处,不将自己的真身示人。

    要怎么样才能把他从暗处给揪出来呢?

    揪应该是揪不出来的!因为封行朗很清楚丛刚狡猾如狐的本性!

    而且还能屈能伸,能忍辱能负重。是个不可多得的谋士,要远比严邦那个粗鲁的家伙城府上千万倍了。

    就从严邦三番五次的想置他于死地,他都一一的默默忍受了;

    而后再伺机而动,随时都有可能将严邦就地正法!

    他这次卷土重来,究竟意欲何为?

    是为了灭掉河屯呢?还是报复严邦呢?

    而且现在他似乎又盯上了蓝悠悠……

    丛刚究竟想要干什么?

    要知道这个答案并不难:找到丛刚本人问问便能获知。

    可自己要怎么才能揪出丛刚呢?

    那鬼东西向来神出鬼没的!

    “行朗,你说白默那不着调的家伙,会不会只要双胞胎宝宝,不要朵朵这个亲妈啊?”

    实在无法入睡的雪落,便坐起身来寻问着身边闭目休憩中的男人。

    今晚诺诺和团团被莫管家和安婶给带在楼下,好不容易的二人世界。

    “完全有这种可能!”

    “那该怎么办呢?”

    “所以现在还不能让白默知道。”

    “也好!就让白默当回又傻又蠢的吃瓜群众!”

    “……老婆,我们带着诺诺一起去丹麦玩几天吧?”

    “就只带诺诺?那你的团团公主怎么办呢?你舍得把她丢下?”

    封行朗淡声,“把她丢给你表弟就行了!”

    “真舍得?”女人再问。

    “是于心不忍!”

    男人淡淡着声音,“我把她设计出来时,本生就对她很不公平!可我大哥需要这么一个精神支柱将生命支撑下去!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我设计了她,只是努力的想保她平安,也不枉她被我这个叔叔利用来当成工具。”

    看着男人那张忧郁的俊彦,雪落似乎读懂了一些东西。

    “安心了老公,老婆会帮你一起守护这个小天使的!”

    雪落在男人的额头上深情的印上一吻。

    ******

    体质这东西,本就因人而异。

    人家凯特王妃能在生产完夏洛特公主不到10个小时后,就抱着小公主与丈夫威廉王子一同离开位于西伦敦的圣玛丽医院。

    她袁朵朵更没理由和资本娇贵。

    羊水穿刺仅休息了一天后,袁朵朵便赶回了月子中心授她的瑜伽课。好在孕妇瑜伽也不是什么剧烈的运动。

    生活还得继续不是么?

    唯一让袁朵朵欣慰的,就是医院给她打来电话说:她的两个宝宝都很健康,没有畸胎的现象。

    可宝宝的爸爸却不能她分享这一喜悦。

    又有什么喜悦可言呢?

    像白默那样的富家子弟,永远都不会缺健康的女人给他生下健康的孩子!

    一联想到在医院门外白默对她说的那些话,袁朵朵心里就揪揪的疼。

    她不怪白默。谁让她身份卑微呢。这般谄媚的去接近白老爷子,的确容易让人多想。

    一堂孕妇瑜伽课结束之后,一身薄汗的袁朵朵冲了温水澡。

    “先生你不能进去……这里是女浴室!”

    袁朵朵刚穿好衣物准备出来吃点儿水果补充些能量时,便看到白默像只没头苍蝇一样闯了进来。

    “白默?你怎么跑进女浴室来了啊?”

    袁朵朵惊愕于白默这样的莽撞。

    刚要开口训斥时,白默却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然后便失声痛哭起来。

    白默哭得几乎是悲痛欲绝,他将头匐埋在袁朵朵的肩膀上,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

    “白默,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袁朵朵是既心疼白默,又紧张万分。白默哭成这样,一定是遇上什么天大的伤心事了。

    白默惯性的哽咽着,几乎无法说出话来。

    “白默,是不是爷爷出事了?”

    袁朵朵知道白默最上心不过的,就是白老爷子这个唯一的亲人了。

    “医生说……医生说……”

    白默止不住的哽咽抽泣,想说的话被打得断断续续。

    “医生究竟说什么了?你到是好好说啊!”

    袁朵朵急得真想先抽上白默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