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55章 白默要结婚了

第955章 白默要结婚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55章 白默要结婚了

    袁朵朵赶到医院时,发现等待自己的不仅仅有护士和医生,还有护士长和妇产科主任,甚至于后来连副院长也来了。

    “简医师……是不是我的孩子……有什么异常?”

    这样的架势,难免会让袁朵朵多想。

    要不然她一个小小的平头老百姓,怎么能劳师动众到医院里的这么多骨干医师团队呢。

    其实当时的袁朵朵光顾着紧张和担忧了,压根就没有往其它方面去多想。

    其实冷静下来仔细那么一联想也就明白了:自己完全是母凭子贵!

    也不想想她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谁的曾孙儿!

    “袁女士,您千万别紧张,我们院方给您加做这次排畸检查呢,完全是出于对您和胎儿的身心健康考虑!”

    妇产科主任的理由很空洞堂皇,根本没有应答到袁朵朵最关心的点子上。

    其实妇产科主任也有他的难处:这是院长给他下达的任务。在孕妇不受惊扰和困惑的基础之下,还要让孕妇提前一周来做羊水穿刺的产检。这还真有些难度。

    在护士长和主任医师的陪同之下,袁朵朵做了一系列的常规孕检后,又做了羊水穿刺。过程要比想像中的顺利很多。

    对于羊水穿刺,袁朵朵并没有排斥。因为她知道羊水穿刺是排畸的一种最准确的方法。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做的羊水穿刺,除了检查排畸之外,还有一项更重要的鉴定。

    胚胎期亲子鉴定!

    这一个星期来,白老爷子过得也很煎熬。

    人过耄耋,还能有什么事能比得过儿孙满堂?

    儿子的早逝,让白老爷子格外的渴望自己唯一的亲孙白默能够早些娶妻生子。至于立业不立业,也不强求了,想必白家的家业也够维系爱孙白默富足的生活了!

    白老爷子急切的想做这个亲子鉴定,可内心又是挣扎的。

    凭良心说,白老爷子之所以对袁朵朵这般的关怀,除了喜欢袁朵朵善良坚韧的性格之外,或多或少也源于他们白家对她的亏欠。

    同情和怜悯的成分还是有的!

    白老爷子同样害怕自己会失落……

    明知道到了自己这个年龄,早过了患得患失的那份不淡定、不从容的心态!

    深思熟虑之后,白老爷子还是决定做了这个亲子鉴定。

    即便袁朵朵肚子里的孩子真跟孙儿白默没有任何的关系,也不会妨碍他把袁朵朵当亲孙女看待!

    无论结果如何,白老爷子都会把袁朵朵母子三人安顿好的!

    ******

    心牵于排畸检查的结果,袁朵朵并没有什么胃口。虽说肚子很饿。

    拎着从菜市场买回来的鲜虾和水果,袁朵朵拖挪着步子走出电梯,朝自己的小屋挪去。

    没舍得多买,就买了十只鲜虾和四个苹果。够两个孩子的营养就行。

    感觉自己的路被堵了,一直垂着头的袁朵朵下意识的抬头,便看到了白默那张妖孽的脸庞。

    不知道为何,此时此刻看到白默,袁朵朵突然就很想哭。

    从医院里做完常规产检和羊水穿刺出来,袁朵朵的情绪就一直很低落。

    她压抑着心头的恐慌和焦虑,煎熬的等待着检查结果。虽说医生们已经轮番安慰她不用紧张,更不用担心了。

    直到看到白默,袁朵朵似乎才感觉到自己就快承受不下去了。

    要是她的孩子再次的有什么意外,她真要活不下去了!

    因为自己的自私害了两个无辜的孩子,袁朵朵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自己!

    “短腿袁,你不好好呆在家里,天天挺着个大肚子跑什么跑?”

    因为等得有些久了,而且袁朵朵还没接他的电话,白默难免有些恼火。

    其实袁朵朵的腿并不短,即便怀着双胞胎,双腿也是纤长有劲儿。只是她习惯平日里将自己的两条好看的长腿藏在裤子里,只有在跳舞时才会露出来。

    这一次,袁朵朵没有顶撞白默,而是眼圈儿泛红的睨着他。

    “怎么了?就说了你一句,还红起眼了?”

    白默上前一步,强行抬起袁朵朵再一次低垂下去的头,“谁欺负你了?”

    袁朵朵摇了摇头,微微哽咽,“我……我挺好的!”

    “好个p啊!都哭了!”

    白默很少看到袁朵朵掉眼泪。这也是他不喜欢袁朵朵的地方。总觉得女人该哭时就得哭;该弱时就得弱!用不着一个女人装英雄好汉!

    “说吧,遇上什么麻烦事儿了?”

    “……”袁朵朵只是摇头。

    “喂,袁小强,给你机会说,你不说!该不会又要自己一个人咬着牙、含着泪逞能吧?”

    说着说着,白默的声音就高上了几分贝,“袁朵朵,你作不作啊你?搞得本公子像是要巴结你似的!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还巴结呢?本公子只不过是可怜你!”

    这话说得怎么这么的不中听呢!都过三十而立的年龄了,还是这般的气盛傲娇!

    袁朵朵最不想要的,就是别人的可怜!

    而且这个可怜她的人,还是白默!

    其实那一晚,她是可以推开他的……

    那一次,白默没有错!

    错的是她袁朵朵太自私了!

    “白默,我真的没事儿!估计饿得有些发慌了,宝宝又胎动得利害……”

    这些好像都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眼圈泛红吧?

    “行了,别做饭了!我带你出去吃吧!”

    瞄了一眼袁朵朵手里拎着的那点儿可怜的食材,白默立刻决定。

    “不用了……外面吃多贵啊!而且还有可能不卫生……”

    袁朵朵连忙打开了防盗门钻身进去。她不想让白默破费。似乎更不太想面对白默。

    白默没吭声,也跟着进了小公寓。从袁朵朵的手提袋里拿出一个苹果去厨房洗干净递了过来。

    “你,你自己吃吧。袋子里还有呢。”

    见白默特意给她洗了个苹果,袁朵朵又不矜持的乱感动了起来。

    “你先吃个苹果垫垫饥!然后我们下楼吃饭去!”

    言毕,白默将苹果强行塞进了袁朵朵的手中,并不由分说的拉上她朝门外走去。

    “哎……哎……白默你慢点儿!你自己去吃吧,我在家自己做饭吃就行……”

    别看着白默白净儒雅,卯上劲头的时候,力气大得简直不容袁朵朵反抗。

    神户牛肉,不愧为牛肉中的‘劳斯莱斯’!

    它的肉质肥、瘦肉分部很均匀,口感很香;那种香而不腻、入口即化的感觉,让人不忍停箸。

    袁朵朵吃了……两份儿!

    反正有白默这个冤大头买单。

    吃得大半饱的袁朵朵看起来心情似乎晴朗了很多。

    都说人生在世,为爱情和美食不可辜负;前者自己不想奢望了,这后者……好不容易逮了个机会吃豪餐,袁朵朵当然不会辜负了!

    其实在白公馆时,伙食还是相当丰盛的;才回了自己的小公寓一个多星期,袁朵朵便觉得自己寡淡得都快啃自己的手臂了!

    抬眸之际,袁朵朵便看到了白默一直专注着她的炙热目光!

    或许白默的目光并不炙热,只是袁朵朵自己太过敏感了。

    “干嘛这么看着我啊?反正我没带钱!你总不会把我一个孕妇丢在这里刷盘子吧?”

    在白默心目中,自己一直就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用这样的话题岔开自己的敏感,挺好。

    “袁朵朵……要不,我们俩就凑合在一起过日子算了!”

    良久,白默才从他好看的、m型极好的唇中溢出这么一句话来。

    袁朵朵狠狠的愣愕了一下:跟他凑合着一起过日子?

    明知道只不过是白默的一句玩笑话,可袁朵朵的小心脏已经开始加速的蹦哒起来。

    心爱的男人,活泼可爱的健康孩子……

    奢侈得让她袁朵朵不敢去想!

    “你说什么?你要跟我一起凑合着过日子?怎么,你想喜当爹啊?”

    袁朵朵故作轻松的说道。

    如果肚子里的孩子真有什么的畸形,也跟他白默无关。因为在她心目中,白默是那么的完美!

    至于孩子如果真的不健康,那也是因为她袁朵朵自身的原因!

    “袁朵朵……”

    白默哑住了声音,“我曾经竟然会以为:你……你爱上我了!”

    “怎么可能!”

    袁朵朵立刻反驳,“我不喜欢你这种娘娘腔的!我喜欢像封行朗那样很man的男人!”

    之所以迫不及待的说出这些违心的话,只是不想让自己太过狼狈,太过卑微。

    “那就好!”

    白默咬住自己的唇点了点头。

    两个人都沉默了。近在咫尺的距离,却又像是隔上了千山万水。

    “下个月……我就要从一堆名媛里随便选个女人结婚了!”

    良久的沉寂之后,白默突然开了口。

    白默要结婚了?

    袁朵朵的心被狠狠的刺疼着。明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但她还是做不到不去在乎!

    “恭喜你啊白默。”

    袁朵朵低弱着声音。在紧抿的双唇里,用牙齿咬着自己的舌尖。

    “恭喜个p啊!”

    白默冷哼一声,又无奈的苦涩一笑:“老爷子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了!他老人家一直希望看到我这个唯一的孙子能够娶妻生子……如他所愿呗!”

    “白默,你这么优秀,嫁给你的女人……一定也很优秀吧!她会很幸福的!我也祝你幸福!”

    桌布下的双手,已经无从安放;袁朵朵感觉自己像被抽空了灵魂一样,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