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50章 表姐夫……

第950章 表姐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50章 表姐夫……

    雪落可没有儿子林诺这般乐观。

    万一这个鬼面人跟蓝悠悠是一伙儿的呢?

    蓝悠悠卑劣的手段雪落是见识过了:她很难不比蓝悠悠往最坏处想!

    至于什么装防盗窗防鬼之类噱头,只不过是想混淆视听罢了!

    将封行朗和儿子林诺送去gk风投之后,雪落便让司机小胡载她来了新华书店。

    雪落是来新华书店找一本广告传媒方面的专业书的。

    虽说蓝悠悠的存在,将会是他们一家人身边的定时炸弹;但雪落不会让一家人生活的每一天活着就只剩下跟蓝悠悠周旋了!

    等雪落从新华书店出来时,一辆霸气的越野车横住了她的去路。从打开的后车门里,河屯一张刚毅又生硬的脸庞映入了雪落的眼帘。

    “上车吧!我找你有点儿事要谈!”

    河屯的声音还算温和。

    雪落虽说极不情愿上车,但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河屯这些日子给她打过四五回电话。不是晾着不接,就是接后以沉默是金的方式表达着她对他这个公公显而易见的不满。

    雪落顺从的上了河屯的车。只是依旧维持着她的沉默是金。

    “还生我气呢?”

    河屯看了一眼一直低垂着头默不吭声的儿媳妇林雪落。

    “怎么敢呢?要是一不小心又惹您不高兴了……”

    雪落话声一顿,似乎噎住了:“……我只想陪在诺诺的身边!”

    “我上回的确是中了他人的圈套!希望你能谅解!”

    河屯难得自我反省一回。

    可雪落却还是苦涩的笑了笑:如果不是圈套是事实呢?那还不得逼迫着她林雪落接受他儿子的私生子?这是态度和立场的问题!根本事件本生的关系并不大!

    “邢先生,您专程跟着我一路来到新华书店,该不会只是想让我谅解您吧?有话您就直说,行朗行动不便,我还要赶回去照顾他呢。”

    雪落淡淡着声音。她跟河屯近在咫尺的距离,却又似乎隔了千山万水。

    那是一种强烈的疏远感!

    雪落体会到了,想必河屯也能体会到!

    “我想把十四留给你跟阿朗当近身保镖。”

    虽说儿媳妇不太待见他这个公公,但河屯还是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这事您找您亲儿子去谈不就行了?找我干什么呢!”

    “你是知道的:以我跟阿朗的关系……阿朗肯定会拒绝!所以我希望您能帮忙劝劝阿朗。”

    “既然您都预测到您亲儿子会拒绝,我这个人轻言微的弱女人,就更只能对自己的丈夫言听计从了!”

    雪落拒绝了河屯的提议:想到利用她的时候,就可以肆意的利用?

    “雪落,我知道你对我有怨,但为了阿朗和十五的人身安全,我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

    河屯的这番话,瞬间让雪落改变了主意。

    自己跟儿子林诺实在太需要一个保镖了。

    无论蓝悠悠跟那个暗中的鬼脸是不是同伙,又或者说正预谋着什么阴谋诡计,有个保镖在自己和儿子的身边一直保护着,她也能安心不是么!

    再说了,丈夫封行朗的腿脚不便,想必在一两个月之内也没那么快康复……

    “邢先生,您也知道您儿子的臭脾气!要是让他知道邢十四是您硬塞给他的保镖,他肯定会拒绝的!说不定会认为你在嘲笑他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即便真要接受,也必须装得自己有多么的为难!

    得了便宜还卖乖,或许就是雪落现在所表现出来的。

    “雪落,我相信你的话,阿朗他会听进去的。为了你们一家的安全,爸爸希望你能宽宏大量。”

    又以‘爸爸’自居?

    他有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儿媳妇看待过吗?

    “好吧,看在您是诺诺亲爷爷的份儿上,我帮你!”

    那委曲求全的口吻,还真有那么点儿欲迎还拒的意味儿。

    “雪落,谢谢你!等你说服了阿朗,我就让十四过去封家!”

    “不用!你今天就可以让十四跟我回封家!”

    “今天?阿朗那边……”

    “放心,我有我的办法!”

    “你有办法?”

    河屯还是表示出了怀疑。

    “他就是邢十四吧?”

    雪落一边夸下海口,一边朝河屯身边的那个男孩儿看了过去。

    男孩年龄不大,大概也就十八到十九岁之间,长得有些墨西哥:皮肤是微褐色的,五官不似欧洲人那样的深邃,稍有点儿新疆人的轮廓感。

    “是的。”

    “身手比老十二利害吗?”

    这一问,纯属好奇。

    雪落知道河屯养了很多的义子,而且从小就开始养着他们。

    “各有千秋吧!”河屯应声。

    “他听得懂中文吗?你能让他听我的话吗?”

    后面一问,是雪落最关心的。

    “他听得懂,也会说。他会听你们的话的。”

    为了验证一下,雪落随即开口朝邢十四说道:“十四,从今以后,你跟我姓林,叫林……林森吧!五个‘木’,好记!”

    邢十四跟河屯都是微怔:似乎还真没想到林雪落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替邢十四改名字!

    “十四,听雪落的,从今以后,你就叫林……”

    “林森!”雪落重复的强调一声。

    “就林森吧。”河屯微微颔首。

    “好的义父!”

    ******

    当天晚上,雪落就把邢十四领回了封家。

    而且还故意的晚回来了半个小时。

    “妈咪,这黑不啦叽的家伙是谁啊?”

    朝亲亲妈咪飞扑过来的林诺小朋友,一眼便看到了跟在妈咪身后且拖着个行李箱的陌生人。

    “诺诺,他叫林森,是妈咪的表弟,你的……表舅。”

    邢十四这身份,一下子提高了一个辈分,直接升级为十五弟的表舅了。

    “表舅是个什么东西?”

    小家伙对这些复杂的人际关系还处于懵懂状态。

    “就是你妈咪的表弟!你管他叫表舅就对了!”

    雪落以总结陈词的方式结束了儿子的提问。

    跟儿子解释完了之后,雪落又拉着邢十四的手腕走到丈夫封行朗的轮椅边。

    “行朗,这是我远房的一个表弟,叫林森!他来申城投奔我这个表姐!”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盯看着邢十四,淡淡的悠哼一声,“你这个表弟可真够表的……连这长相,都表到国外去了!”

    “哦,我表弟是混血儿!”

    雪落立刻接过丈夫审视的问话,并岔开话题道:“林森,快叫你表姐夫!”

    “表……表姐夫!”

    不善言辞的邢十四,差点儿咬了自己的舌头。

    封行朗锐利着目光审视着邢十四:虽说眼前的男子年龄不大,但骨骼看起来却十分的硬实;他的指节很大,凸出来的部分比一般人多,虎口的肉更显韧劲,线条分明!

    那有他不挺自直的脊梁和隐匿的爆发力,都在呈现他是个隐匿的好身手!

    邢十四回避着封行朗审视的目光。

    “嗯,以后跟着你表姐,记得要听你表姐的话!不要惹她生气!”

    让邢十四诧异的是,封行朗竟然相信了他是他妻子表弟的身份!

    可老八还一直叮嘱他:义父的亲儿子是个奸诈狡黠之辈?

    “我懂。”邢十四应得简洁。

    见封行朗接受了邢十四,雪落也是暗自高兴:自己跟孩子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安婶,劳烦您给我表弟腾出一间客房吧!被褥都用新的。”

    如果邢十四真能保她们母子平安,雪落到是真想将这个稍显黑褐的大男孩子当成自己表弟的。

    目送着妈咪领着‘表舅’眉开眼笑的朝客房走去,林诺小朋友不满的嘟起了嘴巴。

    “封行朗,你要完蛋了!亲亲妈咪有了表弟,就不喜欢你了!”

    这话听着怎么酸酸的啊?更像是在担心他自己。

    “只是多了一个使唤的佣人而已!你用不着紧张!”

    封行朗直言揭穿了儿子的小心思和小担心。

    “表舅是什么鬼?跟我妈咪很亲吗?”

    小家伙排斥一切有可能跟他争宠的人或事物。

    “再亲,都亲不过你这个亲儿子和我这个亲夫!”

    小家伙认同的点了点头,嫌弃的哼哼:“看他这样子,傻不拉几的,比老五还要蠢!”

    封行朗撩唇淡清清的笑了笑。

    讳莫如深!

    ******

    偌大的浴缸里,翻腾着让人舒适且减压的气泡。

    封行朗的伤腿搁置在浴缸的边缘,并套裹上了防水材质的护腿。

    雪落微微匍匐着上身,正给行动不便的男人轻柔的擦洗健硕的体魄。

    从男人的视角,正好能看到女人娇白的丰盈之美,若隐若现之下,格外的动人心弦。

    “呃……”

    男人沉沉的低喃一声,随着带欲的气息轻吐而出,雪落感觉到了男人的变化。

    雪落轻咬了一下自己的唇,有意的避开男人发生变化之处,可男人时不时的微抬或微拱起自己的腰际,好像故意要让女人触碰到那个变化一样。

    “行朗,我们给诺诺报个兴趣班儿吧!你说是学钢琴好呢?还是学小提琴好呢?”

    雪落想用这样的话题来转移男人的注意力。

    “老婆……我有点儿难受。”

    男人的气息变得粗沉,磁性的声音满染着爱昧。

    “哪里难受?是我碰疼了你的伤腿吗?”

    雪落紧张的问。

    “不是……是另外一条!”

    男人俊逸的脸庞上,染着动情的浮魅之气,似乎要将女人溺死在他的柔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