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42章 就当喂狗

第942章 就当喂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42章 就当喂狗

    连雪落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竟然真这么说了!

    而且还是以恶狠狠且咬牙切齿的方式!

    这无疑等同于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雪落的话震惊了众人,连封行朗也是俊眉微蹙:没想到自己的小妻,竟然也会有如此刚烈的一面!

    “雪落……你说什么呢?”

    封立昕不可置信的喃问一声。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封立昕眼中的林雪落,是温婉善良的。又怎么可能做出拿刀砍人的事情来呢?

    等雪落说完那句‘凶残’的话后,她整个人像是要萎蔫了一样;但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蓝悠悠面前输掉该有的气势!

    于是,她狠推了一把拦在厨房门口处的蓝悠悠,用身体之中残余的凶狠一鼓作气的跑出了厨房,冲出了客厅,一头扎进了漆黑一片的夜幕中!

    “妈咪……”

    林诺小朋友冲着妈咪雪落跑离的方向喊了一嗓子,然后便回头怒怒的瞪着蓝悠悠。

    “大巫婆,不但我妈咪想砍死你,连我都想把你给弄死!你这个害人精的大巫婆!哼!”

    小家伙鼻间里拉着粗气,又愤愤的瞪了蓝悠悠一眼后,才拔腿去追跑离别墅的亲亲妈咪。

    妻儿都跑回去了,封行朗自然也就没必要留下吃什么晚饭了。

    想必这气氛,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我回去看看雪落跟诺诺。是什么样的恶劣事件,竟然逼迫得我老婆那么一个善良温婉的女人举起了刀,这十分值得我们去沉思并追究!”

    封行朗的话,无疑是在偏袒自己的女人。

    即便自己的女人真举了刀,那也没什么关系;问题的关键在于:是什么样的事件逼迫得自己的女人举起了刀,那才是问题的重点!

    封行朗此言一出,封立昕跟蓝悠悠愣是没话可说。

    他这样偏宠妻子的护短方式,可真够一家亲的!

    目送着莫管家推着弟弟封行朗的轮椅离开,封立昕一阵怅然的叹息。

    “悠悠,你没事儿吧?”

    他模糊着声腔喃问了一句。

    “没事儿……”

    蓝悠悠抬起了红润的双眸,“对不起啊立昕,让你为难了!我真的只是回归到你跟团团父女之间,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可现在看来,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获得雪落的原谅了。”

    “悠悠,你别这么说……我们是一家人!”

    封立昕生硬的顿了一下,试探的问:“悠悠,要不然,我们带着团团离开申城吧?”

    提及离开申城,蓝悠悠的眼眸瞬间黯然了下去:她千辛万苦的回到了男人的身边,又怎么舍得就这么轻易的离开呢?

    可蓝悠悠却顺从了封立昕的意思,她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他的提议。

    “立昕,等我再努力一些时候吧。雪落要是还不肯原谅我,我们一家就离开申城。如果不求得雪落的原谅,我想我即便逃离了申城,也会良心不安的!”

    蓝悠悠的话,听上去还是很诚恳的。至少封立昕是信的。

    “悠悠,你能这么想,这么做,我真的很高兴。我替团团谢谢你。”

    封立昕感动得声音都带上了微微的哽咽声。

    “谢我什么啊……我害得你们父女俩为我殚精竭虑的,是我应该向你们父女俩说‘对不起’才对!”

    “悠悠……”

    或许是对女人幡然醒悟的感动,或许是这些天来太过思念这个女人,封立昕有些情不自堪的紧紧将女人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蓝悠悠没有挣扎,更没有推开拥抱着自己的男人,只是僵化着自己的身体,默默的承受着这样的拥抱。

    原本被吓懵圈的封团团,在看到厨房里拥抱在一起的papa和mama,似乎这才缓过恐惧的心理阴影,上前来抱住了妈咪蓝悠悠的腿。

    “mama,团团也要抱抱!”

    一家人的相拥相亲,看起来别样的和睦而温馨。

    *****

    三楼的主卧室里,雪落侧躺在床上。

    空调被中的身体在止不住的微微哆嗦着。

    估计自己的勇气在拿起菜刀的那一刻都用光了,而现在剩下的,只不过是一个惊恐又慌乱的没用躯体。

    自己这是怎么了?

    差点儿就着了蓝悠悠的道儿!

    现在冷静下来想想:要是自己真的一刀朝蓝悠悠的颈动脉砍下去,会是什么样的恶劣后果?

    估计蓝悠悠没死成,自己反而要落个故意杀人的犯罪行径来!

    “诺诺,下楼给你亲亲妈咪去拿些吃的。你妈咪光顾着砍人,应该还没吃饱呢。”

    自行推着轮椅进来的封行朗,半诙谐着口吻支走了正黏在妻子身侧的儿子林诺。

    “混蛋亲爹,你可要看好我妈咪哦!”

    小家伙不放心的叮嘱一声。

    “放心吧,有亲爹在,你妈咪飞不走也遁不跑的!”

    封行朗慈爱的抚了一把儿子汗哒哒的小脑袋。

    等儿子离开之后,封行朗便从轮椅上单腿站了起来,朝侧躺着的女人偎依过去。

    “你说说你,着什么急呢?至少也要等一家三口把晚饭吃饱了,你再砍人也不迟啊!咱家还能省上一顿。唉,真不会过日子!”

    封行朗安慰女人的话,总是这样的别创一格。

    “那你现在再去吃,也不迟啊!”

    本不想开口说话的雪落,愣是被男人激起了斗嘴的兴致。

    “都把我老婆弄不高兴了,我哪里还吃得下去啊!”

    封行朗贴身过来,在女人一侧的耳珠上轻抿了一口,“你看看你,怎么能这么冲动呢?”

    “怎么,亲眼看到我是一个怎么样歹毒凶残的女人,是不是特别失望?”

    雪落嘴巴上顶斥着男人的话,可心却在作疼。

    “的确有点儿失望!你想砍蓝悠悠,怎么能不叫上老公一起呢?这砍砍杀杀的,应该是老公我的活儿!”

    “……”

    雪落以为男人会责备自己一通的;却没想男人说出的话却是这般的欠揍撩人!

    “你真舍得砍蓝悠悠?”

    雪落侧过身来盯了男人一眼,“说得比唱的还好听!”

    见女人开口说话了,封行朗探过长臂来,将妻子紧勾进自己的怀里。

    这才发现妻子的身体颤抖得利害,根本不像她表面看起来这般的平静和淡定。

    其实从隔壁别墅跑出来的那一刻,雪落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是最后一口傲气,支撑着她一鼓作气的跑了回来。

    “以后不许再做这种蠢事了!”

    封行朗在妻子的脸颊上轻噬了一口,落下他的咬痕,“这些都是老公的活儿,别逞能跟老公抢着去做了!懂么?”

    怀中的女人怔了一下。没有开口驳斥男人什么,只是侧头深看了男人一眼。

    男人的眼眸里深邃一片,那是她读不透的神秘领域。

    ******

    白默很少能会出现在白家的早餐餐桌上,今天真够太阳打西边出的。

    袁朵朵正陪着白老爷子吃早餐。

    对于日复一日的调理药膳,白老爷子自然是心生抵触之意的。

    白管家刚一端来,他便嫌弃的挥示意他拿开。

    袁朵朵便一边哄着一边喂着,一勺接一勺,满满的耐心和孝意。

    她真的希望白老爷子能够早日康复起来,让他看到肚子里两个双胞胎孩子的降生。

    几次排畸检查的正常数据值,让袁朵朵越来越宽心。也就更加坚定了她想让白老爷子能见证她两个孩子的出生和成长。

    只不过,她的两个孩子只能以干曾外孙的方式出现在白老爷子的面前!

    即便是这样,袁朵朵也已经很满足了!

    只希望两个孩子生得健康一点儿,可爱一点儿,能让白老爷子看着喜欢不讨厌就行。

    “给老爷子您请安!”

    白默一身休闲装,即便已经是三十而立的年龄,依旧能穿出阳光帅气且朝气蓬勃的活力模样来!

    “呵,朵朵,我没看错吧?这出现在餐桌前的,可是我孙子白默么?”

    白老爷子挖苦一声。对于夜猫子的爱孙,他更多的是叹息多于赞扬。

    自从跟白默有了那晚共同感受第一次的胎动,袁朵朵发现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每天能在白公馆里见上白默一面,对袁朵朵来说,这一天便分外的明媚。

    袁朵朵很清楚:总有一天白默会娶妻生子的,到那时候自己未必每天都能见着他了。

    所以,袁朵朵很珍惜能见着白默的每一次机会。

    有时候袁朵朵也会想:要是白默跟她一样,是个一穷二白的小市民多好,哪怕自己养着他个小白脸,自己都乐意!

    “白默,瞧瞧你,你不好好的呆在床上睡懒觉,出来吓爷爷干什么?”

    袁朵朵以幽默的方式讥讽了时常把白天当晚上睡的白默。

    “袁朵朵,你只不过是个死赖在我们白家骗吃骗喝的女骗子而已!有什么资格对我这个少主子说三道四?”

    白默这话真能气死人。即便是已经免疫的袁朵朵,也会被扎疼。

    “我就骗吃骗喝怎么了?只要爷爷乐意,你管不着!”

    担心白爷子又要开声训斥白默,袁朵朵便顶了一句。她实在不看到他们祖孙俩因为自己而争吵。

    “见过脸皮厚的,可没见过你这么厚的!”

    白默在餐桌前悠闲的坐下,“不过我们白家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赏你口口粮吃!就当喂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