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41章 砍死蓝悠悠

第941章 砍死蓝悠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41章 砍死蓝悠悠

    很难想像,一个冷艳的冰山美人在厨房里忙碌的情景!

    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在作祟,雪落站起身来,想去厨房看看。

    可手腕却被一旁的男人给扣住了!

    即便是正在谈笑风生的男人,也能对身边的细微事物保持着一定的敏锐度!

    这又说明什么呢?

    这可是在自己大哥家吃顿便饭,用得着如此警觉么?

    也从侧面上说明:只要有蓝悠悠在,这封家两兄弟是不可能做到从真正意义上的把酒言欢!

    “去哪儿?”

    男人在手上施加了扣握力。很显然,他并不想让女人离开自己的视线。

    “我去厨房看下,看需不需要帮忙!”

    雪落想甩开丈夫封行朗钳制着自己手腕的劲手,却没能如愿。

    “不用去!我们今晚可是客人!哪有客人下去主人家厨房的?”

    什么‘主人’、‘客人’?这男人非要把话说得这么生硬难听么?

    “对对对,行朗说得对!你们今晚是客人,厨房里有悠悠和安婶就行了,你还是留在餐桌上照顾行朗和两个孩子吧。”

    封立昕顺水推舟的说道。似乎他也不想让两个女人一起呆在厨房那狭窄的空间里。

    雪落只能重新坐了回来。

    几分钟后,雪落故意拿错了儿子林诺跟前的小碗,盛了儿子最不爱喝的罗宋汤。

    “妈咪,亲儿子最不爱喝这怪怪的汤了!”

    “对不起哦,是妈咪拿错碗了。妈咪这就去厨房给亲儿子重新拿一个干净的新碗。”

    这一回,有备而动的雪落在速度要比上一回敏捷上很多;正给封团团夹鸡翅膀的封行朗愣是没能逮住已经起身离开的女人。

    显然,女人是故意的!故意的想去厨房看看还在摆弄锅碗瓢盆的蓝悠悠。

    早晨的污垢已不复存在,正在忙碌的蓝悠悠恢复了往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依旧美得冷艳高贵。

    雪落正纠结于怎么称呼蓝悠悠:大嫂?蓝小姐?悠悠?团团她妈咪?

    却没想蓝悠悠在下一秒回头看到了纠结中的雪落,“雪落?你怎么进来厨房了?”

    “像你这么高贵优雅的女人都能下得了厨房,我怎么就不能进来呢?”

    太过敏感的心思,让雪落的言语染上了挑衅之气。

    是个人都能听出雪落言语中的火药味和冷讽之意,自然也包括心思玲珑的蓝悠悠。

    “林雪落,”蓝悠悠顿了一下,“我是真心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了!”

    雪落微怔,似乎没想到蓝悠悠竟然也有说软话的时候。而且还是在她面前亲口说出的。

    “你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了?呵呵!”

    脑海里浮现出的种种过去,让她嗤声冷笑了起来,“蓝悠悠,你一句‘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就能将过去的一切抹去了?当你逼喂一个孕妇堕一胎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个孕妇也只是一个想过平平淡淡日子的小女人?当你把一个孕妇打得鼻青脸肿,连吃饭都是咽着自己鲜血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只是一个可怜的母亲?!”

    面对着气愤难平的林雪落,蓝悠悠的神情却是淡淡的。

    随后风轻云淡的哼哼冷笑一声,“林雪落,你不是已经赢了我吗?你不但得到了封行朗,当上了封二太太,还给封行朗生下了一个孩子!你才是最终的赢家!”

    “赢家?”

    雪落的眼眸中染起了泪水,“你风轻云淡的一句‘赢家’说得多轻巧啊?!在你眼里,就只看中什么输赢?”

    “那你还想怎么着?”

    蓝悠悠平声静气的问。

    “我可以把这个‘赢家’的称号给你!但我们母子所经历的痛苦和折磨,你也必须统统的经历一遍!也好让你切身体会一下这个‘赢家’的滋味儿!”

    林雪落怒目圆瞪着淡然又冷漠中的蓝悠悠,曾经的屈辱涌上心头,雪落真恨不得狠狠的抽上眼前的女人几耳光!

    “林雪落,你冷静点儿吧!你这么激动,我们的对话实在无法继续下去。”

    蓝悠悠淡淡的轻叹一声,“我已经答应了立昕,会守着他,守着我们的女人过平平淡淡的日子!林雪落,我接受你任何的嘲笑和挖苦!”

    只是接受嘲笑和挖苦?

    这算是忏悔吗?

    “呵呵,蓝悠悠,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不记前嫌的原谅你?然后再跟你欢欢喜喜做妯娌?”

    雪落冷冷的笑着。一直寒到骨子里的冷笑。

    “不然呢?你是想要我带着团团离开申城?还是……你想我死?”

    蓝悠悠上扬着眉眼。

    “对!我-想-你-死!”

    堆积着愤怒的雪落,嘶喃着声音一字一顿道。

    “那好,我成全你!”

    ‘哐啷’一声,蓝悠悠从刀架上抽之出了一把菜刀拍在了林雪落身边的吧台上。

    “你不是想我死么?这里有把菜刀,你拿好它,直接朝我颈动脉上砍过来,我就必死无疑了!”

    蓝悠悠将自己一侧的颈脖呈现在了林雪落的面前。

    白皙的,犹如凝脂一般的皓颈。

    看到那把菜刀,雪落的气息一下子急促了起来:自己要不要拿起那把菜刀?

    说实在的,当过去的非人待遇涌上脑海时,雪落真想拿起那把菜刀,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林雪落,你还犹豫什么?快拿刀啊!朝我颈动脉上一刀砍下去,你跟我之间的仇恨就一了百了了!别再犹豫了!”

    蓝悠悠催促着呼吸急促中的林雪落。她那模样,简直就像在一心求死!

    “……”雪落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

    “林雪落,你是怕了吗?还是没胆子?”

    蓝悠悠将自己的脖子又朝前推送了一些,“你不是想要我死吗?赶紧的动手啊!”

    在蓝悠悠言语的刺激之下,雪落真的鬼使神差般拿起了那把菜刀……

    或许是积怨已久,或许是屈辱太深,雪落真想像武林豪杰那样,一刀砍下去,仇也报了,怨也了了!

    “对!很好!就这样!林雪落,够有种你就一刀砍下来!还愣着干什么,快啊!砍呢!”

    很显然,蓝悠悠不仅仅像是在求死,更像是在教唆林雪落在犯罪。

    雪落握着菜刀的手在打着颤:虽说愤怒,虽说怨恨,虽说屈辱,但她终究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就在雪落手里的刀即将要放下来时,安婶正好走进了厨房。

    “啊……二太太……二太太,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使不得啊……千万使不得啊!”

    安婶看到的画面很凶残:二太太林雪落正拿着一把菜刀要朝大太太蓝悠悠的脖子上砍下去!

    “快来人呢……快来人呢!”

    安婶一边嚷喊着,一边上前来夺雪落手中的菜刀。

    听到厨房里传来安婶的惊叫声,封行朗弃下轮椅,直接单腿蹦跃着朝厨房冲了过来;反应半拍的封立昕也紧随其后的跟了过来。

    “安婶,怎么回事儿?”

    “二太太她……她拿着菜刀要砍大太太……幸亏我抢得快……”

    安婶心有余悸的哭诉了起来。

    因为慌张的想夺下雪落手中的菜刀,安婶一不小心撸到了刀刃,手掌被割破了一道血口,正往外溢着艳红的鲜血。

    看起来就更像是凶杀现场了!

    也就增加了安婶刚刚陈述的可信度!

    “雪落,你没事儿吧?”

    封行朗并没有搭理安婶的话,而是上前来查看妻子身上是否有伤情。

    还好,女人的全身都是完好无恙的。

    只是气息有些急促,面容有些滞怔。

    “立昕……我……我好害怕!”

    看到跟进来的封立昕,蓝悠悠立刻扑身进了他的怀抱,我见犹怜的哼哼泣哭了起来。

    封立昕一边忙着抱紧自己的妻子,一边斥问起了安婶,“安婶,你是不是眼花了?雪落拿刀或许只是另有用途……你别把事情说得这么……这么严重!”

    “太少爷……我没有眼花……我真的看到二太太她拿着菜刀……要朝大太太的脖子上砍去的。”

    安婶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封家两少爷合合美美。

    虽说大太太蓝悠悠平日里刁蛮了一些,娇纵了一些,任性了一些,但看在她是团团亲妈的份儿上,安婶还是能容忍蓝悠悠一些恶劣言行举止的。

    可她万万不想看到两位太太拿刀相向的血腥恐怖画面!

    或许在安婶看来,即便二太太跟大太太有什么恩恩怨怨,也不至于发展到拿刀砍人的地步!

    “安婶!”

    封行朗厉吼一声,叫停了安婶的絮絮碎念,“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不许你信口开河!”

    封行朗很少这么凶安婶。因为安婶待他如同亲儿子一样疼爱,他是尊敬安婶的。

    安婶闭了嘴,只是低低的哽咽着。

    她一个仆人,的确不应该掺和主人家的事儿;可安婶真的把封家当成了自己的家,把封家两少爷当成自己的孩子。

    “安奶奶,你怎么可以冤枉我妈咪呢?我更相信是蓝悠悠这个大巫婆想拿菜刀砍我妈咪!”

    林诺嚷嚷直叫了起来。

    在他的心目中,妈咪雪落是善良的,而且一伤心就会掉泪眼。

    也就是说,他的妈咪是个弱者,怎么可能拿刀去砍大巫婆呢?!一定是被冤枉的!

    就在众人停下争执时,雪落突然冷冷一笑,那笑声着实的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安婶说得对……我刚刚就是想拿刀砍死蓝悠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