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39章 眼睛累,P股疼!

第939章 眼睛累,P股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39章 眼睛累,p股疼!

    事实证明,亲亲妈咪还是很爱很爱混蛋亲爹的。

    即便混蛋亲爹只是在办公,妈咪雪落也不会离开他超过三米远。还时不时的帮着混蛋亲爹活动着坐久的腿部;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简直就像个仆人一样!

    直到等亲爹封行朗被nina推去开会之后,亲亲妈咪似乎才想起还有他这个亲亲儿子。

    什么人机对战游戏,小家伙已经玩得腻腻的了。

    “妈咪,我们去找义父他们玩,好不好?”

    “不好!”

    雪落一口回绝了儿子的提议。

    “为什么不好啊?妈咪不是最喜欢听着海浪,捡着贝壳的么?”

    “妈咪现在只喜欢看书学习!”雪落随口应答一声。

    “才不是呢!你是舍不得离开混蛋封行朗对不对?”

    “对!他是我丈夫!现在还受着伤呢,我这个做妻子的怎么能离开他呢!”

    “不是还有nina大美美在嘛!”

    “封行朗可是你亲爹!你舍得丢下自己受伤的亲爹出去自己happy?”

    小家伙抿了抿小嘴巴,“……不舍得!”

    “那就好!你准备一下,一会儿妈咪教你认字!”

    “啊?又认字啊?”

    小家伙的一张俊俏的小脸立刻耷拉了下来,“这该死的中文字怎么那么多啊?而且长得还差不多,烦都烦死了!”

    看着儿子那可爱的小模样,雪落只能暗自偷着乐。

    相比较于只有26个字母的排列组合的英语,那些用不同偏旁部首组成的汉字,对于一个才6岁的孩子来说,的确是难了一些。

    胳膊拧不过大腿:虽说小家伙很不想学习什么中文字;但似乎丢下受伤的亲爹自己去happy也不太合适。于是,小家伙只能皱着一张小脸强迫自己开始认字。

    今天雪落教儿子学习的是人名。

    亲爹:封行朗

    妈咪:林雪落

    义父:河屯(邢穆)

    大伯:封立昕

    妹妹:封团团

    ……

    “妈咪,为什么义父有两个名儿?这括号里的是小名吗?这么难写!”

    “括号里的‘邢穆’,是你义父的真名;你义父姓邢,所以你才会有邢十二、邢八等等的义兄啊!”

    “真名?那这个河什么东西的,是义父的假名啰?”

    “这个写字读tun,二声。不是假名,是……算是艺名吧。也叫绰号。”

    “绰号?我懂的!”

    “你懂?”

    “对啊!我们班上有个肥肥的男孩儿姓史,大家都叫他‘屎球球’!”

    “……不许这么叫同学!很不礼貌的!”

    小家伙抿了抿小嘴巴,没吭声。对于妈咪的训斥,他不反对,也不执行。

    “河tun……河tun……是个什么东西?”

    “是一种鱼!一种有毒的鱼!”

    “哦,意思就是说,我义父很危险,是个危险人物?”

    “差不多吧!”

    大半个小时的认字,着实把小家伙的p股给坐疼了,也坐痒了。

    “妈咪,我去看看亲爹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啊?”

    “亲爹在工作,我们不能影响他的。”

    “可我都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亲爹这么辛苦赚奶粉钱了。”

    “……”

    “我知道了,你们是想生二胎是不是?”

    “……”

    又过了一会儿,“妈咪,那亲儿子可不可以给义父打个电话?”

    雪落犹豫了一下,才淡应了一声:“可以。”

    雪落实在没法做到像儿子这般天真无邪不记仇。河屯的那句让她以视如己出的方式接受封团团,着实凉了雪落的心!

    一句孩子是无辜的,就能这么不明是非?

    只要是他亲儿子的种,是不是她林雪落就得全盘照收?

    也不管不顾她林雪落的感受?

    所以,在潜移默化中,雪落能避免让儿子林诺去见河屯,就不会让他去。

    听话是打给邢十二的。一般情况下,河屯不会亲自接电话的。

    “老十二,快来救救我吧!”

    “十五,你怎么了?”

    邢十二的声音一紧。

    “我眼睛累,p股又疼!都快活不下去了!”

    雪落从《传媒学》上抬起头来,哭笑不得的瞄了一眼半匍匐在办公桌上的像条小癞皮狗似的小东西:还活不下去了?有这么夸张吗?

    “眼睛累?p股疼?十五,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我妈咪在逼我认方块字……好难好难的……我都快崩溃了!”

    “……这样啊?那十二哥去接你课堂休息一下?”

    “等下,我问问我妈咪看行不行。”

    “……”

    “妈咪,老十二说,来接我课堂休息,好不好?”

    “不好!”

    “又为什么啊?妈咪,你太霸道了!老师都说要学一会儿、玩一会儿的。”

    “你只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一会儿妈咪开始教你写字!”

    “啊?天呢,还要学写字啊?妈咪……我肚子疼!我要拉臭臭去了!”

    “……”

    二十分钟后,邢十二便赶了过来。想绕开gk风投的安保人员,对他来说并不难。

    只是,他这一回却没能如愿的接走十五。

    因为林雪落把‘不听话’的儿子锁在了休息室里。

    一来,磨一下小东西的任性;二来,就是不想让邢十二带走。

    “林雪落,你这是干什么?十五可是你亲生的儿子,你这么锁着他,可不是一个亲妈该有的行为!”

    “那你告诉我:一个亲妈应该怎么教育自己玩耍成瘾、不思学习的孩子?”

    “……”邢十二微愣了一下,他已经感觉到林雪落是故意为之。

    “我会在封行朗下班之前,把十五送回来。”

    “诺诺需要学习!”

    “他今天已经认过字了!”

    雪落不想继续跟邢十二争执什么了。因为她跟他没矛盾的。邢十二只是效命于河屯。她坐了下来,继续翻看着她的《传媒学》,就是不肯打开休息室的智能门。

    是要破门而入吗?

    想来邢十二也不会冲动如此吧!

    接了个电话之后,邢十二便转身离开了。想来这个电话应该是河屯打来的。询问了一下情况之下,便做出了让邢十二先回浅水湾的决定。

    总之,河屯放弃了一定要接走十五的决意。

    是自己赢了这一回么?

    不见得吧!或许河屯的妥协,只是不想去激怒还受着伤的亲儿子封行朗吧!

    保安赶过来的时候,邢十二已经离开了。对于邢十二来说,这里的安保系统还有待提高。

    把儿子从休息室里放出来之后,雪落并没有逼迫着小东西写字,而是陪着他玩了一会儿电玩,又去健身房里运动了一会儿。

    雪落当然知道,逼迫一个才6岁的孩子学习一下午,那太苛刻了。

    *****

    雪落一下午的担心是多虑了。

    因为她亲眼看到nina把封行朗照顾得很好。

    似乎只要封行朗的一个细微的动作,nina就知道他是烦了还是渴了,又或者是想去洗手间。

    “封太太,我总算是完成任务了。现在把封总完璧归你啰!”

    nina将轮椅上的封行朗推送到了雪落的跟前。

    “nina,谢谢你了。你把行朗照顾得很好。”

    “谢就不用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封太太不怀疑我跟封总有一腿,就我感激不尽了!”

    “……”这话呛的?

    雪落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哈哈哈哈,封太太,逗你玩呢!”

    nina被雪落的懵圈样儿逗乐了,“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封总不喜欢我这种美貌与阳刚并存的女人!”

    nina的话,一语双关;雪落是听得懂的。

    “nina,少跟我女人玩套路!她思想单纯,你别把她带坏了!”

    封行朗微斥一声。

    其实让nina用另类的方式去让女人宽心,也不错的。

    “知道封大总裁宠老婆!你们这样秀恩爱,我的心会疼的!”

    “……”雪落真够服气nina这演技。

    不过看得出来,她对封行朗还是很体贴入微的。

    封行朗并没有公司里打开严邦送来的监控视频,而是将硬盘带回了封家。

    一路上,雪落都在想:自己要如何去面对蓝悠悠?

    看蓝悠悠那架势,是想在封家长住下去了;而封行朗也没有表现出要赶走蓝悠悠的意思。

    早晨他们一家离开的时候,封团团还卧在蓝悠悠怀里哭得个泪水涟涟,又怎么能赶得走呢?

    雪落没有去责问男人什么。她相信经历了这么多,男人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和做法。

    刚刚还偎依在妈咪怀里哈欠连天的林诺小朋友,一到封家刚下地便活泼了起来。

    可是,这封家的客厅里也太静悄悄了一些吧。

    “咦,鼻涕虫呢?怎么没跟她大巫婆的妈咪抱头痛哭呢?”

    “你是诺诺吧?”

    听到客厅里的响动,一个系着围裙的阿姨从厨房里迎了出来。

    “你谁啊?”

    小家伙傲慢着姿态盯看着眼前比他高的阿姨。

    “我是新来的阿姨。”

    “那我安奶奶呢?”

    “安婶在隔壁别墅里忙着呢。”

    阿姨口中的隔壁别墅,是与封家别墅临近的那幢别墅,面积上要小一些;早被封行朗买了下来。原本封行朗是打算兄弟俩成家之后一家一幢的。一般没人住着,只用来放放车和物品。

    想必封立昕已经带着妻女搬到了隔壁的别墅里,而把原来封家的主别墅留给了封行朗一家。

    “叔爸……叔爸……团团来喊你们去我家吃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