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37章 游戏开场

第937章 游戏开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37章 游戏开场

    当时被亲亲妈咪赶出书房的林诺小朋友,正在封家的院落里遛十六。

    顺带人狗一起给花花草草施肥。

    便看到蓝悠悠冷艳如鬼魅一般,踩着晨曦朝封家别墅这里一路小跑而来。

    “啊……大巫婆回来了!”

    小家伙发出一声惊叫,本能的拖拽着十六朝客厅里一路狂奔。

    “诺诺,怎么了?”

    餐桌里正摆着早餐的安婶急声问。

    “大巫婆回来了!我去告诉我亲爹!”

    小家伙丢下十六的牵绳,一鼓作气的朝着书房跑去。

    大巫婆是谁?安婶愣怔了一下。

    听到脚步声,安婶侧头看向客厅门口,便看到了急匆匆冲进客厅来的蓝悠悠。

    “大太太?您……您回来了?”

    想来林诺口中的大巫婆,便是蓝悠悠无疑了。

    “安婶,团团呢?团团在哪儿?”

    “团团……跟她莫爷爷在后院里修剪花草呢。”

    安婶话声未闭,蓝悠悠便朝后院冲了过去。

    “团团……团团……”

    听到这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正采着小花编着花环的封团团抬起头来,一别大半个月的妈咪蓝悠悠便映入了她的眼眸。

    小可爱愕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双眼。

    找了这么久的妈咪,竟然自己主动回来了!

    “团团……我是mama啊……你不认识mama了吗?”

    “mama……”

    小可爱这才带着哭腔朝蓝悠悠跑了过来,飞扑在了她的怀里。

    “mama,你怎么才回来,团团很想很想你……”

    “mama也很想很想团团!”

    在晨曦的映衬之下,母女俩抱头痛哭的模样,还是挺让人怜悯的。

    再如何的嚣张跋扈,终究也只不过是个想念自己女儿的母亲!

    ******

    刚被凶出的林诺小朋友,又呼哧呼哧的跑了回来。

    “亲爹……亲爹……不好了,大巫婆回来了!”

    “大巫婆是谁?”

    封行朗微微蹙眉,听起来有些明知故问的意味。

    “还能有谁,蓝悠悠呗!鼻涕虫的mama!”

    在潜移默化之中,林诺小朋友已经将蓝悠悠烙印上了‘巫婆’的标签。

    雪落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这简直就是连环套啊!上一件揪心事儿还没有了结,这下一桩便接踵而至了!

    这严邦绑架诺诺的事儿还没消停,蓝悠悠又冷不丁的回到了封家?

    蓝悠悠这一次回来封家又想怎么折腾?

    雪落的心再也无法平静。

    就像心湖里被丢进去了一颗滚烫的石头,不但搅动起惊涛,而且还炙灼着雪落的心房。

    “她回来干什么?”

    封行朗像似自言自语般的喃问一声。

    “不知道!估计是回来看她的鼻涕虫吧!”

    小家伙气喘吁吁的说道。

    一边说,还一边侧头朝书房外面张望,“亲爹,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

    封行朗淡清清的笑了笑,“不怎么办!不是还有你大伯在吗,他会处理的!”

    “大伯跟大巫婆是一伙儿的!他们跟鼻涕虫是一家人!”

    小家伙有些急切的想表达着什么。

    看着急燥中的儿子,封行朗朝小东西勾了一下手,“乖儿子,到亲爹这里来!告诉亲爹,你在害怕什么?”

    林诺微愣了一下,“我才不怕大巫婆呢!只是她老想着害我和亲亲妈咪,很讨厌她的!”

    “诺诺,不许乱说话!蓝悠悠可是你的伯母!”

    雪落温斥了儿子一句。

    “是也没用!我才不会叫她呢!”小家伙哼哼一声。

    “讨厌她是么?那好,亲爹想办法把她赶走就是了!”

    “赶走她?那大伯和鼻涕虫呢?”小家伙怔怔的问。

    “怎么,你该不会是想让亲爹连自己的大哥和侄女也一起赶走吧?!”

    “大伯和鼻涕虫嘛,我还是可以勉强接受他们的了……”

    “成交!亲爹负责把大巫婆赶走!”

    父子俩在短暂的时间里,便达成了一件让雪落惊艳的口头协议。

    这个男人真会赶走蓝悠悠吗?

    拭目以待吧!

    “可万一大巫婆一直赖着不肯走,怎么办?”

    林诺问出了心头的疑虑。这也是雪落想知道的。

    “亲爹自有亲爹的办法!乖儿子稍安勿躁!”

    这话承诺给亲儿子听的,也是承诺给雪落听的。封行朗能看出妻子面容上所呈现出来的不安心绪。

    从书桌的北窗口,可以看到后院落正抱头痛哭中的母女。

    小家伙踮着脚张望着,“大巫婆正抱着鼻涕虫哭呢!”

    雪落回过头来,看到了本不愿意去看的人。种种的磨难和屈辱一股脑的涌上心头,雪落感觉到自己的心又被揪了起来。

    这是她的心结,或许今生今世都化解不开了。

    等封行朗输液结束,雪落帮他整理好衣物,“行朗,我有点儿不舒服,先上楼去休息了。”

    “瞧瞧,大巫婆都把我妈咪气得不舒服了!亲爹,你赶紧的出手啊!别又磨磨蹭蹭的!”

    小家伙走上前来牵过妈咪雪落的手,“妈咪,不怕的!有亲亲儿子在呢!”

    雪落刚从封行朗的躺椅边起身,便被男人将手腕捞在了掌心里。

    “陪老公和孩子去餐厅吃早点吧!”

    雪落默了一下,想从男人掌心里将手抽之开来,却没能如愿。

    “对了妈咪,我们还没吃早点呢!亲儿子都饿得走不动路了,你也很饿吧?”

    一左一右被两个男人牵着手,雪落微微轻吁出一口浊气。

    她知道丈夫意欲为何!

    也对!自己为什么要回避蓝悠悠呢?该理亏、该愧疚的人是她!

    ******

    封立昕冲下楼的时候,蓝悠悠正抱着怀里的女儿母女情深的亲昵着。

    原本责备和盘问的言语,在看到女儿享受到母爱的这一刻,又吞咽在了喉咙里。

    女儿才4岁多,正该是被父母呵护在手掌心里的时候。

    可自己却没能给女儿最基本的爱护,让女儿饱受着对母爱的渴求。

    女儿的泪水,是封立昕最不愿意去看到的。

    “蓝悠悠,你还回来干什么?”

    封立昕还是忍不住的责问一声。

    蓝悠悠抬起头来,一张微带病态惨白的面容上有些愕然,她这么看着眼前呵斥自己的男人。

    良久才缓声嘶哑的喃了一句:“我想女儿了!”

    “papa,不要吼我mama了好不好?mama会被你凶走的!”

    小可爱的眼眸里闪动着泪花儿,紧紧的用一双小手臂勾着蓝悠悠的脖子,似乎在害怕得而复失。

    “走了最好!”

    封立昕厉吼一声,因为声带的原因,他的声音有些破腔。

    “蓝悠悠,你还回来干什么啊?你想走就走,想回就回,你考虑过我跟女儿的感受么?她才4岁,经不起你这样肆意妄为的离家出走!”

    面对封立昕的怒斥,蓝悠悠静默着。

    一身灰色的亚麻裙,看起来有好几天没清洗过了;头发也有些粘腻,还有些畏光,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沉闷。

    “papa不要再凶我mama了!”

    “安婶,去把团团抱走!我有话跟蓝悠悠说!”

    “不要!团团要自己的mama……你不要赶她走!”

    封团团紧紧的抱着蓝悠悠,在下一秒便嚎啕大哭了起来。

    终究,封立昕还是心软了。

    看着在蓝悠悠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儿,他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整个封家客厅,因为封团团的痛哭声,而衬托得无比的凄凉。

    蓝悠悠一直沉默着,缓慢着动作给女儿擦拭着滚落在小脸蛋上的泪水。

    或许,她此时无声胜有声!

    只是这样的动作,就很好的表达了她想说的一切:她的女儿离不开她这个唯一的亲生母亲!

    她的母爱,是任何女人也代替不了的!

    雪落推着轮椅上的丈夫封行朗走出书房,朝客厅里的蓝悠悠一步一步的走近过来。

    像是一场心灵上的考验和历险!

    好在男人一直握着她一只手的手背。似乎在传导她以能量。

    雪落看清了沙发上坐着的蓝悠悠。

    应该说是颓废又落寂,而且还有些邋遢的蓝悠悠。

    看来她这些天也混得不怎么样啊!少了平日里那种不言自傲的精神劲头!

    “大巫婆,现在连我大伯都不欢迎你,你还是赶紧的走吧!”

    林诺小朋友冲着蓝悠悠咋咋呼呼的嚷嚷了起来。

    “诺诺哥哥,不要赶走我mama好不好?我mama会变好的!”

    “才不信呢!不赶走她,她又要留下害人了!”

    在林诺小朋友面前,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

    跳过嚷嚷直叫中的小家伙,蓝悠悠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封行朗。

    看着他受伤了左腿,似乎微微怔惊了一下。

    “封行朗,你的腿……”

    看来,那个人说的都是真实的。他果然已经开始下手了。

    而且下的还是狠手!

    “很惊讶?”

    封行朗淡淡的笑了笑,“按理来说,你不应该惊讶才对!难道这不是出于你的谋划之中吗?”

    蓝悠悠苦涩的咬了咬自己的唇,“封行朗,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

    “用不着单独了!这里没有外人!他们都是我封行朗今生的挚亲之人!”

    封行朗直言拒绝了蓝悠悠提出的要求。

    蓝悠悠低垂下了头,抚了抚胳膊上被绳索勒得淤青的伤痕。

    “那个人说……游戏才刚刚开始!”

    “哪个人?”

    封行朗厉声紧问。

    “一个带着v字仇杀面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