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35章 胎动

第935章 胎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35章 胎动

    并不是一个月黑风高夜,可袁朵朵却走出了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的效果出来了!

    双胞胎的身孕,完全没有影响到她的动作,一路生风的朝白默的三楼主卧室小跑而来。

    抬头刚要叩门,却发现房间的门只是虚掩。并透出一缕柔和的光亮来。

    门口的袁朵朵忍不住倒吸了一口紧张之气:自己真要进去吗?

    这万一……

    应该不会有什么万一吧!

    想必白默对她这个肚子上扣着一个蓝球的短腿汪也不会感兴趣的!

    退一万步,袁朵朵做最坏的打算:挺多也就被白默那个祸害弹几下肚子罢了!

    再说了,自己不是还长着两只手么?如果白默敢乱来,她就代表正义揍他一顿!

    “白默……白默……我是袁朵朵……我能进来吗?”

    房间里并没有传来白默答应的声音。

    难道不在?

    不可能啊!她明明看到他那招风惹眼的玛莎拉蒂在车库里停着。而且在白老爷子喝安神羹汤入睡之前,他还进去打过招呼的。

    偌大的房间里,一片烟灰色的冷色调,到是跟白默那不着调的性子有些格格不入。

    卧室里看着灯,而且庥头的手机和钱包都在。

    看起来鼓鼓的钱包,据目测里面应该不少于一万的现金。

    洗手间里传出流水的响动……难道是白默那祸害在沐浴更衣?

    袁朵朵莫名的就紧张了起来:白默沐浴更衣……他想要干什么?会不会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

    低头瞄了一眼自己臃肿的身形,袁朵朵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袁花痴啊袁花痴,你又多想了不是?人家都说你是肚皮上扣着蓝球的短腿汪了!

    可不管怎么样,这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的,还是小心为上比较好!

    即便白默对自己没有非分之想,可要是被他玩心大起没轻没重的弹几下肚子,也是要不得的!

    不尴尬,不屈辱么?

    袁朵朵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白默的钱包上。

    像那种偷拿别人钱财的事儿,袁朵朵根本就不削去做!

    但是,要是拿回自己应得的劳动报酬,那岂不是理所当然的?

    袁朵朵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还是可行的!

    自己不拿多,就拿……一千块!

    那可是白默亲口承认过自己的:只要她晚上敢来他的卧室拿钱,就翻倍一千块!

    朝洗手间方向瞄看了一眼后,袁朵朵拖挪着小碎步朝床头的钱包君走去。

    在白公馆里两三个月的养尊处优,让袁朵朵的皮肤变得格外的白皙光洁。这不得不归功于白公馆里那超丰盛营养的伙食。

    白皙饱满的手刚刚触碰到白默丢在床头的钱包,身后便传来诡厉的呵斥声。

    “袁朵朵,你想干什么?”

    “……白默,你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啊?会吓死人的!”

    袁朵朵慌神的立刻将手缩了回来;要不是她胆子还算大,真会被白默吓掉半条命的。

    “是你自己心虚!鬼鬼祟祟的。”

    白默横着四肢,慵懒的躺在他那超弹的kingsize庥上,然后微眯着眼眸,像扫描仪一样在袁朵朵的身上扫上又扫下。

    不穿衣物的白默,还是很有肉的;并不是那种膘状肉,而是白皙精健的栗状肌肉。

    肌肉线条不突兀,相当的具有柔和之美!

    腰际只裹着一条浴巾的白默,看得袁朵朵一阵脸红心跳。

    要不是自卑心作祟,以袁朵朵曾经的豪迈,一定会吃了白默这种鲜肉男的!

    好吧,自己从来就没有豪迈过好不好!

    “白……白默,我……我是来拿……拿钱的!我洗车的劳动所得!”

    自己的牙齿在打什么颤呢?

    袁朵朵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结巴得快说不出话来了!

    袁朵机实在不明白,自己紧张个什么劲儿?又害臊个什么劲儿呢?

    “好啊。”

    没想到白默竟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探过一条长臂,白默将床头的钱包捞在了自己的手里,并从里面取出了一沓钱。

    封条还在,应该是一万整。

    这祸害难不成是想大发慈悲给自己一万?

    看在钱的份儿上,袁朵朵冷静了不少。

    白默拿着那一万块钱在手里颠上颠下的,似乎在吸引着袁朵朵。

    “这长夜漫漫的……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要是你赢了,这些钱都归你!”

    “……”袁朵朵就知道白默这个祸害没那么好的心眼儿。

    想从他个祸害手里痛痛快快的拿钱,门儿都没有!

    “太晚了,我要回屋休息去了。我只要拿我应得的一千块钱!”

    虽说袁朵朵很贪心,但与虎谋皮的事儿,并不适合她这个没心机的准傻妈咪。

    都说一孕傻三年,自己怀的是双胞胎,那岂不是要傻上加傻!

    “扫什么兴呢!这一万块钱够你替我擦二十次车了……这么难得的机会,难道你想白白就这么放弃了?”

    白默的每一句话都带上了勾诱。

    袁朵朵的确很需要钱。前些天,她在全球购上看到一款为双胞胎量身定做的智能婴儿手推车,要一千多美元,差不多八千多人民币。

    袁朵朵很想买了它,但却囊中羞涩。

    有了这一万块,那个双胞胎智能婴儿手推车就有着落了。

    可袁朵朵也知道,吸引与冒险并存!

    “白默,你想让我陪你玩什么游戏?”

    看来是吸引占了上风,袁朵朵决定为了一双孩子的婴儿手推车铤而走险一回。

    “玩……划拳脫衣服的游戏!”

    “我……呸!”

    袁朵朵本能的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大肚子,“白默,你混蛋!”

    “我x!又不是让你卖一身!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啊!再说了,就你那肥滚滚的身材,卖谁谁要啊!你只要卖艺就行了!”

    “卖艺?卖什么艺?”

    袁朵朵皱起了一张脸,“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这个孕妇跳舞给你看吧?”

    “得了吧!就你肥得跟蚕蛹似的,我还怕你吓着我呢!”

    随后,白默俯身过来,眼眸里泛起了狡黠之光,“袁朵朵,既然你不肯脫,又不肯卖……你赢了我付你一千块,你要是输了,就给弹一下肚子,怎么样?”

    “……”

    我的个神呢,白贱人拐弯抹角的跟自己说了这么一大堆,原来还是想弹她的肚子啊?

    袁朵朵就搞不懂了:白默这个祸害究竟有什么样的嗜好,竟然老想着弹她的肚子?

    “白默,弹我肚子你是觉得好玩呢?还是想用这样的机会来羞辱我?”

    袁朵朵问得很直接,也很锐利。

    “好玩啊!”

    白默不假思索,“我就是好奇:这孩子呆在你肚子里……它们闷不闷?”

    “……”这奇葩的想法,袁朵朵简直无语凝噎。

    三分钟后,他们口头上成交了:袁朵朵输了,给白默弹一下肚子(不超过两牛顿的力气);要是白默输了,付给袁朵朵现金一千块!

    也只有袁朵朵和白默这类人,才能想出如此‘志同道合’的玩法,而且还一拍即合。

    也算是臭味相投的另类典范吧!

    袁朵朵随即爬上了庥,讨价还价之后,两人玩起了剪刀石头布。

    这古老又简单(弱智)的玩法,袁朵朵可是鼻祖级的。要知道在福利院,她几乎是无敌手。

    一局,三回两胜算赢!

    头一局,袁朵朵以两胜领先结束;并成功的从白默的手上拿到了一千元的擦车劳务费。

    第二局,还是袁朵朵胜;

    第三局,依旧是袁朵朵赢了……

    看着到手的三千粉红人民币,袁朵朵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啊!

    看着白默那抓耳挠腮的样子,袁朵朵好不得意,就快忘形了。

    早知道赚钱这么容易,还去帮这个祸害洗什么车啊!

    可第四局,袁朵朵竟然输了。

    看着白默那张不怀好意的嘿笑模样,袁朵朵禁不住哆嗦了一下。

    “来吧袁小强,快让本公子弹弹你的大肚子……”

    白默的手早就痒得不行了。他也并不是非要弹袁朵朵的肚子,只是实在好奇女人的孕育过程。

    “那……那你轻点儿!要是你敢对我下重手,我一定告诉爷爷,让他罚你跪三个月出不了门!”

    袁朵朵警告着白默,却还是不敢,也舍不得将自己的孕肚送上前来给白默弹。

    这肚子里可是他白默的亲生骨肉,在做了n次的排畸检查正常之后,袁朵朵别提有多高兴了。

    虽说高兴了,可她还是有那么点儿小紧张和小担心;这会一直伴随着她平安的生下两个宝宝亲眼看到它们是健健康康,不缺胳膊少腿,她才能最终安心!

    “我不弹它们,只是摸一下它们,总可以了吧?”

    在白默看来,摸一下肚子里的宝宝,要比弹它们一下更实惠。

    毕竟手掌要比手指接触的面积大上很多!

    不等袁朵朵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白默的手便覆盖了上来。

    那是掌心温和的贴合,没有半点儿冒犯的成分,有的只是对新生命的好奇和感叹。

    袁朵朵一下子就僵化掉了!

    “哈哈哈哈……我摸到它们了……紧绷绷的……它们挤在一起不难受吗?”

    白默是一天天看着袁朵朵的肚子大起来的,还时不时的伸出咸之猪手趁她不注意时快速的摸它们一下,然后就逃之夭夭。

    “啊……啊……”

    突然,袁朵朵大叫了起来。着实把白默吓了一大跳。

    “袁朵朵,你鬼叫个什么劲儿啊?我这还没弹它们呢!你别想陷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