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30章 我不咬你!

第930章 我不咬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30章 我不咬你!

    虽说是炎炎夏日,但袁朵朵一直把自己的肚子保护并掩藏得很好。

    大部分的情况下,她都会穿着宽松的韩版上衣,能遮盖肚子的那种。加上她本生属于精健型的女人,所以也不太看得出孕肚的真正月份。

    但此时此刻,袁朵朵相当卖力的在给白默精洗着他的玛莎拉蒂。虽说只有市场价的八折,但袁朵朵也要保证清洗的洁净度也要跟得上。

    所以袁朵朵洗得格外认真。她要赶在白默起庥前把他的车洗好,这样才能顺利的去向他拿自己的劳动报酬。

    袁朵朵并没有注意到正向她行注目礼的秦医生。

    秦医生之所以盯着袁朵朵的肚子看,并不是说秦医生是个好色之流,趁机占袁朵朵的便宜;或许是做医生的敏感,让他觉得袁朵朵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

    至于哪方面不同寻常,秦医生一时也说不上。

    原本想跟袁朵朵打个招呼的,可看到袁朵朵半趴在地砖上清洗轮毂,担心她起身弯腰的不方便,秦医生便维持着沉默从她身边走过。

    五分钟后,白管家再一次的过来催喊正埋头苦干中的袁朵朵。

    “朵朵,快别洗了!老爷子已经醒了,正找你呢!”

    “白管家,你先伺候爷爷吃早餐吧。我这儿一会就好!”

    “朵朵,你这是何苦呢?缺钱用不好意思跟老爷子说,跟我说也行啊!你一个孕妇,做这么累这么脏的活儿,都不合适啊!”

    白管家有些弄不明白袁朵朵是怎么想的。都是白老爷子的干孙女了,又获赠了商业街的产权,可以说母子三人完全衣食无忧了,怎么还自降身份的干起了这种体力活儿?

    而目的竟然是为了向默少爷付那八折的劳动报酬!

    真搞不懂这些年青人是怎么样的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

    原本,白管家跟白老爷子一样,也想撮合着自家少爷和袁朵朵一起的;可自从袁朵朵怀了别人的孩子之后,白管家就打消了这个想念!

    虽说袁朵朵做的是试管婴儿,跟别的男人没有身体之上的接触;但白家在申城可是名门望族,而且默少爷又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又怎么会帮别人家养孩子呢!

    “白管家,您别管我了,您快去伺候爷爷用早餐吧。我就当运动呢!”

    袁朵朵微喘着粗气催促着白管家回屋去。

    这都擦了大半了,就快大功告成票子到手,袁朵朵又怎么会中途放弃呢!

    “那你小点儿心!别磕着碰着!”

    见袁朵朵执意要擦车,白管家也阻止不了,便摇了摇头离开了。总不能上前去跟她一个孕妇抢手里的擦车布吧。

    又过了十来分钟,就在袁朵朵做最后一次全车检查的时候,白默怒如一头藏獒似的冲了过来。

    自从白小野老死之后,白默便没再继续养大型的獒犬。

    “袁朵朵,你弄我车干什么?”

    白默朝正关车门的袁朵朵嚷叫道。

    那声嘶力竭的怒吼声,真够震耳欲聋的;好在袁朵朵已经适应了,会提前提防白默突然的发癫。

    “你在帮你洗车啊!昨晚不是都已经谈好的么,我帮你精洗,你只要付我市场价的八折劳务费就行了!洁净度完全经得起你审核!”

    袁朵朵朝白默伸去了付劳动报酬的手。虽说有那么点儿难为情,可为了肚子里双胞胎将来的生活,袁朵朵很好的将自己的害羞细胞扼杀在了萌芽状态。

    “我呸!”

    白默对着袁朵朵的手心喷了一口,“谁答应你替我洗车了?还八折呢,你也不害臊!看看你这臃肿的样儿,还想学人家身材妙曼的比基妮小妞精洗车?”

    “哦……原来你三天两头乐此不疲的在外面洗车,是看‘色’去了吧?”

    “是又怎么样?你管得着吗!”

    白默赏了袁朵朵一记白眼:“瞧瞧你,肥得跟头短腿汪似的,肚子上像扣了个蓝球,开着你洗的车,能舒服吗?”

    白默的目光,从袁朵朵高高隆起的孕肚扫过,落在孕肚之上的某个地方时,却不自控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喷水枪打湿了袁朵朵的韩版上衣,勾勒出她已经四个多月的身孕;与此同时,也勾勒出了其它的玲珑好身型。或许是怀孕的缘故,袁朵朵那里看起来格外的饱满……

    “谁洗车不是洗啊!只要把车洗干净了就行!至少五百块!白默,你别想耍赖!”

    其实白默这么说自己,袁朵朵还是挺伤感的。但原本就坚韧的袁朵朵,更因为自己准妈妈的身份,已经是无坚不摧了!

    自尊重要吗?

    挺重要的!

    但在能够给肚子里的双胞胎宝贝买尿不湿等等之类生活用品的金钱面前,那就可以靠边了!

    为了能平安的生下肚子里的双胞胎,袁朵朵边命都豁出去了,还要自尊做什么!

    当时的白默,被袁朵朵这么一吼一骂,手又开始犯贱作痒了起来。

    “想要五百块钱呢,也不是不可以……”

    随之,白默的笑容便猥琐了起来,“把你的大肚子让我弹一弹!弹一下一百块!弹五下,就给你五百块!怎么样,这可是无本生利的买卖!”

    这个贱人呢!

    怎么满脑子都装着又贱又恶又劣的脏思想呢!

    说实在的,袁朵朵那一秒真想把手中的擦车布狠狠的朝白默那张玩世不恭的俊脸上砸过去,但她还是忍住了。

    擦车已经消耗了她不少的体力,加上早饭还没来得及吃,起大早就给这个祸害洗车,却落了个被讥讽被嘲笑的下场!

    “姓白的,洗车的这五百块钱,你不给也得给,给也得给!”

    袁朵朵一字一顿的笃然说道。

    “呵!呵呵!小爷我就不给,难道你还敢咬我不成?”

    白默笑得更加的纨绔,那痞气的模样根本就没把一个身怀四个月多的袁朵朵放在眼里。

    “放心吧,我不咬你!咬你还怕弄脏我的嘴巴呢!”

    袁朵朵将擦车布丢在了引擎盖上,“我去找个更合适的人来咬你!而且咬了你,你连还口的机会都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