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29章 隆起的肚子

第929章 隆起的肚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29章 隆起的肚子

    虽说林诺小朋友已经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封家,回到了亲爹亲妈的怀抱里,但这一事件所带来的恶劣影响和后遗症,还在持续发酵着。

    严邦跟河屯各执一词。

    一个说,是河屯利用亲孙子十五挑拨他跟封行朗的关系,从而嫁祸于他,并杀之而后快;

    一个说,严邦掳走十五,就是为了利用十五打击报复他河屯!因为人最终是从他严邦的御龙城里找到的,人证、物证,以及动机都确凿!

    而封行朗,想要让自己的妻儿过上平静安稳的生活,也必须彻查下去。不仅仅为妻儿这么多天的担惊受怕,也为自己断了的腿!

    从儿子林诺嘴巴里得到的线索,首先证明了邢八没有撒谎;但同时也说明这个v脸面具跟严邦是一伙的可能性极底。

    但无论是严邦还是河屯,都把锋利的矛头指向了对方!

    妻子雪落这些天变得沉默寡言了很多。虽说把他们父子俩照顾得体贴入微,也没有对河屯或是严邦所有埋怨,但封行朗看得出来:妻子对河屯和严邦都怀有了不满的情绪!

    要安慰妻子,就必须找出制造这一系列事端的罪魁祸首!

    只是推理,还不能解决全部的问题;可断了腿的封行朗又行动不便……

    拿起手机的封行朗,又缓缓的放了回去,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无人可用!

    寻思片刻,封行朗微微的浅吁出一口浊气,将电话打给了叶时年。

    有些意外,叶时年的手机竟然没能打通。

    雪落将一盒刚做好的芒果酥饼放在了男人的手边,还有一杯温好的牛奶。

    女人随后蹲身在男人的轮椅边,在查看他的伤腿。

    轮椅上的封行朗,静静的看着心疼自己的女人;女人虽然不说话,但他能够感受到她浓浓的惜爱和心疼。

    封行朗将手探了过去,将骨节分明的手指缠进女人的长发里,挑起一缕青丝,缠在指间把玩着。

    雪落很温顺,任由男人玩着自己的长发。

    “老婆,我们带着诺诺一起出国玩几天吧?”

    男人的声音温温的,听着让人舒耳。

    “你的腿都伤成这样了,还想乱跑什么啊!”

    雪落从洗手间时端来了一盆温水,并用小手巾沾了一些水,给男人擦拭着伤腿的脚面和脚底。

    “正好出国养腿啊!申城的雾霾这么重,想出去透透气。”

    封行朗倾身过来,用鼻间蹭着女人的脸颊,满是讨欢的意味儿:“陪陪老公呗。”

    “不是不陪你去,我担心你的腿……”

    只要陪在男人和孩子身边,去哪里雪落都是愿意的。

    “放心吧,你老公这么健壮,这点儿小伤小case!”

    男人抿住女人的耳垂,顽劣的扯咬了一下,吹得雪落满脖的热气,一阵微微的怕痒打颤。

    “我得先问一下医生,在确信你的伤腿不会受二次影响之后,才会考虑陪你出国的!”

    女人将一块芒果酥饼喂进了男人的嘴里。

    嚼着嚼着,封行朗的脸便变了色,“林雪落,你给我擦脚的手洗过没有啊?”

    “我都没有嫌弃你的臭脚丫子,你到嫌弃起我来了?!”

    女人娇哼一声,索性又喂了男人一块酥饼,“必须乖乖吃掉!要不然,另请高明回来伺候你得了!”

    ******

    袁朵朵最害怕、最恐慌的,就是坐吃山空!

    为了还贷那套小屋,袁朵朵几乎没什么存款。虽说手里还有七八万跟雪落借的钱可以用来生养和生养之后的短期开销,但袁朵朵难免会为了将来的长久之路冥思苦想。

    白老爷子给的商业街地产,她是不会动用的。她只想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来养活自己,养活两个即将出世的孩子!

    到也不是袁朵朵矫情着想死扛,只是这样会让她从内心深处感觉到踏实。

    去舞蹈培训中心跳舞做培训来赚钱,显然不适合她这个孕妇了。

    袁朵朵暂时想到了两个赚钱方式。

    第一个是做当今最红火的网络直播,教孕妇们练习孕妇瑜伽。一来健身,一来也方便生产。

    可china的国情注定了大部分的孕妇会被当成大熊猫一样的保护在家里,走走路锻炼就已经可以了,什么孕妇瑜伽,那是想都不要想的。所以推广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再说了,孕妇很多都被限制了跟电子产品打交道的。就更不可能守在屏幕前了。

    第二种赚钱方式很直接:就是替白家太子爷白默洗车!

    在外面,精洗一次至少800!

    袁朵朵觉得这是一个快速赚钱的好机会。

    昨天白默回来的时候,袁朵朵跟他提起过这件事儿,酒气微醺的白默只是哼哼了两声,也不知道是默许了,还是同意了。

    白公馆有专门的洗车房,而且洗车的工具一应俱全。

    但白默就是騷包着喜欢在外面洗车。

    白老爷子起身出来的时候,没能看到每天来给他问早安,陪他看报的袁朵朵,难免有些空落。

    “老白,朵朵呢?是不是又回去了?”

    这段时间里,袁朵朵是回去过小公寓几次,但每次不到24小时,准又被白老爷子派人给接回白公馆。

    毕竟袁朵朵是个孕妇,而且还怀的是双胞胎,一个人住在巴掌大的小公寓里,没亲没故的,白老爷子着实不放心。

    再说了,家大业大的白公馆也不差袁朵朵一口饭吃。

    “没有,朵朵在车房给默少爷洗车呢!”

    “什么?给默小子洗车?”

    白老爷子怒了起来,“这个混小子,竟然让一个孕妇帮他洗车?有他这么糟贱人的吗!”

    “不是不是,老爷子,您误会了!昨晚我听到朵朵主动说要有偿帮少爷洗车的。”

    “有偿?什么意思?”

    “朵朵好像说要按市场价的八折收费。”

    “这不胡闹嘛!”

    ***

    今天是白老爷子例行全面检查身体的日子。所以私家医生便早早的赶来了白公馆。

    便看到了正洗车的袁朵朵。

    秦医生的目光落在了袁朵朵的肚子上。

    因为宽松的韩版上衣被喷水枪打湿,便显现出了那高高隆起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