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27章 贼贼的

第927章 贼贼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27章 贼贼的

    不单单是妻子雪落,还有河屯及他的众义子们,也把诺诺的这次失踪归罪在了严邦的身上!

    邢八在拘押室里亲眼看到诺诺;而邢十四也是在御龙城里找回小东西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跟严邦脫不了干系!

    看着庥上睡得沉沉的儿子,封行朗英挺的眉宇轻蹙着。

    “行朗,诺诺怎么还没醒啊?要不要送去医院?”

    担心一直只是酣睡中的儿子,当妈的雪落怎么也放不下心来。

    “不用的。再过一两个小时,诺诺会自己醒来的。别太担心了!”

    感受到女人的忡忡忧心,男人握过女人的手,分担着她的焦虑。

    就这么相互偎依着静看酣睡中的孩子!

    “行朗,你腿还伤着呢,快去休息吧。我守着诺诺,等他一醒,我就喊你。”

    女人心疼自己的孩子,也心疼受伤中的男人。

    “我不累,也不困!就这么抱着你陪着孩子……比什么药都管用!”

    男人的话,让雪落心生温爱的涟漪。她抱过男人,让他更舒服的枕在自己的怀里。

    “行朗,诺诺没事儿吧?醒了没?”

    在接到莫管家的电话之后,封立昕便从警察局里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

    便看到女儿封团团踮着脚站在封家别墅的院落里,朝着小区入口的方向翘首以盼着。

    小可爱深深的知道: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最最疼爱她的,就是papa封立昕了!

    看到消失了十多天的女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怀中,封立昕几乎是泣不成声。

    跟女儿亲昵了一会儿后,又问清楚了一些情况,封立昕便上楼来看望侄儿林诺。还有腿部受伤的弟弟封行朗。

    “哥?你回来了,看到团团了没有?她一直等着你呢。”

    “看到了……行朗,谢谢你。”

    封立昕由衷的感谢着再一次帮他将女儿找回来的封行朗。

    “一家人用不着这么客套见外。”

    “诺诺怎么样了?还睡着?”

    “嗯,被喂了些含安眠成分的东西。估计一会儿就能醒了。”

    “哦……那就好。”

    封行朗回眸看了一眼这些天憔悴许多的大哥封立昕,“怎么没跟亲闺女好好腻歪腻歪?”

    “团团在楼下跟安婶一起给诺诺哥哥做点心呢。她就诺诺哥哥一醒来就能吃到她做的点心了!”

    “团团这小东西……是越来越会甜人了!”

    封行朗微微一笑,“也不枉我这个叔爸历尽‘千误会’、‘万黑锅’的把她给造出来!”

    “团团一定会感谢你这个叔爸的!”

    封立昕的声音有些嘶哑,听不太清晰,但却说得格外的用力。

    “大哥,你去楼下陪团团吧。她十多天没见着你,一定想你想狠了。诺诺一醒,我就带他下楼吃团团妹妹做的点心。”

    既然儿子已经回来了,误会也解开了,雪落当然希望一家人能够和和睦睦的生活。

    “好的,那我先下楼了。”

    封立昕应声离开。不想打扰封行朗一家的团聚。

    ******

    又酣睡了一个多小时后,小家伙才睁开了迷蒙的睡眼。

    其实是睁不开的,但听到亲亲妈咪的呼唤声,小家伙很用力的才把眼睛完全睁开。

    “妈咪!”

    林诺扑进了妈咪雪落的怀里,各种的蹭亲,各种的撒娇。

    “妈咪,有没有很想很想亲亲儿子?”

    “想……都快把妈咪给担心疯了!”

    雪落不想在儿子面前落泪,可还是忍不住泪眼婆娑了起来。

    “儿子也好想好想亲亲妈咪!”

    林诺紧紧的拥抱住妈咪雪落的颈脖,撒娇般的亲昵着,“一直担心大坏蛋会把妈咪也给抓过去。”

    “就只知道跟妈咪亲亲,混蛋亲爹会很失落的!”

    看着母子俩这般的亲昵,封行朗的心像是被慰烫了一样。

    “爹地!”

    小家伙转扑进亲爹封行朗的怀中。

    这一声‘爹地’,带上了童真,带上了撒娇,带上了多日不见的深深想念。

    “乖儿子……你真是亲爹的命啊!”

    封行朗紧紧的抱着扑过来的儿子,用嘴唇凌乱的吮着小家伙的脸颊、耳朵,还有柔柔的短发。

    父子俩腻歪了好一会儿,小家伙像是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嚷叫了起来。

    “混蛋封行朗,你怎么又坐轮椅了?是不是又把腿给搞断了?你好衰哦!真没用!”

    小家伙太过直接的抨击,简直不怕他亲爹脸疼。

    要知道混蛋亲爹封行朗,还不都是为了找寻他们母子,才滚下峡谷受伤的?

    还差点儿连命都丢了!

    可为了能够寻加儿子的平安无事,一切都值得!

    “是啊……亲爹的确好衰的!没有亲亲儿子勇敢、自强!”

    封行朗再次的亲蹭着儿子的小脸,恨不得把小东西揉进自己的生命中。

    “不要跟你亲了……你的胡子扎疼亲儿子了!我要跟妈咪亲!”

    小家伙从封行朗的怀里挣扎出来,再次偎依进了妈咪软软的怀抱里。

    妈咪的怀抱,才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柔软啊!

    ******

    “乖儿子,给亲爹讲讲你这几天跟大坏蛋斗智斗勇的英雄故事吧!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头?”

    晚餐过后,封行朗一边输液着抗生素,一边跟怀里腻歪着的儿子闲聊着。

    “还好吧!那个鬼脸也没那么坏的!他还算义气,不伤害小孩子的!”

    小家伙用小手时不时的去触摸亲爹封行朗正输液的手背,似乎想替亲爹减少点儿疼痛。

    “那乖儿子有没有认出那个鬼脸来呢?”

    封行朗淡声继续询问着。

    很轻松的氛围,不会让小家伙感觉到任何的被逼或是审问的意味儿。

    “没有啦!那个鬼脸贼贼的……很不好对付的。”

    小家伙用手尖顺着针管的方向轻轻的滑移着,想让里面的药液流动得很快一些。

    “贼贼的?”

    封行朗慈爱的笑了笑,“你知道‘贼贼的’是什么意思吗?”

    “当然知道啊!老八跟老十二老说你贼贼的呢!”

    小家伙直言不讳道。

    “……”

    封行朗唇角微抽了一下:原来自己在邢八和邢十二的心目中,竟然是这样的评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