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23章 当傻子玩!

第923章 当傻子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23章 当傻子玩!

    邢八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想将这个棘手的问题先推给封行朗!

    河屯身边暂时已经没有可使唤的义子了;即便让邢二赶来申城,那也得是两三天后的事儿!

    还有就是:能hold得严邦的人,也只有封行朗了!

    再说了,十五是封行朗的亲儿子,他这个混蛋亲爹当然义不容辞!

    封行朗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也不管先前什么‘暗渡陈仓’的谋划了,直接‘拘押’着严邦将整个御龙城翻了个遍。

    一个多小时后,几乎找遍了御龙城的所有犄角旮旯,也能找到林诺的身影。

    “找!接着找!就算把老子的御龙城翻个底朝天也在所不惜!”

    严邦暴怒了,“但要是找不到人……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

    “严邦,我严重怀疑你把十五给转移了!”

    邢老五操着一口西班牙语腔调的中文跟严邦顶上了。

    火爆杠上火爆,那就是天雷滚滚了。

    “什么?你说我把诺小子给转移了?”

    严邦嗤声冷笑,“那老子还怀疑是河屯个狗杂碎玩上一出苦肉计来陷害老子呢!”

    河屯想要置严邦于死地,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严邦的反向怀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可我亲眼看到十五了!就在地下室里!”邢八接声。

    “呵,老子还亲眼看到你妈躺在我身之下又呻又吟呢!”

    严邦的脾气是暴躁的。加上他黑底子的出生,说出的话刺耳之极。

    “……”邢八已经无法跟粗俗的严邦交谈对质下去了。那简直就是对一个人灵魂的玷污。

    在这通低俗的谩骂中,封行朗一直维持着沉默。

    “老八,你进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沉寂了几分钟后,封行朗提出了单独跟邢八交谈。

    邢八跟邢十二耳语几句后,便跟着轮椅上的封行朗进去了一间休息室。

    “邢八,你真看到了诺诺?”

    “怎么?连你也怀疑我?”

    封行朗微微的眯上眼眸,“在诺诺没找到之前,我怀疑所有人!当然也包括你!”

    “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面对封行朗的不信任,邢八似乎恼怒了起来。

    “怎么,恼羞成怒了?”

    封行朗微微扬眉盯视过来,“邢八,你也跟了河屯这么多年,怎么这般的沉不住气?”

    “封行朗,我没时间跟你废话!我还要去找十五呢!”

    邢八冷哼一声。

    如果邢八说:他对十五的疼爱,并不比他封行朗这个亲爹少;或许封行朗肯定要不服气的!

    “以我的推测:诺诺已经不在御龙城里了!”

    邢八微怔了一下,“不可能!我早晨还看到十五的!就几个小时的时间……严邦的速度应该没这么快!”

    “把你见到诺诺的所有细节说给我听!”

    封行朗淡声道。

    “怎么,你还是不信任我?”邢八冷嗤。

    “我说过:在没找到诺诺之前,所有的人我都会怀疑!”

    “那我实在没什么跟你可说的!”

    被封行朗‘怀疑’的邢八是愠怒的。

    因为他觉得封行朗的怀疑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站住!”

    封行朗厉斥一声,“你以为你们能逃得出御龙城么?别说严邦不会放你走,我也不会放的!”

    “封行朗!”

    邢八低厉的嘶声,“没想到你竟然会有这般愚蠢的想法!你把我们困在这里,只会拖延十五所受到的伤害时间!”

    邢八越说越激动,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或许在不经意间,或许在潜移默化里,邢八早已经把十五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那你就更应该告诉我:你看到诺诺时的所有细节!”

    封行朗用上了咆哮。很有用,至少把燥意中的邢八给威慑住了。

    邢八吞咽了几下,最终还是把见到十五的过程如实的说了出来。

    “你是说:那个抱走诺诺的人戴着v字仇杀面具?”

    “是的!我亲眼所见!信不信由你!”

    封行朗默了几秒,“邢八,你不觉得奇怪:既然诺诺都说了那个v脸面具跟严邦是一伙儿的,那他为什么还要戴着一个碍事的面具呢?”

    “你什么意思?你还是在怀疑我说的假话?”

    封行朗又是几秒的沉默,“我觉得:我们所有人,包括你,包括严邦……好像都被某个人给耍弄了!”

    “封行朗,现在不是讨论是不是被人给耍弄的时候!”

    邢八提声质问,“难道你不想去找十五吗?十五可是你封行朗的亲儿子!”

    “我在严邦身上放置了监听器……他这两天所有的行为都没有涉及到有关藏匿诺诺的!”

    “封行朗,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选择相信严邦,而怀疑我跟老五和十二?又或是我义父?”

    邢八的气息急促了起来,“我义父可是十五的亲爷爷啊!他怎么可能会利用自己的亲孙子当筹码去陷害嫁祸严邦呢?!”

    “邢八,你冷静点儿!我只是想说:那个戴v字仇杀面具的人,应该不是严邦的人!或者他背叛严邦,从而陷害严邦!”

    “说来说过,你就是想说严邦是清白的?!”

    邢八冷笑一声,讽刺道:“你跟严邦,还真它妈是一对好基友呢!!”

    “……”封行朗很想打人。

    彼此静默了十几秒后,邢八似乎冷静了不少。

    “从十五当时的状态来看:他应该是刚刚睡醒,还吃了烩面和鲜虾之类的食物……也就是说,他昨晚应该是睡在御龙城里的。而且从他逃跑时发出的声音来判断,他被软禁的地方就在我拘押室的附近!”

    “带我去地下室!”

    封行朗沉声,“如果昨晚诺诺呆过地下室,就一定会找到蛛丝马迹。”

    ******

    三十分钟后,拘押室隔壁储藏间里面的小暗室被砸了开来。

    封行朗发现了吃剩下的意式烩面餐盘,还有一张简易的弹簧庥。

    正如邢八所说的那样:小家伙昨晚果真被藏匿在了这里!

    “严邦,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邢十二冲了过来,用匕首抵在了严邦的颈脖上;与此同时,豹头带人包围了整个地下室。双方对峙着,一触即发。

    “呵,呵呵!”

    严邦冷笑了几声,“你们它妈的想陷害我,还真够处心积虑、大费周章的啊!连道具都带上全套的了!”

    “快把十五交出来!”邢八厉吼。

    “交你妈个x啊!”

    严邦怒骂,随后又诅咒起了自己:“老子要真藏了诺小子,就它妈的不得好死!”

    “你还想狡辩?我都亲眼看到了!”

    邢八一拳砸在了严邦的腹处。

    “豹头,如果老子今天有什么不测,记住了:除了封二爷之外,其它的牲口统统杀无赦!”

    “知道了邦哥!”

    一连声的“咔哒”响,那是给枪上膛的声音。

    封行朗深呼吸再深呼吸,“十二,把刀放下!”

    邢十二没动,依旧用匕首抵着严邦的颈脖;面对那么多的枪,严邦显然成了他们最好的人肉盾牌。

    “邢十二,老子让你把刀放下,你耳朵聋了?”

    在不经意间,封行朗使唤起邢十二他们已经得心应口了。

    或许吼叫中的封行朗忽视了一点:邢十二他们是河屯的义子,虽说会给他面子,但他们只会听命于河屯。

    “还是你想被打成马蜂窝?!”

    这间储藏室,只有一个出口。而且还被豹头带人用枪口堵得严严实实。除非邢十二他们能穿墙遁地,否则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河屯的所有义子都不是怕死之辈!但在没找到十五之前,他们都不想死,也不能死!

    封行朗的话声刚落,一把匕首在空中划过寒光,在下一秒便抵在了他的颈脖上。

    “不想让封行朗死,就统统把枪放下!然后退出去!”

    用匕首抵着封行朗颈部的,是邢八。

    在封行朗发话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想到:或许用封行朗当人质,要比严邦还有效!

    “哈哈,哈哈哈哈……”

    严邦发出一长串的豪迈长笑声,“封行朗啊封行朗,瞧见他们都是些什么货色了吧?也只有老子把你当个宝!”

    封行朗沉默是金着:儿子诺诺还没找到,可严邦的人却要跟邢十二他们火拼一场……

    究竟谁才是最后的渔翁得利者?

    “严邦,如果你不想看到封行朗死,就让你的人放下枪!”

    邢八再次厉吼道。

    豪迈大笑中的严邦立刻顿住了笑声,“你要是敢动封行朗一根毛,老子就让人把你们统统打成马蜂窝喂狗!”

    可话刚说完,严邦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被邢八给算计了。

    邢八他们是什么人?河屯的义子!

    那封行朗又是河屯的什么人?河屯的亲儿子!

    河屯的义子们想杀掉河屯的亲儿子……怎么听起来更像是在考验他严邦的智商啊?!

    严邦瞄了一眼沉默是金中的封行朗,就更加的坚信:邢八他们又想把他当傻子玩!

    封行朗显然是想配合邢八他们逃出去啊!

    “邢八,你真要杀封行朗?”

    不等邢八作答,严邦又扬声冷笑,“那还不赶紧的动手!等小菜呢!”

    “……”邢八一怔:没想到严邦竟然不吃他这一套!

    “豹头,听清楚了:要是邢八真弄死了封行朗,你们就赶紧的开枪把老子也一起打死!老子做梦都想跟封行朗死在一起!”

    “……”

    众人皆被严邦的话给惊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