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20章 像狗一样

第920章 像狗一样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20章 像狗一样

    三分钟后,两个男人停下了争执。

    瞄了一眼还是赤身的严邦,封行朗侧过头淡哼一声,“去把衣服穿上吧!”

    “不用穿!这样凉快!”

    严邦那大大咧咧的模样,毫不保留的展示着身姿的挺拔和健美。

    封行朗也懒得跟严邦就这个话题去争执什么。他喜欢凉快,那就让他凉快着好了!

    可目光却不经意间的朝他的某个受伤部位睨了过去:形状近乎完好,就不知道功能方面是不是也恢复到了能叱诧风云的状态。

    见封行朗瞄看自己,严邦索性将自己的胳膊拿开,让封行朗看个仔细。

    封行朗微咳了一声,便侧过头去。

    “豹头这个人,可信么?”封行朗言归正传的紧声问道。

    “绝对可信!他是虎坚的兄弟。”

    封行朗微微蹙眉,“严邦,你都用的什么人?又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就不奇怪你会一而再的被别人背叛利用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由我这个老大带人清剿自己的御龙城?听着怎么怪别扭的!”

    严邦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蹲在封行朗的轮椅边,大张着两条满是栗状肌肉的劲腿。

    “御龙城里,有什么你不常去的暗室,方便藏人的那种?”封行朗问。

    “这百来亩的地方,有那么多的犄角旮旯,我总不可能天天吃饱了撑着,每间房子转悠一遍吧?!不过为了诺小子,我可以将整个御龙城翻个底朝天的!”

    严邦知道林诺是封行朗的心头挚爱。爱屋及乌的严邦,自然对小家伙也是疼爱有佳的。更何况小家伙还是那般的讨人喜欢。

    “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诺诺是不是在御龙城里……我有一个不打草惊蛇的办法,需要你配合!”

    “绝对配合!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办?”

    “你把邢十二他们放进来寻找!”

    “什么?你要我引那群耗子入室?由我带人找诺小子还不行么?只要诺小子在我御龙城里,我保证帮你找到他!找不到,我拿人头见你!”

    “我要你的人头当球踢么?我必须保证诺诺平安无事!”

    封行朗言语戾气了起来。

    严邦凝眸深沉的看着封行朗,“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是河屯自导自演了这场苦肉计?目的就是为了除掉我!”

    严邦的话,让封行朗神情紧敛。

    “还是你只会相信河屯那个差点儿手刃了你这个亲儿子的混蛋爹,都不愿意相信跟你出生入死了十多年的兄弟?”

    严邦满眸的愤怒中,似乎又染着淡淡的凄凉之意。

    因为封行朗所做的这个决定,就是对他严邦的不认可!

    “严邦,你咋咋嚷嚷个什么劲儿?老子要是不信任你,能给你摊牌么?”

    封行朗提息斥声,“为了诺诺,为了我,只是把邢十二放进来找人,怎么就伤到你的自尊了?”

    看到封行朗那张心切爱子而染怒的脸,严邦突然就松了口。

    “那好吧!我从了你还不行么?老子整个人都可以是你的,别说一个区区的御龙城了!”

    嘴巴上这样应好,不代表严邦的内心没有自己的想法。

    想让邢十二他们进来御龙城找孩子,完全可以!

    但他严邦只同意放他们进来,并没有说同意放他们出去……

    只要进了他的御龙城,如果再找不到诺小子,那就不是他们能想来就来,想出就能出的了!

    ******

    雪落几乎是彻夜未眠。

    儿子不在自己身边,她又怎么能安心睡下呢。

    她想给丈夫封行朗打电话询问儿子的情况,可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了回去。

    她知道丈夫深爱着孩子,一定在竭尽全力的想办法营救寻找的。

    雪落真不想这么干等着。

    她想得知儿子的情况……但又不想给河屯打电话。要不是河屯的肆意妄想,做着封团团是他亲孙女的美梦,自己也不至于冒然的带着儿子去石郫县那种穷山恶水的地方!

    不但弄丢了自己的孩子,还让自己的丈夫饱受了断腿之苦!

    最不能让雪落接受的,就是河屯自私之极的心理:不管不顾她这个儿媳妇的感受,刚愎自用的要她接受了封团团那个‘私生女’!

    无论现在封团团是不是封行朗跟蓝悠悠的私生女,雪落对河屯的成见和排斥,应该是烙印了下来!

    至少她再也不会主动舔着脸,去撮合丈夫封行朗和河屯之间的父子言和了!

    雪落将电话打给了邢十二。邢十二正从石郫县往申城赶。

    从邢十二的口中得知:邢八因为去御龙城寻找十五,而中了严邦红外线电子捕捉器的伏击。现在邢八落在严邦手中,生死未卜!

    中了严邦的伏击?那是不是说,严邦早就有了准备?

    难道真是严邦掳走了诺诺,想逼迫她离开申城,好跟封行朗长相厮守?

    再想到藏身在暗处的蓝悠悠,雪落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好扭曲,好疯狂,好肮脏!

    实在无法按耐的雪落,还是给丈夫封行朗打去了电话。

    可接电话的人竟然是严邦。

    “行朗……”

    “是我!严邦!”

    “行朗呢?”

    “这才凌晨三点……封行朗当然是在睡觉了!”

    “……”

    那个男人竟然在睡觉?他还真够心宽的!

    “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向他转达的么?”

    “没有!让他好好睡吧!祝他能做个好梦!”

    雪落迫不及待的把电话给挂了。

    自己的丈夫,正睡在严邦的身边,而且还睡得相当的舒适!

    儿子诺诺难道是她一个人生的?

    无法安睡的雪落,不知道自己是该去御龙城,还是去浅水湾!

    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对她林雪落,都是满满的恶意!

    无论是河屯,还是严邦!

    雪落煎熬着每一分每一秒,一直到天亮。

    眯了只有半个小时,雪落一个激灵惊醒了过来。顾不得洗漱,她便匆匆下了楼。

    在楼下的餐桌前,雪落看到了胃口并不好的封立昕。他穿着正装,应该是打算出门的。

    一个丢了儿子,一个丢了女儿,这一刻的封立昕和林雪落,格外的同病相怜。

    彼此之间,已经不需要言语上的安慰了。

    “雪落,一会儿我要去浅水湾……你要一起去打听一下诺诺的下落吗?”封立昕问。

    “我不去了……我还是留在家里等行朗的消息吧!”

    雪落担心自己见不得封立昕的思女心切和那张饱受煎熬的疲惫残容;一个爱心泛滥,她会再次帮着封立昕把封团团从河屯手里给求情出来的。

    在儿子林诺没有平安归回之前,雪落并不想再次犯傻了!

    虽说雪落知道:两个孩子都是无辜的!

    “那我去了……”

    封立昕还打算说些安慰的话,却最终吞咽在了喉咙里。

    因为他能切身感受雪落丢了自己孩子的苦涩和艰难。

    “大哥你小心点儿!误会已经解开了,团团会没事儿的!”

    雪落还是安慰了封立昕一声。

    或许封立昕是懦弱的,是迂腐的,但那也是源于对蓝悠悠执迷不悟的爱!

    对于他,雪落是万分同情和怜悯的。

    还有就是怒其不争!

    ******

    在昏暗的小黑屋里,小家伙已经分不出白天还是黑夜了。

    小肚子传来的咕噜叫声提醒着他:自己又饿了!又想吃东西了!

    然,下一秒,他便嗅到了食物的香气。

    好像是他喜欢吃的培根鲜虾卷儿,还有喷喷香的意式烩面。

    小家伙吧唧了一下嘴巴,发现嘴巴上的封带已经被摘掉了,可以自由的用嘴巴呼吸了。

    等他睁开惺忪的睡眼,却发现手臂上的布条还在。

    小家伙坐了起来,便看到背对着他正吃着美味食物的大坏蛋!

    而且还是不戴v脸面具的大坏蛋!

    小家伙机灵的立刻跃下了床,绕过半个庥上前去找这个大坏蛋究竟长什么样子,也好让义父带人把他给灭掉!

    只可惜,在小家伙绕圈跑到跟前时,那个v脸面具已经戴回了大坏蛋的脸上。

    “在一个小孩子的面前,你用得着这么鬼鬼祟祟的么?真是个loser!你是在害怕被我认出来后,会让我义父灭掉你吧?!”

    小家伙鼻间哼哧着鄙夷之气。

    “是啊……我是挺害怕的!不过有严总在,我又不害怕了!”

    v脸面具已经跟小家伙扯了好几天这种幼稚的儿童级语言了。

    “哼!严邦就要完蛋了!你嚣张不了多久了!”

    小家伙哼声哼气的。

    “饿么?我喂你吃东西吧!”

    v脸面具用叉子圈上意面喂到小家伙的嘴巴。

    “我才不用你喂呢!你这个讨厌的家伙!”

    小家伙嫌弃的嚷声道。

    “那你就只能趴下用嘴巴舔着吃了!就像小狗一样!”

    v脸面具将手里的叉子放了回去,退坐在了弹簧庥上,就这么看着双手被束缚着的小东西。

    看他究竟能怎么吃到那些食物!

    “别盯着我看!你这张鬼脸,看着真人让倒胃口!”

    即便是小狗舔盘,那也要舔出尊严来。

    “那好……我正累着呢!要休息一下了!”

    言毕,v脸面具便侧身躺了下去,背对着林诺小朋友。

    瞄看到v脸面具真的不在看自己,小家伙这才美味的大吃了起来。

    对于这种舔着吃的方式,小家伙并不觉得有什么可丢人的。

    吧唧了一会儿后,小家伙突然发现:这间暗室的小门,竟然是半开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