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19章 嗯!我要!

第919章 嗯!我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19章 嗯!我要!

    听到声响,邢八抬头朝封行朗睨了一下,便又低垂下头去。

    似乎并不想跟他多说些什么。

    “豹头,你先出去等着。完事了我会叫你的!”

    封行朗想支开帮他推轮椅的豹头。

    豹头犹豫了一下,似乎并不想离开拘押室。

    “二爷,邦哥交待过,让我不能离开你一米远。这个邢八生性狡诈,我还是守着您更安全些!”

    不等封行朗开口怒斥,邢八便接过话去。

    “封行朗,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从我这里你得不到任何想要的东西!你还是赶紧的自己想办法去吧!”

    邢八的话,或许豹头听不懂;但封行朗却能听懂。

    也就是说:邢八并没能从御龙城里找到任何有关十五的下落!

    “邢八,你都成阶下囚了,说话还这么嚣张,找死么?”

    上前一步的豹头,被封行朗一把给揪住了。

    “豹头,算了!这里浊气大,我闻着不舒服,你还是把我推出去吧!”

    此时此刻封行朗能做的,就是让邢八免挨一些打,少遭一些疼。

    临行离开,封行朗又回眸看了邢八一眼,想示意邢八:我会想办法把你弄出去的……

    可是邢八一直低垂着头,并没有看向封行朗。

    可封行朗若即若离的感觉到: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轮椅被豹头推出拘押室时,封行朗又回头看了一眼;邢八依旧低垂着头,并没有看向他。

    ******

    亲爹封行朗的再一次进来又离开,惹得林诺小朋友伤心又急躁。

    他能通过网v脸面具手中的监视器看到自己的亲爹,还有拘押室里的邢老八,却无法跟他们说话和接近。

    小家伙当然不想呆在这里,但又无能为力。

    因为这个v脸面具表现出来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他掌控着林诺小朋友的所有软肋,小家伙根本无法在他面前耍小心眼儿和小聪明!

    “别着急!”

    v脸面具发声了,“既然你对你义父那么有信心,他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你吧!”

    “哼!等我义父找到我的时候,你就要完蛋了!”

    小家伙厉声厉气的。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只是替严大总裁打工混盒饭的!我很无辜的好不好?”

    v脸面具的脾气着实够好的。能跟一个才6岁的小p孩儿如此耐心的闲聊。

    “大邦邦那个混蛋!他也要完蛋了!”

    在v脸面具的引领之下,小家伙又厉厉的谩骂起了严邦。

    微顿,小家伙哼哧哼哧的厉问一句:“大邦邦为什么要抓我?”

    “这不很明显么,他要用你去对付河屯!”

    v脸面具悠然一声,便侧躺在了简易的弹簧床上。

    “大邦邦真卑鄙!”

    小家伙肉嘟嘟的腮帮因为气愤而气得鼓鼓的。

    “这一山不能容二虎!是你义父太过分,动了我家严总在申城地头蛇的地位!而且还弄伤了我家严总好多次!此仇不报,等待何时?”

    v脸面具依旧温声细语,看起来并不像坏人。

    “你放我走好不好?”

    “不好!”

    “你跟大邦邦混,没出息的!”

    “我这个人呢,很忠诚的!”

    “忠诚个p啊!你这叫没出息!只要你放了我,我让我义父收你当十……十七!怎么样?”

    “十七?”

    v脸面具微微一怔,“按你的意思……你义父有十六义子了?”

    “……”

    林诺小朋友本想说:十六是条狗!但听到v脸面具那迟疑的口气,他以为他是在害怕。

    “对啊!十六很利害的!他会把你咬成肉泥!”

    “呵,你十六弟跟人打架用咬的么?”

    “呃……那个,我十六弟不仅仅会咬人,而且还会用枪用刀!你要完蛋了!”

    小家伙再次出言恐吓着v脸面具。

    “哦,是么?我好害怕啊!”

    v脸面具抚了一下胸口,做出一个很害怕样子。

    “你害怕是应该的!只要你放了我,我会替你向我义父求情的!而且还能求他收你当十七义子哦!”

    “这么好啊?那我考虑考虑吧!”

    “别考虑了!再考虑,等我义父攻进御龙城来,你就要完蛋了!”

    “啊……你义父这么厉害呢?那个……你能不能替我们严总向你义父求个情啊?”

    v脸面具问得意味深长。

    小家伙犹豫了一下,“可以的!大邦邦一定不想真的伤害我!他那么疼我,还送了我好多的intelligent-robot……又是我混蛋亲爹的奴隶,把混蛋封行朗当成大爷一样的伺候……只要大邦邦能向我义父认个错,我会求义父原谅他的!”

    小东西的话,让v脸面具深沉了下去。

    虽说小家伙看不到v脸面具的脸,但他似乎能感受到v脸面具因为他的这番话而不开心了!

    “河屯跟严邦……必须死掉一个,你选死哪个?”

    突兀的,v脸面具阴森森的开了口,问出了一个相当诡异的问题。

    小家伙狠狠的愕怔了一下。

    说实在的,他还真没想过要在义父和大邦邦之间做出选择!

    河屯是自己的义父,又是混蛋封行朗的亲爹,小家伙当然不希望河屯死掉!

    至于大邦邦……

    “如果你现在放了我,大邦邦跟我义父都不用死的!”

    小家伙的小脑袋瓜子还是很聪明的。而且还转得相当的机智。

    “那是不可能的!河屯跟严邦,必须死掉一个!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好好想想死哪个吧!”

    v脸面具侧过身去,开始闭目休憩。

    一个小时后,并没有被捆绑住的林诺小朋友蹑手蹑脚的坐爬起身来,想下庥去打开小黑屋的门,从而伺机而逃。

    可刚刚下了庥,小家伙又转过身去,一直盯看着v脸面具。

    他很想看看面具下面的脸,究竟长成什么样子!

    于是,他屏住呼吸,探手过去想轻轻揭开那个人脸上的面具……

    “不听话的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

    一声诡异且沉闷的声音响起,小家伙的一双小手臂便被捆绑在了他自己的身后;

    随口连小嘴巴也被贴上了铝箔胶带,只能发出‘呜呜’的不满哼哼声。

    ******

    封行朗静静的看着替自己擦身的严邦。

    一个护士,或是佣人可以代劳的事,严邦却亲力亲为着。

    看着严邦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封行朗的面容越发的阴沉。

    “有枪吗?”

    封行朗突兀的问。

    “有!你要?”

    “嗯!我要!”

    “现在?”

    “嗯!现在!”

    严邦不知道封行朗要枪想干什么,但他还是如他所愿的帮他拿来了一把枪。

    上膛后的枪,却抵在了严邦的脑门上。

    严邦给封行朗擦拭身体的动作微微僵化了一下,“怎么,嫌老子伺候得不好?”

    “是伺候得不太好!”

    封行朗低沉着声音,“把衣服全都脫了,然后推我去洗手间,我想方便!”

    脫了衣物推封行朗去洗手间方便?

    严邦的唇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二话没说,便开始脫自己身上的衣物。

    封行朗想让他脫,他简直求之不得!

    脫成什么样儿,他都乐意!

    只要封行朗愿意看,他就愿意脫!

    这是有什么好事等着他么?

    三下五除二,严邦便把自己扒得个干干净净。连同手腕上的机械腕表,他都一并给取了下来。

    就这么精条条着身体呈现在封行朗的面前,没有一丁点儿害臊的成分。

    当然了,严邦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矜持’这两个字!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便示意他将轮椅推进了洗手间。

    就在严邦将他从轮椅上抱下,坐上坐便器时,封行朗手中的枪再次抵上了严邦的脑门。

    “哗啦啦……”连续的冲水声。

    “你这是要跟我玩那种游戏?”

    严邦问得匪气,根本就不在乎封行朗抵在他脑门上的枪口。

    “严邦,你怕死么?”封行朗查看了一下四壁问。

    “能死在你手上,是我严邦的荣幸!”

    严邦深睨着朝他举枪的封行朗,应得相当的平静。

    这样的动作持续了两分钟之后,封行朗才收起手中的枪。

    因为他选择了相信严邦!

    “诺诺是我的命!他要是出任何事,我都无法原谅自己!更不会原谅伤害过他的人!”

    “知道你心疼诺小子!所以我已经连夜派人去石郫县寻找小家伙了!”

    “可诺诺就藏在你御龙城里!”

    封行朗的眼眸锐利了起来。

    “……”严邦微怔了一下,“你这是在怀疑我?”

    “这是掳走诺诺的家伙留下的!你自己看吧!”

    封行朗决定跟严邦摊牌。他相信严邦,不会为了他自己的一己私欲,而陷害诺诺与危险之中的。

    严邦接过封行朗手中的信件,越看那浓郁的眉宇就揪得越瘆人!

    “我x它妈个x的!谁它妈要陷害老子!”

    严邦的火爆脾气瞬间被点燃:他拿着那张信件就要朝洗手间外冲去。

    “白痴!你给我回来!”

    身后的封行朗厉吼一声。

    严邦立在门处,精健得如斯瓦辛格般的体魄,因为满满的愤怒而膨之胀着。

    最终,严邦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来,“你在怀疑我?”

    “在没找到诺诺之前,任何人都是我的怀疑对象!”

    封行朗低厉一声,“你严邦也不会例外!”

    “那你给我看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严邦的气息喘得有些急促。

    “为了诺诺,我必须怀疑你!可因为友情,我选择信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