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17章 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第917章 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17章 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严邦的这番凶狠的言语,让封行朗不由得微微一怔。

    要进去御龙城的人,会是谁?

    是掳走儿子诺诺的那帮人吗?

    这是要嫁祸于严邦呢,还是严邦欲盖弥彰的一种自导自演的行为呢?

    “邦,是谁闯了你的老巢,这么不自量力?”

    封行朗试探性的询问一声。

    听封行朗这么一问,严邦却微眯起了眼,凑近那张笑意盈盈的脸,半玩笑半认真的作答道:“是我一个老相好!”

    “……”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决定先随严邦不动声色进去他的御龙城再说!

    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就是严邦掳走了儿子林诺藏身在御龙城里,然后倒逼着雪落离开自己,从而……

    不过潜意识里,封行朗是否定这种可能的。

    第二种可能,就是严邦根本就是个吃瓜群众!对于有人将儿子诺诺掳来并藏于他的御龙城,他并不知情!

    封行朗想到了河屯!

    河屯竟然能做出:封团团是他封行朗的亲生女儿的亲子鉴定来,足以证明那个幕后的黑手是多么的可怕了!

    但这个幕后黑手,又好像招招都留有余地,并没有赶尽杀绝!

    “既然是老相好,你张着腿等着她(他),不就是了?干嘛还要这么大动肝火呢!”

    封行朗看似风轻云淡的神情,可内心却一直心切着儿子林诺的安危。

    小东西才6岁,却已经因为大人们的恩怨情仇,受到了那么多的艰难和磨砺。

    那是他封行朗身上掉下来的亲骨肉啊,他的这颗满溢的父爱之心,已经被小东西的失踪牵扯揪拉得生生的泛疼。

    想责备女人的任性,可在看到女人那婆娑的泪眼时,他又于心不忍了。

    封行朗知道:女人并不比他这个亲爹疼爱儿子少!

    这一切,都源于河屯的肆意妄想!竟然会想到封团团是他封行朗的亲生女儿?

    真够愚蠢的!

    又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严邦整个人都雀跃了起来。

    封行朗睨了严邦一眼。

    怎么看,严邦都不像那种城府颇深之人。至少在他封行朗面前,他还是喜形于色的。

    “告诉你个好消息:耗子逮住了!今晚咱俩有东西玩了!”

    耗子逮住了?

    封行朗眉头一蹙,紧声追问:“什么耗子?大的还是小的?老的还是少的?”

    “嗯,”严邦拉长着声音,似乎在给那只耗子找一个合适的定位。

    “中等吧!这老耗子可不容易逮!不过老子有的是时间跟他耗下去的!”

    老耗子?

    这不是在说河屯么?

    那中等的耗子又是谁?

    邢八还是邢十二?

    不过就严邦手下那点儿能耐,又怎么可能逮得住像邢八和邢十二那样有专业素养的耗子呢!

    封行朗没有多问,严邦也没有多说。

    严邦清楚的知道:封行朗跟河屯可是亲父子的关系!河屯的狗腿子,至少是向着封行朗!

    反过来也一样。

    虽说封行朗表面上跟河屯水火不相容,可毕竟他们的身体中流的是一样的骨血!

    所以,封行朗自然会在潜意识里偏向于河屯的众多义子们!

    “朗,伤得怎么样了?”

    话题的突然就变得温和起来。

    因为接驾得快,严邦还没来得及跟封行朗的主治医师沟通他的伤情。

    “左小腿胫骨骨裂,腓骨骨折!不算严重!”

    “怎么搞的?听说你去了石郫县?是去找诺小子的么?”

    “嗯!为了诺诺,别说一条小腿了,就是整条命,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搭上!”

    说这句话的时候,封行朗直视着严邦的眼底。

    他是想让严邦知道:诺诺就是他的生命!甚至于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

    他严邦要是敢动他的儿子,他就会跟他反目成仇!这一点儿,是毫无疑问的!

    可严邦却咧嘴一笑,“要是你真死了……我就娶了林雪落,让你儿子改口叫我亲爹!到那时候,你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直接爬出来?”

    “我会的!”

    封行朗几乎是咬牙切齿。

    “哈哈哈哈……”

    严邦却好心情的爽朗大笑了起来。

    ******

    刚进御龙城,封行朗顾不得腿上的扎疼感,便向严邦提出要见那只被逮住了的‘耗子’。

    “不着急!耗子已经被锁在了地下室,他上不了天,遁不了地!咱们先吃饭吧!”

    严邦让厨子端来了某种用野生动物的骨头熬制的浓汤,“喝点儿吧,对你的腿有好处!”

    这种汤御龙城里常备着,大部分是留给严邦强身健体喝的。

    严邦喝了一口,感觉了一下温度和口感之后,才喂到了封行朗的嘴边。

    “老子残的是腿,手又没残!能自己喝!”

    封行朗从严邦手里夺下了那碗浓汤,自行喝了起来。

    “我x,有老子亲自伺候你,你还不乐意上了?这情矫的……有个性!”

    严邦陪着封行朗喝了一碗不知是什么物种的骨头汤。

    不腻口,不腥气,感觉汤很厚重!

    喝完了汤,封行朗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渐暖了起来。

    那种暖,有别于外部施加的暖气;似乎从自己的胃部、骨子里向来迸发出的那种暖。

    “邦,你究竟是逮住了邢八呢,还是邢十二呢?”

    喝完汤的封行朗漫不经心的随口一问。

    邢老五跟河屯还在石郫县,是没法这么快赶回申城的。

    “怎么,你想替那只耗子说情,求我放了他?”

    严邦慢悠悠的说道。将一块象拔蚌喂到了封行朗的嘴巴里。

    这以形补形的东西,封行朗看着就倒胃口;但已经被严邦塞进了嘴巴里,似乎吐出来就更加的倒胃口了。也白白糟蹋了那碗好汤!

    封行朗扫了严邦一眼,微微的垂眸,“我只是觉得奇怪:就凭你手下那些花拳绣腿的东西,也能逮得住河屯的义子?”

    “想把我御龙城当度假山庄进出自如,那已经是过去式了!只要是温血动物,进来了就别想逃得出去!”

    严邦低厉着声音。

    “果然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孺子可教!”

    封行朗不咸不淡的附和了一声后,又淡声开口道,“你说,河屯的人夜袭你的御龙城……究竟想干什么呢?”

    严邦眉头一蹙:似乎也挺纳闷为什么邢八会突袭御龙城?

    想暗杀自己?

    可邢八明明知道他严邦跟封行朗在一起啊!

    而且他和封行朗还没来得及回御龙城里来呢,邢八怎么就那么迫不及待了?

    如果不是为了暗杀他严邦,那又是为什么呢?

    劫财?

    这河屯还没穷到要靠义子们打劫过日子吧?!

    封行朗锐利着眼眸扑捉着严邦脸庞上的一颦一笑:越发觉得严邦更像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他的城府还没有升华到可以欺瞒过他封行朗的双眼!

    那么问题来了:那个藏身在暗处的黑手究竟是谁?

    又或者此时此刻的严邦跟当时的河屯一样,都被人很好的利用了?

    当然,封行朗暂时还不能完全排除严邦为了得到某个东西而不择手段!

    “难道说那个邢八……也想跟你有一腿?”

    ‘噗嗤’一声,封行朗把喝进口中的红酒如数的喷了出来。

    严邦那发散性思维的话,着实让封行朗惊骇到了!

    他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跟他一样的变态么?!

    严邦立刻拿起自己的餐巾给封行朗擦拭嘴角。

    “绝对没这种可能!”

    封行朗推开了严邦的手,“我们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现在?”

    严邦扬声。听起来似乎不太愿意。

    “嗯,事不宜迟,就现在!”

    一来,封行朗想确认一下邢八是不是真被严邦给逮了;二来,他更想在御龙城里活动活动,观察一下儿子诺诺有可能会藏匿的地方。

    御龙城虽说有上百亩地的地盘,但没有一处是他严邦不能去的。

    换句话说,封行朗完全可以狐假虎威的寻找遍整个御龙城!

    这个邢八,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他应该是为了找寻诺诺,而以身试险来御龙城里找人的!

    他怎么会知道诺诺在御龙城里呢?

    难道他也看到过雪落身上的那份信?

    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诺诺现在究竟在不在御龙城里。

    原本严邦是想让人把邢八从地下室带进医疗室的;可封行朗却执意要下去地下室里审问邢八。

    严邦便由着他了!

    有台阶的地方,严邦将轮椅跟封行朗一起搬动了下来。足以证明他健壮如牛的体魄是真材实料的!

    总的来说,严邦没人性的时候,要远多于他有人性的时刻!

    潮湿血腥的地下室里,邢八被铁链捆绑着;任意的动弹,都会将他的表层皮肤蹭绞得皮开肉绽。

    封行朗看清了邢八;邢八也看到了封行朗。

    但只是淡淡的一眼,邢八便低垂下头去。

    在邢八看到林雪落口袋里的那封信件后,邢八原本打算捷足先登,趁严邦不在御龙城的时候刺探一下有关十五的消息。却没想刚进御龙城,就中了严邦的红外线捕捉器。

    这一刻,封行朗很想支开严邦,独自询问邢八。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不太可能!

    封行朗怀疑着御龙城里的每一个人:包括严邦,也包括他的近身保镖豹头等等人员。

    “邢八,你来御龙城里干什么?”

    封行朗温淡着声音问道。

    邢八缓缓的抬起头来看向封行朗,染血的眸子里一片深邃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