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14章 跟封行朗长相思守

第914章 跟封行朗长相思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14章 跟封行朗长相思守

    雪落决定立刻动身回申城。

    河屯的人都没能找掳走儿子林诺的人,她就更找不到了。

    想来严邦应该是有备而来的。早早的便在她们母子身边布下了天罗地网。

    雪落恐慌过: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潜伏在她们母子身边伺机下手呢?

    严邦掳走儿子林诺究竟想干什么?

    雪落摸索了一下口袋里的那张纸。可河屯一直在,她也不方便拿出来仔细的细读。

    不过大体上的意思雪落是看明白了:严邦是想跟封行朗长久的继续下去!

    雪落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荒唐了。

    当初蓝悠悠一直挑衅严邦跟封行朗有那么一层见不得光的关系,雪落根本就没上心,认为那只是蓝悠悠的无稽之谈。

    雪落清楚的知道蓝悠悠的占有欲和妒忌心!已经扭曲到无论是男是女,只要跟封行朗走近了,都会成为她的情敌!

    严邦接下来想怎么做?

    想用诺诺逼迫她离开封行朗,离开申城吗?

    还是想杀她灭口,好跟封行朗长相思守?!

    这可能吗?

    封行朗是什么人,岂能容忍他严邦肆意的妄想?

    雪落的身和心都清楚:丈夫封行朗是个彻头彻尾的直男,对男人根本不敢兴趣!

    之所以跟严邦、白默走得近,那是因为利益关系,也是因为兄弟感情。

    至于那方面……封行朗完全是个正常取向的男人!

    天呢!雪落真快疯掉了!

    这惊悚、恐慌、恶劣的事儿,一波接一波的,到底还有完没完?!

    可不管怎样,自己一定得想方设法的找回儿子。

    至于封行朗,他严邦爱怎么抢怎么抢,大不了她林雪落拱手相让还不行吗?!

    惹不起,躲得起!

    “邢先生,我想先跟左队长回申城。回去看看行朗,我实在放心不下他。”

    雪落微微的提气,“你跟邢五留下来继续找十五吧。一早到就给我打电话。”

    对于雪落的提议,河屯微微颔首。

    “那好!你先回申城,我跟老五留下!”

    孙子是他的心头肉,儿子更是!

    在回程的路上,雪落一直心不在焉着。

    ‘封行朗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雪落越发觉得这句话渗得慌。

    严邦这是要夺走她跟封行朗的孩子么?

    她平时见到的严邦虽说也宠爱儿子林诺,但他一直还是以封行朗好友的身份出现的。

    这冷不丁的把最后一层窗户纸给捅破了,雪落觉得哪儿哪儿都跟着不对劲儿起来。

    雪落难免会想:这是不是有人想栽赃陷害严邦?

    因为要是让封行朗知道是他严邦掳走了他的亲儿子,估计他们连兄弟都没得做了!

    就更不用提及那点儿逾越兄弟手足之情的感情了!

    真有人想陷害严邦么?

    那会是谁?

    蓝悠悠吗?

    一想起蓝悠悠,雪落便浑身难受起来。

    要是诺诺真落在那个恶毒的女人手里,她指不定要怎么去折磨一个才6岁的孩子呢!

    而且她女儿封团团还在河屯的手上……她会不会为了报复河屯变本加厉?!

    想起什么来,雪落立刻向左安岩借来了手机,并给邢十二打去了电话。

    如果封团团还在河屯手上,那就应该是跟邢十二在一起了。

    河屯的义子所有的恶习之一,就是不会轻易的去接一个陌生人的手机号码。

    可雪落却一直执着的拨打着。

    她以这样的方式提醒着邢十二:她不是陌生人!

    邢十二终于接了电话。只是手机那头沉寂一片。他在等待着对方开口。

    “邢十二,我是雪落,封团团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十五呢?你们找到十五没有?”

    邢十二并没有作答雪落的问话,而是冷沉着声音反问。

    因为他从邢老五的言语中得知:林雪落把十五给藏起来了,义父现在很着急!

    “你义父他们还在找呢……”

    “那你呢?你在干什么?”邢十二问得冷声。

    “我在回申城的路上。对了,封团团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你不去寻找自己的儿子,问别人家的孩子干什么?”

    “……”

    雪落这才听出来:邢十二的言语里夹杂着对她的不满。

    “我回申城看封行朗!他受伤了,断了腿!”

    “一个断了腿的丈夫重要,还是自己失踪了的亲儿子更重要?”邢十二冷声再问。

    雪落微微一怔,“邢十二,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对于你林雪落来说,恐怕自己的亲生骨肉要比一个‘负心’的丈夫来得更重要吧!”

    “有你义父他们留在石郫县找诺诺,我很放心!也很信任!”

    “你是真的放心?真的信任么?”

    邢十二的声音染着沉沉的愠怒和怀疑。

    “邢十二,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这么阳奉阴违的,我听着难受!”

    雪落不想跟邢十二就这个话题磨叽下去。

    “是你藏了十五对不对?”

    邢十二厉声追问,“一个妈妈丢下自己失踪的孩子,却跑回来看自己受伤的丈夫?你不觉得很可疑么?”

    “邢十二,你的疑心病也太重了吧?我是回来找封行朗想办法救诺诺的!”

    雪落实在不想跟邢十二继续解释下去,便直截了当的说道:“你义父怀疑十五是被人捷足先登的给掳走的!听他的口气,有可能是蓝悠悠……所以你最好先留着封团团吧!十五是你的义弟,你看着办!”

    提醒了这么多,雪落觉得已经足够了。

    邢十二不傻,他应该知道怎么去利用封团团去跟蓝悠悠交换回十五的。

    冷不丁的被雪落挂断了电话,邢十二不满的蹙起了眉宇。

    “十二哥哥,是不是我叔妈的电话?是诺诺哥哥走丢了么?”

    在邢十二一路的呵护之下,封团团已经不吵也不闹了。

    之所以对这个小东西好,一来是源于义父河屯的叮咛;二来也是因为封团团这个小东西自身就很萌甜,且讨人喜欢。

    可时过境迁,这小东西的身份从天上一下子掉进了地狱里。

    她不再拥有河屯‘亲孙女’的光环了!

    她的命运如何,将不得而知!

    邢十二睨了封团团一眼,意味深长的淡淡道:“看来你妈并没打算消停呢!摊上她这么个亲妈,你真够不幸的!”

    “十二哥哥,团团的妈咪怎么了?”

    小东西担心的问,抿了抿小嘴巴之后,又怯生生的说道,“十二哥哥,团团可不可以给我papa打个电话?”

    “不可以!”

    邢十二冷声拒绝了封团团的请求。

    他清楚的知道:这小东西的生命,将会如同蜉蝣一般的脆弱。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大人们尔虞我诈的牺牲品!

    *

    挂断电话之后的雪落,依旧惶惶不安。

    那封留给她的便签上说:儿子林诺是被严邦带回了御龙城……

    自己要不要跟封行朗商量一下呢?

    还是自己直接去找严邦要人?

    或是答应他所开出的任何条件?

    雪落感觉自己的脑子根本就不够用!

    为了儿子,她真心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哪怕是生命也在所不惜!

    但是,蓝悠悠还活着!要是自己先死了,她会不会先睡了自己的男人,再当自己孩子的后妈?

    所以,雪落觉得自己一定不能死!

    她要亲自将自己的孩子庇护在自己的臂弯里,她才能真正的安心!

    ******

    虽说邢八不止一次的跟封行朗解释:义父河屯已经带人亲自去石郫县找寻雪落母子了,可封行朗依旧放心不下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执意要拖着断腿哪怕是坐着轮椅也要去找雪落和孩子。

    “邢八,你要是再敢给老子打镇定剂,就别怪下手太狠了!”

    封行朗厉声警告着又想用镇定剂来麻醉他的邢八。

    “封行朗,你拖着一条断腿,只会添乱的……”

    邢八将自己横在病床前,“再说了,林雪落那么不信任你这个丈夫……你们夫妻之间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让我就不去找她!”

    说实在的,这也是邢八能想出的最蹩脚的挽留说辞了。

    “对了,你跟蓝悠悠……究竟是有一腿啊,还是没一腿啊?”

    邢八将起身的封行朗又给按压了回去。封行朗的左小腿,胫骨骨裂,腓骨骨折,刚刚才用板条订好,根本就不适合长距离的颠簸运动。

    “要是你这腿二次受伤了,想跟女人有一腿,也力不从心了!”

    邢八兜住了封行朗,阻止着他再一次的起身。

    雪落进来之前,已经听到了一些有关邢八跟封行朗的对话。

    尤其是邢八的那句‘你们夫妻之间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着实的让雪落愧疚难当。

    雪落径直走到了男人的病床边,看着男人被束缚住的左小腿,眼泪便忍不住的滚落了下来。

    “终于肯回来了?”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憔悴不少的女人,眸子里是爱怒交加。

    “都是当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任性?别人的话你能信,就老公的话不肯信?”

    雪落看着男人那泛白的面容,还有包裹在纱布中的腿,只是心疼的默默落泪。

    男人一个拖拽,傻站在原地的女人便滚进了男人的怀里……

    “行朗,对不起……”

    雪落匍匐在男人怀里,终于抑制不住的哽咽出声。

    男人宠爱的蹭刮了一下女人红红的鼻尖,“行了,原谅你了!好好伺候老公将功补过吧!”

    可雪落却咬唇摇头,“我把诺诺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