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865章 狗腿

第865章 狗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看有人跑,其他人也紧跟着闷头不想的颠了。  等到组织者最后环视一周,竟然就剩下俩百多个小猫了。

    嗷嗷,其他人呢,人呢,人呢?

    在对面军团万多人的灼灼目视下,他也没有坚持多久,也颠了。

    这简直就像是一出闹剧。

    看得其他白玉台子上的人十足的牙疼。不过有了他们的打头阵,那些自己觉得实力不够强的,都开始回避秦无殇他们的白玉台子。

    任由接下来几波云台没波都被秦无殇他们搂走一大堆。也就后各大势力也学乖了,让组织内部那些带过兵的人当头,组织大家联合行动。虽然效果也是拆强人意。但是那份拆强人意那是看跟谁比。比起那些散兵游勇,他们就真是收获多多,但是要比起秦无殇那边的,那堆积成山的云台垛子,他们就各种郁闷的想要吐血。

    而秦无殇这边,高层们都在研究这种云台。这玩意大家以前没玩过,看着也十分的有趣。

    早有秦煊他们开始玩,就带动了其他的高层们也开始玩这东西。

    不过神府的云台,也挺逼格高大。会跑路,还能长牙,力气极大,还会装死!

    这还算是炼器范畴吗?

    大家都挺疑惑的,就各自找来一堆的专家教授,什么某某炼器大师,什么某某阵法大师,什么某某符箓大师都被接过来研究了。

    话说,相比于让他们傲娇的军团战力,军团的后勤总是很不给力。即使云婧带出了大批的炼丹高手,也抵不住他们的后勤高阶,精品的东西,都是从外面采购进来这个客观事实。

    幸亏他们还算有点钱,要不然光是装备和各种消耗就足够拖垮军团的。

    所以军团内部还真没有特别厉害的某某宗师,或者是某某仙师。他们也招募不到那么厉害的人。有技术的哥们一般都比较傲娇,轻易不乐意去一个让自己不顺心的地方。

    点数仙界各大势力,宗门可以哒,仙君仙帝门下可以哒,大型商会自由联盟可以哒,唯独军团不可以哒!

    军团尼玛束缚大,有的时候还是强制命令,甚至有生命危险。谁会喜欢啊!

    所以一般的军团都自己培养自己的内部的军卒成为某某宗师,某某仙师。

    不过虽然没有某某宗师,某某仙师,但是军团内部的某某大师到是挺多的。很多都是云婧从人族那边招募过来的散修。这些散修适应力强,也不在乎主子是什么身份。

    只要各种资源供应的足够他们的修炼和工作,大家都是很乐意跟着这样的东家的。毕竟在大6上,散修的炼器师炼丹师,炼符师等需要消耗资源才能堆起来技能点的职业,都是难以生存的。

    “这应该也是一个祭炼出来的器物。”某个大师一脸看心爱的女人一样的眼神看着某个长出牙齿死命的蹦跶着要啃他的云台。十几个合体期的士卒脸红脖子粗的拖着巨大的网兜,勉励揪着某个活泼过分的云台不要把靠过来的某某大师的脑袋给啃了。

    可是某某大师一点像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某个云台对他的食欲一般,还一个劲儿的往前冲。

    “哎呀,让我再摸一摸,让我摸摸也许我就能猜测出炼制它的材料了。”某某大师还一个劲儿的想要伸手。

    嘎吱,嘎吱,某个士卒眼疾手快的将他的脑袋给扒拉过一边。某云台的牙齿贴着他的脸颊啃过。

    那冰冰凉的牙齿非但没有让他感到可怕,反而越的精神振奋“多么有精神的云台啊,简直就跟一个精力充沛的小孩子一样。难道这就是神族炼器师炼器手法的厉害之处?”他一脸痴迷的看着仍旧在众多士卒拔河拉力的网兜里的云台。

    至少云婧过来了,这云台立即形象一转,乖个跟小狗崽一样的。

    看见云婧就够着够着往上贴。还顺便缩小成迷你大小,让云婧抱着。简直就成了一个卖萌神器。

    这要不要这么区别待遇啊!

    “这是什么回事啊?”某某大师不满意的看着云婧。

    云婧觉得她巨无辜:我真心没干嘛!我就给这个云台滴了一滴真灵原液。我真心没有想到那玩意对它也有用。

    “这东西应该是一种生物。”另外一个一直站在一旁的符道大师突然出声了。“自从我过来就一直观察它。它现将卒们松懈,就死命的想从网兜里脱身。一但现士卒们力,又会装死装乖。它好像还挺喜欢红色的东西,每次都追着那个士卒的屁股咬。”

    哈哈哈……

    周围传来一片笑声。某个士卒当即大红了脸。我就穿了一个红色的内裤,我容易吗?

    他躲闪着大家的眼神,还是没防备住自己家的战友,直接将他的半截袍子给搂了起来,露出了红色的内裤。这个时候的内裤,还是红色的五分裤,不是三角裤和四角裤。但是这也让那个士卒尴尬的到死。

    “混蛋。”他追打起刚才使坏拉他衣服的人。

    “他都穿在里面了,这云台是怎么现的?”云婧好奇又惊讶的问道。

    “哈哈哈……刚才他被那云台给咬破裤子了。”

    “是的,是的,袍子和裤子一起破的。结果内裤就露出来了。哈哈哈……”

    “那是意外,纯属意外。”某个小年轻的士卒涨红了脸扯着脖子喊道。

    “哈哈哈……”可是周围笑声更加奔放了。

    “有明显的喜好,还知道不跟人类硬来,我看这东西应该是一种生物。或者是什么玉石化灵之内的。”

    “不,不我还是觉得它应该是一件器物,或许是时间太长了,就诞生了灵智也说不一定。要不就是神族的炼器师更加厉害,直接炼制出了神器。这就是一件神器。”某位炼器大师一脸狂热的说道。

    “我还是觉得它应该是某种生灵。”符道大师苦笑着道。

    “这个管他是什么,只要它们能为我等所用就行,冒昧的问一句,夫人您是用了什么东西,让这云台在你身边的时候如此乖巧?”另外一位阵法大师仔细查看了云台上的花纹,才对云婧问道。

    “我就给了它一滴真灵原液,这种东西你们也知道十分的稀罕,一个还行,那么多指定是不行的。没有那么多的灵液。”

    那大师立即变脸,他觉得自己咻的一下子掉进了一个的大坑之中。周围都是死路,一个不通。

    刚刚还洋洋得意的觉得自己想到了极好的解决办法怎么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