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742章 有宝

第742章 有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东庭眼睛锁定神无心,骤然出手,直接朝着神无心扑去。神无心冷哼一声,招手一挥。三小股战卒同时起步,却是在三个方位,通力合作,就在李东庭身悬半空无处接力的时候,猛的挥刀凝聚出三刀可怕刀光,直接朝着李东庭连斩。

    李东庭瞳孔微微一缩,身体诡异的扭转,借机避开一刀刀光,然后出拳打碎第二道刀光,第三道刀光他却来不及躲避,只能硬抗。战甲上光芒大放,李东庭联同身上的战甲直接被刀光斩得倒退而回。

    就在他撞飞一方一串战卒的时候,神无心再次挥手。

    锥子阵,雪花一样的绽放旋转飞舞起来。每次绽放都带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噗,看见这一幕的李东庭,怒极攻心,喷出一口鲜血。

    神无心看见李东庭吐血,傲慢的一笑,再次尖啸。战阵再变,无数多小雪花,逐渐融合凝聚出一朵可怕的菊花。菊花盛放,带着可怕的交替旋转之力,直将一股股的对方战卒斩杀殆尽。

    李东庭长啸一声,立即重整旗鼓。

    他干脆放弃那些被搅合进巨大菊花战阵之中的部众,将身边的部众重组成新的阵容,然后带着身边的部众勇悍无比的朝着神无心杀去。

    这次他在顾惜自己的体力和真元,骁勇无匹的冲杀在战阵前方。杀得神无心一方防御他的菊花瓣一道道被破陨落。人影惨嚎着从生龙活虎的战卒变成了残破的尸体。

    神无心的神情一滞。跟着冷笑连连。他再次尖啸,战阵再次变化。战阵逐渐变成盘香状,最完成是战阵的锋刃。一旦有折损,就有里面的战卒补充。一旦有伤卒,身后的同袍就会自动替出将他踢换到盘香的中间去。

    盘香一道道快速的转换着,攻防一体,展现了神无心好似艺术一样的战阵指挥。

    李东庭多次带着手下杀入盘香战阵,可惜一进入战阵,周围都是敌人。单凭李东庭自己。每次杀进去没多久就失去了身后的部众,他一个人。又能都在战阵之中坚持多久,在周围无时无刻不出现各种攻击的情况下,他的消耗极大,几乎一刻钟的时间真元就见底。不得不退出恢复。

    李东庭脸色苍白,几次杀进杀出,即使有良药恢复体力真元,他也感觉到疲累了。

    呜呜……乙方海螺退兵的声音传了过来。李东庭深深的看了一眼对面那员战将,带着自己所剩不多的部众退回了己方战阵。不过俩个多时辰的战斗,他的部众仅仅回来一半,另外一半变成尸体永远的留在了那块双方战斗的土地上。

    而对方大约只阵亡了俩成左右。

    这还是自己一方的部众悍不畏死的血拼的结果。当时双方都杀红眼了。

    神无心带着战卒退回己方战阵,他哥直接走了过去。

    “这帮子备选战卒还得继续训练,多多经历战场洗礼才能跟那些老卒一样。”神无咎有些不满意的说道。

    原来神无心刚刚带上战场的竟然是一群备选战卒。

    “哥。这样不行。光用备选战卒得不到锻炼的目的,伤亡也大。我看,应该挑选一些正式的战卒作为军团的各级士官。我觉得那样至少可以多提高预备战卒队伍三成的战力。”

    能够被他们吸收的预备战卒也是被扔进黑腐渊的奴隶之中的精英。秦斛这些年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新卒的招收数目只有老卒的三分之一。基本上都是为了维持之前的军团综合战力不下滑的太过。

    “嗯,有到底,看情况说不定我们又要经历连番大战。你立即让人从我们的本部之中挑选合适的士官充入新卒之中。”

    就在他们兄弟俩嘀咕的档口,对面的军阵之中走出了俩个中年男子。一个鹰扬虎视,神采摄人。一个钟神毓秀。飘逸出尘。最主要的是这俩个中年男子都很俊美。想当初估计都是世间罕见的大帅哥。

    “秦老。”飘逸出尘的中年帅哥主动出声。

    秦斛听了这话也主动走上前。

    双方在军阵中间的空隙之中对峙站好。

    “神机子之名,如雷贯耳。”

    “不敢当。不敢当区区薄名,不过是其他道友买个面子。但是秦老之名,整个黑腐渊哪个不闻?”神机子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嘲讽的意味。

    秦斛不理会他是不是另有深意,直接哈哈大笑。“我知道我的名声不好,无论是人族还是海族都恨不得老子死掉。可惜老子就是不死。”秦斛的笑声特魔性,尤其是配合他一身滔天的魔气运转。意志不坚定的当场就能被他的魔气所摄,心生恐惧。

    俩个中年男子同时微微色变。

    “秦老,大家认识几十年了,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们现在就回去,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何必一定要你我双方拼个你死我活呢?”另外一个霸气中年人也出声了。

    “我说李淳风,你把我当傻子耍呢?黑腐渊外面那些都是什么人,你清楚,我也清楚。回去,我回去就是一个死。他们进来的能放过我们?

    那海眼的事儿我们一定要参合其中。是爷们你们就给个痛快话。要是不答应,那么我们就先做过一场。大不了大家一起同归于尽,战死在这里。”

    人类有一句老话,叫做邪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秦斛摆明车马,要不拼命,要不你就把你做的那事儿让我参一脚。这让俩个中年人齐齐色变。这次是脸色大变。

    “我自认为自己做事还算周密,请问,秦老你是如何知道那海眼的事情的?”神机子思忖一会儿苦笑着问。

    “这简单啊”秦斛神情笃定“以你的威名,为何一来黑腐渊就蹲进东区,还组织黑腐渊各种暴动越狱。每次奴隶的鲜血都可以把东区染红也不见你有半点停手的意思。那是时候我就觉得你所谋甚大。

    等到外面那些人一来,居然布置出来封天锁地禁空大阵。

    我就猜测这黑腐渊只怕有东西,再联系你没事儿就带人往海眼那头查案,这答案不就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