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699章 我们不熟!

第699章 我们不熟!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六阶凝神丹和七阶炼神丹可不是一般的丹药,炼制起来也费事,就凭颜道友的什么人情,我根本用不上,我干嘛要高高兴兴的将丹药给她?”云婧出来的时候正好听见她们俩谈论这事儿,心头也涌现不虞。

    “你知道颜道友是什么人?她家在仙界……算了,我看你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周潋滟听了她的话,脸色也阴沉下来。

    “俩位联络我有何急事,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了。”云婧不想跟她们说了,我就不换了。

    “云师妹,颜道友不是一般人,我劝你还是将丹药送给她,否则的话,你为秦无殇人来祸患。到时候你以为他不会怪罪你吗?”尹宁这个时候也出声插言。

    在她看来,云婧这种侍妾最好还是不要给秦无殇惹麻烦,省得以后秦无殇还得收拾烂摊子。

    “我就是不想跟她换。”

    这也太过分了。

    尹宁跟周潋滟齐齐动怒,太不识抬举了。

    尹宁没有多想,直接朝着云婧抓来。她这一抓带着锐利的风声,一副要将云婧重创的样子。

    云婧也不悦的直接反手一招,大诸天湮灭剑。

    噗……

    伊宁停在原地,云婧暴退。但是尹宁的手臂确有血珠子滴落到了地上。

    周潋滟直接色变。云婧是谁,她才元婴而已,可是她跟伊宁可都是大乘在望的人。大乘在望的人都被她伤了,这简直是跌面子之极。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周潋滟气怒的说道。

    尹宁更是生气,她二话没说,再次出手,直接打出了一个小花篮。只是那小花篮灵压鼎盛,好似山岳一般。云婧有种感觉,这要是让小花篮把她打中,不死也得重伤。

    云婧赶紧退后,然后再次出招,大诸天湮灭剑。刚刚就只动用了光系神力。现在连空间系神力都用上了。

    咣!~

    云婧的宝器长剑直接被小花篮给击碎,四分五裂。

    不过小花篮也不好过,直接龟裂出了好几道裂缝,遍布周身。之前好似海潮击岸一样的灵压。一下子萎靡了不少。

    “你……你竟然敢毁我重宝?”

    尹宁大声呵斥道,话音刚落就直接出手再次攻击。这次她拿出了她的本命之宝,那件长绫。

    云婧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嘴角流露出了鲜血,她用袖子抹去了血迹。心中暗叹,还是修为太低了。要还是她现在有返虚,要不化神期的修为,说不定那个小花篮就被她真给斩断了。

    毕竟,现在可不是从前。

    以前她施展大诸天湮灭剑用的是灵力,施展起来艰涩不圆通。

    现在她使用神力御剑,威力暴增了二三倍。尤其是空间神力,简直堪称无坚不摧,锋芒毕露。就算尹宁那小花篮一看就是不凡,云婧当时也没有丝毫畏惧。有底气啊!

    到是周潋滟才当真是吃惊。云婧居然挡袭来了,而且使用剑招将小花篮给打裂了。

    这才让觉得不可思议好不好。

    谁都可以不知道那个小花篮的真实战力,当时她不会不知道,那可是一件准仙器。而且还是尹宁家族的秘藏,是她家之前战死的一位真仙留下的。

    而现在,一件准仙器,居然被一件下品宝器的长剑给毁了。要不要这么惊悚,而且让人郁闷。

    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大诸天湮灭剑就那么厉害?

    呯的一声,长绫被直接击退。秦无殇一脸冷漠的出现在尹宁和云婧中间。

    “尹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袭击我妻子?”

    “她毁了我的准仙器。”尹宁怒声道。说完还翻出了龟裂的小花篮。

    “无缘无故的我妻子肯定不会随便毁人家的准仙器。”秦无殇冷声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责任都在我。是我自己活该被毁了准仙器是吗?”尹宁怒声反质问。

    “要不要脸,我不愿意用灵丹交换你们的人情,就被翻脸袭击?你自己先拿准仙器攻击我,难道还不准我反击?你想让我束手待毙。那也得我自己愿意啊。”云婧没好气的出声,其实她自己也自动修为低吃亏,但是这些人也太自以为是了,得不到就毁掉袭击她?

    哼!

    “什么灵丹?”秦无殇不解。

    “就是六阶的凝神丹和七阶的炼神丹……”云婧顺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给秦无殇一说。她自认为说的很客观,都没有带上自己什么感情因素。可是对面那俩女的显然不这么认为。

    “你胡言乱语。”

    “太过分了。你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竟然敢妩媚合体期的高阶修士?还是俩位?”

    尹宁跟周潋滟都没打招呼就默契的同时出声。

    “事情根本就不是她讲的那样,妩媚是好心好意的带她跟其它同道结交,顺便交易一点东西。我们都没有嫌弃她就拿出了俩粒丹药换取我们手里的宝物,她却挑三拣四的,结果惹怒了颜萱颜道友。

    颜萱道友的父亲可是一座仙城的副城主。”周潋滟说道这里,看了秦无殇一眼,看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态度,就接着说道“她惹怒了颜道友就跑了回来,最后还是我们给颜道友赔礼道歉,因为担心她出事,我们又来看她。

    结果云师妹待我们犹如仇寇,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明明是你先偷袭我们的,甚至还毁了我们的准仙器。

    我看你就是有着那套剑法作为底气,又有秦道友就在身边作为靠山,才如此肆无忌惮的污蔑我们。”

    周潋滟能说会道,直接来了一个倒打一耙,而且还打的合情合理和逻辑。

    不清楚这俩人的人品的人,说不定就被忽悠过去了。

    尤其这位看起来也不像是种狡诈奸邪的人。

    云婧差点给这俩人鼓掌,特么的真会编。

    “你在说谎。婧婧从来不对我说谎话。”秦无殇最后做了总结。他一开始就只相信云婧一个。

    伊宁当即怒声道“难道就她说的才是真的?我们曾经一起经历磨难,同生共死过。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相信我们的话?”

    嗤,秦无殇嗤笑“跟我一起经历磨难,同生共死过的人多了。我凭什么不相信我妻子的话,反而要相信你们的话。我们不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