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616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日换内容。

    第615章入网

    旦好奇的将已经炼化的玉牌从神魂之中取出,上面的符文阵法,都带着诡异。他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等符文和阵法。这是当然的,那是魔法阵,符文也是著名的永恒魔文。

    那是星际世界魔法文字的起源。也是会能够发挥魔法阵威力的符文!

    云婧没有机会学习重生后这个时空的神族文字,神文据说是最能够发挥神力的符文,不过好在使用永恒魔文似乎也同样能够驱动神力。

    旦不知道这些,他只是看着云婧给他准备的玉牌,本能的觉得云婧似乎很是不简单。

    也不知道觞到底是从哪里收来的这个女人。

    “将军,你已经把玩这个玉牌很长时间了,莫非这个玉牌有什么特别之处?”

    有小将军好奇的问。

    旦笑笑“我见过人族的符文阵法,也见过妖族的妖文,咱们海族的符文我也是几乎全通,这是可种符文却是我没有见过的。你说……这会不会早已经失传的神文。”

    那小将军倒抽一口凉气“会……是神文嘛?”其实对于沧龙一族来说,很多高层的子嗣都或多或少的接触过古代神文。不过这位小将军却没有接触过,所以旦这么一猜测,他就相信了。

    哈哈,旦失笑。其实他也觉得这种奇特的文字跟自己认识的那些的古代神文似乎也不大一样。当然了,由于年代久远,他会的神文也不多。

    所以也不能完全断定云婧给他的玉牌上的符文就不是神文。

    ……

    花开俩头,各表一枝。

    澹台已经派人回去跟大陆上的本家取得联系,也将觞的计划透露了回去。至于长辈们怎么决定他暂时还不知道。但是觞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

    自从他告诉了澹台他的计划,就多次去将澹台,他口才极好,蛊惑能力又强。每次见面澹台都觉得自己的坚持在不断的消弱,最后还是答应了他,先行开始实行用间的计划。

    澹台明远带着自己的人来到了阴泉城,他让手下的人好好调查了一下那位珊瑚城主的个人情况。然后选择几个不期而遇的机会。然自己跟这位珊瑚城主脸熟了起来。

    这一日他在阴泉城内唯一的一家酒楼之内吃酒,珊瑚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程少主,一个人吃酒不觉得闷吗?”珊瑚笑语嫣嫣一句道破了澹台刻意让手下人遮掩的身份。他现在是星辰殿的程少主。属于人族最强大势力的绝代天骄。

    年仅八十二岁,就已经是合体期的存在了。

    澹台明远也是年轻一代的后起之秀之中的天才人物,但是他是过百的合体期。跟没有过百的合体期的天才是不一样的。按照人族的划分,澹台明远可是叫做一流天才。是天上的繁星。而程少主却是大日煌煌,名震人族的一代天骄。

    其实俩人之间也就相差六十余岁。澹台明远也从来没有对程少主服气过。

    不过即使不服气,程少主程天域也是他忌惮和关注之人。

    其实不止是他,当澹台答应觞的计划,给他介绍这位程天域的基本的时候。就连觞都直接咂舌。八十二岁的合体期,绝对堪称绝代天骄了。

    就算是他,已经隐隐的摸到了合体期的边缘。堪称半步合体期。那也没有到合体期啊!

    再说他修炼到这一步可是整整花了五百多年。

    人家却连一百岁不到。

    而且据说在人族大陆之上,类似的天骄至少有十几人。

    要命的是。那些大陆之上超级大势力代代都有这样的绝代天骄存在。特么的,真跟他们太阿域不一样。他们太阿域整个灵域都没有这么多超级天才存在。

    可是在沧龙界,这样多的天才不过是一个人族之内哒。

    要是别人知道这种情况,只怕就要深深被打击了。可是觞知道了这种情况,却是眼睛内异彩连连,直接是激发了斗志和豪情。有了豪情的觞更加热情的帮助澹台完善了假扮计划,包括如何引起珊瑚的主意,如何让珊瑚误入歧途主动接近他等等。

    澹台听了他的计划,深深的震惊了。他心中开始深深的忌惮起觞,更是暗想,这货当真是海族吗?

    怎么耍起阴谋诡异来比起人族的谋士们还要阴险狡诈。

    幸亏他心中的忌惮和猜想没有被觞发觉,要不然俩人也不见得能够配合的那么默契,导致前期计划步步顺利,勾引得珊瑚主动前来见他。

    其实觞猜测的一点都没有错,珊瑚主动来见澹台却是有着特殊的使命。

    最近旦等人的全力抵制,黑水王领内海妖一族的势力大受压制,黑水王整个和稀泥,每次出事都是各大五十大板,希望双方和睦相处。开什么玩笑,怎么和睦相处?

    现在黑水王领的好战派沧龙根本就是深深的敌视任何海妖一族的成员,而海妖一族也不可能束手就擒,任由好战派沧龙为所欲为。

    毕竟能有今日的局面,那是海妖一族多少代的牺牲和隐忍才换来的。可是沧龙一族却欲海难平,还当海妖一族是软柿子,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那怎么可能?

    沧龙一族无论是和平派还是好战派必须正视海妖一族的实力,并且给予尊重。海妖一族必须拿到无尽深海的决策话语权,而且现在蔚蓝深海的利益分配对于海妖一族来说也十分的不公平,沧龙一族必须重新答应划分墨蓝深海的地盘和利益。

    因为有着这样的利益和话语权的诉求,所以海妖一族迫切需要联合强大的盟友。妖族和人族都是他们暗中的选择。可是妖族和人族也不是那么好联合。

    当时海妖们可是跟沧龙联合,联手驱逐了妖族和人族,导致人族和妖族失去深海的利益。因为这事儿,海妖们在人族和妖族那里同样不受待见。

    不过深海的利益实在是太馋人了。无论是妖族还是人族都忍不住想要插一脚进来。海妖们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要是他们的利益让的合理,联手合作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关键是如何搭建这个可以联合的桥梁。

    海妖们其实早就开始接触人族和妖族的上层,只是进展缓慢。

    就在这个时候,珊瑚发现了星辰殿的少主程天域出现在了自己的阴泉城,她立即跟族内的海妖们汇报了这件事。没几日海妖们就有新的命令下来。

    珊瑚好生把自己打扮了一次,才赶来见程天域。

    “难不成珊瑚城主想要陪我喝一杯?”程天域的唇角勾勒出讽刺的轻笑。对于珊瑚发现了他的身份却是有些惊讶。但是仍旧淡定从容的很。毕竟他背后有着庞大的星辰殿。他也不相信,珊瑚就敢在这里让他死。

    珊瑚笑笑,亲手执壶给俩人斟满酒。随后就海阔天空的跟程天域攀谈起来。程天域不愧是人族专门培养出来的天骄,十分博学多才,更难得是为人洒脱,心胸疏阔。容貌又是罕见的俊美之人。这个男人可以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郁的吸引雌性的魅力。

    珊瑚的视线不着痕迹的落在他的身上,越是看。心里越是满意。对于收到的那个命令,也不在从心里上抵触。自从那日俩人在酒楼攀谈过一次之后,后来俩人又见过俩次,程天域对她不冷不热。见到了就聊几句,不见面也不主动拜见她。

    珊瑚有点着急了,她身后的那位海妖姨母可不是好性格的人。要是她不能尽快的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只怕回头惩罚就能直接落过来。

    珊瑚一个人静静在自己的房间内孤坐了一夜。第二日就邀请程天域到城主府有要事商谈。

    程天域应邀而至,结果俩人就睡到了一起。

    第二日程天域在珊瑚的床上醒来的时候,脸色都铁青了。

    珊瑚看见到一脸气怒的程天域,小心讨好的道“我们海族一向是情爱炽烈,我心悦你,就想把你留下。你莫要因为我行事不周而生气。”

    怎么可能不生气?

    程天域穿上衣服就打算离开。珊瑚哪里肯让他就此跑掉。“我们已经成了好事,我心悦你,我想跟你成亲。再说我父王是黑水王,你成了黑水王的女婿难道还不乐意?”

    “珊瑚城主,我人族跟海族还是不大一样,我们人族至少还是将就礼义廉耻的。男女成婚至少也要俩情相悦,师门亲长为媒妁。无媒苟合,或者是设计陷害是做不得亲事的。

    至少我对珊瑚城主无意。抱歉!”说完这话,程天域就打算甩袖子离开。特么的,他一脸衰样,十分为自己被设计而怒气熊熊。

    “我到底哪里不好,你怎就不喜欢我?”珊瑚拉住他的胳膊,死活拖着不肯让他离开。

    “抱歉。”程天域使劲儿的扒拉珊瑚的手,想要挣脱她的纠缠,尽快离开。“你是海族,我是人族,我从未想过异族通婚。”特么的,他就差没说哥一点不想娶条鱼。

    大鱼也不成!

    程天域的明晃晃的嫌弃,反而让珊瑚笑了起来。她死死的拉住程天域的袖子“你越是表现得不喜欢我,我就越是放不来你。我劝你还是死了离开的心思,乖乖的和我成亲,我死都不会放你离开。”

    程天域听了她话,脸色铁青铁青的“我在家中已经有了未婚妻,还是师门长辈为我订下的妻子。珊瑚城主你是海族贵女,不会做出强夺她人夫婿的事情吧?”

    珊瑚不管不顾猛的亲了程天域的脸颊一下,然后欢喜愉悦的道“别说你还没成亲,就算你成亲了,我也要嫁给你。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在深海有自己的城池领地,成亲之后,我给你生儿育女,咱们的孩子和咱们的家都在深海,你想我的时候就回家来让我伺候你。你若是想回你师门和你陆地上的妻子身边,那我在深海之中等你。”

    说的好像挺痴情的,可是哪个真有心的女子会答应自己的夫君在陆地上深海之中置办俩个家?

    这货根本是所图甚大。

    程天域气得不行,直接甩珊瑚,大怒道“你妄想。”

    言罢,快速脱离珊瑚,就要离开。结果他还没走出屋子,就被海族的合体后期的四位高手给堵了回来。珊瑚羞涩的将程天域给软禁在自己的寝居之内。

    很快她跟星辰殿少主的婚事就在阴泉城传开了。

    觞得到这个消息,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

    这事儿刚传开没多久,澹台明远的亲爹澹台人杰赶来了。他是代表自己的父亲和家族来的。觞得到了消息亲自出来见他。他刚看见澹台人杰,人就愣了愣,他的视线落在澹台人杰的身旁。那是一个十分俊伟,气质出众,尤其是眼眸异常,好似带着星辰光辉的年轻男子。

    “你是程天域?”觞跟澹台人杰点头致意之后,就把视线落在了年轻男子的身上。

    年轻男子听了这话,浅浅而笑。“没有想到刚一来,就被主人给认了出来。我就是程天域,觞城主当成是百流王的儿子?”他的态度很真诚,神情带着好奇。

    澹台人杰听了这话,整个人一震,眼眸之中流露出惊骇的情绪。

    觞不答而笑。

    笑而不答是承认啊,还是承认啊,还是承认啊?!

    程天域看着他唇边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来。对于这觞城主,程天域当真来了兴趣。这家伙实在是敢玩。

    “我说谁胆大包天指定那样的计划,觞城主果然是非同凡响。”

    “说来我也只是比天域更加熟悉深海的情况而已。你们脚下的地方就是荒芜深海,这里是沧龙一族的自留地,物产富饶的程度,远远不是墨蓝深海可以比拟的。”觞别有深意的说道。

    程天域意味深长的笑了“我知道这里是荒芜深海,往日人族和妖族基本上没人踏足这里。海族也不愿意我们知道这个地方。尤其是沧龙一族一向把荒芜深海当成自己的后花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