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601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卡文,来不及码完,明天更。

    第600章神元力

    进入大殿的门户,入目的就是各种倒地躺尸的沧龙幼崽,大小都有。从被抱在怀里的,到半大的沧龙小家伙。

    它们的尸体有的维持着人类的形态,有的直接变成了巨大的深海沧龙。

    好在幼龙宫不愧来龙宫之名,宫殿异常的广大。

    从最开始的宫殿门口,一路行走,俩个多时辰过去了,居然还没有走到一处大殿的尽头。

    到处是深海沧龙的尸体。

    云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给秦无殇发信息,让他跟过来。这里已经不是一处无意之中被她发现的小遗迹了。云婧飞回大殿门口,然后丢出通讯剑符。

    大约过了将近一个时辰,秦无殇才带着一个精锐小团队,大约百十来人赶到。

    秦二爷带人赶来的时候,脸上笑容都没有掩饰住。

    秦二爷这次带队收集这次深海风暴的各种出产,简直是要笑爆了,真是太富裕了。荒芜深海哪里应该叫荒芜深海啊,这里应该叫做富饶深海才对。

    各种他在海灵志和深海奇珍传上发现的深海宝物都被他的军团的战士们发现。光是各种珍稀的奇石,灵矿就发现了一百多种。虽然量不大,但是毕竟是出产啊。

    不说别的,这里居然有粹神晶,就是专门给化神后期的修士准备的淬炼元神用的宝物。有了这种宝物,他可以一边增益修为,一边不断的淬炼元神,让元神跟身体同步增强。等到他以后从返虚期继续朝着合体期晋升的时候,各种大小瓶颈就要弱小许多。

    最让他高兴的是。他发现的粹神晶可不是只有一块,而是足足有十来块。他可是听说了,这荒芜深海,几乎每隔三五年就会发生一次深海风暴。

    要不是为了麾下面前保持颜面,他都要把嘴巴笑到脸颊上了有木有?

    但是最让他开心的是,他的媳妇婧婧竟然给他传讯,告诉他找到了一处深海沧龙的大型遗迹。是大型遗迹。而且是好像他们还是遗迹的首批客人。

    这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沧龙神府确实好。但是那里已经被探索很多次了,而且大约万年才能进入一次。虽然规定了只有返虚和合体期的沧龙才能进入那里,可是秦无殇到底才返虚期。到了哪里也就垫底的存在。

    不过他这次的收获不小,要是给他几十年的时间,说不定就能够晋升到合体期。

    沧龙神府他暂时还不知道具体的开启时间,秦二爷深深的期待它晚点开。让自己有时间拥有更多的底牌。

    他这次带过的,都是原来的军团心腹和深海巨兽化人的手下。一个个修为不弱。也很听话。这群手下之中,就只有一个深海沧龙的中年人,就是那个被百流一脉的王派遣过来镇守的管事。

    这个管事虽然得不到他的信任,但是这家伙对于深海的认识十分的广博。尤其是一些深海的秘闻。他都知道不少。这货以前在百流王哪里估计也是一般大人物。

    秦无殇接到云婧的剑符,就直接下手擒获了他。然后给他下了严酷的魔族奴印。这老家伙发现自己被下的了奴印,就十分的惨烈的想要自杀。秦二爷还用的着他,岂能让他去死。结果这老家伙就被秦无殇敲昏给带了过来。

    看到幼龙宫的时候,秦无殇也难掩心情的振奋。特么的,真心是遗迹啊。

    “这里有很多幼年的沧龙的尸体,宫殿十分的广阔,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危险。”云婧十分有自知之明,自己的那点修为,平日里还好,但是用来探索这种遗迹,就不行了。

    探索遗迹这种危险事儿,还是让秦无殇来干吧。

    秦二爷先是挥手让云婧和大部分其它的手下去周围查探这座记忆的情况,然后让人弄醒了自己带来的中年管事。

    “辛敢管事。”

    中年管事悠悠醒来,睁眼一看见觞的脸,立即色变,重重又充满了鄙夷的冷哼了一声后,这家伙才脸色惨然的道“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少爷。你以为你抓住了我,就能够抛开王上控制这里?

    你做梦,只要我在一天,这里就永远是百流王脉的领地。”

    “我没说这里不是百流王脉的领地,这里要不是百流王脉的领地我也不能安稳的待在这里。”觞笑呵呵的道。

    “那里对我下手做什么?”辛敢色厉内荏的道。

    说起来,辛敢想过这位少爷只怕立足之后就会折腾他,收买不成,就会下手。或者是将他踢回王城,或者是想到别的下手方法。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位少爷这么快就对他下手。而且这么的简单粗暴。别以为他不知道,对方直接下手强制在他身上刻制了奴印。

    特么的,据说这种奴印是从魔族那边传来的,十分的恐怖。只要成为奴印的奴隶,就永世别想再翻身做主。

    想他鞍前马后为百流王干了大半辈子,最后竟然被他的一个地位低下的庶子给打成了奴隶,辛敢心中的怨恨简直要将他化魔。一丝丝的魔气都直接从他的脑袋顶上冒出。

    此时的辛敢一脸的狰狞,看秦无殇的样子充满的狠毒,特么的,要是一辈子做奴隶,还不如早死早投生。

    “我要是你,就少折腾。你要是真入魔了,那我可更有办法对付你了。”秦无殇将他的滔天魔气一瞬间爆发出来,顿时让辛敢再次脸色骤然。他一脸的惊骇。

    “你……你……”

    “我怎么了,要是没点底牌,你觉得我能活到这么大?”觞自嘲的冷笑了几声。

    辛敢愣愣的看他了好一会儿,神情才瓶颈下来。“沧龙一脉的功法才是我正统海族的最强功法,你修入魔道简直是本末倒置。要是被王上知道。只怕你不死也要被驱逐出族。”

    百流王是一个十分要脸的海王,他不会一个无足轻重的庶子啪啪的打他的脸。

    觞讽刺的冷笑“你到是了解他。”

    “我对王上一直忠心耿耿。”

    “忠心耿耿的跟他的正室通奸**?”觞嘲笑的看他。

    一瞬间辛敢的脸色大变“你?”

    “你别忘记了,我修炼的魔功,搜魂术的滋味不错吧?”

    觞刚一说完,辛敢就感觉到了简直的大脑之中一阵一阵的针砭一样的痛感。“你……你……”

    “你每隔一个月就将我的消息的传递给她,以后也接着传递给她,不过什么消息可以传递。什么不可以。你应该明白?”

    辛敢终于知道觞为什么会对他下手了,敢情自己的做的事情,被发现了。

    辛敢不由自主的苦笑。其实自打觞带人过来,他就隐隐有预感,这位少爷不是那么好惹的。只是不曾想,对方发现反击的这么快。这么果决。

    “她不会只相信我,也不会只派遣我一个人来监视你。”

    “其它人我会发现的。我只需要你怎么做。给我一个答复。”觞冷漠的道。

    “我们真是都小看了你。我的家族还在百流一脉的王城,我不可能让家族处在危险之中,即使我死。”辛敢心一横强硬的说道。

    “你不选择臣服我,我现在就下令让人灭杀你全族。你不会觉得就只有她有办法控制你的族人吧?”觞冷笑。

    辛敢一瞬间的脸色变得出奇的难看。

    “你不会觉得她有本事保护你的族人。让我留在王城的人动不了你?呵呵,你觉得可能吗?我是沧龙一族的子嗣,她算什么?一只去强壮点的海妖?

    你觉得咱们百流王城是沧龙多。还是海妖多?”

    辛敢的脸色一变再变。他不敢置信的抬头去看觞,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小少爷居然一下子变得这么深不可测。原本不过是百流王脉主母庶子那点事儿。要是卷进海妖和沧龙俩族的绞杀,那么他九族被灭都不算个事儿。

    “你们疯了吗?我们沧龙跟海妖都是海族,大家都是联盟的同伴。”

    “这话你信吗?”秦无殇反问。“沧龙衰落,海妖强势,俩族还自古就积怨深重。你觉得这几千年的联盟,就从把数百万年来积累的怨恨消除了?开什么玩笑?”

    辛敢说不出话来。

    “现在给你选择权,你是倒向海妖,还是倒向沧龙?”觞的眼神充满的魔性和暴戾。

    这还用说,倒向海妖,不说别人就算是百流王也不会放过他,尤其是觞还知道那件事儿。可是,百流主母也不是白给海族雌性。那女人同样心计深沉,不是一个轻易可以招惹背叛的人。

    这次辛敢真心惨笑了,不再是刚才为了博得同情的装出来的惨笑。“你的意思是我无论怎么现则都是死,包括我的家族。”

    “她什么都不告诉你,就把你这情郎给卷进来,就没打算让你和你的家族顺利退场。你要是聪明,就利用暂时她没有发觉异样的时候,将你族内的杰出后辈带到我这里。至少我能给你的家族留点骨血。”

    “没用的,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背叛者和他们的家人。”辛敢颓丧的说道。

    “收入我的军团之中,她想动手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辛敢听了这话,十分鄙夷嘲笑道“就凭你,她身边高手无数,就连渡劫期的强大靠山都有。”

    “你觉得是海妖一族的高手多,还是我们沧龙一族的高手多。你觉得是海妖一族的靠山强硬,还是我们沧龙一族的靠山强硬。”

    辛敢听了这话,顿时不言语了。

    他的心中异常的纠结,一方面他告诉自己,觞的话没有错。他的确是被主母害了,不应该连累全族都搅合进海妖和沧龙的对决暗战之中。

    另外一方面,他认识主母的为人,十分清楚她的做事风格,他不想背叛她,担心被她血腥清理。但是无论是百流王城,还是这里,都是沧龙一族的正统领地,他这背主之人同样生存不下去。

    “要不这样,在她没有发现之前,你先为我做事,等她发现异常,你就自杀。再给她留下一封自白效忠的信,就说自己真的没有背叛她,按照我的要求做事,是因为自己的神智身不由主的被控制了。

    这样她就不好意思明里的找你家族的麻烦。要是暗中打压下手,只要我让人暗地里照顾照顾,灭族什么的,应该是不能的。你觉得这样如何?俩全齐美啊!”

    去你妹的俩全齐美?,

    辛敢气得咬牙切齿!凭什么他就得为了家族牺牲自己的性命?

    “哈哈,看看,说的那么大义,还为了家族生存?你这种自私自利的人首先想到的只会是自己,你要是能够想到家族,还能够背叛你的真正主子,我的父王?

    老小子,背叛这种事儿,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你这不是经验丰富嘛,应该懂的。”

    辛敢听了秦无殇这话,顿时脸色大黑。不过这次他反而没有犹豫,果决狠厉的道“好,我投效你。”

    “哈,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愧是当年跟着我父王东征西讨闯下百流一脉家业的辛殷将军。”

    辛敢的脸色再次微变,自己的过去,那是百流王跟他一起刻意埋藏的,没有想到再次被人提及,现在他心中充满的了怨恨,要不是这个心思诡秘,手段也诡秘的觞出现,他也不会被逼迫这个境地。

    秦无殇无声的冷笑,即使看见对方的眼底的怨毒也丝毫的不在意。逃不出他手心的家伙,难道以为光靠怨恨就可以翻盘。狂气他可没有打算让他对方长久的活着。他不过是他踏足荒芜深海的垫脚石。

    只是这货暂时还不能死,他还需要他物尽其用。

    就在俩人打成暂时协议之后,云婧也匆匆的回返到秦无殇的身边,脸上带着惊喜之色。“夫君,我从一个办法的小沧龙的身上收获了一个幼龙启蒙读物。”

    (⊙v⊙)嗯?觞的脸色的有点怪异。幼龙启蒙读物有什么让你惊喜的?

    “上面提到了如何利用神元力。”这才是云婧最高兴的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