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94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近没有状态,一直都想调整过来,一直都调整不过来,内容明天补,一定争取都搞定。

    第593章沧龙纹

    黑水王想了又想,还是招来人去请觞来一见。

    刚刚被旦安排好院子的觞,还没来得及了解旦这边的情况,就被黑水王召见了。咳咳,这进度有点快啊。觞扭着帕子,脸上敷着细粉,模样精致的雌雄莫辨,颇有点亭亭玉立的架势。

    咳咳咳……

    黑水王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特么的,就是觞?

    他有点不可思议的撇了一眼旦和解。眼神狐疑:这个真是那位?

    解是旦的生父,也是他最骄傲的儿子之一,当然这个儿子也是第一个死活都不肯娶海妖一族的正妻,最后即使被他押着娶了正妻,也有本事让正妻绝育,一个子嗣都没有生下来的混蛋儿子。

    就因为有着他这样的上梁,他的孙子旦才彻底歪了。

    旦郑重的点头,怎么就不死?他后来整天都被这伪娘给烦死了。

    “你是觞?”

    其实上次他去解决无光城的事情的时候,也用神识扫过这位,当时也没觉得他特别伪娘啊,怎么见了真人,咳咳,就成了这个样子?

    “是的,黑水王大安。”

    黑水王挥挥手让他不必行大礼,觞立即就起身,然后对着另外一个解行大礼。解咪咪眼睛,看着觞哈哈一笑,也赶紧没让他行全礼。

    “觞,我听说你跟旦的关系很好?”

    “这些日子多承旦兄长照顾。”觞回答很是中规中矩。

    “觞,你家孩子的事情。还希望你能放宽心。”

    “好,其实觞也懂,我虽然没了一个孩子,但是仇恨不能代表一切,我还有另外八个孩子呢,只要我能把他们养大,即使我自己报不了这仇。我也可以让我的孩子们替他们的兄弟找回旧账。”觞怒气汹汹的道。

    咳咳咳。旦连声咳咳。

    解直接笑歪了头。

    觞不解,为什么?他茫然的眨巴着他的大眼睛,似乎非常的迷茫。

    黑水王脸色铁青。既有对觞的小心眼,也有对其他人的幸灾乐祸。

    要等另外把条深海沧龙长大成人回来报仇,那乐子绝对大了。黑水王只要一想到以后会有八个黑水王回来报仇,顿时感觉不好了。

    咳咳咳……“上次看见你家几个小家伙都听活泼的。现在怎么样了?”

    “挺好的,最近总是调皮捣蛋上房揭瓦。我总是说他们,一个个都不听。”觞似乎找回了语言能力,立即欢快的答道。

    “嗯,沧龙幼崽是得好好养育。不过光是养育是不行的,还要好好教育。要不然以后有你操心的。”老爷子说这话,说的特别的感慨。

    叮叮叮。他的话音未落,就见觞的身上传出了叮叮叮奇怪的敲击声。觞一听这个声音。立即从腰上拿出一只滚海贝。这种灵贝总是在大潮汐的时候出现在风头浪尖上。所以被成为滚海贝。滚海贝最厉害是活贝,有贝有灵智,大约相当于四五岁的小孩子。

    觞的滚海贝是死的,但是已经被祭炼成了法器。

    这法器外表就只有巴掌的大小,觞将他挂在腰上充当玉佩用。但是它实际上的用途是贝床。滚海贝一开,几条小尾巴就游了出来,它们也不乱跑,就围着觞来回的游动。

    只有一只黑色的小尾巴,直接游到了旦的面前,围着旦观察了一圈,才打算游回去。可是它刚想游回去,尾巴就被抓住了。嘤嘤嘤……

    小尾巴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觞一脸被雷的表情看着解,眼神似乎在质问:为毛抓儿砸的尾巴?

    “这是沧龙线,已经三条了。”解将小尾巴捉到手心里。解说完这话眼角都跳了跳。黑水王一听这话,立即将他手上的小黑给夺到手里。他眼睛紧紧的盯着小黑的尾巴上纹路,一脸的震惊莫测。

    “什么沧龙线?”旦不解。

    “什么沧龙线?”觞也不解。

    “我绝对是沧龙线,我都没有三条。”解直接把脸凑到自己老爹的身边,眼神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小黑尾巴。

    “……”黑水王鉴定之后,就抬起脸,表情异常高深的紧盯着觞“你过来,把手伸出来。”

    觞的呼吸急促了,一脸的紧张惊慌,一副为毛啊的表情。

    “过来。”黑水王不怒声威。

    觞赶紧主动靠过去,还乖巧的伸出了他保养的白玉一样的细腻的小手。

    黑水王嘴角抽抽,但是还是直接伸出自己的大手,摊上了对方的脉腕。好一会儿他才蹙眉“怎么会呢?你这血脉明明如此稀薄,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儿子?”

    觞一脸受伤,特么的,你这是怀疑我不是亲爹吗?

    黑水王猛的意思到了自己的失言,当即不好意思的咳咳了俩声。

    “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儿子血脉变异了?”黑水王赶紧转移话题问。

    “我知道,我家婧婧告诉我了,说有一个老头认出了我家的小儿子们是血脉变异哒。”

    什么叫有一个老头?

    黑水王脸色开始发黑。

    咳咳咳,解嘴角再次挂上了笑意。

    “那你知道不知道,他们血脉变异的奇怪了点?”黑水王继续发问。

    那谁知道?觞赶紧摇头。这几个小崽子是云婧弄出来的,其中还加入了他们家小六的精血。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把他们当成一家人来看。

    不过小六是魔子,鬼知道用这种精血弄出来的小家伙们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知道沧龙界的由来吗?”黑水王忽然一脸凝重的问。

    觞立即摇头,特么的,我怎么知道沧龙界是由来?而且你这个时候讲古对吗?你不应该跟我说你孙子旦要离婚的事?

    “沧龙界据说是神界掉落的沧龙尸首所化。”

    噗,那边刚要喝茶的旦直接喷了。海水被他喷出的茶水,直接打出了水花。

    解跟觞也是一副你老人家逗我们玩儿呢?

    “真的。这沧龙界在仙界跌落之前,是凡间八大生灵界之一。后来仙界破碎,有仙界的碎片扎入沧龙界,导致沧龙界破碎。才形成了现在的一大俩小,沧龙,穹庐,黑海三界。

    其中沧龙界好歹还有陆地。而且陆地面积占据整个沧龙界的十分之一大小。而穹庐界表面上看是全部陆地。顶多有些内陆的湖泊和河流。但是穹庐界陆地下面其实是海洋。它是整块陆地漂浮在海洋上面。穹庐上非常的缺乏的水源,基本上不是石山戈壁,就是瀚海沙漠。

    而黑海界。只有海水,而且还是一种隐隐发黑的海水。上面也没有岛屿,到是海洋生物比较多。哪里也有沧龙一族和海妖一族,不过哪里的沧龙秉承着上古的传承之道。有点唯我独尊。咳咳,不说这些。反正我们跟他们的关系不怎么好。

    但是不管是哪一界,其实都流传着一个传说,那就是我们沧龙子嗣,只要有龙返祖继承了始祖沧龙的血脉。就有可能成为我沧龙一族唯一的龙帝。”

    觞一听他的话,顿时把眼神扫了一遍,几个儿子。唯一的龙帝?

    咳咳咳……

    他的眼神被其它三位看了个清楚。顿时一阵哭笑不得。

    尤其是黑水王,眼底的笑意再也掩饰不住。

    “当然我不是说你家要出八个龙帝了。那是不可能的。我的意思说,你的儿子们似乎血脉变异的非常好。一般的沧龙子嗣哪怕是沧龙幼崽都不见得生下来就拥有沧龙纹。

    沧龙纹越多,就越有可能演化出沧龙真身。沧龙纹要是达到八条以上,那么就有可能继承始祖沧龙的血脉,演化出始祖沧龙的真身。

    我沧龙的一族的龙皇就是沧龙纹达到八条以上,继承了始祖沧龙的血脉,演化成始祖沧龙真身的绝世强者。”

    龙皇听说也就相当于渡劫强者,听说破碎仙界之中还有真仙之流,那龙皇算什么就是强者?

    再说魔族都快打爆太阿域了,秦二爷才不相信他们会一直隐忍不发,就留在太阿域那个地方不继续侵入。不过现在他是弱小的,黑水王是老大,黑水王说什么他听什么。

    “我身上也不过才三条沧龙纹,解身上也是三条。旦也不错,年纪轻轻的都有一条沧龙纹了。你的儿子们,才这点年纪,就拥有三条沧龙纹,这实在是太让我们吃惊了。”

    黑水王惊奇的说道“你说是怎么生的?”

    “什么生的,这我回家问问。反正不是我生的。”觞哀怨的说道。脸上一副小爷也不会生孩子的表情。

    咳咳咳……

    大家都忍不住好笑。

    黑水王放过不敢在他手里交换的小黑,小黑赶紧逃跑到兄弟们中间。黑水王手一挥,又将另外一条小黄尾巴给摄到了手中。这条鱼尾巴也是三条沧龙纹,震惊的黑水王都麻木了。

    一窝的小鱼崽子,只怕变异也是一样的。这可真是海神厚爱。

    他眼神嫉妒的看着觞,特么的,这小货真会生儿砸。别说他了,解跟旦看觞的眼神也是异常的羡慕嫉恨。特么的,好儿砸都生他家里去了。

    “沧龙纹到底是什么?”觞最后弱弱的问。

    其实旦也好奇。据说自己身上也有,但是他从来就不知道好不好。

    “这就是沧龙纹,你们仔细看,从头到尾巴,这看起来想不想一条沧龙?”解主动捞过来一条小尾巴,然后将整个沧龙纹的轮廓描述给这俩个小货看。“你看看,这交缠在一起,细分出来其实就是三条交缠在一起的沧龙纹。”

    特么我们真看不懂,都是暗花纹,还藏在鳞甲之中,谁看的出来?

    俩个小货都被带的蒙圈了,也没看出来。

    其实觞真看出了了,他是故意蒙圈哒。但是旦真心没看出来,就看见各种鳞甲下的暗花纹,有的连续,有的断裂,特么的,怎么看出是沧龙形状的?逗我呢?

    解介绍了一遍,发现俩个憨货一点没懂。顿时甩脸子,哼。“看不懂就别看。”人家说完就傲娇的走了。

    “……”觞扭头看旦,那眼神似乎在话,你爹咋这样?

    “……”旦欲哭无泪,他原来就这么傲娇任性,他是我爹,我没办法。

    觞理解了,他伸出爪子安慰的拍拍他的……脸。

    特么的,伪娘,你竟然敢摸爷的脸?旦惊悚的拍开上的手。

    觞一副:哥怎么你说翻脸就翻脸的委屈眼神?

    拜托你不要眼泪汪汪了,我跟你没基情!旦瞪他。

    “咳咳,你们俩个在干什么?不要在爷爷面前眉目传情!”

    “呸,谁跟他眉目传情。”

    “冤枉啊,我最爱我家小妾。”

    反驳黑水老头的时候,俩人到是同声了。解看得好笑,差点噗嗤笑出声。

    “不管怎么说,觞的儿子们养的好,是好事儿。”黑水老头先是点头肯定,然后立即转移话题道“但是,该放下就放下吧。就当给爷爷一个面子。孩子都没了,我们也不能总生活在仇恨之中。

    旦你妻子已经给你道歉了,是她不对,这些年她都没有尽到妻子的责任。但是她也容易,一个人嫁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边管理你的后院,帮助你生儿育女,一方面还有协助你出去外部的交际和管理产业。

    你想想,她没功劳也有苦劳啊。”

    “爷爷,你这话说的太偏心。你全在说她的话,怎么说说她都敢了些什么?道歉就能弥补这些年来她做的恶?不说别的,你问问觞,杀了他的儿子之后,再说道歉,他愿意不愿意放下仇恨,以后跟仇人和睦相处。”

    “孙儿做不到哇。”觞悲惨的一呼,然后就开始哽咽哭泣了。

    黑水老头顿时感觉好糟心。

    解捂着肚子闷笑,他都快被这对活宝给逗死了,这俩小货配合那个默契啊!

    以前他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个儿子旦还有这种搞笑的基因~~,这真一点都不像他,有点像老七。

    “哭,哭什么,你给我闭嘴。你儿子的死不是找出凶手了,是玳尾一族的人干的。跟旦的妻子不是一族的,再说旦的妻子也没有害死你儿子。”黑水老头没好气的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