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88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继续卡文,明天一定都补完,搞定。

    第587章闹

    美女将军一时嗔目结舌,她对旦家里那位还是有些了解的,怎么会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些什么?就算不全知道,这些年下来,也知道很多了。

    可是其他几位将军的后院正妻也坐着同样的事儿。

    “其实她也不容易,虽然你很努力,又是将军。但是孩子一多,等到这些孩子长大之后,又不是她亲生的,这些孩子能对她多亲,反而分薄她自己生的孩子的资源和财产……”

    “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想尊重她,我也想把我所有的身后遗产都留给她的儿子。但是,首要的问题是,她的儿子行吗?

    我的一切,绝对不可能留给一个平庸的儿子,深海可不是什么太平盛世。我理解不了陆地上人类那种什么即使是儿子是傻子也要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儿子的想法。

    浪琴,你觉得那样的子嗣能够保住他所拥有的吗?我留给他,呵呵,我留给他的家业,遗产,都只会成为他的催命符。觞也百流一脉成年的儿子,你看他拥有什么?要不自己生了几个血脉特殊的沧龙幼崽,他这辈子也就是能待在某个偏僻的小地方,默默的活着。”

    美女将军听了他的话,表情凝滞。

    “沧龙一族,从来都是胜者为王,强者至尊。而弱者……不臣服就得死。”

    话说这么多年来,沧龙一族的血脉也削弱了太多,为什么沧龙一族还是深海霸主,这跟他们族内的残酷竞争是分不开,真正能够活到成年的沧龙。一个个无论是心计手腕,还是修为能力都至少是杰出的。

    这点,旦从来不怀疑。就看觞,这个娘炮,别看外表各种*,让人厌烦。但是人家有心眼,至少存活没问题。

    “可是你的三个儿子和俩个女儿怎么办?他们还那么小?你要是娶了继室。他们会不会被欺负?”浪琴蹙起眉头“毕竟也是你的嫡子。嫡女。”

    “我知道,俩个大的,都十几岁了。这个年纪都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了,剩下仨个太小,确实麻烦。浪琴,我去你吧。你给我生几个好儿子,至少让我这脉能够传承下去。不要中途断绝。”

    浪琴极为吃惊的看着他。

    “不行吗?”旦有些灰心,眼神很是忧郁。

    浪琴看他那个样子,赶紧出声“可以,我嫁给你。”其实这话。她很早就想说。她情窦初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他。要不然为什么在他成亲之后,还跑来驻守在他身边。就只为多看他几眼?

    至少她当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旦竟然会休了妻子。打算娶她。

    她深深有种自己被天上掉馅饼给砸中的眩晕感!

    旦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浪琴喜欢他,而且浪琴的血脉也不错,最主要的是浪琴家里那一脉没有跟海妖一族有太多的牵扯。不像他家这边,他的妻子都是家里长辈强加给他的。

    哼,要不然当年他也不会娶现在的正室。

    旦竟然真的把自己的妻子给扔回娘家了……

    可旦明显把事情想简单了,这不,小舅子刚死,尸体还没有运走呢,大舅子就来了,不仅来了,还将他的妻子又给带回来了。他的正妻在他的府邸之内还是很有影响力的,不通过他,刚一回家就将消息送到了几个孩子手里。于是他回到家里,就看见几个孩子跟他的妻子抱头痛哭,而他的大舅子一副他就是忘恩负义的渣男的愤怒怨恨眼神。

    “我绝对不能接受你将我的妹妹休了。如果你撤回你的决定,以后你就是我们整个八木一族的敌人。”

    旦听了这话,冷笑“你能够代表整个八木吗?你要是能,我就跟你谈。可惜我一点都不觉得你有那个本事。”

    “你……”

    大舅子猛的站立起来,脸色暴怒。

    “你妹妹自己做过什么你不知道,你弟弟做了什么你难道没听说?一个深海王者被毁了,你要告诉我让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可是,那不是玳尾的阴谋吗?说穿了我弟弟也不过是被利用了,而且他已经赔偿了自己的一条命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大舅子怒声。

    “你弟弟一条命比得上一个未来的深海王者?你不会这么幼稚吧?玳尾一族已经为他们的阴谋付出了代价。现在怎么也轮到你们付出代价了。就算你们不是主谋,也算得上从犯。

    至少你妹妹一点都不无辜,她是我的妻子,保护我的府邸内的沧龙一族的孩子就是她的责任。她是如何做的?”

    “我都说了,无论是我的弟弟还是我妹妹,他们都是被牵连的,在场阴谋之中,他们是无辜的。”

    “无辜,不无辜,我不在意。我就知道我族的沧龙幼崽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死了,所以他们谁都别想什么都负责。”旦冷笑,他都不愿意跟这大舅子继续掰扯。“立即带着你妹妹,还有你弟弟的尸体离开我的府邸。”

    “旦,你太绝情了。”他的正室猛的喊了一声。她眼神凄厉的绝望的看着旦。

    “缘分已尽,好合好散。”旦看了看她的脸,狠下心的道。

    他的话,让在场的众人一个个心头一冷,看来旦将军真是下定决心要休妻了,夫人嫁过来这么多年,还有好几个孩子都不能继续留下!

    几个孩子一个个跑过来,抱着旦的胳膊和大腿,哭泣求饶。

    “放开,你们要是舍不得她,就与她一同离开。”旦异常冷漠的道。他的话,顿时让几个孩子大惊,也让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大惊。

    谁都没有想到,旦竟然这么恨得下心肠。

    “要么你自己走,要么带着你的孩子一起走。就像你这些年弄了死我不少的儿女一样。不过是几个孩子,多他们不多,少他们不少。”旦冷漠的转身,离开了院子。身后是好似能够撕裂深海的哭声。

    旦了铁了心的将妻子扫地出门,并且直接将她的心腹们也都扫了出去,就连儿子女儿身边也没剩下几个。那可是狠心大清洗,手段简单粗暴。直接派军士拉走。

    他以为自己的大舅子带走了小舅子的尸体。最后也会带走自己那个妻子的。谁知道他的大舅子是带走了小舅子的尸体,他的妻子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寻死觅活的,非要死也死自己家。

    旦当真怒了。他干脆直接让军士拉走了妻子,还有妻子的一干人马,并且将她的各种家私一起送到了大舅子的哪里。那可真是一点情面都没有留,整个无光城剩下的人都看了一个一清二楚。

    这简直是太打脸了。听说他妻子的父亲直接去找他爹,他爷爷去了。听说八木的主家已经上门告状去了。听说在王城那边简直是浪掀三丈,热闹非凡。

    听说……那边让他回去说清楚这件事。

    可是这个时候,正好是他监督无光城重建的时候,整个东城的重建都得他监督守护。他怎么抽得开身。

    “旦兄长,要不我帮你监督东城的建设,下面有你的人辅佐。我就负责当个临时盖章的?咳咳,不过旦兄长。你的手下们不会趁我什么都不懂,就欺负我吧?”

    觞怯生生的又来了。

    旦无奈的又抽嘴角,家里的来信是不能不回了,但是这边……交给觞也不是不行,反正要是什么地方建造的不好,他回来也可以补救。

    “不会,你放心,这边负责的人都是我的心腹,跟了我很多年了,他们要说可以你就同意就行了。而且你也可以趁机学学城池建设,这里面门道不少。”

    觞立即流露出感激之色“还是旦兄长好。”

    旦直接扔开了觞鬼魅一般拉上来的手。特么的,老子对同性没爱好!

    旦身后的小将军黑心肝的窃笑起来,其实他们也看出来了,这个娘炮觞公子虽然很多行为有点诡异,但是也不是一个真爱同性的。但是那种手拉手,咳咳咳,还是让人谢敬不敏。

    ……

    无光城打乱不过三日,旦等四位将军忽然联手展开了大屠杀。将防区内非海族的人族和妖族大量的屠杀了个干净。跟着几位海族老者先是重新碰头,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交易的。

    总之,玳尾一族首先退出了无光城,现在整个无光城就剩下了三家。不过玳尾一族的防区很快就被另外一位沧龙将军给补上了。他是来自附近一位沧龙王者的势力。

    无光城附近的沧龙几脉都非常的强势,无光城的玳尾一族因为谋杀沧龙子嗣被驱除,自然会有其他的沧龙势力挤进来,这在大家看来都是再正常不多的事情。

    不过,这也并非是什么好事儿。因为沧龙力量的加入,会让整个无光城更加倒向沧龙一族的怀抱。这对于海妖来说,就是损失更多的的无光城的财富。虽然无光城不算大。但是它是海下城。

    一般的海下城都属于多方势力交缠的地方,也是重要的贸易枢纽。

    就像无光城,它和上面的甜水岛就是一体俩面的分割近海和深海的贸易中枢。

    清洗完东城势力的旦,就开始着手重建东城。

    整个东城的利益也面临重新分配,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受到了家族的催行信,要求他必须在段时间内赶回。旦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去一趟,剩下的事情让觞练手。

    可是……出发当日。

    “你抱着我的腰干什么?赶紧给我放手。”觞八爪鱼一样的抱着旦,一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状态。

    “不放。”

    “放手。”

    “不放。”

    “你到底放手不?”

    “不,嗷。”

    觞发出惨叫,被旦直接跟揭牛皮糖一样的扒下来,顺便揍一顿出去,然后一瘸一拐,鼻青脸肿,好似被蹂躏了一个遍的小受气包出世了。

    噗嗤,呵呵。旦身边的人,一个个窃笑不语。

    觞怯生生的瞪着他的水噜噜的大眼睛看着旦,嘤嘤嘤……

    旦浑身恶寒。“有事儿你就说话,干嘛这副模样,你在家里也这样整天恶心你父王?”

    “开玩笑,老子最后一次见到父王还是六岁的时候,以后就在也没见过,顶多见过他的宠妃。”这么男人的话,你不要用你的小嘴叼着小手绢说好不好,哥们快要受不了你了知道不?

    旦抽抽嘴角,很想再揍他一次。

    觞大概发现了危机,下意识的就躲避到一个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小将军身后,这直觉真跟小动物一样。

    众人:“……”

    那个小将军一脸的囧雷。“……”

    “我该交代你的都说了,你到底还要干嘛?”旦无奈的问。

    “我媳妇说,她想要一条小街上的商铺,赚点胭脂水粉钱。”觞低头对着手指头说。

    旦黑脸“一条小街上没几个商铺,顶多十个,这到不算大事儿。只是你那小妾算不上媳妇,你也不要太宠她了,要不以后你管治不了她,有你头疼的。”

    “我想娶别人,那也得有人嫁阿,再说真有人嫁,我现在也不敢娶了。”觞呐呐的嘀咕。

    旦:“……”你过来我不揍你,你过来啊!!

    觞看他威胁的眼神,直觉的大步后退。

    “真哒,以前是没人愿意嫁给我做正室,提亲的几家最后都拒绝我了。现在有人提亲,我也不敢娶了。要是她们真加进来,然后弄死我,以后我儿子叫谁爹都不一定了。”

    旦:沧龙一族还有比你能柔弱的吗?

    “哼,总之我现在谁也不相信了。”

    你哼的时候,不要甩的你手绢,那是女人才干的事儿。旦的脸更黑了。

    “给你俩条小街,上面甜水岛一条,下面东城一条,你自己弄吧。”旦决定了,为了眼睛的健康,还是早点打发了这个娘炮觞。

    觞顿时欢天喜地的朝着旦就扑去,旦吓得汗毛倒竖,赶紧带着落荒而逃。

    觞没有及时扑到人,傻乎乎的僵硬在了原地。

    看得旦身边的其它留守心腹一愣一愣的,跟着大家一起哄堂大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