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84章

第584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亲们,偶的电脑又坏了,修理中,内容明天补更。

    第583章拖下水

    可是就因为如此,他却更不能跟对方硬碰硬了。

    如果他真的跟旦硬碰硬,才真中了对方的诡计。“旦,是不是我玳尾的族人谋害你族的沧龙幼崽,咱们得将道理,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样,我会下令配合你们调查凶手。但是事情的经过你必须完整的告诉我。”

    觞直接展示了自己儿子仅剩下的小皮子,然后旦简单扼要的将整个经过说了出来。玳尾将军看着那张仅剩下小皮子的尸体,心中又是高兴,又是觉得狗血。

    这事儿要真是玳尾吉儿做的,那么她做的也太糙了,这简直是给人家留下重大线索和证据。尤其是你顺手干掉了旦的小舅子。

    “来人就通知吉儿小姐出来。”

    玳尾吉儿被带了出来。这个玳尾吉儿果然是一个海族美女。行来之时,一副袅娜姿态,举手投足都充满了女人的魅力。尤其是那张脸,简直是海神赐予的精致艺术品。

    饶是见过了美人的旦,也在心里暗赞一声,难怪能将他的小舅子迷得昏头转向的。

    不过……这张脸比起他身边的觞,咳咳咳,还是差了点。

    觞那脸长的才好呢,不过他听说百流一脉的少爷哥们都长的异常不错,俊美的俊美,妖艳的妖艳,各种姿态都有,堪称美人收集大全。

    咳咳,咳咳,谁让百流一脉的海王就是那种货色。

    “吉儿见过各位大人。”

    “就是你谋害了我儿子?”秦无殇看了她一眼。冷冰冰的问。

    玳尾吉儿一阵惊愕的表情“吉儿从来没有离开过玳尾府邸,怎么可能谋害……什么人呢。”

    “不是你让旦兄长的小舅子给你找精血珠的?”秦无殇继续问。

    “是这样的,你是因为我吉儿听说沧龙神府要开了,想要进入沧龙神府,就必须得到精血珠。可是吉儿哪里去找精血珠呢,只要求求……人。”玳尾吉儿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是小女当真没有谋害什么……人。”她怯生生的说道,一副柔弱无知的模样。

    “她在说谎。”云婧出声。“与其继续听她胡说。不如直接搜查她的记忆。”

    玳尾吉儿立即色变。脸色苍白。“不行,不能搜查我的记忆。我是玳尾家的小姐,我不能容忍外人查看我的记忆。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谁没有一点小秘密。这要是玳尾吉儿愿意让人翻看她的记忆,那才是有鬼。

    玳尾将军想到这里,也忍不住出声道“翻查记忆也太过分了,玳尾吉儿毕竟是玳尾家的小姐。你们也不要太过分。再说,你们要是觉得吉儿在说谎。完全可以去寻找证据,只要你们拿出确切的证据,我就让你们翻查吉儿的记忆。”玳尾吉儿听了这话,神色稍缓。

    “那你的贴身仆人都找出来。我们翻查她们的记忆。”

    玳尾吉儿的脸色顿时又是大变。替身仆人,那知道自己的事情也很多,谁知道这种翻查会暴露什么*。

    “不行。这也不可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杀了我的孩子,还想抵赖?你当真以为我不能将你怎么样?”云婧愤怒道。秦无殇轻拍她的手,带着安抚之意。

    “婧婧,冷静一下。”跟着秦无殇朝着旦看去。“沧龙幼崽不能白死,旦兄长你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我的人可以拉出来。”

    旦嘴角抽抽。

    “我没有什么不方便。你直接翻查那个玳尾吉儿的记忆,要是不是她,那就放过她。要是是她,那么就让她付出代价。”

    “旦,你不要太过分。”这个时候玳尾将军也色变了。

    “你家准海王级的后代被毁了,我不相信你还能有我保持这样保持冷静的。玳尾将军,要不咱们死战一场,以杀论出个胜负高低。要不你让开,我们要调查清楚凶手到底是谁。”

    “旦将军!”玳尾将军也语气带怒“你威胁我?”

    “我威胁你做什么?我就要个真相,也必须要个真相。谁都不能阻止我,你也不行。再说我已经通知了家族长辈过来。你当真以为我黑水一脉,就一位海王不成?”

    这是实话,沧龙一族是深海霸主级存在,他们每一脉都不止一位海王,坐拥领地的却一定会是最强,辈分最大的海王。

    深海王座在小族之中,几辈子都不见得会出一个。但是在霸主级的大族之内,却不是什么稀罕的存在。

    果然!!

    玳尾将军猜测就是这样,对方指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一次的事件。

    可是被翻看记忆,这对一位少女来说,却是影响巨大,很可能会毁了对方的名声。再说翻查记忆,对被翻查的人来说也是也是损害,要是翻查的人故意害人,很可能让被翻查的人变成白痴。

    “即使你们要翻查记忆,那也的我们玳尾一族的人来做。”

    “不行,我不同意,谁知道你们会不会互相遮掩证据。”云婧首先不同意这个提议。

    “你别太过分。”玳尾将军恼怒的瞪向云婧。

    “你儿子没死,你当然觉得不过分。”秦无殇冷酷的回他。

    玳尾将军:“……”

    “将军,我的真的没有杀……什么人。”玳尾吉儿嘤嘤哭泣,好不可怜。“以前我就听说沧龙一族的人根本不当我们玳尾一族的人是平等的海族,还当我们玳尾一族是奴隶。

    当时我还不信,可是将军,你看他们现在的言行。难道我们玳尾一族还像以前那般可以任人欺凌?”

    “你这是在主动挑唆吗?挑唆玳尾将军带人跟我们死磕?其实我也不反对战斗一下。我的儿子没了,我的心疼的要死,我现在正好想发泄一下。你们要是想要战斗,那就战斗吧。我们沧龙一族不怕死人。也不怕死龙。”秦无殇的声音非常深沉,带着伤痛,也带着愤怒。这声音却也迷人得紧。

    旦听了他的话,心头大动。这要是换了是他看重的儿子,这要是换了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变异血脉的幼崽……

    旦的眼神越发的阴寒。

    玳尾将军心中大叫不好。

    觞的话,根本没有回避周围的人,所以在场的玳尾府邸里的人。周围的沧龙士兵和他们玳尾一族的士兵都听到了。还有其他一些不曾远离的无光城内的居民。

    这特么的龙都疯了那也是为了儿子没了疯的,秦无殇这简直是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之后他在出什么混蛋事儿。也好解释。因为心疼儿子疯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玳尾将军头疼的问。

    “交出凶手,或者让我们自己找出凶手。谁都不能在杀了我儿子之后,还继续逍遥。”觞语气笃定的道。

    “杀你儿子的不见得是我玳尾的人。我劝你冷静一点,不要做人家的枪。”玳尾将军语重心长的道。

    “我不在乎做谁的枪。我也在乎做谁的打手,我只要知道追查凶手就可以了。反正我只要咬定线索就可以追查到结果。”觞一副要不你就开战阻止我。要不你就让开让我查的誓不甘休的架势。

    玳尾将军顿时大为头疼。

    他要是让对方去查玳尾吉儿,回头就是他丢大脸,威信大损。毕竟玳尾吉儿是他的族人。

    可是他要是不让开,对方一副誓不甘休的架势。那就是开战。

    无光城内的俩大将军势力大开战,那整个无光城就要大乱起来了。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玳尾将军咬牙切齿的道。

    “谁欺凌谁呢?我的儿子没了,你们一个个的却都平安无事。”觞的话那是字字诛心。玳尾将军听的大为牙疼。对方如此胡搅蛮差。如此不讲道理。这简直是在挑战他的神经。

    可是他却不能反驳对方的充满的疯狂和蛊惑的话。因为人家确实没了儿子。

    “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不会让开的。除非你们拿到证据。否则的话我不会把玳尾吉儿交给你们翻查记忆。”

    “那就杀。”觞轻描淡写的说这话,然后去看旦。

    旦咬牙,但是还是神情坚定的道“召集所有的部众,聚集过来,无光城不用守了,杀进玳尾府邸,将凶手找出来。”

    玳尾将军惊骇:“……”

    美女沧龙将军也惊愕无比“……”

    其它的人也一个个目瞪口呆。

    旦将军居然要放弃放手无光城。这特么的是疯了吗?

    旦在众人的惊骇,震撼之中一一交代各种命令。总之一句话,就是什么都不要管了,拿起你们的武器,咱们来战斗吧。什么无光城,什么将军府,什么城门,都让他们见鬼去吧。

    旦的命令太疯狂,要不是他亲口说出,他身边的麾下部众都不敢相信。

    “将军……”

    “听从命令。”

    旦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抓住了觞临出门前给他的令牌。这是族长的令牌。见令如族长亲临。是的,无光城要是不守护了,他将面临族内的重责,但是只要有手上的令牌,重责也不会责到哪里去。反而是他见了令牌还不把令牌当回事,无论是族内,还是族长都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旦觉得自己是看出来了,觞的儿子被杀死,他就疯了,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偏执狂,他在逼着所有人跟他一起疯!也是他还有八个小儿子,手里的令牌为什么不用呢?

    这要是他,他也会用的。

    这口气不出,杀子之痛如何消除?

    只是……旦隐隐有预感,这是要捅大发了。

    整个无光城东方立即行动起来。

    那位沧龙一脉的美女将军怔然的看着旦。“旦……你可不要让事情不可收拾。到时候纵然你在黑水一脉很有分量,也承担不起损失。”

    “今天必须有个结果。”旦冷冷的说道,这是全力支持觞讨还公道。美女将军咬牙启齿,她简直不敢相信旦竟然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旦,你冷静想一想,你究竟在做什么。”

    “我早就想好了。”旦撇了美女将军一眼,气定神闲的道。

    他挥手,包围玳尾府邸的战士们跟地位将军带来的战士绞杀到了一起,平时还算和谐的同袍,今日成了生死大仇敌。这样戏剧话的一幕,让很多战士都不是很适应。他们常年驻守在这无光城,很多人互相之间都认识。

    可是如今砍杀在一起的也是他们。

    围绕着玳尾府邸,内圈是玳尾将军的人,外圈是旦将军的人。双方展开无情的杀戮,鲜血和残肢纷飞飘洒,浓郁的血腥气,在海水之中蔓延。无数让人战栗恐惧的兴奋吼叫声在无光城外响起。

    啊啊啊……

    惊慌失措的的奔走之声在整个无光城内蔓延。

    无光城的东面没有士兵驻守了,那么深海之中最是猖獗,屡屡杀戮不绝种的深海巨兽就就纷纷冒出来,从东方城门那边开始靠近无光城。甚至将东方城门那边还在城外人一个个撕咬吞噬。

    甭管是海族,还是人族,还是妖族,在深海巨兽们看来,都是可以果腹的美餐。

    无光的东面顿时大乱。

    无论的商人,平民,贵族拖家带口朝着无光城内的南西北三面跑去。

    这个时候会在意什么种族,大家唯一的念想就逃出去,活命。

    一只又一只的神话中的巨兽,将它们庞大的身躯缩小,挤进被阵法包裹的无光城的东城门,然后开始将城内变成猎杀场。

    玳尾将军的心都在抖了。

    他怔怔的看着旦,不敢相信他竟然不顾及无光城!

    难道他忘记了自己是无光城的守护将军?

    “你这样没有命令,私自放弃守城,难道就不怕回去被部族处死吗?难道你不怕无光城就这么被你毁灭?难道你不怕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就算今天无光城毁了,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咱俩是一个绳上的蚂蚱,谁也不想跑。”

    “旦,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玳尾将军听了他的话,简直是跳脚。要不要这么不要脸,这简直是强行将他拖下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