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80章 水花

第580章 水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无殇把云婧这样那样的吃个过瘾,心情畅快的扔下昏睡的妻子,跑去找久未亲热的儿子们释放他浓浓父爱去了。

    可但是……

    秦无殇被小六拉着走入屋子,遥望着某些活物,顿时神情惊愕,那是什么?居然是九条小龙鲛????

    特么的他媳妇在深海里玩的不赖啊!

    哎呀,不对,这气息不对。

    秦无殇一带着小六跟小五进来。

    那大瓷缸里的小尾巴们就开始兴奋,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越出水面,在空中滑翔出各种优美的技术动作,然后啪叽一声再跌回回来。打起一串串的水花,直接喷到了秦二爷的脸上。

    秦二爷:“……”

    “爹,我好像你啊,你终于回来了啊?”小六啪叽亲了老爹一口,然后开心的笑起来。

    秦二爷心中顿时发软“爹也想你。”

    “爹,我也想你。”秦小五眼热小六亲了老爹,也狂野的扑上来抓住秦无殇的袍子,就抱大腿。

    噗,秦无殇抽抽眼角。他的裤子应该没坏!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小子就喜欢扑过来抱大腿。

    秦无殇回亲了老六一口,然后又摸摸老五圆圆的小脑袋,心中有点小酸涩。心中也不胜唏嘘:果然还是自己养的儿子跟自己亲近,就想他爹秦华那样的,为了女人不养儿子的,果然的就该被儿子抛弃!

    水动,鱼尾动。

    秦无殇是视线再次转向了的瓷缸,就看见一群小尾巴游到一起,一个趁着脖子等着萌萌的大眼睛渴望的看着他,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不给亲。我哒。”小六最先反应过来,很是傲娇的说道。说完还不罢休,干脆抱着秦无殇的脖子,啪叽啪叽的左右开亲。

    大瓷缸里的小尾巴们嘤嘤嘤的可怜的叫了起来。好像秦小六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

    “爹,我哒。”小六看见他们不好,立即心情大好的眉开眼笑。咯咯……

    大瓷缸里一个个精致的小脸蛋上,一双双水盈盈的大眼睛开始掉泪珠子。珠子掉到瓷缸里就形成各种颜色的海灵珠。不过这些海灵珠都是最低级的。只有米粒大小。

    深海的海灵珠属于异宝。一共分为九级。海灵珠的来源有很多种,深海沧龙,龙鲛的眼泪。血液,汗液等掉落在海中就会形成最基本的海灵珠。这些海灵珠被海水中的各种异种灵贝青睐衔去含养,时间越久,就越有可能形成更加高级的海灵珠。

    就像海中渊里面的各种异种大灵贝所出的海灵珠。就可以自带一个可以携带生灵的空间什么。

    秦无殇眼看着小尾巴们掉落的眼泪形成了海灵珠,眼神闪了闪。他一手抱着小六。亲一口,一边伸手哗啦着半人高的大瓷缸里养子的几条小家伙。

    他媳妇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

    秦小六抱着秦无殇的脖子,有事没事就亲一口。娘亲虽然能看见,但是亲爹最近总是人不见。好像念啊。多亲一口!

    秦无殇的爪子顺着几条小尾巴哗啦,几条小尾巴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是只要他的手一靠近。他们立即飞速的游过来撒娇!一边噌,一边还发出嘤嘤嘤的稚嫩叫声。

    秦无殇:“……”

    “爹。我哒。不理他们。”小六窝火的看着一群跟他争宠的小尾巴。讨厌,爹都好久没陪他玩了,自己绝对不会因为他们嘤嘤嘤,就把爹贡献出来配他们玩。

    “娘说,他们都是小弟弟。小六,要对弟弟们好。”小五一脸的憨厚,小表情特别的认真。口气一副云婧教训小六的口吻。

    秦无殇其实听喜欢这个儿子的,如果这个儿子不是特别喜欢抱大腿的话,难道这小子没发现吗?他已经长高了,难道非要他张口说老五你应该抱我腰?

    秦无殇嘴角抽抽,他对自己家老五这个较真又单蠢儿砸简直无语o__o“…。

    “我……我明天跟他们玩。”小六虽然淘气爱玩,还听霸道的,但是也不是听不进去哥哥和娘亲话的。说完他又委屈的看着秦无殇“爹你明天不要不见了。后天再陪我玩好不好?”

    秦无殇听了爱的不行,又啪叽啪叽的亲了小儿子好几大口。

    ……

    云婧醒来的时候,侍女们已经在伺候秦无殇和小五小六吃饭了。当然几条小尾巴也有侍女专门去投喂。小尾巴们很是机灵,不过出生的时间太短暂,他们还不能说话。

    说起来,海族也可以算是妖族的一个大分支,所以幼年不会说人言那当真不算什么事儿。

    云婧刚上桌就直接飞了秦无殇好一顿大白眼。特么的,刚一回来就把她往床上拖,这货当真是越来越没下限了。

    云婧的白眼,秦无殇美滋滋的收了。什么白眼咧,根本就是娇滴滴的抛媚眼好吧?大概是方才的一番*,婧婧没吃够,没关系啊,等会他们可以继续嘛。

    “婧婧,我咋突然多了九个大儿砸?你在哪里找的深海沧龙做奸夫?”

    云婧飞来的是白眼,那秦无殇抛回去绝对是媚眼,表情戏虐又风流勾人。

    云婧:“……”

    “砸的?不能说啊?”秦无殇好奇的追问。

    “有什么不能说,不就是在来无光城的途中,我误入了一个祭坛……”云婧干脆把她碰上石化龙鲛小妾的事情说了一遍。

    秦无殇听完之后,沉思了片刻,然后轻笑了起来。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你呢,当时你引走了追兵,可曾遇险?”云婧担忧的问。其实见到人,她就安心了。好歹人全须全尾的回来了。

    “幸好一切顺利。”自己受重伤的事情,秦无殇就没打算说出来。

    云婧:“”这是不打算让我继续问的节奏吗?

    “对了,你确定是用小六的精血让他们融合。然后出现了血脉变异的?”秦无殇问。

    “当时你跟其它几个臭小子都不在。我身边就剩下小五跟小六。正好我手边有小六的精血,于是我就用了。”

    这几条小尾巴乍看带着他跟云婧的气血信息,但是只要把小六放在一边,立即就能让人明白他们身上的那种气血,跟小六更加相近。

    由于小六是魔子,所以这几条小家伙身上的沧龙血脉都压制不住那浓厚的魔性气息。

    这种变异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不过要是未来控制不住,那么就杀掉。秦无殇的手温柔的给妻子夹菜。笑如春风。

    “你做的很好。这几条小沧龙。出现的正合我意。”

    嗯?

    云婧狐疑的看看秦无殇,这是什么意思。

    “你把那个海族老者给你的令牌拿出来给我看看……”

    云婧乖乖的把令牌给他。

    一家人吃过了饭,秦无殇先是独自出去走一圈。然后又回来拖着云婧做有爱的运动……

    ……

    三日后。就在旦将军找人找的火大的时候,一行车队缓缓的行到了无光城的东城门口。拉车的不是牛鲨,是龙鳌车。龙鳌车一般都是沧龙一族的嫡系族人才会使用的车架。周围是海族虎鲨护卫。

    刚刚抵达城门口,就有虎鲨侍卫上去接洽……

    云婧坐在龙鳌车上。心中有点打鼓。

    秦无殇果然是傻大胆,什么都敢做。进入深海竟然还能召回一部分的旧部。更厉害的是,在这短短的半年之内,人家就纠集起一众深海亡命徒,在得知她弄了几条沧龙幼崽之后。这货竟然立即出手,手下截杀了一个有身份的百流一脉的浪荡子,然后摇身一变。秦大官人就成了觞城主。

    特么的,万一被揪出来怎么办?

    这里看是深海。这是被追杀,跑路都不好跑路。

    “还在担心呢?”秦无殇做出一副浪轻浮的模样,一手搂着云婧的腰,头也靠在她的肩膀上。神态亲昵又摆出一副风流多情的模样朝着云婧身边的几个美貌侍女抛媚眼。

    侍女们一个个脸红的垂下眼,一副不胜娇羞的架势。

    云婧牙疼!

    瞧他找的这身份!

    “海族可不是那么好假扮的。”

    听到夫人带着担心的话,秦无殇的嘴角弯起,他当然知道海族没有那么好假扮。但是他却急需这样一个身份。要不然他就得去当深海流寇。

    这当深海流寇,虽然不是不能当,但是以后就得不断流窜逃跑,要知道这深海之内可是有诸多海王和深海霸主的。

    谁都知道有地盘跟没地盘那是俩样。

    而且他假扮海族还有天然优势,他的几个沧龙幼崽儿子跟他可是一脉相乘气血信息。正好他可以装成一个不受宠的弃子城主,却拥有好几个优良的后代。

    这样的身份,对于自己这个身份的原主来说就是被弃子的命,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有着种种好处。

    海下城的主城门大开,四位城主都亲自迎接了出来。

    秦二爷表现的很是吃一惊,也赶紧不在跟云婧纠缠,慌里慌张的就冲出去跟人家寒暄。

    他这里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还有左右言他的闪避子嗣的事情,反而到是让旦跟其它三位将军心领神会。百流一脉,不受宠的小儿子,刚一成年就打发到偏僻的领地去。

    云婧这个时候也过来见礼,说是早就得到了消息去接夫君了。

    你得到消息去接夫君了好歹也得告诉我们一声啊,不知道我们找你很久了啊?旦等人看她都没有好脸色,谁让她害得大家百忙一场。

    而且只要几位将军一讲话题转移到子嗣上,无论是云婧还是觞都赶紧转移话题。

    好吧,或许这位殇少爷在家族之中日子也不好过。

    旦作为黑水一脉的亲近沧龙嫡系承担了接待觞的任务,殇说自己是被父亲派遣去管理一个海城以及附近的领地的。不过这个海城却是处在很偏僻的地方,那地方各种出产都也不丰厚。唯一比较好一点是靠近深海潜流,靠近他们领地的内深海潜流正好跟无光海下城附近的深海潜流是相同的。

    旦仔细看了下那个地方,那里是百流一脉的海王后来得到的一块飞地,跟原本百流海王的大片领地根本没有一点相连的地方。距离这片领地最近的反而是他们无光海下城!

    可是无光海下城严格来说,是黑水一脉的领地。

    旦一边让人回头去查殇的老底,一边主动跟他亲近。觞表现的很是感激和惶恐。有点不知所措,这大概跟他刚刚成年有关系。觞的修为在旦看来不是很高,觞表露出来的修为只有化神期。

    这特么的有点偏低,尤其是跟他的身份相比较来说。海族资源丰富,海族的子嗣成长也快,尤其是海王的后代们。要不是觞的儿子们当真让他心动,旦估计自己也不会愿意多看这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小白脸一眼的。

    很快的资料出现在他的手上。

    旦看完转过来的殇的资料,顿时感觉脸色有点僵。

    殇是百流海王一次醉酒亲近了一个人族女奴隶生的儿子,想想他那不怎么像海族的小白脸,旦觉得自己真相了。幼年的时候,在族内检测天赋,被检测出天赋低等。

    一辈子没有机会窥视大乘之境,更别说什么渡劫了。海族的海王一个个都是渡劫高手,区别就在于渡劫的境界高低。不能自己做海王就只能依附于父亲或者兄弟。

    可是觞比较倒霉,他父亲不从小就不喜欢他,兄弟们也看不上他。所以他刚一成年,就收买了父亲的一个宠妾,让父亲将放他出来管理一处海城。

    好吧,好歹是拥有了自己的领地,就算领地再穷,也可以关门过自己的日子。

    这样的履历实在是不起眼,尤其是百流一脉的子嗣众多。不被承认的各种杂血子嗣更多。殇能混快小领地,弄个小城主当当,已经算是很好了。

    但是这货居然走了狗屎运,有了那么好的儿子。

    旦想起他家那几条幼小的沧龙幼崽,一个个健康活泼,还是变异血脉。只要这几个小家伙长大了,那么这个看起来非常平庸的亲爹,以后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我家有几个小女,天真可爱,聪明伶俐,你我又是亲近的兄弟,何不给小儿们结下亲事?”旦想了想,就主动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