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63章 王子

第563章 王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跟我走,或者我下令所有战宫一轮齐射,让你看看你的战宫防护罩能撑多久?”银发碧眼的男子含笑道。

    能撑多久?开什么玩笑,你这边战宫至少二三十座。我们就三座半战宫,还有个残破的连飞走都成问题。等你围歼的时候,我是放弃它还是不放弃它?

    放弃了道义上过不去,会影响威信!不放弃大家一起被擒拿,战宫里面的人会觉得我是个女人就是担当不了大任,容易感情误事不过果决,还是影响威信!

    总之,她这还没站稳脚跟的代理人,在秦无殇没有回来之前,就会一直地位不稳。甚至可能要面对各种叛逃,背叛。

    “你想怎样?”云婧冷静的问。

    “臣服,或者死!”银发男子忽然威压大爆,自带君临天下的凌然之态。

    “……”云婧默默的看着他,不语。

    就凭她在他的威势之下,仍旧能够面不改色,银发男子就在心底暗赞一声。

    “臣服,你们可以称为我疆域内的臣民,不过战宫必须收缴。”

    云婧仍旧不说话,眼神冷凝。

    “你们个人财物,可以自行留下。”

    “我们需要商议一下。”云婧道。

    “我不是一个心大的人,臣服的机会,我只会给你一个。”银发男子视线充满压迫感的落到云婧的脸上。可惜云婧的精神力高,这点压迫还不足以让她动容变色。

    “我们会认真考虑的。”云婧的投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银发男子的投影停顿了一下,也瞬间消失。

    就在包围圈的最外围,黑暗之中停留着至少上百座战宫,在这些战宫护卫的最中心。一座足足有外围护卫战宫三倍大的巨大战宫的主殿内,一个银发碧眼的高高的雄据在裸露出獠牙的狼头扶手王座之上。

    他把玩着手中一个灵气逼人的巴掌大小的玉璧,尊贵优雅的姿态中流露出一股邪厉的气质。魔魅的脸配上一双时不时流露出残酷的戾气的眼睛,让伺候在他身边的侍女们一个个战战兢兢。

    在他的脚下匍匐着一个美貌的少女,不过这个少女一身的狼狈,身上更是满是鞭笞的痕迹,鲜血点点侵染了她的法袍。她脸色惨白。哆哆嗦嗦的匍匐在地上。连抬头都不敢。

    “既然战宫到手了,你也就没用了。你说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银发男子的话。好似情人呢喃一般的磁性动听。可是这话,却让少女浑身颤抖。

    “要不我就把你赏给我的小狼崽子们的当女奴吧?”

    “不要。”少女恐惧的失声。

    她刚刚被抓的时候,跟她一起被抓到的侍女就被赏赐给那群虎狼一样的侍卫。她……她看见那几个侍女,被一群侍卫扒光衣衫玩弄的得死去活来。

    除了她的侍女。她还看见不少被成为女奴的人,什么女奴。其实就是营妓!

    银发男子嘴角勾笑,一挥手,就有俩个侍卫出列,一人拉住少女一只胳膊就要将她拖走。

    “等等。等等,我还有一大秘密,我还有一个大秘密。”

    少女发出尖锐冲耳的尖叫。

    银发男子再次一挥手。俩个侍卫拖少女的脚步一停,但是却没有将少女往回拖。少女知道现在是到了危机关头。她这些年被关押在黑牢里也偷听了一些东西,现在她只能指望自己偷听到的东西能够救她的命。

    她不能,绝对不能去做营妓。

    “大王,大王你要是答应让我做你姬妾,我就说。”

    比起伺候一群男人,一个男人还在她的忍受范围内。

    银发男子大笑起来,眼神之中溢满鄙夷之色。

    “我的姬妾,你觉得你够资格让我临幸你?你某非认为什么女人都可以爬上孤的床?”

    “大王,我会让大王觉得值得的。”少女急切的道。

    “说。”银发男子语气威严而不耐烦。

    “大王,我知道大王姬妾侧室数不清,但是上千年来还没有一儿半女。”少女挥开拖着她手臂的侍卫,连滚带爬的转过身子,朝着银发男子的王座爬动。

    “大王,您新得到的那些战宫原来的主人血脉特殊,天赋强大,越是嫡系的族人越是经常断代绝嗣。这不是跟大王您的……您的王族的情况类同吗?”少女浑身虚弱,爬了几下就感觉到爬不动了。

    她的修为被封,一身是刑罚的伤。感觉自己就好像要死了一样。

    恐惧充斥着她的心,为了生存她觉得自己可以把什么都买了。

    “有一个女子,叫做云婧。她是那些战宫原来主人的双修妻子,她的体质特殊,不过十年间就为那男子生下了四个亲生子。”

    银发男子听了这话,顿时来了兴致。

    “特殊体质?”

    “对,她特别能生,似乎她们一族的女子都特别能生。她母亲也给后来的继父生了一儿一女。最小的女儿才几个月大。”少女信誓旦旦的道。

    “你是如何得知的?”银发男子问。

    “说起来,我还跟她有点亲戚关系,我叫郑扶苏。我亲娘就是云婧的亲姐。”说完这话,少女惨白了脸色微微红了红。“我或许也可以为大王生子。听说大王换着美人宠爱,就是为了想要诞下王子!”

    “如何证明你说的话是真是假?”银发男子又问。

    “大王,云婧体质特殊,擅长生子的事情,战宫上的人都知道。你抓了我们那么多人,只要稍微询问就可以证实我的话。”

    “很好,我应了,派人将她送入孤的后宫。”银发男子最终决定了少女的命运。

    等到少女被拖走,王座的后面转出了一个容貌极为梦幻妖艳倾城美人,她的美丽完全可以跟呂湘一较长短。

    只不过一个美丽的妖艳,充满的风情。一个美丽的出尘,清丽无双。

    美人走出来,腻入银发男子的怀里“大王相信她的话?”

    “相信如何,不相信又如何?但凡有一丝的机会,我都会去尝试。我的疆域这些年来不断扩大,但是打坏主意的人更多。他们都在期盼哪天我过了三千岁,进入神狼圣地。然后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瓜分我的领地疆域。狠狠的啃下我辛苦打下的肥肉。”

    妖艳美人听了这话,脸色僵硬。

    “如果进入神狼圣地却失去了封地,那我就彻底失去了根基。入了圣地想要更近一步也会变得异常艰难。我不想做那无根浮萍,那么就必须在我还不到三千岁的时候留下后代。我已经俩千多岁了,在剩下的五六百年之中,若是还没有后代。那就什么都完。

    哼,我怎么能够容忍自己沦落到那一步?”

    孤都不说。可见银发男子这口戾气憋的多难受。

    “大王,是我不好,是我听了你要再次纳妃,心里酸。吃醋了。”美人赶紧承认错误,那泪语盈盈的小模样实在让男人舍不得怪罪。

    银发男子似乎极为宠爱自己这个美人,干脆将她抱入怀中亲自哄起来。

    银发男子刚将自己的美人轰好。就有侍卫进来禀报“王,已经审讯过其他被抓来的人。他们口径一致,都说他们的云夫人,云婧,确实体质特殊。适于怀孕生子。

    而且云婧原来的夫君,我们也调查清楚,名字叫秦无殇,自己组建了一个军团。秦无殇来自一个秦氏家族,这个家族的男女都传承了特殊的血脉,越是嫡系血脉越浓郁,越适合修炼。

    同时也越难以得到子嗣。

    属下等对比了一下,这个秦氏的族史传承确实跟我们王族十分的类似。”

    银发男子听到这里忍不住道“云婧给秦无殇生了四个亲生儿子,也就是说,她很有可能给我生下王子?”

    “是的,王。”

    银发男子腾的从王座上站立起来,眼底闪过某种惊喜光辉。

    只要他有了儿子,谁还敢把爪子一而再,再而三的伸到他这里来?

    “你过来,孤交给你个重任。”银发男子招呼侍卫靠近他,然后一阵低语。侍卫会意,扭身出去了。

    妖艳的美女紧抿着嘴唇站再银发男子的身侧,脸上的神情惶恐。

    银发男子打发了侍卫就发现了她的异常。心中一疼,立即出言询问道“你怎么了?”

    “王,要是有了其它女人给你生了王子,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宠爱我吗?”美人催泪的追问。

    银发男子呵呵而笑“这世上还能有什么女人比得上你不成?阿妖未免太不自信。再说我即使有了王子,也不见得就会宠爱王子她娘。不过是看在王子的面子上给她个面子而已。”

    “王,那她要是仗着王子欺负我呢?”美人颤抖着投入银发男子的怀中,害怕的道。

    “她敢?不过是个生子工具。”

    “可是,可是她有王子,等到王子长大懂事,怎么可能不更加心疼自己的娘亲?万一她要是唆使王子仇恨我呢?”美人抬头追问。

    “……”银发男子不说话了。

    美人嘤嘤哭泣起来。“我就知道,我在王心中就是比不得王子的。”

    “……”银发男子叹息一声,才搂着美人哄道“王子是我的血脉,他将继承我的一切。”

    “那我呢,我怎么办啊?她有了王子做底气,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美人悲苦的失声痛哭。

    “不会的,我会保护你的。”银发男子道“纵然有王子,但是我才是王。”这话说的霸气,但是没有任何实质内容。有了王子,无论王子做了什么事情,纵然王子真的仇恨她,或者是陷害她,最后时候王会收拾王子一顿,但是也绝对不会当真灭了王子什么的。

    她现在待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小族部落,而是方圆千万里之内最强大的狼王封国。

    而且对于半个儿子毛都没有银狼王来说,他要是真有了一个王子,还不把儿子给宠上天去。就是因为知道他对王子的期待和看重,后宫内的女人们才拼命的想生王子。

    可惜拼命也不见得能生啊!

    “王,那能不能等她生了王子就将王子抱来我养?我会将他当成亲生孩子养育的。”

    银发男子哭笑不得“幼狼在母腹之中就有记忆,出生之后,凭着血脉气息绝对不会认错母亲。纵然抱走又如何,当他稍微长大一点,还是会跑回他母亲那里。”

    “嗯,那,那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美人不甘心的道。

    “能有什么办法,除非在母亲怀孕不足一个月,孩子还没有发育的足够记住母亲气息的时候夺取胎儿。可是,不足月的胎儿即使夺取了,也活不下去。只能祭炼成傀儡宠兽。

    哼,这世间还敢将王族的幼崽祭炼成傀儡的宠兽的家伙可不存在了。”银发男子冷笑。

    美人没曾想竟然有这种真相,她顿时有点接受不能。甚至想着要不王还是别有子嗣了。

    但是当她抬眼,就看见银发男子眼中竟然兴致盎然,一副期待雀跃之色。

    就知道自己的那点心思只怕是连说出口也不能了。

    好恨啊!

    她攥紧了手,指甲都扎进手心里了。

    ……

    云婧这边是却是乱了套了,原本还有点秩序的三座战宫,现在是闹哄哄,乱七八糟,尤其是在云婧的青莲殿内,各个战宫的剩余高层,一个个就跟泼妇一样的在吵架。

    有人支持投向,有人反对,决议死战。

    支持的觉得大家都是一群老弱病残孕,军团主力不在,他们能好好活着就行,哪怕吃点亏,在人家手下讨生活,但是等到军团主力回来,他们还是有机会逃跑或者是被救走的。

    反对的绝对没那么简单,这么被抓住,不仅战宫,战宫里面的物资,就连他们的生命安全都没有办法保证。这个时候要是投降了,那不就跟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宰割了?

    若是最后死的那么窝囊,还不如现在就战死了呢!至少尊严保全了。

    云婧被他们吵的头都疼了。

    可是是否投降,这个决定,她也不好做。

    若是她支持投降,那么万一投降以后他们真的受到欺凌,最后怨气一定会被潵到她头上。

    若是她选择死战,那么那些不想死的,说不定就偷偷联合起来,在她死战的时候背后偷袭她,然后将她交给对面的敌人!

    怎么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