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59章 麻烦来了

第559章 麻烦来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瑶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的嫁衣。曾经她也曾心羞怯的憧憬着未来的良人。谁知道现实给她上了血淋淋的一课!

    到现在她儿女双全,什么心都淡了,但是看见女儿的嫁衣,心中也难避免浮现淡淡的遗憾!

    “娘,你又想起过去的事情了?”云婧好笑的看着她的美人娘。

    “你啊你,这脾性也不知道随了谁?”云瑶看见女儿的表情,没好气的说道。“有什么可笑的?笑话你娘很有意思吗?”

    云婧干脆不解释自己的脾气,她是重生,过程太复杂,怎么解释都不好。

    “娘,最近小妹有没有淘气?”云瑶再次怀孕生了一个女儿。这下便宜顾铮了,儿女双全,那家伙在小闺女满月的时候笑得跟个傻子一样。

    “哎呀,你小妹可真难带,我生了三胎,你也不好带,但是她更上加更。说起来,最给我省心就瑾之了。”云瑶朝着女儿抱怨。

    咳咳,云婧掩饰着笑意道“娘,要不你扔了她?”

    “滚。”

    “舍不得你就只能坚持呗。”云婧笑她。

    “你等着,我看等你生闺女的。”云瑶没好气的道。

    “暂时没打算生孩子,等我结婴再说。”云婧笑说,反正她孩子已经不少,也不着急再要。

    “其实煜儿他们几个都是很好的孩子,顾铮还说,他也就单蹦一个,要是也有家族,指定要嫁个族女给你当儿媳妇。”

    云婧囧然,真心感谢顾铮就单蹦一个。

    “你们也惦记的太早了,我的儿子们还小呢。”

    “对了。娘这次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云瑶终于觉得应该转入正题了。

    “什么想法?”云婧诧异。

    “你的双修大典就要举行了,以后你就是秦易名正言顺的正室。”云瑶一脸严肃的说道。“以后你也要有个正室的样儿,不能在恣意行事,纵然你讨厌,觉得反感的事情,也要摆出一副好样子来,听到了吗?”

    “例如?”云婧要求详解。

    “例如。要是秦氏给你男人挑选侍妾。你就算讨厌也先接着,反正到了你手里,还能让她们飞上天去?”云瑶凝色道“到时候娘教你几个法子。准定让你收拾得了她们,等过些时间,随便找个理由就打发了。”

    “何必,不喜欢就拒绝多好。”云婧不在意的道。

    “婧婧。”云瑶一脸凝重的道“娘说这些都是小手段。你用用就会了,何必日日跟秦氏宗族的人针尖对麦芒?你和他们针锋相对。到时候俩败俱伤吃亏的是谁?

    难道你不知道多少人暗中虎视眈眈,打你男人主意呢?没了秦氏宗族还有其他人会乘机而起,但是谁又比得上血脉族人忠心可靠,你可是有儿子的人啊!

    难道你儿子长大了。不需要族人帮衬?”

    云瑶的劝解其实是有理的。

    但是云婧觉得忍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娘,我也不想跟他们事事争锋,可是我们之间的问题是。他们瞧不起我。”

    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即使我在无殇心中很重要。即使我都有好几个儿子,即使我年纪大的几个儿子都已经长大了。他们还是瞧不起我。他们中觉得我一个远远配不上无殇的偏僻地方,小家族的平凡女子。

    是,我也不是什么绝代天骄,也不是什么绝世美人。

    作为女人,我承认自己也挺平凡的。

    但是什么壶配什么盖,我和无殇就是配成一套了那怎么办啊?我要是事事听从他们的想法出发,那我就不用活了。”云婧觉得自己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但是她也没觉得自己有啥配不上秦无殇的地方。

    秦无殇是容貌昳丽,可惜却不符合她的择夫条件,人长太美,麻烦太多!

    秦无殇是有本事,创立了偌大家业,可惜她期望的未来另外一半最根本就是爱家庭,爱孩子,喜欢她,她也喜欢她,最后俩人能够养家,就可以了。

    所以秦无殇的家业也不是她重视的。

    刨除这俩点,秦无殇性子阴沉,小气,爱撒娇,爱摔脸子,控制欲强,一般人挺不住跟他过不下去好不?

    谁能靠着看脸跟一个男人几年,几十年的过下去啊?

    当然了秦二爷也很有优点,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喜欢上他。他们在一起也有小二十年了,这个时候举行双修大典,在云婧看来也就是水到渠成那么一回事。真心不算什么的事儿。

    她也闹不清秦氏宗族那些人,为什么要有那么激烈的反映。

    还有娘亲的话,是不是代表这其中的混水还有其他人想淌上一淌?

    “娘,你看,不就是一个双修大典嘛,这么多贴上来凑热闹,多讨厌。当初我要是选了那个谁……”

    “哪个谁?”秦无殇带着戒备的口气立即跟了上来。

    云婧无语的扭头看他。

    “……”秦无殇同样无语的看她,还想选谁?这都多少年了,还有外心?看来他得努力让婧婧给他再生一个了。这最小的小六的满地跑不粘着她了,空出手来的婧婧就闲的整天瞎想了。

    “这不是听说我们的双修大典不少人都有点想法,所以就抱怨俩句嘛。”云婧被秦无殇专注的眼神看得憋不下去,只好解释道。

    说到这事儿,秦无殇脸色微变。“确实麻烦点,不过也不难解决。婧婧觉得那里难受,我去解决。”

    “要是真的直接招惹到我手上,我也不是面捏的人。反正咱家就这复杂的亲戚情况,我适应吧。”不适应还能怎滴?

    秦无殇看到云婧一脸无奈的样子笑道“有这个心里准备就好。慢慢来吧,总会习惯的。要真是有烦恼讨厌的,就跟我说。我总能替你挡着。”

    云婧听了这话直接白了他一眼,好似她是水晶刻的易碎品似的。

    眼看着秦无殇回来了。云瑶也只好选好母女谈心被迫结束,把空间让给人家夫妻俩。

    ……

    无论外界如何热闹,双修大典的日子还是来了。

    就在这天大典即将开始前俩个时辰:

    “主上,秦氏族长老纷纷表示不愿意过来主婚!”秦立一脸苍白的跪道秦无殇的面前。

    秦无殇脸色微动。

    跟着斐寄也跪了进来“主上,我们的营地多处遭遇冰皇宫的攻击。”

    “按计划安排阻截冰皇宫的人手执行任务。”秦无殇脸上的表情微微动容,才开口道。

    “是。”斐寄利落的转身离开。

    秦立心中一骇,忍不住抬头去望秦无殇的脸色。

    “你也不用闲着。去请顾铮。我已经跟他提过。主婚人这次是他。另外去请我们军团内的各位军团长和主要将领过来,神裔的那些长老们也邀请他们过来。秦氏宗族的人有人愿意来就让他来,不愿意来参加我们也不接待。”

    秦立忍不住呆了呆。

    ……

    终于在父母的瞩目下。孩子们的祝福之中嫁给了秦易。云婧浅浅而笑。

    没有秦氏族老们的到场又何妨?

    秦氏的不少小辈都来了。

    在这场较量之中大家谁也没输,当然也没有赢家。

    只是原来隐藏的保顿被摆置到了明面。

    “冰皇宫倾巢出宫跑来寻我们的麻烦,我会带军团去收拾他们。接下来的事情,你代我去做。”大典的婚仪完成。秦无殇就带领众将出发,然后将其他的事情劝劝托付给了云婧。

    秦晖。秦煊,秦旭都跟去帮忙了。

    秦煜倒霉的被留下帮助亲娘!

    云婧心中暗暗吐槽:她就知道成个婚没那么简单。

    ……

    冰皇宫倾巢来攻是什么概念?

    就是整个屠魔军团上下二十个军团全部上了战场!

    剩下的老弱,在这种断层空间,不能够进入战宫之中转移。只能暂时留在原地防御。战宫不能在断层空间移动,但是可以作为原地防御的堡垒。

    可惜的是九座战宫并非在一处断层空间内,而是被分成三份。三处都得她来操心。

    第一日就调动了大量的各种物资让各军团后勤辅兵运转。流水一样的丹药,流水一样的符箓和各种资源流向了战场。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外人等着看笑话,到后来的从容调拨,云婧就用了几日的时间。

    这场考试,至少她及格。

    随即就迎来了各种战场缴获,以及各种急需物资的调拨。尤其是各种损坏的大型战争法器,法宝。更是几乎是影响着各处小战场的占据成败。

    有些小战场,只要战舰,战船之类一不能用,就只能全面被敌人压制,挨打等死。在生命时间倒数的巨大压力下,各种抱怨就疯狂的朝着后方传递。

    尤其是虚空战舰,简直就是敌我俩方的战场利器,谁的虚空战舰占据优势,谁就是赢家,就是一面倒的屠杀!另外一方就是输家。

    秦无殇弄出来的虚空战舰,总体形成还算不差,就是数量上要比冰皇宫少。所以一开始就有点吃亏。

    随着战场上的数量折损,就让冰皇宫占据更加明显的优势了。战场的对战舰的抱怨和新战舰的催促雪片一样的扔到了云婧的桌案上。

    一杯茶水没喝完,她桌面上就又多十几张摧单。

    负责战舰维修和列装的王老一脸的苦色。他坐在云婧的面前一脸的疲惫。“真不行已经半个月了,大家都不眠不休的拼命。还要加单,上哪里加去?个个时间紧,个个前方战士在流血拼命。我们实在是挤不出半点时间和精力了。零件需要造,外壳需要修复。无论是列装新战舰,还是修复破损战舰,大家都极限了。”

    “可是现在我们一日就只能修复十七艘战舰,列装三艘,这种速度你觉得会让军团满意吗?”云婧问他。

    “不行我们也没有办法了。”王老干脆耍赖。“要不你多给人,要不就维持现在这个水准。”

    “你们觉得战舰最耗费时间修复的是什么?”云婧忽然问。

    “外壳!”王老都没犹豫。“内部的零件组装欢新大约只占外壳修复的三分之一的时间。”

    “可是不用修复外壳的新战舰,你们也仅仅能够一日出三艘。”云婧紧跟着问道。

    “哎呦!”王老立即牙疼的大声反驳道“婧婧你亲自去瞅瞅,那是战舰,不是什么小东西,不说别的就说阵法篆刻,就是几十个阵法师在亲自上阵。一艘战舰一万领八千七百个阵图。一日三艘还想咋地?能有这速度你知足去吧。这还是因为咱们当年弄了不少战舰的外壳不用重新打造的关系。

    你知道,咱们一开始组装就是裸舰坯,除了材料连个花纹都没有。”

    王老的声音是越拔越高。

    “那你的意思,除非增加专门篆刻阵法的阵法师,否则难以提高速度?”云婧无奈的躲避着王老纷纷冲过来的大脸。

    “没错,现在最缺的就是篆刻阵法的。如今稍微懂阵法,能够篆刻的家伙都被我安排去做阵法师了。要不你从老侯或者其他人哪里弄点人来。否则的话我真不行了。

    老知道老王可是炼丹出身,炼器真心不是专场。”王老抱怨道。

    “要不你看谁是专场,一提打仗。能跑都跑了,就剩下咱们这点人。如今负责后勤的,大部分的都是战斗力弱的丹师。炼器的那群家伙也大半跑了,就连阵法一道,擅长布置陷阱和杀阵也跑前线就捞军功去了。我总不能强行压制人家的投战热情?”云婧无奈的道。

    王老立即给了她一个你活该的脸色。

    “要不是你太好说话,心太乱,人家一哭一哀求,你就放人。咱们如今怎么会缺那么多人手?”

    “唉……”云婧头疼的想。

    “现在就那些凡人还闲着。”老王也同样头疼,要是后勤总是不能及时送达各种军需资源,那绝对是要命的。而且对于云婧的打击非常大。会让越来越的人质疑她秦无殇伴侣的身份。

    “凡人,凡人……”云婧用爪子轻轻敲击桌面,思考着。

    “走,咱们去战舰坞看看。”还是亲自走一圈,或许就能找出法子来。

    “行,我陪你走一圈,你亲眼看见就知道了。”王老随着云婧起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