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56章 EQ太高!

第556章 EQ太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惜的是秦煜的人最后也没有拦截到那位秦家的秦虬!

    能够让秦煜都失算,云婧一下子就想到了秦族内部的那些长老们。估计在他们看来,秦虬远比她一个外族人重要得多。要不然怎么可能秦煜出手也没有抓到人?

    秦煜亲自过来跟娘亲回报的时候,云婧明显的感觉到老二虽然笑着呢,但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感觉阴冷飕飕。

    外人不好说,但是毕竟是几个孩子都是她一手带大,不假他人。所以对孩子们的脾气云婧还是能够摸着脉的。

    小煜是一轻易不发怒,发怒一时半刻消火不了的小家伙,说白了就是一个报复心极强的小坏蛋,但是明面上还总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

    不过是一个秦虬,她自己都能对付。云婧不愿意让秦煜总是为了这点小事纠缠,就反而安慰他几句。

    秦煜非常快速的调整了面部表情,结果她的话头,直接变成了主动安慰她。

    云婧:“……”

    特么的,儿子情商太高,真是一点当娘的成就感都没有!

    “大乖,你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懂事,独立。记得你跟小乖还很小的时候,娘只要说乖乖的待在屋里,跑出去危险。你就能克制自己的好奇心不往屋外跑,不仅自己不跑,还能管好你弟弟。

    要是没有你,娘当时根本带不了俩个同样大的孩子。”

    这有点夸张,当时秦煜小时候确实特别让云婧省心。这都是对比起出来的,比起秦小四和秦小六。早先出生的大乖,小乖简直是乖孩子代表,咳咳。不过老三秦煊长大之后就越发能淘气了。说起来,这俩个孩子小时候那么省心,云婧觉得这还都是大乖从小就懂事,懂事照顾自己,懂得照顾弟弟。这孩子简直就是生来让父母骄傲的。

    秦煜的嘴角勾勾,眼底闪过一抹温柔之色。

    娘亲总是把他们当孩子照顾,嘴里虽然经常说孩子要经常敲打。不能惯着。不能宠溺。但是她其实是一个比谁都宠爱孩子的娘亲。

    “娘,这事儿是怎么回事,我心里有数。”秦煜想起跟父亲联络的时候。父亲的脸色和最后对自己的说过的话:儿子,这是一个锻炼,看你的了。

    秦煜知道,父亲没有雷厉风行的解决族内的问题。指定是有原因的。不过让自己动手,难道是打算用秦族给自己做磨刀石?

    “对了。娘给你做了一件法袍,你穿上试试合身不?不合适娘再改。”云婧回身去拿自己赶制的衣服。其实她的手艺不咋地,绝对没有专业人士的技术功底。

    不过每隔一段时间,云婧还是会亲手给孩子们做衣服。

    秦煜被她当成模特摆弄了好半天。才无奈的穿着老娘新给做的法袍离去。

    秦族的人如今大半都聚居在各处又重新开启的战宫之内。

    云婧带着孩子们已经随着秦无殇驻扎到了雪草断面,秦无殇最近跟冰皇宫的人谈判的并不愉快。秦无殇最近回来一次比一次脸黑!还带着怒气!

    云婧暗下决定,最近都不招惹他。

    ……

    秦煜穿着一身银白的法袍出现在众人面前。顿时让大帐子内的众人都愣了愣。

    秦煜差距到众人的异样,有点傻眼。

    “怎么了?”

    “唉。就好似二祖从画像上活着走下来一般,太像了。”秦戮首先叹息了一声,然后出声道。

    “是啊,太像了。”秦诡也是一脸的惊异。

    “气质上也极为相似,简直好像一个人。”秦科也一副惊讶的口气。

    秦煜顿时心中忐忑,这是什么意思?

    秦无殇揉揉额心“你娘给你做的?”他的口气带着笃定。

    秦煜点点头。

    “那就穿吧,她好不容易做的。”

    “爹,这法袍有什么不对吗?”秦煜疑惑的问。

    秦无殇失笑“能有什么不对?早先我觉得你个性子有些像你太爷爷,不过你到是越长大越像咱们家的老祖宗二祖他老人家。可惜那张画像没带出来,要不然给你看看,估计你能以为是谁偷偷画了你去。”

    “其实还是不要穿白袍的好,要不然族内又会有人跳出来说不尊敬二祖了。”秦立忧虑的说道。

    “爹,不能穿白袍?”秦煜不解?

    “不是,就是家族里曾经留有一副你二祖的白袍画像。跟你现在的样子到是非常的肖似。不过你娘既然给你做了,你要是不穿,岂不是让她白花了心思?”

    “可是……”秦立刚想说话,就被秦无殇摆手制止。“那个冰皇宫的宫主脑袋被驴踢了吗?”

    主上大人都转移话题了,大家也只能摸摸鼻子跟着转移话题了。

    不过因为这事儿,云婧的名头又坏了一层。什么不敬祖先啊,什么不友爱族人啊,什么没有资格做族长夫人啊之类的又开始沸沸扬扬的传开了。

    秦珠再次过来拜访云婧的时候,就欲言又止的给云婧讲述了这些传言,最后还归纳总结道“无风不起浪,这些传言传的如此广,只怕是有些人别有居心。”说完她还看了云婧一眼。

    云婧的容色淡淡的,看不如喜怒。

    “云夫人,按说我不该多嘴的,只是这样的传言多了,毕竟对你不好。”

    云婧望着她蹙蹙眉头“我自问这些谣言,还伤不到我半根毫毛。”

    “可是,可是……”秦珠又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就直接说好了。”云婧无奈的道。

    “云夫人,自从族长陨落,秦族内的几支族人都归附到无殇的麾下。即使他不说,也已经是实际上的秦族族长。而我们秦族,毕竟是一个庞大的家族。不可能一直都没有族长的。有道是国不可一日无主。”

    “你们想重新选族长?”云婧露出了一副恍然的样子。

    “……这个各支脉都觉得族长是必要选出的。”秦珠道。

    “你们想选无殇成为新族长?”云婧问道。

    秦珠避而不答,直接拐弯道“可是夫人您的名声不好,只怕是得不到族人们的认同。这族长夫人您只怕是……除非您愿意让出族长夫人的位子。”

    云婧是技术型人才,不代表她是一个蠢人。“你们是当真有意选择无殇做族长,还是打算利用我名声不好,逼着他妥协选择别人做族长?”

    秦珠被她如此直白的质问给说呆滞了( ̄△ ̄;)!

    “云……云夫人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秦族内外现在哪里还有反对无殇当族长的人?”

    “是没有反对。还是反对不了?”云婧好整以暇的继续追问。

    秦珠感觉这话题真的没法子进行下去了。

    “云夫人。请您不要总跟我开玩笑。如今大家都已经默认无殇堂兄是接任族长的不二人选,现在的问题不在无殇堂兄的身上,而是在你身上。”

    “总是拿我做引子。做由头,真是讨厌。”云婧直言不讳的对秦珠说道。

    “云夫人……”秦珠一听这话,忍不住色变道“到底是我们拿你做引子,做由头?还是你本身立身不正?不说云夫人你一直都没有正经的名分。算不上秦家正式的儿媳。就说你好妒成性,这些年死活都不让无殇堂哥亲近外人就是不对。男人三妻四妾纯属正常。哪家不是如此?”

    “就算是男人三妻四妾是平常事,但是我就是喜欢霸着他,他自己也愿意,你们看不惯又能如何?”云婧没好气的道。是。即使是修真世界,男人也常常三妻四妾。可那是别人的男人!

    她既然对秦无殇动了真感情,就绝对容不下他还有其他的女人。再说人家秦无殇自己都没有不愿意。不能忍。你们这整天追着屁股说三道四算什么事儿?

    “你现在连孩子都有了,好歹总算秦家的媳妇儿吧?你这样任性妄为的。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孩子们一个个都会长大,他们以后要如何在族人面前保持颜面?”秦珠听着云婧理直气壮的话,一时也很无语。“那你希望你的孩子们整日里听人说起自己的母亲霸道善妒,自己的母亲谋害族人?自己的母亲一点尊重祖先的意识都没有,明明知道家族之内挂有二祖的画像,年轻的族人不穿白袍,你也给你儿子做了一身白袍穿?”

    云婧顿时觉得自己太冤枉了好不好?

    “我给我儿子做了一身白袍穿又怎么了?你敢说不好看吗?”

    秦珠顿时被打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咱们讲的是一件事儿吗?

    “秦煜穿上白袍,简直是二祖遗留的画像一模一样你不知道吗?”

    “我又没见过,我怎么可能知道?”云婧无语o__o“…。“再说老祖宗的画像穿白袍,难道我儿子就一辈子不能穿白袍?”

    “什么一辈子不能穿白袍,你不要曲解我的话,等秦煜长大了,留了胡子了,自然可以传白袍?”

    “为什么我儿子非得留了胡子才能穿白袍?老祖宗穿白袍我儿子就不能穿?真是够了。就穿怎么了?老祖要是生气了,请他托梦给我,要是没有托梦给我,就说明没生气。那么大家都不要多管闲事。”云婧怒气冲冲的道。

    秦珠:“……”这个小伙伴还能不能继续下去了?

    “你……你……你简直就是跟别人不一样。”秦珠磕巴的说道。这要是别人,点一下,回头就让儿子换下白袍,重新穿一件别的颜色的法袍了。

    也就云婧在这里死咬着不放跟她较劲。

    “我怎么跟别人不一样了,大家不够是俩个眼睛一个嘴巴?”多长一个脑袋,那是生长突变。

    秦珠顿时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慨。

    “我先告辞了,你的事儿回头我再来。”

    还来?

    云婧也是醉了。

    虽然俩人不欢而散,但是秦珠其实就是云婧的堂姑子,所以以后俩人还是会见面的。云婧看着秦珠摇曳而去的背影,叹息了一口气“这是打算跟我打持久战啊?”

    ……

    秦珠回到自己的家,夫君郑南华和堂兄秦鸿泽已经在书房中等候她了。

    秦珠喝了一口热茶,赶紧把自己跟云婧的谈话讲给堂兄秦鸿泽和夫君郑南华听。郑南华听完就抚掌而笑。秦鸿泽也是一阵无语。

    “云婧之于秦无殇祸福难料,有了云婧秦无殇就有让人梦寐以求的子嗣。但是云婧也堪称祸水,就看她对秦五撒是能够的影响力,咱们就能看出来她已经成了秦无殇的弱点。要是秦无殇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族长,世家领袖,那么他要是不能够摒弃他父亲身上那种女色误族的缺点。我们还是不能够选择他来做下一代的族长的。”秦鸿泽一副就事论事的客观分析。

    郑南华轻轻叹息一声才道“族内看到这点的人指定不指我们,但是大家都没说话。”

    “秦无殇羽翼已成,大家都不想真跟他撕破脸。”秦鸿泽一副专家教授的款儿道。

    “秦无殇的嫡长子秦煜也是一个人物,年纪小小,但是气度已成,而且心计深沉,若能长大,只怕将来的成就不会低于他的父亲。”郑南华评价道。

    秦洪泽的眼底闪过一抹寒光。他当然是知道秦煜的,这个儿子为秦无殇加分不少。就像当年的秦无殇,渐渐长大之后,也为自己的亲生父亲秦华加分不少。族内不少人都很肯定秦无殇这个年轻一代的佼佼者,领头羊。

    说起来当真让人妒忌,嫡系的几支族人之中,就是他们这一支最近几千年,代代都出天之骄子。

    “不能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说不定秦无殇就当真被选定为下代族长了。”秦鸿泽道。

    “那你的意思?”郑南华问。

    秦鸿泽一咬牙道“逼宫!咱们各自找长老们游说,让秦无殇娶其它有地位的女子为正妻,我看祁家的那个小丫头,祁梦儿就可以。

    年纪不大,出身祁家嫡系,比起当年的殷朝英都不差。

    反正是比云婧那个贱人强。

    云婧不是善妒吗?我到是要看看她这次会怎么做?只要她拢住秦无殇不肯娶别的女人,哼,那么这族长的位置只怕就到不了他的手上。”

    郑南华轻叹“是的,咱们已经有一个被女人毁了的族长了,要是秦无殇一心一意守着云婧过,被她影响的失去了理智。那么族内的长老们必然会考虑到他不适合做族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