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55章 云婧的郁卒

第555章 云婧的郁卒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是道宗的。我说是记载在我们天魔典内的太上无情道魔功。这是一门魔功,十分的厉害,据爹说,天魔典,咱们到手的似乎并不是完整的。但是即使不是完整的。这门功法也是邪门的强悍。跟大天魔功,无生寂灭魔功并列最强的三部魔功。”

    云婧对天魔典不感兴趣,就直接催促儿子“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亲生儿子自然不敢杀戮亲娘,他要是真敢动手,那我也佩服他!”秦小四说道。

    云婧一听这话,直接敲儿子脑袋一个蹦。“什么意思,难道你还羡慕他?”

    “我呸?我羡慕他干嘛?自己的妹子都没教育好,自己的女人也没保护好。就知道跟爹娘放横,算什么本事?”秦小四傲娇的说道。

    云婧心中吐槽:“……”你不大一点,装得好像你很懂似的?

    “真的,娘,你不要觉得我还小,就什么都不懂。他们家的事儿其实是很简单的,就是他妹子从小就嫉妒和鄙视自己的养女姐姐。

    鄙夷大概是爹娘没教育好,我对大哥那绝对是真心相爱。”

    噗……

    儿子啊,咱们好兄弟,不走好基情的道路为好!云婧瞪大了眼睛,一手拉住了自己的儿子的道“四儿,上次我问过你大哥,他说他将来会娶妻生子的。剃头挑子一头热是没有幸福的。”

    秦小四不解的看看自己的娘亲,没好气的道“娘你这是废话,谁不娶妻生子啊。”

    “那你说什么跟你大哥真心相爱?”云婧无语o__o“………

    “是敬爱,依赖的爱。我绝对是爱大哥的。”

    艾玛,你不要这么大喘气啊儿子!

    云婧好不无奈。

    老大刚满二十的时候。云婧就拐弯抹角的问过老大,希望将来的伴侣是男人还是女人。她还记得老大当时看她的眼神诡异极了,后来还郑重的拉着她的手说自己以后一定会娶妻生子的。

    好丢人好不!最后她几乎在儿子的盯视下落荒而逃!

    这让云婧好几年都没缓过来劲儿,后来都没敢问老二老三这个问题。

    “娘你不要总是这么思路诡异好不好,难怪大哥说你经常走上歧路。”秦小四不满的说道。

    云婧指着自己的鼻子“我经常走上歧路?小晖子那小子说的?”特么的,真是欠收拾。

    秦小四一点没有给大哥打了小报告的羞耻感,继续道“我觉得大哥说的是实话。你要是收拾他就是打击报复。蛮不讲理。”

    “我蛮不讲理?”云婧怒了,直接将自己家的小四抓过来一顿神锤,小四嗷嗷惨叫。最后鼻青脸肿的老实了。

    “赶紧说后来怎么了?”云婧揍完了秦小四心情终于爽了,拉着秦小四继续讲八卦。

    秦小四欲哭无泪啊!

    嘶,老娘下手真狠啊,嘴角都破了。秦小四一边捂着嘴角一边可怜兮兮的等着云婧给他涂上药膏。多惨烈啊。熊猫眼还是一对。

    “老娘你好狠的心啊!”秦小四指着她。

    “乖了,娘一会儿就去给你做好吃的。赶紧把后面的事儿说了。”云婧给小四打商量。

    “那我要吃……”秦小四啥都没想。一听老娘说做好吃的,立即点了一大堆。

    秦小四说一个,云婧点一下头。秦小四点了一堆,云婧都应下。这下秦小四再次笑了出来“那个啥。娘你听我给你讲啊。”八卦天赋再次开启。

    云婧心说:小样的,老娘就知道你这小吃货好收买。

    “娘,你不知道他家有多热闹。笑死我了。”还没有开始继续讲故事呢,秦小四先笑开了。

    “说说。”

    “娘。那小子被自己的亲娘威胁自然是难以收拾自己骄纵的妹子,所以那货就跑出去借酒消愁。可是他妹子把自己的姐姐炼制成了尸体,手把却没玩好,让她的养女姐姐还保有神智。结果她那姐姐的尸体就偷偷跑去夜会情郎。她家情郎大概是喝傻了,居然跟自己的心上人来了一把人尸恋。真是重口味。”

    噗!!~

    云婧瞪大了眼睛“真的吗?”

    “真的,据说好几个人看见他们俩一起进了酒楼后面的客房。”

    好狗血啊,云婧在心里的赞。

    “那后来呢?”

    “那小子发现自己的心上人居然还保有神智,就打算坚决要跟她在一起,帮助她重塑真身。”秦小四接着说道。

    “已经变成尸体了,还想重塑真身。我记得那个丫头也就筑基期的修为,怎么重塑真身?”云婧不解。

    “能的,想要重塑真身,必须让女尸修炼到飞尸的境界。那小子不顾一切从家里偷取各种修炼宝物帮助自己的心上人,连自己父亲未来突破化神的仙天灵物化甲灵参都给偷了。

    结果那女尸借由灵参之力不断突破几日内就从筑基期突破到了金丹。可是还没等那小子高兴呢,他爹跟他娘带着他妹妹和一众高手就找上来了。

    原来她妹子竟然是将自己的姐姐活着炼制成了尸傀儡。

    经由她姐姐的怨气和主傀契约,她的姐姐修为越高,这不完善的炼制契约反噬的力度就越大。她姐姐成就金丹,她连练气期都没有保住,直接变成了废人,而且还被吸取了生命力,彻底变成了跟干骷髅没差俩样。

    要不是她爹用自己的精血吊住女儿的命,他家闺女早就死翘翘了。”

    秦小四兴致勃勃给自己娘亲讲述。

    “那怎么办?女尸已经金丹了,想要女儿不死,那最后只能选择对不起自己的养女了?”云婧这个时候开始变脸了。

    “可不是,这不成功炼制,让主人被反噬不成样子。想要活下去,只能运转契约。吸收金丹女尸的尸丹,那样的话,即使身体大损,以后再也不可能修为增进,但是好歹能够保存点修为。”秦小四讲完这些,却更加眉飞色舞的道“可是当那小子的亲爹提出让养女尸体献出尸丹的时候,不仅女尸自己不愿意。就连他儿子也反对他。”

    这明显是亲哥想让妹妹死的节奏啊!

    这份真爱太沉重了。估计他们家最后也难以承受这份痛苦。

    “那后来呢?”云婧问。

    “就是那小子的亲爹不顾儿子的反对和女尸反抗,硬将尸丹给挖了出来送入自己小女儿的身体。他儿子疯了一样的袭击自己的父亲让心上人的神魂逃走了。

    最要命的是他发疯一样的袭击自己的父亲的过程中,误伤了亲妹妹。让她也死了。”

    “那小丫头年纪小,修为低,神魂不稳。这一下子毁掉了肉身,只怕是要烟消云散。”云婧肯定道。

    秦小四直接点头“可不是。那小丫头的直接魂消魄散。那小子被他爹娘逐出家门,断绝了血脉牵绊。”这处罚绝对够狠也够重。没了血脉牵绊。对方就不算是秦氏家族的人了。这比逐出家族更差劲。

    逐出家族还有重返一日。断绝了血脉牵绊,祖先都不会承认你,以后就算是重返家族,也不算家族的人了。

    “这个惩罚是不是有些过了。他妹妹不是误伤吗?他们家就俩个孩子,没了女儿,就剩下一个儿子了。”云婧问道。

    秦小四小脸冷硬“可是他杀了自己的亲妹妹。娘。有一天,我要是死在二哥手里。不管什么样的原因,你会原谅他吗?”

    “滚,没这么比喻的。”云婧决定再把秦小四揍一顿,秦小四这臭小子一点多不会说话。

    嗷嗷,啊啊啊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不过云婧最后还是给小馋猫秦小四连坐了好几顿大餐。

    好吧,一边啃着骨头,一边嘶嘶惨叫的秦小四这下真酸爽了。

    云婧以为这狗血事儿已经过去了,谁知道这一次她出门去玉宵宫逛坊市,竟然被某男给堵了。

    “云夫人有我话问你。”

    云婧确定自己没有见过个这人,不走,也不说话。

    ”我是那日被你挑唆欺骗的俩姐妹的亲兄长!“他一脸悲愤的道。

    云婧无语o__o“…”不过也没有留在大街上给大家参观的嗜好。就带着男子走进一处暂时无人的小巷。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云婧道。

    “云夫人,你不觉得你有罪吗?你挑唆欺骗了俩个无辜的孩子,害得她们了失去了性命,你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云婧看着自己面前跟个文艺范儿的阴郁气质小青年差不多的年轻男子道“我最讨厌你这种明明是自己的责任却总是找由头推卸给别人的家伙。”

    “你……你要不是你那日说了那样的话,我家小妹性子虽然骄纵了一下,怎么会下狠手伤害自己的姐姐?”年轻男子怒气冲冲的大声吼她。

    “你好意思这样说,你家小妹妹那只是骄纵吗?骄纵的女孩子就应该往死了打自己的养女姐姐?你们都没有把养女当成人,自然会把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子养成这种一上来就喊打喊杀的性子。

    就算那日我不说话,你以为你那小妹妹就不会杀了她姐姐?”云婧觉得眼前这人,简直是好没道理。他们家自己一团乱,有点事儿不去找根源,就知道推卸责任给被人,似乎是找到了祸首,他们就能够心安理得的不去想这场祸事这的最根本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我看你就是明明知道到底事情的发生是什么回事,却不敢去面对,不敢去恨自己的父亲,自己的母亲,自己的妹妹,还有你自己。随意你就想找一个可以让你名正言顺怨恨指责的对象?”

    “你胡说,你胡说……”

    某个年轻男人脸都气青了。

    “那你告诉我你不知道你家养女每天都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吗?你不知道你的心上人在被欺负吗?”

    他不吭声。

    “你小妹妹整天打姐姐,欺负姐姐,你敢说你不知道?”

    他不吭声。

    “恨你自己吗?明明是心上人,却保护不了她,看着她自己的面前死去?”

    “你闭嘴,你闭嘴。”他疯狂的大叫起来。

    “你是故意杀了你妹妹!”云婧看他一脸狰狞的样子,顿时了悟。

    “你闭嘴,你闭嘴。”

    “你因为怨恨你父亲害了你的心上人,居然出手杀了你妹妹?”云婧也为自己得到的结论吃惊。“她在坏也是同胞亲妹妹啊。”

    “混蛋,要不是她,婳儿怎么会离开我?”年轻男子忽然一脸憎恨阴厉的说道。

    “你要是从小教育她,让她乖巧懂事,怎么会造成今日的惨剧?你怎么好意思去恨她?她才十几岁,她还没有成熟的是非观,你们平日里怎么纵容,怎么言传身教,她就会长成什么样子!

    你杀了她就能够让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了?”云婧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

    “她害了婳儿,她就的赔命。”年轻男子阴狠的道。“你别以为自己多高尚,看见谁就指责谁,就算我小妹妹性子不好,要是没有你当日说的话,也不会在这么段的时间内就让她疯魔了一样的杀害自己的姐姐。”年轻男子瞪她,眼神异常的恨毒。

    “哼。”云婧冷哼,“你想杀我?给你俩个妹妹偿命?好啊,那你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年轻男子眼神不断变幻,时而阴冷,时而恨毒。时而决绝,最后还是将手从剑柄上挪移开。

    他要是真动手,都不用云婧动手,就有人直接灭杀他。

    “我叫秦虬,你这种贱人总有一天会付出代价的。”

    云婧轻笑“连亲妹妹都能下手的白眼狼,难怪你爹娘都不要你。好哒,我等你回来找我报仇。对了,你那心上不是逃出神魂吗?我祝你们早日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特么的,他们一生一死,死的那个还下落不名,这祝愿跟诅咒有什么区别?

    秦虬狠狠的看着云婧,似乎要将她的容貌深深的印刻在自己的记忆里,当然不是什么喜爱,而是刻骨的仇恨。

    他已经没有了一切了,那么引发这一切的云婧,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仇人。

    最后他扭身离去,云婧却郁卒极了。

    当日本是一时心软好心不让那个被打的女孩子被打出事儿,谁知道好心没有好报,最后竟然招惹来一个仇人。这个仇家到是实力低微,但是他姓秦,只要他不对云婧当年出手,即使他被逐出家门,云婧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杀死他。毕竟人家爹娘还在呢。

    不过今日不动手,这货指定会立即离开军团以后再要抓他就不容易了。

    云婧手指一动,一声轻响。一个年轻的暗卫出现在她的身边“麻烦你给我家老二传个信儿。”

    “是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吗?”

    云婧轻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