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46章 发现!

第546章 发现!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婧说话间就要给秦小煊脱衣服,艾玛,秦小煊赶紧跟猴子一样的蹿了起来,死活拼命的跟老娘争夺衣裳。“我自己洗。”他扯着脖子怪叫。

    天啊,老娘也耍流氓!

    “从小到大,老娘还少给你洗澡了?躲什么躲?”云婧被他逗得嘴角勾笑,一边手上一饶娃的继续打算扒儿子衣服。有俩个侍卫听从吩咐已经送进来了一个大浴桶,热蒸蒸的水弄好了。

    “不要啊,会长针眼的,老娘,你绝对会长针眼的。”秦小煊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襟,坚决不被脱。

    秦诡原本还跟秦无殇轻声说话,这个时候也被他们母子吸引,忍不住失笑,呵呵。

    这是活宝吗?

    秦无殇抚抚额头,媳妇儿儿子都是债啊。

    最后云婧还是被她羞耻心大涨的儿子给赶了出来。不过洗完澡的秦小煊还是落入了云婧大魔王的手里。

    啊,啊啊,疼啊,疼疼疼。

    秦小煊一阵吱哇乱叫。

    云婧眼睛上带着特殊医学镜,手上捏着一只特殊医用刀和一个小镊子,一顿在秦小煊的头上的大包之中翻来捡去。有时候还切一小块下来。

    嗷嗷嗷!!~

    秦小煊疼的哭爹叫娘,眼泪横流。

    “叫什么你叫,嗓子都快被你吼破了吧?就这点小包,你至于吗?”云婧无语o__o“………

    “娘啊,真疼哒。”秦小煊哭天抹泪的,反正就爹娘在,他也不用维持什么少主形象。

    秦无殇一边看书,一边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说道“都这么大人了。就知道跟你娘撒娇,真是拿你没办法。能你好了的!”

    这是找后账的意思?

    秦小煊一听顿时变了脸色,跟着就哭道/(tot)/~~“那什么,我还有以后吗?”他头上的大包日日都在长,他能够感觉到。

    云婧无奈的递送今天第十五个手绢给小煊。“拿着先把脸擦干净了。你这包娘看着像是锈骨痈,不像是治不好的大病。”

    嗷!!~

    秦小煊一不留神把自己的舌头咬了,还挺疼。可是他顾不上这些。直接问道“娘。你知道我们这些大包是怎么回事?”

    “我就说看着像,还得仔细研究一下,然后试验试验。”云婧笑眯眯的看着秦小煊。某煊顿时心里发毛,小时候每次娘打算抓他跟哥哥抽血,刮毛做试验的时候就会做出这副表情。

    秦小煊想也没想,抬腿就打算逃跑!

    “要是没有人当试验品。娘怎么知道自己琢磨那药是不是有用呢,唉。可怜那些重患,眼看着都可能看不见明天了。”

    秦小煊刚刚迈出去的脚丫子,又收了回来。

    他小脸纠结,最后一副慷慨就义状的走到云婧身边。跟着一瞬间间化作狗腿献媚,嘿嘿,嘿嘿。嘿嘿嘿。又是给云婧催腿,又是给云婧捏肩。还不停的朝着她傻笑“哎呀娘,试验新药这样充满挑战性的任务,舍我其谁啊?谁能比我干的更好啊?咱哥们从小到大完成过无数类似的艰巨任务,这是定然还能圆满完成任务。”

    云婧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跑阿,让你跑阿?

    秦小煊赶紧装乖巧,一副我一定听教听话的小样。

    秦无殇看着他们娘俩继续耍宝,眉头稍微蹙蹙“要不找些其它重患试验你的药吧。”死道友不死贫道,儿子还是比属下重要多了。所以秦无殇跟云婧打商量的道。

    “还是不了,新药方试验都有危险。我对其他人的身体可不熟悉。而且熟悉他们的身体状况还需要一定的时间,那样会拖延我研制药方的速度。

    还是小煊吧,他体格壮实,底子打的也好。再退一万步说,他还有一副完整的身体被我封存着。若是现在这副身体当真不能用了,还可以换嘛。”

    嗷嗷,他把这事儿给忘记了。秦小煊顿时眉飞色舞的笑了,这下不用死了。

    “不要笑了,虽然你的身体还有一副封存着,但是那副身体是你九岁模样的。所以你要是失去了这副身体,那儿子,娘真对不起你了,你得从九岁重新长回来了。哎呀,到时候你就比你四弟还脸嫩了。”

    云婧见不得的儿子笑得得意的小模样,专门泼冷水道。

    秦小煊一听,顿时觉得自己被天雷劈重,汗毛倒立,大受打击。

    “九……九……九……岁?”亲娘唉,你何至于如此坑娃?还是坑自己的娃?“为什么要九岁的?就不能是成年的,或是跟我现在差不多的?”

    云婧皮笑肉不笑的道“当时你给准备备用肉身,那是前几年,你爹跟我时常紧张你们血脉暴走的事儿。就像你大哥当年血脉冲突暴走,还不是另外换了身体。多危险阿,就是为了规避那种情况,才特意给你准备了另外一个身体。不光你,你们兄弟,除了小六,人人都有。

    小四跟小五是我后来准备的。

    可是你们长到现在,好像一次血脉冲突暴走的情况也没有发生阿!”

    其实云婧还见过最早秦无殇全身瘫痪,几乎没有一点自保能力,等死状态的血脉冲突暴走惨状。不过要是说道这个事儿,就得解释一下秦煜跟秦煊是怎么来的。

    这个……咳咳,她头疼,自动略过。

    秦无殇眼里含着笑意,跟着道“有一副准备好的身体就相当于拥有另外一条命,偷着乐去吧。”

    云婧用力的点头,她也是这个意思,还是无殇理解他“再说,要维持一具你们的肉身一直完好无损,那耗费的都是神力和神晶。最早消耗的都是我找的一点老底子,现在虽然各种神力方多了。但是维生舱的消耗却是每时每刻都在积累的,时间久了,那耗费也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弄到神力方。所以还得给你们存着维持肉身耗用的,我做其它研究都得省吃俭用不敢多花。”

    娘,咱家用神力方做研究试验耗费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你才是真败家!

    秦小煊小眼神控诉的看着云婧。

    云婧讪笑。

    ……

    秦小煊的营地,从修筑上可以称老辣完善,绝对是经过老将指点。事实上也是,这是秦诡亲自指导秦小煊布置。主帅军帐就在最中央。

    如今被秦无殇给霸占了。

    侧边有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军帐。面积不小。却好像是硬挤进来的。在整体和谐的军帐阵列之中非常的突兀。

    一队侍卫,将整个临时军帐给团团看守住。

    咳咳,重点是看热闹。

    其实这些人。一看就让人脸熟,都是跟着云婧和秦无殇进入过仙墓的主儿。

    他们三三俩俩的守护在帐篷外面,同时也低声交谈着什么。

    别看人家看起来没正行,好似不务正业。聊天的聊天,乱走的乱走。但是实际上他们卡位都很准。走的路线也不是乱走,而是防备着各处可能的攻击路线。

    “唉,这又一个时辰了,我赌俩个肉包子。少主一刻钟内就会跑出来继续拉肚子。”

    说话的侍卫隔壁的短须侍卫白了他一眼,道“三个肉包子,赌少主十二息内就会出跑去拉肚子。”

    结果才刚刚五息的时间:

    嗷。一声大吼过后,一个半大小子就冲了出来。脸绿,还双手捂住肚子,一头扎进了隔壁的军帐。跟着就是噼里啪啦之声。

    好一会儿,那位半大小子,才一头披头散发一脸狼狈,还浑身带着臭味的一步一挪。脚步虚浮的从军帐里走了出来,一脸无奈又纠结的慢慢走回了临时军帐。

    随后俩个捏着鼻子的侍卫一人提着一个恭桶出来。

    嗷,恭桶刚一出来,那随风传出的臭味,就惹来呕吐声一大片。

    绝对是生化毒气!

    某还还没有走进临时军帐的身影,一听这些呕吐声,立即加快了脚步,好似身后有人追赶似的。

    刚才说话的俩个侍卫,也是一阵干呕,这趟特么的护卫任务真是奇葩,呕~~~~~

    早饭吐出来了,午饭吐出来了,胃里面没东西就剩下酸水了,呕~~

    “呕,夫人到底在研究什么呢?巨臭泻药吗?”

    臭味都飘过去了,短须侍卫觉得周围不再那么臭的难忍了才说话道“据说夫人讲,这个地方,因为到处都是神族尸体的缘故,充斥着一种奇特的僵骨花的花粉。

    这种僵骨花撒放花粉充斥这里的空间,其实就等于将这些神族的尸骨都包裹起来,让他们僵硬,缓慢*。保存里面的精华能量,然后再提供给那些僵骨花们繁衍生息。

    所以谁进入这片地方,就要有成为那些花朵的储备粮的觉悟。

    而且夫人说大量僵骨花生长的地方,还会伴生一种只有拇指高的小草,腐骨草。

    僵骨花的花粉能够保存尸体,但是若是活人,那就是腐蚀了。我们的人身上长出来的痈就是这么来的。而我们的人身上长的灰色鳞皮,其实就是因为腐骨草散放出来的毒雾。”

    “可是这片大地上,哪里有花?腐骨草又长成什么样子?”侍卫小伙伴又好奇的问。

    “因为看不见,所以才大家最开始才着了道。”短须侍卫一副经验丰富的说道。

    “嗯(⊙v⊙)嗯?”侍卫小伙伴不解的看着他。

    “僵骨花和腐骨草长相特殊,你看就你就知道忌惮它。要不是看不见,当真不会这么多人一起着了道。”

    而此时在临时军帐之中,秦小煊虚弱的躺在床榻上,一副我快要不行了,赶紧来看看我的可怜样。可惜云婧一眼都不去看他,而是全神贯注的看着被放在大玻璃饲养柜里面的诡异东西。那东西足足有半尺来高,这个人是挺唉的。但是模样听诡异的,就跟一个迷你小骷髅模型差不多,就是在头部的地方,突兀的长着三片黑色的叶子和一朵雪白的小花。

    这小玩意看着像个植物,但是居然是吃肉的。

    这东西就是僵骨花。

    云婧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僵骨花,这小东西似乎也能够察觉关注它的视线,云婧没看一会儿,它就受不了,干脆迈动白骨小腿,跑到柜子另外一边去了。

    要不是它出不了这篆刻的诡异纹路,明显被神力封禁的箱子,它早跑了。被关在这里,它能够隐身的保命技能都不管用了。太可怕了。

    “娘,你再看它也看不出花来。你那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研究好啊?”秦小煊有气无力的在一边叫道。

    “怎么没看出个花来?这不就是一朵花吗?”云婧指着那个小东西说道。

    “什么花?能吃肉,能跑,这是长了花形状的动物吧?”秦小煊吐槽道。

    “可是它上面的叶子和花朵,似乎也保持了植物的基因特征。”

    基因特征是什么秦小煊不大懂,但是这不妨碍他猜出老娘想要表达那怪东西的上半身估计还是一朵植物的事儿。

    “娘,咱们现在不要研究它到底是什么个东西,先研究解药问题,解药问题。你看我头上这包,你看看都快发了。”这试验新药居然还有催发的作用,他头上的大包快长大一倍了。

    这还不算她娘研制的药物似乎还有超级泻药的作用,让他不挺的跑恭桶。人都要虚脱了阿!

    “这俩天确实是辛苦你了。”云婧终于说了一句良心话。

    秦小煊感动的都快飙泪了。

    “那我不当试验品了行不行?”

    “好孩子做事儿就应该有始有终!”云婧大义凛然的说道。

    秦小煊:“……”

    “哎呀,好儿子,再忍耐一下,再忍耐一下,娘就弄出药方子了。”云婧赶紧跑到儿子身边,摸着他的小脑袋,慈爱的笑。

    特么的,好吓人阿!

    秦小煊一脸的心塞!

    云婧再一次抛下秦小煊,又去观察另外一个饲养柜,里面有几颗蔫搭搭的小草,一颗大概也就一拇指来高,灰白色的干吧小草,一副随时打算枯死的样子。

    不过草也非常的细,就好似细线一样。一颗小草上足足能够长十几片级细的叶子。

    云婧瞅见几颗小草都直接横躺在地上了。要不是根系还扎在土里,她都会以为这些小草当真死翘翘了。

    不过她随即扔进去一块带血的生肉。

    结果那些小草咻的一下子齐齐直立起了身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