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45章 霉星高照秦小煊!

第545章 霉星高照秦小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无殇眼神微眯,这次仙墓之旅,看似凶险,但是收获也异常的丰厚。首先就是一直困扰他的王刀!

    手握王刀不敢解封,这绝壁是致命底牌,要敌人的命,同样要他的命!

    王刀桀骜不驯,他有暂时没有能力镇压与它,说穿了确实挺让他觉得丢脸的。可是这一次,就在雷劫之后,仙魂的本源力量直接被雷霆拆解为清灵之气,清灵之气好似甘霖,刚一出现就渗入生灵体内,其他人虽然也有吸收,但是绝对都没有他吸收的多。

    至少有大半的清灵之气被他吸收,不仅改造了他的身体,消除暗伤,还中和他体内越发狂躁的魔元。

    他的魔元都是修炼天魔典而来。由于灵根的干系片属火性,即使有他一直用丹药小心调理压制,每隔一定时间魔元还是会变得狂躁。这跟他的血脉,也非常有关系。

    灵根本来就来自于血脉赋予。

    血脉,加上魔功,在这双重刺激激发下,即使他毅力不俗,同样每次突破都惊险连连,危机丛生。

    上次他突破了突破化神境,本以为已然无事,结果不出一月,在一次修炼的时候,就出现了炼狱杀劫。一点他的神智就迷失在炼狱一般的杀戮之中。

    但凡他心智差上半点,没有坚持住。也就彻底入魔,成了魔头,什么都完了。

    最近他有感觉,十分危险。秦二爷特意找人算了算,说是他心相劫快来了。

    当时他脸就绿了。心相劫,无形无相,真要赶上这个时候渡劫。他心中各种牵挂顾及太多,心思杂乱纷纷,真要这个时候渡劫,只怕就只能剩下陨落魔化一道。

    不过现在自然不必担忧,有了清灵之气,固本培元,改造他的身体。无形之中。也让他的*承受魔元的极限,再次被拓展了。他的身体就是承载魔元的容器,如果把他原本的容积比作一个广口瓶子。那么被改造了身体之后,就可以被算做是一口水缸了。

    这次改造实在是升级太多了,直接数倍增加了他的修炼潜力和天赋!

    另外收获的残破如意七宝塔以及青木仙剑,都算不错。即使暂时用不到。以后也有大用。更何况,青木仙剑的情况更加好一点。说不定,不久之后就能够用上。

    “哥哥~”小六伸着小胳膊在叫哥哥,云婧将小六放到地上,放俩个小家伙玩到一起。不过她也跟在俩小的身后,看着他们。

    秦无殇的长啸突如起来,但是其中的舒畅和意气风发。却让云婧怔了一下,然后侧身去看他。

    秦无殇也正好在这个时候转身去看云婧。看到云婧之后。脸上浮现了笑容。

    “小发一笔,自己知道就得了,叫什么叫?赶紧找找我们这是到了什么地方?咱们还得赶紧跟孩子们汇合呢。”云婧不愿意承认自己刚才差点被秦无殇的笑容迷花了眼,色厉内荏的说道。

    呵呵呵……

    你刚才看爷脸都红了,当爷是傻子啊!

    就是不爱戳穿你这是死鸭子嘴硬的小妖精。

    秦二爷自觉大度的走到云婧的身边,故意快手在她的脸颊掐了一下。然后在云婧的恼羞成怒之中走去秦灿那边干活了。

    秦灿蹲在地上,面前方了一个小桌。

    咳咳,是类似小桌的东西,小桌上刻画着类似罗盘一样的东西,不过各种奇怪的纹路和古字也密密麻麻的挤在上面。

    小桌不断朝着周边发散着柔和的淡黄色,淡银色,淡蓝色等光芒。随着这些光芒一层一层的发展出去。就将小桌上之上,一副悬空的山河地理的立体地图就出现了。

    只不过这些山河地理的图形却不是真实的颜色,而是现实出大地的黄色,江河的蓝色,空气空间的银色等,一个个带着颜色的小亮点组成了这副立体地图。

    而他们一行人所在的位置,就是一处明亮的小红点。

    “我天,这是什么?怎么看着像是大创师亲手打造的波粒空间定位仪?”云婧惊奇的说道。

    “什么大创师?”秦无殇呵呵笑话云婧道“这是来自天机门的宝贝大象天机图。专门用来定位和搜索探查。”

    “以前怎么没见你用过?”云婧好奇的问。

    “这东西,虽然是来自天机门,却是我家祖辈一个十分厉害渡劫修士从外域带回咱们太阿域的。一共只有三个。这是小的一个。最大的一个,就安装在咱们的明宵宫内。不够是用作备用的。

    中间大的那个,送给了宗门,现在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云婧走过来,仔细看看,随着各种散光越发的从小桌上发展出去。小桌子上面的立体地图就越发的扩展变大。

    “是有探查距离限制的吧?”云婧越瞅这东西越是像她曾经见过的超乎那个世界魔法与科技结合的文明产物的波粒空间定位仪。

    据说,那种能够自带扫描,定位,成像于一体的,最关键是的,能够扫描出各种能量力场的宝物只有那一脉的大创师可以制作。

    正常的扫描定位仪器可是扫不了各种复杂力场的,更别提在现在这种空间历练都不怎么稳定,神力絮乱驳杂的鬼地方。

    这个天机图,居然能够立体成像,还真是不简单啊。

    “这东西实用的很,要是多弄几个就好了。”

    秦无殇听了这话,直接嘴角抽抽。想的美!

    “这个是最小的天机图,使用一次,需要一万块极品灵石,或者是一千颗上品魔核。”言外之意,老子自己轻易都不动它,你这败家娘们还敢说要多弄几个?

    你莫非是嫌弃咱家极品灵石多?

    开什么玩笑,咱家的那点家底要是不攒着点花,根本用不了多久。

    云婧彻底无语了。

    魔族自己怎么分她不大了解,但是人族却给魔族划分了一下。魔族。包括奴族,仆族和真正的魔族。

    奴族不说,杀死之后,就会心脏的地方抠出一个淡黑发深灰色的小核,这是下等魔核。仆族和魔族,被杀死后,大多数都会被挖出一个黑色程度不太纯的小核。这是中等魔核。不过有些魔族被杀死之后。抠出的小核黑得发亮,色泽非常纯黑。这种小核就是上等魔核。

    云婧咂舌,上等魔核兑换极品灵石。一块换十块还能兑换到同等十分的功勋积分,十分的被战士们钟爱。很多小队出行,专门狩猎魔族谋求上等魔核。

    云婧还想,这种东西。为什么她夫君有多少收多少?难道是这种小东西能够辅助修炼?可是辅助修炼不是有更好的丹药之类的?原来用途竟然在这里!

    “它最大的探查范围是多少?”云婧问。

    “大约一百里。”

    “范围真大。”云婧这话绝对是说的反话。要知道平日在外面她的精神力探查范围都比这广。

    “这是在古神战场。这里神识你都不敢放出去一里。”秦无殇没好气的道。

    云婧不吭声了。她确实不敢放出来。

    这边的天地,充斥着各种力场。拉力,扭力,搅合力,吞噬力场等等。

    神识不想要了才会放出去。

    “咦。那是什么?”一群小黑点?云婧不解的看着。

    就在小桌子上面的地图快要到达极限范围的时候,一群小黑点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这个……得去看看。或许是我们的人。”秦无殇朝着那个方位感应了一下,有点模糊。

    ……

    秦小煊觉得自己倒霉透顶。

    他们的队伍。寻找到了一条奇怪的通路,进入了空间断层。结果发现断层里面到处都是兄弟姐妹。哈。都是他爹这次带进来的人。

    大家对面撞上一看都是熟人,好嘛,赶紧互相打个招呼,然后个忙个的。他带的直属人马原本十分的走运,在他英明神武的带领下,横扫了不少地方,收获极为丰厚。

    可是谁知到了这个鬼地方,就被限制在这里了。

    只要进来的人,就不能回去了。回退空间断层你用不了多久也得回来。

    因为只要你进入这个地方,身体上就出现黑黄色的蛇鳞,这还不算,身上不知道什么地方还会长痈。开口,流脓,不封口。只要你离开这里,痈就会疯狂长大,让你的身体快速糜烂。不管什么丹药都没有治疗效果。

    有老人说,这是被诅咒了,只有解除了诅咒,才能够离开这里。否则的话,大家都要死在这里。

    这论调闹的人心慌慌,五百来人傻兮兮的在这个鬼地方左跑右跑,几次陷入险地,都没有找到诅咒的源头。找不到诅咒的源头,这诅咒就不能解除,不能解除,难道大家真的要死在这个地方?

    秦小煊烦躁的挠挠头,一挠一头浓血。他的痈长在头上,足足长了十五六个。

    特么的,人家身上都只长一个。

    他居然长那么的多?

    各种心塞!

    就在他烦恼的想骂人的时候,一个侍卫兴冲冲的走进了他的军帐。

    “大人,您看谁来了?”

    秦小煊不耐烦的一抬头,瞬间就愣住了。跟着就紧张的大叫起来“爹娘您们怎么进来了?难道没有看见我专门树立在空间门哪里的警告牌?

    哎呀,你们怎么连小五跟小六都带进来了?”

    秦小煊烦恼的道。

    “怎么回事?”秦无殇不动声色的问。他怀里还抱着小六。小五拉着云婧的手,跟在她身边。

    秦小煊现在的模样很是肖似丐帮帮主,披散着头发,脸色憔悴。一身衣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多日没有更换,带着异味。最要命的是,那手上是什么,搓下来的是皮屑吗?怎么还蜕皮?

    秦无殇顿时对这个一离开爹娘就成了邋遢孩子的小家伙心中不满,看老子回头不收拾你。

    “爹娘你们是怎么来的?这里不能来。一进来就出不去了啊喂。”秦小煊苦恼的说道。

    “嗯(⊙_⊙)?”特么的,这是肿么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秦诡走了进来。他是专门负责跟在秦小煊身边的。秦家的长辈们,大部分都跟随者秦无殇那一路人马,走的是最稳健,最快速的那条路。

    不过也分出了不少跟着其他几路人马!当起了压阵高手。毕竟秦二爷可没打算放弃谁,如今整个时候正好是缺乏人口的时候。

    “无殇,我听说你们来,就赶紧赶了过来。我们这下子麻烦了。”

    听他俩先后来了这么一句,秦无殇就知道这里出事儿了。于是赶紧坐下,等着俩人讲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诡就把这里面的怪事儿都讲了一遍。最后才道“无殇,你怎么跟云婧跑一起去了?我还以为你还在带队?”

    “我跟云婧之间结有生命血契,她误入一处险地,我也被拉了过去。等我们出来,就发现了你们。这不是云婧担心儿子,我们就赶过来跟你们回合。”

    说道真假,难道你就不担心儿子,云婧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不过她也没有明面上反对他,自己男人总得给点面子哈!

    “唉,这倒霉事儿一件赶上一件,我们这边还没弄清楚到底是被什么算计了,你们又进来了。看来我还得让人去空间门哪里再立一块更大的提醒牌子。”秦诡感慨了一下说道。

    他到是心宽的,反正还没到最后一步必须非死不可的程度,没到最后一步,那就说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转机。这不,秦无殇和云婧都过来了。

    别人来了他不高兴,到时候只能是陷进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云婧来了,他却是心中暗爽。云婧可是有一手极好的医术。

    “小煊你过来,然我看看你身上的那个什么蛇鳞和痈?”

    痈就是开口的流脓的大包。

    秦小煊忸怩着不想给她看,他自己觉得好歹是个大人了,老给他娘像他弟似的摸来摸去,好不丢脸。

    尤其是当着太叔祖的面,各种太心塞。

    云婧却是不管他,直接拉过来,按到身边的椅子上,然后直接摸脑袋,撩衣服。

    秦小煊子哇乱叫,想要跑路,却直接被老娘给镇压,而且最要命是老爹也坐在身边,那冷眼一瞄,就跟刀子一样的可怕。

    “不要,不要脱我衣服!”秦小煊就跟一个即将要惨遭蹂躏的小可怜一样。

    “臭小子,给我洗澡,脏兮兮的怎么治病?”云婧阴声冷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