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19章 婆迦古魔

第519章 婆迦古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这个时候,秦华一直佩戴在腰间的一个极为精致的储物袋骤然炸裂,跟着一抹黑光点射而出,直接没入秦华的眉心。黑光之中,隐约夹杂了一个块类似牙齿的东西。

    只是这个颗牙齿明显不是人类的牙齿,而是类似野兽的獠牙。

    獠牙在黑光之内,扭曲着,电射入秦华的眉心之中,立即然原本抱怨的古老魔气变得井然有序。血茧之内的魔气不断的凝聚,渐渐的凝聚出秦华的骨骼,五脏,血肉,肌肤,毛发。

    只是新生的男子,身高一下子比原来秦华的身高高出了一个半头颅。白发及腰,一双眼睛好似冰冷的红色水晶。雪白的肌肤下面,经脉之中流转的是紫色的血液。

    手指甲和脚趾甲也变成了淡紫色。

    秦华原本就俊美无铸的脸,一下子魔魅,妖异了许多。

    额间一抹鲜红色的火焰异花含苞欲放。

    包裹在秦华身体外面的血茧逐渐的透明,让大殿之内之后一个活人秦井看了一个正着。

    秦井看着秦华,忽然爆发出舒畅的大笑声,哈哈哈……

    跟着大手捉过血茧,带着血茧猛的朝着大阵的中央飞身而去。就在秦井飞临大阵中央的时候,大阵中央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穴。

    秦井不管不顾的带着玉茧朝着洞穴之内落去。

    随着秦井的落下,秦井洞府的外面骤然升起极强的好似太阳一样的一轮强光。

    这轮强光几乎让外面的众人全部都被强光刺伤了眼睛。

    “后退。”

    有人疯狂的大叫。其实不用他说,大家也在后退。

    跟着强光,大地,一瞬间都向着秦井洞府的方向坍塌,如果此时凌空观察。就能够看见大地就好似直接坍塌成了一个巨大的碗装,好似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挤出来的形态。

    跟着轰的一声,坍塌的最中心在瞬息间喷发了。无数的强光,冲击波,各种石块,瓦砾,各种建筑物的残骸。家具残骸等等。朝着四面八方好似火山喷发一样的冲击出来。

    如果真是火山喷发。周期的修士们也就不紧张,惊惧了。

    那些直接冲击过来,一副打着穿透他们的身体。将他们打成筛子的强悍冲击波和强光,夹带着实打实的宝器跟仙器自爆的可怕威能。

    修为低于元婴期的,一瞬间就直接被湮灭掉。

    元婴期没有宝器或者是仙器护身的,撑起防护罩坚持不了多久。就看见防护罩刷刷的被冲击过来的各种强光和冲击波给刷掉能量。

    最后防护罩一旦破碎,就凭他们的肉身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这些修士无论男女一个个脸上浮现惊恐的神色。不断的呼救!

    可惜大家都自身难保!

    化神期的修士们也就仅仅比他们坚持得时间久一些。要是没有高阶修士保驾护航,最后也是生死难料。

    只有返虚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够凭借着强悍的修为苟延残喘。当然这还是因为他们修为高深,跑的足够快。逃离了强光跟冲击波威能最高的范围。

    俩位渡劫老祖,几位大乘。上百位合体,上千返虚期的高手,这已经是魔宫最后的高层力量。放眼望去。化神跟元婴期的高手们一个个就跟芝麻粒一样的成片成片的消失。

    俩位渡劫老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们各自在心中诅咒谩骂:秦井那个老王八蛋真够狠心的,自己得不到。就直接打算毁了魔宫!

    “俩位老祖,现在怎么办?”当时出主意覆灭秦族的人,也有如今的凤族族长,他同样一脸森冷,脸上带着骇人的怒气。

    “没有想到秦井那个老王八真敢自爆,这三十三层防御宝器跟仙器,自爆毁灭之后,就全部都化为乌有。以后即使秦族还有后代活下来,没了这些至宝镇守门面,也难以再有崛起的机会。

    当年秦家俩房人口,就是靠着最早他们祖先积累的那些宝物才能够快速站稳脚跟的。仙器可不是谁想要拥有就会拥有的。这席子他们人口也没了,宝物也没有了。算是真的玩了。”

    “可是我们也没落了好处去,这次我们也损失非常大。元婴,化神期的战力几乎十成去了九成。”凤族长环视了四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的说道。

    其他他的心都要肉疼死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覆灭了秦族这一支脉。当时的秦族总共只余下这俩脉。上头不少人打他们的主意很久了。我们做了好歹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用太担心。”那位老祖安慰了凤族长。

    凤族长一听心中更加的惊讶,不由得靠近那位渡劫老祖压低声音问道“秦族为何这么多年,连他们的另外一房人都视他们为眼中钉,肉中刺呢?”

    “归根到底还是血脉惹的祸。他们的血脉,似乎掩藏着一个十分重大的秘密。”那位渡劫老祖说道这里就不说下去了。

    凤族长当时就惊讶的抬头去看那位老祖,那位老祖却朝着他摇摇头,示意不准再谈这个事情了。

    忽然……

    秦族的东西的大地猛的震动摇晃起来。跟着爆出了一声毁天灭地一样的巨响。

    魔宫宗门所在的主山门重地竟然跟秦族的族地分裂了。

    就好似有什么东西硬是发动蛮力将魔宫宗门的区域跟秦族族地区域从中间撕裂开来。

    跟着早就严重扭曲变形的秦族族地再次发生变化,不知名的细细的黑色的丝线,密密麻麻的冲地面上冒出来。

    不断的伸长,几个靠的太近的化神修士,一不留神被黑丝抓住,立即惨叫着被吸收成渣滓跌落到地上。

    艾玛,什么东西?

    吓死爹了有木有?

    快跑。快跑!!~

    惊恐的修士们纷纷逃向更加远的地方。

    另外俩位渡劫老祖和其它高位修士们却纷纷迷惑不解,这秦族族地的地下,莫非还有什么东西不成?这秦家到底在自己的家里头布置了多少鬼东西啊!

    没多久,他们就知道是什么了。

    谁能告诉他们,那个浑身长毛的大号婴儿拖上来的巨*阵,到底是不是原本封印着俩界空间通道的那个封印阵?

    可是那个阵法不还应该在很远的地方,哪里可是靠近整个太阿域的中央。而这里。是太阿域的东南方。

    相隔亿万里。横跨无数的虚空,无数的大小灵界。

    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终于有人失声惊呼。

    这话说的,姓秦在场的没一个是会喘气的。他们都不姓秦。肿么会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封印阵会被转移到这里?”

    “为什么祭炼好的肉傀儡会变成长毛的僵尸婴儿?”

    “为什么……”

    无数的疑问纷纷爆出。

    可是现场却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们的问题。

    只有那变成毛僵的超级巨大号婴儿看着他们流出紫黑色的口水,发出不类人声的呱呱叫声。

    那婴儿眼中明晃晃的显露出兽性:他馋了。

    卧槽,不带这么玩的。

    众多修士们抽风中凌乱了有木有?

    毛僵婴儿可没时间浪费时间,人家直接甩掉自己一直拉出来的封印阵。直接朝着人最多地方杀去,如果他此刻能口吐人言。一定在大吼:吃饭,我要吃饭!

    毛僵婴儿速度奇快无比,在众人还不及反应的时候就冲进了人群,身上的黑毛朝着一个个活人卷去。只要被他卷走。那指定就成了他身上黑毛的战利品和营养。

    修士们齐齐骇然,尤其是毛僵婴儿附近的修士们一个个四下逃散。

    毛僵婴儿也不追赶,吃掉一些人之后。继续朝着人多,而且修士们修为不太高的地方冲去。其它高阶修士见状。直接朝着它发动攻击!

    合体之下修士的攻击,毛僵婴儿躲避都不多,来吧,反正是挠痒痒。

    合体以上的修士攻击,他才会躲避,一开始还有大乘期,渡劫期的老祖们将它打伤,身上打出洞。可惜这鬼东西兽性本能也不弱,再次遇上能够给它造成严重伤害的大修士们就直接快速跑路。

    他的跑路速度奇快无比,在虚空之中遁速惊人。一时间,大家也难他没有办法。

    “咱们动手,赶紧一起杀死它。”有人喊着身边的同伴。要是等他真的饱餐一顿,说不定最后大乘渡劫期的老祖们也会奈何他不得。

    有人喊,有人组织,那些渡劫老祖都跟着上了。大家齐心合力,眼瞅着就将那诡异的毛僵婴儿给围住打了个奄奄一息,即将剿灭。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轰的一声巨响。

    封印阵居然就在这个时候,被从里面撞击开了。

    跟着一艘魔族军团的战宫咻的冲了出来,然后停泊在封印阵上的虚空。咻,咻,秀,随后不断的有魔族军团的丑陋战宫好似游鱼飞跃一样的冲封印阵的洞口之内飞出。

    魔宫的众人一个个都惊呆了。

    封印阵竟然破了。

    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来,自己等人围剿的这个不断蹦跶吞噬修士的毛僵婴儿,原本就是封印阵内的器灵和阵眼。神魂是器灵,肉身是阵眼。

    问题是,它现在的眼神全是兽性,也就是说,这是它肉身自己萌发的兽性残魂。那么原本控制着封印阵的元神器灵哪里去?

    如果云婧跟小六在,她们娘俩一定能够告诉大家,曾经的某个诡异的器灵婴儿元神已经被他们联手干掉了。

    失去了器灵,这也导致了婴儿肉身的毛僵化。

    这力大无穷,一点理智都没有的毛僵婴儿,如果不是秦族族地内早就铭刻的封天锁地大阵,联通秦井的洞府作为阵眼压制他,早就彻底僵尸化,被殷朝英等人察觉了。

    可惜上面有仙器组成的大阵压制它不能够离开封印阵,封印阵里又许久都没有秦家的族人过来充当肉食让它饱餐。某婴儿于是就彻底狂化了。

    不仅封印阵对面原本可以沟通的魔族军团遭遇到了它的强烈猎食,在秦井放松压制的一瞬间它干脆彻底僵化,将守护在封印阵附近的那些人族全部都吃掉。吃掉这些人类他尤不满足,顺着秦井临死前开出了通路,他干脆带着封印阵爬了过来。

    爬到秦族的族地之上,果然看见了许多食物,一心贪吃的毛僵婴儿,顿时忘记了封印阵,干脆追随食物而去。于是封印阵没了阵眼,自然被发现了机会的魔族军团冲破。

    魔族军团都来了,魔宫的修士们自然不敢再待,纷纷疯狂的逃跑。他们一逃,原本被打得半死的毛僵婴儿也借机逃了。虽然屁股后面追了最多的魔族的战宫和飞空战舰!

    魔族军团干脆放出大量的飞空战舰,四面八方的追击魔宫的修士。大量的军团战宫随即从封印阵内不断的跳跃出来。唯一没有跑的就是殷朝英跟殷宝莹,以及殷家的众人,还有宗守和他的弟子,好友亲信。

    弥青作为先锋军团的军团长,接待了殷朝英等人。

    殷朝英带着众人跟弥青见礼。用的是魔族的拜见之礼。“三落氏三落玄英见过大人。”

    “我是有琼弥青。”

    “感谢大人厚待我等,竟然能够亲自抽出时间接见我们。”殷朝英先是感谢的话说了一箩筐,然后又介绍了自己和自己身边的这些人愿意投靠到魔族的人修。

    弥青出于意料的好脾气,竟然很是谦和有风度的接待了人族的修士。并且提出魔族愿意接纳人族修士成为自己的伙伴。以后共同治理灵域。

    艾玛,这当真是意外的惊喜。

    这让殷朝宗和宗守等人笑逐颜开。原本听从殷朝英投靠魔族的那点别扭忌惮之心,也逐渐消散了。

    弥青接待了他们之后,就立即返回了自己旗舰大舱的最核心的部分,自己的住处。就在他的一间客房之内,躺着一个绝色的男人。

    这个男人容貌昳丽,额头一朵火焰异花含苞待放。

    如果殷朝英在次,一眼就能够认出眼前的男子就是秦华,秦容止。

    弥青优雅的走到男子床边坐下,伸手轻轻的抚摸上秦华额头的火焰异花。“这一趟亲率大军过来真是运气了,竟然遇上了刚刚觉醒的婆迦古魔幼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