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18章 最后一步

第518章 最后一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还我的儿子,都是你,都是你我儿子才死在我面前的……”一个老妪的厉魂在啃噬他的元神。

    “你还我父母,还我妻子……”这是一个青年厉魂在啃噬他的元神!

    “我要吃了你,吃了你,你害死了我全家上下一百余口……”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厉魂~

    ……

    秦华感觉到似乎无穷无尽的厉魂死死的围困住他,不断的在啃噬他的元神。他的元神被啃出了无数的细小的漏眼。

    可是他只能无力的承受着被啃噬元神的撕裂之痛。

    他的叔叔,秦落衣此刻正在控制着他的身体。如果可以,他宁愿从来没有同意秦落衣控制他的身体,掌控他的元神。他的叔叔,竟然一口的一口的将家族内他们这一房的直系长辈们从血肉到元神都吞食了下去。

    满地都是鲜血,还有一些碎肉的残渣。

    戾气,不可控制的从他的身上爆发出去。黑色的魔气夹杂在戾气之中,一丝丝的从他的身体之中散逸出去。

    秦落衣将最口一口人肠吞了下去。秦华的眼底一瞬间被乌黑的魔气彻底渲染,眼瞳和眼仁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俩道散发着骇然波动的魔气的漩涡。

    这俩道漩涡,刚一出现就霸气的吸收着周围的魔气,怨气,戾气,杀气,煞气,任何负面的气息都被它们吸收过去。跟着漩涡慢慢吞噬了秦华的身体。

    秦井眼睁睁的看着秦华的身体在他的眼前一点点的化成了血雾。

    整个秦氏的族地,好似一瞬间被唤醒了过来。地面上的残骸,落入地下的鲜血,都好似被什么东西牵引了一般的朝着某个方向一番反顾的集中而去。

    *的残骸,一点点的被拉动。一块块的自己走动起来,汇成一道道的诡异的人肉线。

    这些残骸都在不断的朝着秦井的洞府的方向集中,他们一行一行的汇集过来,一到秦井的洞府外的防护罩前,就好似胖若无物的一般的跨过外面的人都难以攻开的防护罩进入到防护罩内部,在外面的人难以置信和恐惧的眼神之中朝着洞府内部最大的那座大殿走去。

    除了这些残骸肉肢,鲜血也是。汇集成一条条的血河。以同样的方式朝着秦井的洞府流来。它们自动的从低洼的地方违背重力倒流向高处的石头,墙壁,宫殿。然后再选择最近的路径朝着秦井的洞府流去。

    在秦井的洞府外。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一条条的血河汇集到一起,然后流进秦井的洞府。宗守提着手里的剑,心中升起诡异的寒意。他甚至看见那俩个渡劫起的老祖都脸色黑的骇然。

    那位娄族长直接靠到那位凤族长的身边,俩人低声一脸严肃的交谈着。

    殷朝英脸色的煞白。只是她眼中的惊恐,要更甚于这些人。就在这个时候。秦井的洞府之内,忽然传来一阵心脏的跳动声。

    随着心脏的跳动,一股股的奇异的波动也随之传出,波动之后。就是一股十分苍凉古老的魔气散发出来。

    这股魔气十分的淡薄,但是异常的精纯。

    可是这样的魔气,竟然又是一个陷阱。

    他们这些人之中那些实力稍微地位。元婴一下的人,一个个突然发出不类人声的嘶吼。尖叫。眨眼间就彻底魔化成了魔头!

    魔头们一个个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被莫名的力量拉动着朝着秦井的洞府深处飞去。

    “后退,快点后退。”殷朝英大喊道。

    还没有被那股苍古魔气沾染的人纷纷快速飞退,大家一下子就后退出了许多里。最近的也飞出大约整个族地面积的三分之一。大部分都直接飞出一半。

    胆子小的那些,直接飞出了秦氏族地的范围。

    “怎么回事?”一位渡劫老祖出声询问。他淡淡的撇了殷朝英一眼。

    “我看过秦家的古茧,那是有圣魔诞生。也就是说,有人直接化成了圣魔。”殷朝英脸色极为不好,一双眼睛内不时有肉眼看不见的金色的细丝游动了几下。

    不过当她望着那位渡劫老祖说话的时候,金色的细丝又彻底隐藏了起来。

    “圣魔?这不可能。”那位渡劫老祖直接呵斥。“世人都知道人族是不可能转化成了高阶魔族的。高阶魔族要是能够靠人族转化,那么魔族早就彻底奴役人族了。”

    魔族之中高阶魔族稀少,但是魔族之中只占百分之一的高阶魔族却控制着百分之九十九的低阶魔族和魔兽。驱使这如此多的炮灰,也难怪魔族跟人族发生仙魔打战的时候,最后虽然被打了回去,可是一万年就恢复了过来。

    要知道,一万年的时间多短,断到人族中的高阶修士和仙人们可是到现在也没有缓过劲儿来呢。

    当年的仙魔大战,魔族和仙人才是主力,双方斗的昏天暗地,仙魔都陨落的跟下饺子一样。

    当魔族卷土重来,得知了消息的仙人竟然不能够第一时间组织仙人来战斗,而是靠着太阿域自己镇守拖延魔族的脚步。可见现在的局面远没有人族自己乐观估计的那么好。

    当然魔族也有自身的缺陷,他们的高阶魔族同样不好繁衍,也不好培养。

    但是靠血脉繁衍出来的高阶魔族,远比靠着修炼,不断逆天突破生命极限,改变生命本质亿万人之中才出现一个的仙人要容易出一些。

    高阶魔族可以靠着血脉传承,可以诞生于无极魔渊之中,也可能诞生于魔气之泉,阴魔之地,可是那些地方都是处在魔域之中。但是,人族能够化成高阶魔族,那根本不可能。万年前仙魔大战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一个这样的逆天存在。你说现在,你这个太阿域的小地方,居然就能出现一个人族转化的高阶大魔?

    开什么玩笑?

    俩位渡劫老祖不行。娄五跟凤族长也觉得这事情有点诡异。其他来人也纷纷发表态度表示质疑。可是那魔气滚滚,眼看都快化成魔气柱子的异象是怎么回事?

    那漫天的血红色,都形成了鲜血欲滴的血云了又算什么?

    越是靠近秦井的洞府,土地都直接变黑,好似沸腾的沼泽,不断的冒出魔气泡泡,然后又在半空炸裂的出大团大团的魔气的诡异异状又是怎么回事?

    殷朝英远远的感知着秦井洞府的情况。越是感觉。她越是觉得自己的自觉没有错。

    “那里有大魔在孕育着,而且气息至少达到了圣魔诞生的层次。”

    高等魔族之中同样存在的天堑一样的等级区分。

    高等魔族,大魔。圣魔,古魔,另外还有传送中蕴含至尊血的魔神一族。

    每一个等级,都会让魔族的实力存在天地云泥之别。

    殷朝英自己就是一尊圣魔分身。也算见多识广。可是那不远处即将要诞生的魔,竟然让她也产生心悸。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殷宝莹不自觉的靠向她。

    殷朝英侧头看看殷宝莹,殷宝莹的脸色极为不好,似乎非常虚弱。

    “你怎么了?”

    殷宝莹艰难的道“救我,求求您。救我。”

    这话刚说完,一个漂亮的纯黑色的毛毛虫就从殷宝莹的嘴巴里跑了出来。

    殷朝英赶紧出手将毛毛虫直接反弹倒射会殷宝莹的身体。然后一伸手抱住了她的腰,殷宝莹的身体冰凉的可怕。殷朝英赶紧将一颗带着魔气的药丸扔入她的嘴中。她最然侥幸逃过,但是她的那些分身。却没有一个殷朝英就在身边保护。一个个都突然爆炸长一团血雾,然后被一股绝大的吸力吸走,融入到不远处魔气柱子之中。

    不仅是夺舍分身,其他潜伏进来的魔族全部都一个个惊叫着被吸走,到了魔气柱子之中直接搅合成血雾被吸收一空。

    好可怕,越来越多的人离开秦族的族地,跑到外面带着。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莫名其妙的吸走了。

    剩下的修为高的人也一个个神情莫测。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真是化魔了?到底是谁化魔了?要不俩位老祖现在出手,直接将那东西给消灭不就完了?”娄五直接说道。

    “咱们带了家底来,你知道人家秦家就没有家底。”另外一位刚才没有说话的渡劫老祖说话了“我告诉你为什么我们一直都不出手。那是因为秦井的洞府,防御一共布置了三十三层。外面三十一层都是宝器,至少是上品宝器,大半是极品宝器。最底下的俩层是仙器。”

    周围听见的人,个个倒抽一口凉气。

    “那个老怪物,这次可真舍得。我跟你们说,他这等防御,除非是没了灵石驱动,没了人去控制驱使。否则的话,我们要想攻进去,绝对是必须靠着兑子来攻。也就是说一件换一件。试问,三十一件宝器,俩件仙器你们谁愿意出啊?”

    众人都不出声了。

    “再说驱动巅峰宝器,对于渡劫期的人来说都是勉强,难以为继。驱动仙器那就更不说了,那是要消耗元神的。没有蜕变成仙灵,以元神驱动仙器,拼尽元神和性命以秘术爆发,也不过是元婴期的能够坚持几分钟,元神期的坚持一刻钟最多,修为越高越能够坚持时间久一点,渡劫起的老祖顶多能够坚持以个半时辰。这还是这仙器光驱动加载阵法,而不是作为攻击武器。要是作为攻击武器的话,施展大招,很可能一招就消耗掉一个渡劫老祖。”

    众人齐齐骇然。

    “这是在用人命来填坑。防守的一方最有力,攻击的一方很可能要付出俩倍到三倍的代价才能够打破对方的防御。咱们就这点人,说不定最后都不够损耗的。”这位渡劫老祖是故意吓唬人。

    攻击的一方疯狂攻击的话,防守的一方消耗同样快,填坑的人追不上消耗的速度,这个防御组合阵也同样会快速的失去效用。但是问题是,俩位渡劫老祖对里面那人还是很熟悉的,这要是他们俩个追的太紧,太近,那家伙说不定会自爆宝器跟仙器,跟他们同归于尽。

    这特么可不是说笑。

    实际上,秦井确实是这样打算的。他一开始就打算连快渣渣都不给外面那些人留。

    只是后来感知到秦华的恨和秦落衣的恨,让他又有了点其他的想法。

    他却不知道,他这想法,差点就要害死秦华。

    此时的秦华,已经在秦井的面前形成了一个直径达到十米的巨大魔血茧。好似无情无惊的魔气不断的淬炼,精纯成那种苍凉古老的魔气。然后再集中一团不断的挤压最里面的秦华。身体早就没有了,他就剩下了残破的好似破筛子一样的元神。以及数百万带着浓郁的血色跟他的元神纠缠在一起的厉魂。

    越来越多的好似地狱一样的景象,不断的影响着他的元神。秦华的元神竟然出现了崩溃的迹象。

    此刻一旦他的元神彻底崩溃,那么什么圣魔都不可能诞生,说不定这里面会诞生一大堆带有古魔气的魔头之类的。那到时候也就摆明了秦华转化的失败。

    秦落衣的元神异常焦急的在一旁边守着。他的尸体早给秦华的肉身吞噬了。秦井的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守护帮助秦华彻底转化成高阶魔族。但是这残破的禁术前期都实行的好好的,可到了最后的残缺的那部分,就出了意外。

    根据总纲上的讲述才看,秦华必须保持清醒完整的元神坚持到最后。当最后的转化来临的时候,出祭完成最后一步的就是他秦落衣。到时候秦华就可以成为一个保持完整的神智,转化成高阶魔族的人类。

    身为秦华最后一个祭品,秦落衣当真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不应该自己出祭了。

    秦华要是崩溃了元神,他现在祭不祭还有意义吗?

    “落衣,出祭。”秦井的声音再次传来。

    秦落衣一咬牙,直接出祭,他的元神直接崩溃成随便,然后一点点的融入了秦华的元神之中。

    秦华的元神猛的开始剧烈的挣扎,好似在嘶吼,咆哮,又是在哭泣,哀嚎……样子十分的可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