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17章 化魔

第517章 化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华再也忍不住,崩溃的跪在地上,捂住脸哭起来。秦井是他血缘上直系的老祖爷爷。

    秦井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到他的身上,那深邃的眼神似乎超脱了轮回。

    “秦华,我们都能死,但是你不能。你给我活着。”

    秦华木木的抬起头,一脸的死寂。

    “只有你不能死!”

    秦落衣忽然在这个时候,大声笑了起来,就连声音都变了“是啊,你听周围七百万冤魂都在叫着呢,你怎么可以这个时候死呢。”

    秦井看了看脸部都笑扭曲了的秦落衣,失望的道“落衣,你真让我失望。”

    “哈哈哈,祖爷,我知道你失望。你失望我被一个女人拉拢,还是被一个一心想要覆灭我族的女人。哈哈哈……”秦落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秦华,又是哭又是笑。

    背后的晶壁上不断传出同族被屠戮的惨剧,那些四分五裂的尸体,那些无辜稚嫩的小脸。

    “阿华,这就是你当年跪在我洞府门口七天七夜求来的结果!!你看看,你看看!!~”他愤怒的脸色狰狞,眼神冲满了疯癫之像。

    秦华被他指着鼻子数落的一声不吭,到了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秦落衣却肯这样就放过他,他揪着秦华的衣襟“你害了我,你还了老祖爷爷,你害了这么多你的直系长辈们,你还害了我们秦族七百万族人惨死!!~

    秦华,秦华!!~”他没忍住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而那鲜血更是喷到了秦华的脸上。

    秦华整个人愣愣的,萎靡到了极点。要不是现在有秦落衣拽着他,只怕他早已经躺倒在地了。

    秦井轻轻叹息。他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这种缘故。

    只是,待他发现的时候,一切都迟了。

    这次秦族迎来如此大劫,说到底都是因为秦华一味的纵容殷朝英,结果失了底线,才让殷朝英等人接近给秦族挖下了这等大坑。

    轰,轰。轰……

    洞府就好似巨浪翻卷下的小船子。上下颠簸。咔嚓,咔嚓,接连有六个石像直接碎裂成了一地的碎末。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秦族高手们。无声默契的选出那些修为低的,直接站到了原本那些石像站立的地方,然后在众人的视线中逐渐化成了石像。

    阵法的光芒越发的隐晦,能量波动却更加强烈了。

    “照着这个速度。加上我们,也就只能坚持半个时辰。实在是时间太短。其它孩子送不走的孩子怎么办?送给外面那些不安好心的家伙做菜吗?”有一位红脸膛一脸凶悍的秦家老祖出声道。

    “胡说,我秦家男儿只能战死,再不济难道还不能自爆跟敌人同归于尽?送菜?亏你想得出。”另外一位白脸膛,古拙帅气的中年帅哥老祖说道。

    “我就是想不通。好歹我们也为宗门鞠躬尽瘁了一辈子,我这一身的重伤,都是为此而来。为了宗门。我更是断绝了以后的飞升之路。我哪点对不起宗门,让他们这样对我?

    更让我伤心的是。这次来围剿我们的,竟然有我当年九死一生救下的人。

    喝,亏我还当他是我的一生至交,亏我还安慰他不用为我担心,即使寿元殆尽,老子也绝对可以死的像个爷们。”红脸膛的老祖唏嘘的说道。

    “……”白脸膛的中年帅哥老祖更是说都不说了。其实他更恨,恨秦华这一房的人,都是他们惹来了这滔天大祸。害死了这么多人。可是都到了最后了,再恨大家也是死一起,还有意义吗?

    “那么大家来恨吧!来来,恨死这个废物,祸头子。都是他,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惹出来的。看什么看啊,为什么要压抑你们的戾气,你们的怨恨,你们的怒火,都要死了,大家还在矜持什么?”秦落衣疯子一样的朝着四周的族人们喊着,笑着,只是那笑声比哭声还难听。

    大家都看见他的眼睛直接流出了血泪,一滴又一滴,将他的正个脸映红了一片。那些猩红的血泪,顺着他的脸颊滴落,渲染了他半个前襟。

    大片的红色,就好似炫丽勾魂的彼岸花,火红又带着冥界的召唤。

    还剩下的秦家老祖们虽然眼中带着愤怒,但是看着他们,心中却也暗叹。

    若果说他们可以恨,可以恼怒,死后戾气冲天!

    那么眼前这俩个人,几乎一手主导了整个家族的覆灭,他们此刻背负的鲜血和冤魂就足矣将他们覆灭!

    “落衣,你想报仇吗?”耳边传来祖爷秦井的传音。

    秦落衣的身体一僵。

    “落衣,你想报仇吗?”

    “想!”几乎是完全没有间隔的回复。

    “落衣,我交你个办法,可以让你报仇。”秦井的传音又来了。

    “好。”只要能报仇,让我下地狱,用不超生都没有关系,秦落衣当真是豁出去了。

    “那你这样做……”秦井细细的交代了一番。

    秦落衣听过之后,眼神诡异的走近秦华。

    “阿华,叔叔待你如何?”

    秦华没回复他,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二叔,你是我父亲唯一的同胞弟弟,是我唯一的叔叔。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你。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活下去。活着,我可能也活不下去。

    所以,二叔,你有什么想要的,我现在也可以给你的,你就说吧。”

    “阿华,你怨恨她吗?她害了你,害了我们大家。”秦落衣问。

    秦华眼神复杂,曾经他无怨无悔,自己觉得什么都无所谓,都可以为她付出。可是等到家族湮灭,家人死绝,再说爱,他当真没有力气了。

    “恨嘛。有今天大部分都是我错的。要说恨,我更恨我自己。”

    “那好,那你把你的元神,身体都开放给我,不要做任何反抗。”

    “二叔?”

    “哼,还说什么都可以给我?”秦落衣直接嘲讽他。

    秦华不在抗拒,直接对秦落衣开放了自己的身体和元神。

    任由秦落衣侵入了自己的元神之中。操纵着自己的身体打坐在地上。手掐一种奇怪的法决。

    眼看着秦华开始打坐,秦井的眼神中投射出一种怜悯之色!

    “他们这是……”

    其他的老祖纷纷奇怪的看着失去元神直接躺倒在地的秦落衣以及打坐手掐法决的秦华。这特么的是在做什么?

    “秦乔,秦将。秦煌……”秦井自己点出了几个人来。这几个人全部都是跟秦华血缘最近。

    秦井再次让二十来个族人去牺牲去驱动阵法,然后对被他点出来的族人道。“这次我们输了,输得元气大伤,后代死伤惨重。我等也没了报仇的机会。可是我却不想放过他们。

    不管是异族,还是如今魔宫里的那些人。我都不甘心看着他们继续逍遥!尤其是在我们流血又流泪之后。”

    “老祖爷爷?”被秦井点到的足足有五人。难道老祖爷爷还有什么能够让他们报仇的后路不成?众人眼中都是一亮。

    “我们秦家七百万人口。不能白死,哼,就算是尸身,神魂一不能白送给他们。成就他们的魔功。”秦井知道这次屠戮了秦族之后,那些人必然派弟子们过来收取秦族七百万人口的优质厉魂,以及秦族堪称人肉人身果的肉身。

    可是……哼。凭什么你们怎么算计我们就怎么应着?

    “阿煌,你们几个小子应该大概知道我们秦族是传承是上古神族时代。”

    秦煌他们都点头。其它仍旧活着的秦家老祖们也聚精会神的听着。“秦家不仅有上古神族的血脉,身上还有疑是魔族的血脉。”这是秦家大家都知道但是没有人愿意承认的事情。

    “当年,我们秦家传承了大量的神族传承下来的石书和神术,也秘密传承下来一部分诡异的异族禁术,秘术。其中有一种血脉绝禁之术,能够在短时间内将族人化成远古始祖魔躯。

    不过这门绝禁保留下来已经成了残篇。我也不确定能不能成功。

    可是若是成功了,那么就可以将族人直接转化成高级魔族,也就是魔族之中居于统治阶层的贵族。”在场的秦家诸人听了之后,直接傻眼。

    不会吧?

    直接转化成魔族,或许有可能。修魔的修士,都知道自己可能有一天变成魔头。可是魔头在魔族那边,叫做魔兽。是最低阶的炮灰和储备粮。

    人族即使被转变长魔人,也也不过是半人半魔的低等炮灰,地位还不如纯粹的魔头呢。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直接和转化成魔族之中的贵族!

    大家一个个瞠目结舌,真心相信不了。

    “嘿!”秦井笑的发冷。“就因为您们都不信,所以那些魔族才会接纳他。”

    众老祖不解“祖爷,即使秦华真的化魔,还成就了真正的魔族中的贵族身份。可是他毕竟是秦华,秦家的秦华。那些人怎么会接纳他?”

    “怎么不会?成就魔躯,需要大毅力,大牺牲。即使在魔族之中也不是人人可以的。再说转化之后,秦华会失去一切过往记忆,他就是新生的大魔!”

    其它的老祖眼睛都快瞪脱窗了,舌头都要掉出来了。

    “你们放心吧,只要他能够成功化魔,那边必然会接纳他。不过,这化魔的过程,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得住。”

    秦华最早的转化之旅就这样默默的展开。

    那些老祖默默的看着,看到最后他们宁愿早早去阵法内牺牲,特么,真心看不下去了。

    ……

    殷朝英跟宗守跟随大队人马一直刷着秦族最后的堡垒,太上长老秦井的洞府防御罩。说起来,这次除了他们,还有凤族的族长,以及娄五等人。更有几位同样是渡劫期的老祖宗也跟着出来。

    杀到这里,秦族内尸横遍野,已经没了什么活人的气息。剩下的都是他们这些杀人的人。

    不过这不能够让殷朝英一展笑颜。

    秦华始终没有出现,这不对劲儿。

    秦族的那些老祖们始终没有出现,这不对劲儿。秦族的那些最后的精英子嗣也不在。他们都去了哪里?

    如今,当真都在秦井的洞府之中吗?

    其实要不是秦华不听她的话,竟然一力阻扰他们去抓来秦无殇的小儿子,她也不会出手。秦华听话的时候,确实什么都好,可是一旦他不听话了,就成了最大的阻碍和掣肘。

    即使他表面上答应的事情,他暗中也会让事情办不成。

    殷朝英知道秦华的本事,所以更加暗恨他的阴奉阳违。

    她出手拉拢魔宫之中的其它势力,未尝没有教训秦华,想让他清醒点乖乖听话的意思。只是现在秦族的人都快死光了,那些最核心的秦家族人却一个个都没有出现,这让她心中不自觉的感觉焦虑和惶恐。

    殷朝英赶紧挥开心头的阴云,什么惶恐,真是可笑,她殷朝英什么时候用得着惶恐?

    即使秦族送走了秦华和秦家的那些核心族人又如何?哼,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纵然秦华暂时离开她,也终究会重新回到她身边的。

    秦族的那些老家伙要真打着让秦华离开她的主意,那么她到是要看看!究竟是秦华对她的爱重要,还是秦华对她覆灭了他的家族的恨重要?

    哼!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当真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她的心跳莫名的加快了。

    咔嚓,咔嚓……

    百日一瞬间直接化为黑夜。

    天空之中黑紫色的雷电好似蟒蛇在天庭飞舞,游动。

    大地之上,千千万万的黑影,嚎叫着,嘶吼着,尖啸着在奔跑,走动,打架,互相吞噬!!~

    厉魂,满是戾气和怨气的血红色的厉魂一个个从地面上冒出来。然后汇集成厉魂的长河。这条长河不断的汇集到秦井的洞府之前。

    哼,有人冷声一声,抬手就去收摄那些血红色的优质厉魂,这些厉魂是炼制魔器的上品材料。可是厉魂刚刚被摄到半空,头顶上的雷蟒就一条条的疯子一样的冲袭下来,直接奔着那人就冲去。根本没有跟那人躲避的机会,一瞬间就将方才那人雷击成了劫下灰。

    嘶!~

    刚才那人周围的同伴,一个个都倒抽一口冷气,不由自主的朝着后面飞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