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16章 舍生

第516章 舍生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穹独身一人,走在幽暗的地宫洞道之内,他脸上表情冷漠木然,但是大手却扶着半出鞘的剑柄。突然,黑暗之中一道快如闪电的黑影猛的朝着他的心脏冲来。甚至他的鼻子还在空气之中咻到了淡淡的腥臭气。

    秦穹不及多想,猛的剑光劈斩。

    呱!!~

    黑影被劈重,直接倒射而去。似乎是被秦穹斩的不轻,那叫声分外的凄厉!

    秦穹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人也加快了脚步。

    待他走到目的地,先是环视四周,见到没有其它人影,才出手在某面墙壁上一阵摆动。跟着墙壁上亮起惨绿色的幽光,幽光直接照射在秦穹的脸上,身上。秦穹甚至觉得自己的神魂,元神,甚至是骨骼,五脏都被冰冷的惨绿幽光给扫了一个遍。

    强压下自己的恶心和排斥,秦穹继续等待幽光在他身体上盘旋了一阵子之后,主动收敛。然后身体一轻,人已经出现以处传送阵内。

    秦穹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他只是闭关出关之后,忽然发现族内异常诡异。还有昔日的亲人,后辈一个个都有些异常。秦族被异族渗透潜入的战斗历史太多,这让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危险。

    所以干脆赶到族内的秘密联络地点。

    还不等秦穹走出传送阵,一个年轻的女修士已经站到了传送阵外准备接待他。秦穹仔细端详了对方的脸,很熟悉,是一位族叔家的孙女。

    “你是秦玉笙。”

    “笙儿见过穹叔。”秦笙继承了秦家男女的美人容貌,不过这丫头的美貌不是那种惊艳的让人喘不过起来的那种凌厉之美,而是一种娇滴滴的。楚楚动人之美。

    这点上,到是跟秦华族长的夫人殷朝英有些相似。殷朝英也美,虽然性格各种强势,但是长相美艳之中,确实流露出一种楚楚动人的潜质。

    不过俩个女子的楚楚动人,又有些截然不同。

    秦穹在中暗自品评着美人,心中却想着自己在外游历的唯一弟子。秦世朝。秦世朝是他收养的孤儿。天赋十分卓越,至少在秦穹看来并不比秦氏的嫡系孩子们差多少。

    要是秦世朝能够娶了秦笙,那就完美了。

    “笙儿。你爹呢?”

    “我爹负责另外一处族内的秘密联络点。穹叔要是想见他,我到可以帮您联络。只是在几位老祖没有做出决定之前,各处秘密联络点也是不许人员走动的。”

    秦穹听了她的话,脸色一变“外面的形势已经严峻到这个地步了?”

    秦笙儿苦涩的点头“很多族人都完了。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化的这样的快。一开始大家都没有发觉!等到察觉的时候。外面已经无力阻止外面的局势继续恶化。族地内外,宗门内外。也不知道渗入进来多少魔族。听长辈们说,我们魔宫的基业这下完了。”

    秦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而且我听说,剩下的暂时没有被魔族夺舍或者收买的族人,只怕这次也很难逃生。”

    “什么?”秦穹带着怒气的惊呼。

    “据说。魔宫内外,有魔族勾结了一些人,想要彻底覆灭我们整个秦族!”秦笙儿眼睛都红润了。亮晶晶的,泪水强忍着没让它流下来。“我亲近的几个堂兄。堂姐,嫂子,姐夫,外甥,外甥女都完了。简直是一夕之间,大家都变了。魔族!!~”她恨的嘴唇都咬破了。

    “那我们还剩下多少族人,能够确定没有被魔族夺舍或者收买的?”

    “不多,不过其中高阶修士有很多。魔族的渗透夺舍,或是收买,最难到手的就是族内的高阶修士了。不过他们也不打算放过我们。唉。”秦笙儿没说,但是这一场生死大战,只怕是迫在眉睫了。

    “秦华是干什么吃的?”秦穹怒了。

    秦穹却不知道秦族这场生死大战是绝对避免不了的,不过这一世由于秦无殇直接分裂了秦族,保护住了秦戮那一脉。所以也算保护了秦族的一部分元气,但是也促成了魔族势力的快速腐蚀渗透剩下的秦族人。

    无形当中这一世的修为比较低的四代,五代族人损失的要远比上一世多。但是修为高的族人,一代,二代和三代族人不是长期闭关,就是游历在外。小魔族一靠近就会被他们察觉,大魔族还没有来得及成长起来对他们一个个偷摸清剿。这就导致大部分的高阶族人都保存了下来。

    单凭殷朝英他们几个过来卧底的,暂时连那些被她们拉拢收买,还不知道他们魔族身份的秦族长老,大长老们完成转化还没有全部完成的。

    毕竟在实力不济的时候,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小心翼翼的靠着阴谋诡计来智取。

    秦穹说的话,其实也是秦笙儿想要质问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族长你在做什么?

    难道你也被夺舍了?

    ……

    秦华有点不明白为何一直都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太上长老大人忽然发送剑符给他,传唤他去见。

    等到他走进太上长老秦井的洞府,就看见几乎全部的秦族一代,二代,都坐在这里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然成了最后一人?

    “老祖爷爷!”

    秦家现在留在家族之中的一共五代。但是这个辈分之轮,是要抛出唯一一位坐镇家族的太上长老的。这位渡劫初期的太上长老,几乎是放弃修炼,坐守家族,虽然平日人影都不见,但是家族高层没有不知道他的存在的。

    “你来了啊?那么就到齐了。来啊,先将那些人给我拿下。”

    秦井淡淡的说道。他刚说完,殿内就人影发动,有些人措不及防,很快就被周围的族人制住。有些人是早有防备,不过在周围修为高过自己太多的长辈压制下,也很快被制服。

    不过最狼狈的就是秦落衣!

    秦落衣是位大乘期的高手,修为还在秦华之上。而且他也是极为坚定的支持秦华和殷朝英回来的人。这次要不是老祖忽然对他出手,他也不会这么快就失手被擒拿。

    “祖爷,你为什么要擒拿我?我做错了什么?”秦落衣被羁押跪在地上,脸上的不忿和激怒显形于色。

    不仅是他。就连看到这一幕的秦华都震惊的难以置信。“老祖爷爷为什么?”

    轰。秦井的洞府猛的震动了起来。

    轰……轰……轰……

    秦井的洞府不断的震动,外面似乎也传来的刺耳凄厉的杀戮之声。秦井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动容,跟着又平静下去。他的眼神好似俩轮漩涡。带着七彩迷幻,望向远方,又似乎洞彻了虚空。

    “因为你们都是罪人。带来家族覆灭的罪人。”

    秦井黯然的说道。

    “什么?”

    被羁押的人一个个一脸的惊愕,说什么都不相信。

    “不信吗?”秦井随后朝着身后的墙壁一扫。他身后的墙壁就出现了一块块的晶壁。浮现出一处处的魔宫的弟子在秦族的族地内疯狂杀戮,连附属于秦族的凡人老人孩子都放过的的疯魔景象。

    秦族的族人有组织抵抗。朝外面突围冲杀的。可惜这次来杀戮他们的魔宫弟子足足有三层。他们冲出一层杀戮圈,外面就修为更加高,更加无情的魔宫的弟子们在等着拿他们的血和头颅换取功勋。

    杀戮在整个族地的四面八方一起上演!

    “不,这不可能!”秦华首先失声。他再不把秦族当回事儿。也从来都没有想过秦族会在他的手上覆灭。

    可是晶壁上的景墙,却是实实在在的展示着一副末日的景象。

    秦族完了。

    “他们来了,我们也开始吧。”秦井淡然的道。

    他的话。其他坐在椅子上的族人都听见了,一个个表情都十分的沉默。死寂的压抑几乎在瞬间就席卷了整个大殿。

    “我知道你们舍不得死,我也知道你们对秦族来说更加重要,毕竟成千山万个族人也不见得堆出一个合体,一个大乘期的高手。”秦井叹息了一声。

    “可是你们要想一想,你们修为再高,也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即使你们之中有些人能够跑出去,但是你们能够传承秦族的血脉吗?万年之前,为何我族的高手拼命也要死拼掉魔族,拼命也要保护修为更加地位,看似没有价值的后代子孙。那是因为我们秦族的延续,靠的不是你们,而是他们。”

    “祖爷,我们不怕死,只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难道凭借我们这么多的高阶修士,就不能够安全的带着族人们冲出去吗?毕竟我们剩下的能够安全的抵达秘密联络点的族人也不算人数太多。”至少相比于原本秦族的总人数那是少多了。

    秦井大袖子一甩“你们看看他们究竟来了多少人!”老爷子没好气的将晶壁扩大,然后一个个曾经是同门,曾经杯酒言欢,曾经共患难同生死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当即就有人眼睛红了,有人更是忍不住腾的一下子站起来。

    有人更是怒着朝着外面闯,似乎是想要亲自去将外面的人。但是秦井大袖子一挥,直接将人给卷回了原位。

    “大家都是身不由己,你们去了又如何,不过图给人家多留些功勋战绩而已。你又那个血肉之躯,还不如为族人后代们多做点贡献。好歹让孩子多走几个。”

    祖爷你居然算计节省到这个份上了?

    一时间一个个坐在椅上的人老少爷们尾椎骨都拔凉拔凉的。

    “我们也开始吧。”

    轰,轰,轰,从一开始秦井的洞府就没有停止过震动,现在开来那震动到是越来越激烈了。

    洞府外面,晶壁上显示着成百上千的高手有组织的同时攻击着洞府外面的防护罩。秦华一眼就看见了殷朝英的身影。

    他忽然心中一痛,就好似整颗心被活活剜出一般。

    “老祖爷爷,是我吗?”他的声音都带着微不可查的颤抖。

    有人根据老祖的示意,将整个大殿的阵法开启。有人将那些被羁押的族人,修为最低阶的几个,直接放到了大阵的最外层的一圈内。

    那些人刚刚被放好,阵法就闪烁出灰蒙蒙的光。跟着那些人一个个慢慢的石化,变成了石头人。

    变成石头人之后,一股股血色中还夹着其它光芒的血气被整个阵法从石头人身上汲取出来,融入了阵法。整个阵法默默的运转转动起来。

    大阵运转整个大殿内都被抹上一抹苍凉古意的气息!

    “嗯,就是你,要不你疯魔了一般的纵容殷朝英,我们秦族怎么会迎来这次族覆?你对不起列祖列宗,你也对不起因为你无辜枉死的那些族人。

    纵然你敢说再多理由推卸责任,纵然你魂飞魄散,你永生永世都难逃这巨大的因果。秦族的数百万冤魂会在冥府之中哀嚎着时刻提醒你的。”

    噗!~

    秦华狂喷出一口心头血,人也跌跪在地。

    “秦华,你怎么好意思垂头,还把眼睛闭上?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就是要让你亲眼看着整个秦族是如何被人屠魔灭杀的啊!”秦井淡淡的说道。但是那话却好似一个个重锤子砸得秦华几乎体无完肤。

    “站起来,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着。除了外面的那些族人,接下来还有我们。唉,即使是使用这等绝阵,耗费整个最内最后的极品灵石,只怕也不能将剩下的孩子们全部传送出去。”

    “老祖爷爷,你们走吧,能带走一个是一个。求求你们了。”秦华哽咽着道。

    “不是不能走,可是你看看外面那么多的老家伙,大家都不知道谁啊?我要是走,或许仅以身免,可是族内的那些优秀的孩子们无论如何都走不掉了。

    舍了我们这些老骨头,至少他们能走。”

    呜……

    秦华再也忍不住,崩溃的跪在地上,捂住脸哭起来。秦井是他血缘上直系的老祖爷爷。

    秦井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到他的身上,那深邃的眼神似乎超脱了轮回。

    “秦华,我们都能死,但是你不能。你给我活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