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06章 坑感

第506章 坑感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要命的是,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秦无殇修炼的是大天魔典,这部魔门镇宫宝典的修炼者有一样特别恐怖的地方,就是他们修炼的出来的魔气不大一样,带有腐蚀和不灭的意境。

    一旦被伤,这伤口永远都不可能愈合。

    而且他的眼球已经彻底毁了,他弄不好回顶着一个恶心腐臭的眼窝子过一辈子!

    秦养三怒火冲天,以前又多喜欢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现在就又多厌恶仇视她。

    “都是你,都是你的错。说什么不受尊重,没了颜面了。说什么一定要找叔叔来讨还公道?不过为了一个小妾,一个女人,你就兴师动众没完没了的闹,现在我连眼睛都没有了,你是不是心里特别好过,巴不得看我笑话是不是?”

    秦养三的妻子祁淑宁来自秦氏强大的附庸家族祁家,坐在一旁的那位元婴中期的修士,就是祁淑宁的一个堂哥。当初祁淑宁就靠着一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气质得了秦养三的欢喜,从一个旁支庶女直接变成了秦家嫡系子弟的正房妻子,这也让祁淑宁那一脉的亲人全部都跟着沾光受益。

    秦养三因为喜欢祁淑宁,几乎从来都没有对她发过脾气,更是从来米有对她如此吼过。祁淑宁骇得脸色发白,仅仅的揪住自己的衣襟,就好似暴风雨中被摧残的小白花。

    她身边跟着的亲近侍从,嬷嬷几次想要说话,都被一脸狰狞的秦养三给吓住。

    幸好她的堂哥还有她的闺蜜也在,他们赶紧出来想要拉住秦养三。“不要冲动,这事儿都是奴婢们不好。也不能全怪淑宁啊!”淑宁的闺蜜也姓秦,还是秦养三的一位远房堂妹。

    拉架的俩人更是主动插入夫妻俩之间,阻止了秦养三继续炮轰妻子。可是秦养三眼眶内的疼痛却是时刻绷痛提醒着他。“我知道你容不下那个小妾,可是我已经把她送走了。我知道你不愿意我有其他的子嗣,我又把我仅有的一个庶女给送走了,这次那个小妾怀了孩子,我也听你的对她不闻不问。

    淑宁。你摸摸良心。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可是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秦养三不敢去责怪秦无殇,单打群殴都不是对手,他要是没有秦戮这个叔叔。说不定小命都得留下。

    可是他恨的是,这次的事情都是这个愚蠢的女人惹来的,要不然他怎么能没了一个眼睛,而且这次算是彻底惹火了秦无殇。他还不知道这个家伙以后会怎么报复他。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他窝火的?

    “我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祁淑宁大声哭泣着道“你对我那么凶。还把责任都推给我,你还是男人吗?我再也不要跟你再一起了,我要回娘家去,我要跟你和离。”

    秦养三一听这话。顿时暴怒,他猛的推开拦架的俩人,直接冲到祁淑宁的面前。制住她的真元,然后抓着她的头发直接朝着旁边的一根柱子上凶猛的撞去。一下,又一下……砰砰作响!

    啊,祁淑宁因为疼痛,突兀的惨叫起来。

    秦戮先是看傻了,然后反应过来,赶紧将俩人分开。

    祁淑宁的脸色全是血,前额被撞开了口子,雪白的肉都微微翻出来了。

    跟秦戮一起来的那些人一个个面面相觑!

    几时被分开了,秦养三也没有放过祁淑宁的意思。“你害得我没了眼睛,你还想跑?我告诉你,除非我不要你了,否则你就别想和离,死了那条心吧!”

    秦养三那种我不痛快,我痛苦,那我也绝对不会让别人快乐的狰狞疯狂的脸色看得祁淑宁恐惧惊慌。

    “夫君,我错了,我不和离,我以后再也不提这事儿了。夫君你还是吃些疗伤药,咱们找丹师给你看看眼睛,或许还能救治。”

    她是不提眼睛,秦养三或许还能保持几分理智,她一提眼睛,秦养三彻底发飙了。他的眼珠子都碎了,怎么治疗能够给治疗回来?

    不到结婴身体重塑,他都会一直缺一个眼睛。而且即使结婴重塑,他几百年都没有一只眼睛,谁知道结婴重塑之后,新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可不是没有人结婴重塑之后就变得了独目的。

    那眼睛就长在脑袋的前额中正心。

    “贱人!”秦养三一向到那一幕,顿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冲上去继续对祁淑宁拳打脚踢,就当着众人的面将祁淑宁打成了猪头。

    祁淑宁的堂哥跟祁淑宁的闺蜜,齐齐尴尬的站住。他们现在是上去帮忙也不是,不上去帮忙也不是。

    面对秦无殇的强势,秦养三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而造成这一切的引子,自然是他昔日捧在手心里的疼爱的妻子。

    这个结要是解不开,以后这个仇恨就会越来越扎入秦养三的心里,让他时时刻刻想到自己变成残疾,都是妻子的错。

    可是这个时候,让他揍自己的妻子,朝着她发泄愤怒和怒火似乎也有些不妥啊!

    秦养三可是一个大男人啊!

    “助手,够了,他是你妻子,难道你还想在这里打死他?”秦戮终于发话了,他一发话,那俩元婴赶紧冲上来,一个救走了祁淑宁,另外一个拉走了秦养三。

    秦戮看了一眼秦无殇,现在的秦无殇似乎更加心思莫测,不好猜度,而且他也一改让日对搬迁过来的秦氏族人的宽容容忍,变得强势冷漠。

    “无殇,你既然知道真相,又何必因为一个奴才的谎报污蔑,就出手惩罚不知情的养三?他是你的族人,你是不是下手重了些?”

    “我出手重?”秦无殇冷笑“他来之前怎么不好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当时在大街上,我才不相信那么多人看见,他就当真调查不出真相!他相信自己的奴才更甚过我儿子的人品!他觉得宗族势大就可以随意搬你过来踩我的脸。这种心中野心勃勃,总想挑衅实现点什么的家伙。我怎么会不好好招待他?”

    秦戮听了这话,脸都绿了。

    而那秦养三更是骇白了脸,连老婆都不打了,只是惊恐的看着秦无殇!

    “你是不是觉得凭着自己跟我同宗同族还都是嫡系的身份就是可以拿捏我,挑衅我,试试踩踩我的底线?呵,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秦无殇冷漠无情的奚落道。

    “……”众人默。

    “看来我这三百多年当真是太过于韬光养晦了。让许多人都忘记了当年我是如何抢到这座明宵战宫的开立名额。”

    他这么一说。众人再次色变。

    是啊,魔宫的战宫可不是想开立就可以开了,除了你得有身后的背景和积累足够的资源外。还有在参加宗门的血杀挑战赛,以夺取开立战宫的资格。

    三十万弟子,只有十个人最后杀出一条血路可以得到开立战宫的名额。失败的话,要不死。要不等待下一个一百年后的挑战赛。

    每一个从血杀挑战赛闯过的成功者都被魔宫的弟子背后里成为血杀魔将。

    当年的秦无殇人走到哪里,魔气和血煞之气就席卷到哪里。这些年来他开立战宫,位高权重,手下猛将如云,弟子天才如雨。渐渐就让人忘记了当年他是如何的嗜杀,又是如何的血腥可怕。

    秦戮更是苦笑,他这次要想又被人当枪使唤了。他看了看秦养三又看了看秦养三的妻子,以后这一对夫妻他也要远着点了。小心思都动到他的身上了。唉!

    只是无殇也够狠的。这一次杀鸡儆猴,只怕也足够让族人们惊惧了。

    “把那些跟着秦养三过来的仆从全部给我拉出去,一个个都给我打成人形肉泥,但是神魂要封印在身体之内,祭炼好了,让他们每日都享受裂魂之痛。记得都给我扔到刑罚殿前的血煞台上去展示一百天。”

    那些跟着秦养三夫妻俩一起来的侍从们顿时鬼哭狼嚎求救命。可是无论是秦养三还是他妻子祁淑宁一个都没敢张嘴。

    “那个元婴男,给我抽掉他一条脚筋。”秦无殇的刚一说完就有密卫高手进来拖走了那个元婴男,其实他一开始就感觉不好,几次都想逃跑,不停的朝着大殿门的方向靠拢。

    可是每次他移动,总能感觉到自己被几个高手锁定。

    而且每次锁定他的高手气息还不相同,太可怕了,他真没勇气跑出大殿去。

    元婴男的下场直接刺激到了祁淑宁的闺蜜元婴女,她忽然大声的叫道“不管我的事儿啊,我只是被拉来当见证的。”

    “那你是专门来看我们父子俩被大脸,特意跑来幸灾乐祸的?”秦无殇冷笑着问。

    “不是,不是的。我不是的……”女子慌忙摇手,她恳求的眼神一直盯着秦戮……

    秦戮叹息没吭声。

    这个时候最不适合说话就是他。本来他一来,就给秦无殇一种,这老家伙又是来威胁我的。事情的真相现在人家秦无殇一清二楚,反而是他不清不楚。

    为了不再继续被动,让秦无殇误以为自己有特意针对他,跟他对着干的嫌疑,这个时候自己最好闭嘴。

    眼见秦戮都不帮她,女子直接吓哭了。

    “哼,把她扔下刑法殿内的万骨窟三年。”去里面受受苦,以后就懂了不是什么热闹都可以围观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幸灾乐祸的。

    “至于秦养三还有你……”秦无殇指着秦养三和他妻子,浅笑“你们俩放心,我不会罚你们的。”俩人一听这话,终于松了一口气。“我不但不会罚你们,甚至会给你们好处。我会让人好好的伺候你们的。”

    秦养三跟祁淑宁顿时大感不妙。

    他们赶紧下跪求饶,可是秦无殇却一挥手,让人将他们拖走。

    等到他们都走了,秦戮赶紧道歉“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对,我没有提前查清楚事发的真正原因,给人当了枪。”

    “你为族人多尽力着想这没错,但是你至少应该保证自己不被蒙蔽,不成为人家手里的枪!”秦无殇没给他面子,直言不讳说道。

    秦戮羞愧的红了脸。

    “你要是当真愧疚,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干不干?”

    秦无殇又道。

    秦戮当即抬起头,他认真的看了看秦无殇,然后又思忖了片刻才道“你说说看。”

    秦无殇无语o__o”…“我刚说让你谨慎点,你到好,直接用在我神上了。”

    秦戮汗Σ(°△°)︴“我这也是没法子啊,秦养三那小子利用我我都没有发现,你要是利用我,我估计我得被人买了还给你数钱。”

    你话里话外就是被我买了是吧?

    秦无殇没好气的白了他一对大白眼。

    “族人那边总不能我隔三差五的敲打,要是这种事儿总是靠着我去做,那说不定哪天我火大了,就只能下黑手了。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着想,这事儿交给你。你给我严厉的敲打他们。不要光当好人!坏人,恶人你也要当。宗正现在你来做。”

    宗正?秦戮直接吃了一惊。

    秦氏是大族。

    族长相当于皇帝,宗正相当于族内庶务长,什么规矩,人口,产业,教育等一把抓。特么的,犹豫权力过大。几乎每代族长都不爱有这么一个宗正掣肘自己。所以秦氏已经有四五代没有宗正了。

    “无殇,这不好吧。咱们秦族的族长还活着呢。”

    “我们不是分裂出来的新族吗?哪里有族长?”秦无殇无良的道。

    “可是毕竟大家都喜欢了有族长,我们分裂出来也没几年啊!”秦戮无语o__o”…。

    “那不是没说新任一个族长,就弄个宗正,主要就是管理这些有点自由散乱的族人。以前在族地的时候,他们怎么敢如此横行无忌?

    这才几年时间啊,亏你还这一脉的领袖。你看你把这一脉的弟子们给惯的,一点都不成样子,简直没法看了。”

    秦戮:都是我惯的?你确定?

    “总之,你出任宗正,你干不干?”秦无殇最后口气就变得不耐烦了。

    秦戮:我也没有说我不干啊!

    秦戮委屈的小眼神,秦无殇视而不见。

    “总之,你下不了狠手,我就下黑手。你看着吧。秦族,只能养着未来的天才,天骄,一代人杰,这样的人闹事我也喜欢,但是什么纨绔小虾米,还想翻腾水花,哼,那我就直接灭杀了他们。不想死的,都给我安分点。”

    秦戮:所以老子任重道远??……深深的有种被下套的坑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