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05章 凶残

第505章 凶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子在云婧的帮助下,强撑着将孩子生了下来。小小的家伙,刚一出生心肺功能就开始衰竭,云婧身边的婴儿身体特征监测仪上也不断听到它发育不完全的五脏逐渐罢工的嘀嘀报警声。

    毕竟不足月,这个孩子一脱离母亲就靠近死亡!

    云婧赶紧将婴儿用保育舱给拉了出来。这可是当时星际之内最高级的婴儿用保育舱,专门给不足月的早产小祖宗们设计的。

    小小的保育舱就像个大号的金属摇篮,将小东西放入保育舱内,再将需要注射的药剂顺着小婴儿头部的血管输入。呼吸微弱,小身子也开始僵硬发青的小家伙终于停止了无意识的抽搐。

    一个时辰之后,第五小管药剂注入之后,小家伙明显安静的睡着了。

    云婧的药剂之中有俩只是补充小家伙身体内缺乏的营养物质的。眼看着小家伙的各项身体数据渐渐平稳,虽然比正常足月出生的小宝贝还要差上一筹,但也不是随时会掉命的那种倒霉蛋。

    不过小家伙睡了,云婧却没有忙完,她还在十指如飞的操作整个保育舱,将各项数据都输入进去,然后进行小婴儿再发育的辅助设定。

    毕竟一个发育不完全的孩子想要活下去,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小家伙的母亲等到这个时候才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沉沉的昏睡过去。

    她自从生下小家伙,明明疲惫的不行,但是还坚持亲眼看着云婧救治,从她的眼中云婧看出了浓浓的母爱,心中暗自赞许这个女人。好歹是慈爱的母亲。

    搞定了他们母子俩个,云婧才出来抓儿子,追上来就要揍。

    秦小旭吓得猛跑,娘俩一路弄得鸡飞狗跳,整个青莲殿都不得安生,最后秦无殇都发现了,赶紧人过来瞅瞅这是干嘛啊?

    云婧一手拿着一个根法器鸡毛掸子。一手指着秦小四的鼻子怒吼“有种你别跑。看我不揍死你。”

    秦无殇:“……”

    秦小四撒丫子赶紧跑弧线,让老娘的鸡毛掸子再次落空。

    “意外啊,真是意外啊娘。不是我撞的她。明明是她撞的我。”

    “你还敢说,你要走路精心点,她一个大肚子孕妇能够撞到你身上。要不是这一撞,她能早产。你个小混蛋。你知道不知道你差点就害了一条小生命啊?”云婧继续吼他。

    “娘我错了还不行吗?都是我的错还不行吗?”秦小四虽然嘴巴里认错,但是云婧的鸡毛掸子抽过来的时候。那小子又撒丫子逃了。

    秦无殇:“……”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今天我要是不揍你一顿我就不是你娘。”云婧怒气冲冲道。

    “傻瓜才站着让你打呢!”秦小四在老娘的无敌抽下,仍旧猛跑猛跳。十分的龙精虎猛。

    秦无殇:“……”我是默默的看着战斗的分割线!!

    青莲殿内的侍女,侍卫纷纷溜边围观,暗中偷笑。话说云夫人早年多么淑女的一个女子啊。看看现在被几个小少主给折磨成什么样了。

    “唉,这当娘的都不容易。”年长的纷纷感同身受的道。

    “唉。老娘的无敌神抽真是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我们四少主好可怜啊。”这是年幼者的四少粉们。

    不过感慨归感慨,同情归同情,大家看戏还是看的很是津津有味。

    杨玉楼赶来的时候,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云婧固然是追打了一路,头发都有点散落了,但是更加惨的是秦小四,一副被蹂躏的小受的凄惨样。

    看得杨玉楼眼神诡异!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杨玉楼轻易不过来青莲殿,这里是云婧的主场地盘。秦无殇狐疑的看着主动站到自己身边的杨玉楼请声问。

    “主上,秦族的秦戮那一房的好几人都来。”

    秦无殇:“……他们来找我?”

    “准确的说,是来找夫人的。”杨玉楼嘴角勾笑,只是那笑容发冷,还带着淡淡的讽刺。“说是夫人纵子行凶,强夺人如夫人不说,还对着护卫的家奴们大打出手,差点打死了人。”

    “秦戮亲自过来了?”秦无殇眼神闪过一抹幽光,跟着轻声低问。

    “是的,那个被抢走的如夫人据说是秦养三的女人。”

    秦无殇忽然侧头,好似铁杆亲密好友的压低声音问着身边的杨玉楼“你说,他们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别好欺负?”

    “人心不足蛇吞象,太过贪婪没分寸。”杨玉楼同仇敌忾的说道。

    “嗯,我用他们可不是为了供养一群祖宗。”秦无殇想了想,都没有叫上云婧跟秦小四就直接跟着杨玉楼去了无殇殿,秦戮是不会主动跑进青莲殿。青莲殿那是属于秦无殇的内宅。

    在秦无殇心中没有特殊分量的人,尤其是男人是不会被允许进入的。

    秦无殇带着杨玉楼一起进入了无殇殿的侧殿。

    侧殿之内,秦戮等人都来了。秦戮坐在椅子上,一对年轻俊美的优雅贵气的夫妻就坐在他的下手,男子一副儒雅温润的样子,女子娇美大气,气质有点傲,但是也不是特别讨人厌。看着有点小高冷,身边带来的随从一个个也都是一副火热忠心的粉丝的样子。

    秦戮不说,年轻夫妻俩都是金丹后期。

    他们身旁同样坐着俩位元婴,一位就是当时出手帮助某男的那位,另外一位是女元婴修士,她就坐在年轻夫妻中的其实身边,一副亲密的样子。

    这俩位元婴,一个元婴中期男,一个元婴初期女。

    虽然进来二十多人,但是主要任务就是这几位了,秦无殇自顾自的坐上自己的宝座。杨玉楼咳嗽了俩声,等到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才道“诸位不是想见主上吗?我已经将主上给你们请来了。”

    秦无殇直接将视线投射在他们的身上,眼神示意他们说话。

    秦无殇此人。不动不声的看着你的时候,绝对能够让你感觉好似被什么远古凶兽给盯上的极端危险又极端恐惧的惊惧好似能够压制得人肝胆俱裂。

    秦戮不怎么喜欢秦无殇的视线,看了看秦养三,就在秦养三准备开口的一瞬间,坐在宝座上的秦无殇忽然的杀意爆发。就好似从一个虚无的点,轰的一下子发生了大爆炸,然后那爆炸波动就好似惊涛骇浪一样的冲击着周围的一切。将周围实力弱小的东西一切扫灭!

    犹如实质的杀气冲击波碰的掠过众人。直接冲到大殿之外,蓬蓬蓬的直接在大殿外的空气之中爆发出气爆闷响,整个大殿之外。就好似有什么无形的东西不断在碰撞炸裂!

    秦戮一瞬间脸色就黑沉如水,眼神更是惊疑不定的看着秦无殇。

    秦戮修为高还好一点,其他几人,不管是元婴还是金丹一律冷汗淋漓。一瞬间手脚软麻,身体在杀气之中。就好似摇曳在暴风雨之中的飘零小船,似乎连开口都没了勇气。

    可怕!

    那些修为金丹以下的,直接嘴角溢血,跌落到地上。一时间诸人齐齐骇然!

    “无殇,收手。”秦戮失声。

    秦无殇的杀气骤然收敛,他眼神平静的看着众人。

    淡淡只有杀气。就只有杀气的程度。

    秦戮暗中在心里叹息,无殇又强了。这次又是连杀意都没有祭出。就让元婴修士和他这样的化神道君都坐立不宁。

    疼么的,是谁说的秦无殇现在整日忙着军团庶务,没时间修炼。修为进境绝对耽搁了?

    谁?出来,我不打你。

    “无殇,你何必跟小辈如此计较?”秦戮叹息了一声才道。

    “他们敢跑来质问我教子不严,难道我还要给他们什么好脸色不成?我还没那么好的性儿!”秦无殇语气霸道*,带着不容拒绝的凌厉。

    “无殇,你……”秦戮先是一愣,跟着苦笑。他来之前想过秦无殇的各种反应,都没有想过秦无殇居然一开始就表现出如此偏袒维护自己的儿子。

    “无殇,有错就改,善莫大焉。我们来也是想要让你知道小四儿做了错事。”

    “我儿子怎么做错事了?”秦无殇直接冷笑,那笑意中的讽刺*裸的流露出来。

    秦戮顿时有些心中不虞。

    “养三,告诉你堂哥。”

    秦养三心中惊惧,眼神有些发虚。但是还是站起来说道“家中奴婢护卫着我的小妾出府游玩,遇见秦旭的时候,秦旭硬是撞倒了我的小妾,害得她出现了流产的征兆,这还不算他还畏惧承担责任,将我的小妾给抢走了。”

    “你亲眼看见的?”秦无殇问。

    “自然不是,是我家大管家亲眼所见,而且还有家父的之交好友祁先生当时在场可以作证。”

    “你站起来,上前一步。”秦无殇忽然出声。

    秦养三下意识就面前秦无殇上前一步。

    咻的一道白芒直接从秦无殇的袖子之中射出,这道白芒闪电般划过虚空,噗的扎入秦养三的左眼。秦养三的左眼眼球瞬间爆裂,直接喷射出他的眼眶。啊!!~

    秦养三抱头发出了凄厉骇然的惨叫!

    秦戮腾的一下子站立起来,他一动,整个大殿周围墙壁纷纷启动,一列列精锐战士骤然出现。他们纷纷刀剑出鞘,一副准备攻击的姿态。

    秦戮心跳入鼓,震惊又恼怒。“无殇,你为何出手害了养三?他可是你亲堂弟。”

    “秦戮堂叔,你们是在当我是傻子吗?”眼看着秦养三脸上的血水横流,他妻子和那个女元婴将疗伤的丹药不要钱的喂给那个秦养三,秦无殇的心情就异常的畅快。

    那个元婴男子还想说话,当只是被秦无殇斜看了一眼,就直接憋了回去,再不敢讲话。

    “无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管你想怎么偏袒你儿子,我都觉得你不应该对同族下去。尤其是养三也是嫡系,还是你堂弟。”秦戮心中暗暗感觉不好,但是还是强硬的说道。

    “哼,屠魔军团九座战宫,每一座都是经过改造之后才投入使用的。每一座战宫的所有楼宇,殿阁,街道,栏台都是我亲手设计,让人重新修建的。”

    秦戮猛的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发白,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

    “每座战宫各处,各有十万零捌千个镜像节点,所有的战宫都在我的掌控之下。用我将当时的镜像重放一遍吗?”

    秦养三的大管家最是没出息,刚刚站起来的身子,普通一下子又跌跪在地。

    “真是厉害”秦无殇直接给某男鼓掌“你一个小小的家奴,居然有胆子污蔑我的儿子?什么叫做胆大包天,我算是见识了。”

    秦无殇笑了,但是那笑容却异常的骇人。

    “来人,给我将那奴才的胆挖出来,但是不能让他死。直接做成肉傀儡,天天给我去那条街上扫地。”

    “不要啊,不要,主上饶命,主上饶命啊,小的当时一时鬼迷心窍,真的是一时鬼迷心窍诬赖了四少主。主上饶命啊,主上饶命啊!”

    大管家呯嘭的磕头求饶,秦无殇一点表情都不给他,杨玉楼一挥手,就有俩个战士过来死狗一样拖着他走。

    “还有他的直系亲属,全部给我抓起来。

    最近狩猎魔兽不是需要活饵嘛,就将他的家人都顶上。”秦无殇轻描淡写的说道。

    那个大管家一听这话,立即剧烈的挣扎起来。

    “主人,夫人救命啊,夫人救救我的家人啊!”

    “呵,果然是忠狗,为了女主人,什么都豁得出去。”秦无殇嘲讽全开的看着秦养三和他身边的女子。

    秦养三一手捂着,脸色狰狞,一手用力的推开了想要给他擦血,包扎伤口的妻子。

    “你是授意管家诬告秦旭的?”

    他妻子被他那狰狞的脸色骇了一跳,赶紧慌张的摇头道“不,不是我,不是。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你是什么人?要不是你挑唆我一定要请戮叔主持公道,我们今天能来这里吗?”不来这里,我会失去一只眼睛?

    秦养三心中那个愤怒怨恨!

    最要命的是,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秦无殇修炼的是大天魔典,这部魔门镇宫宝典的修炼者有一样特别恐怖的地方,就是他们修炼的出来的魔气不大一样,带有腐蚀和不灭的意境。

    一旦被伤,这伤口永远都不可能愈合。

    而且他的眼球意境彻底毁了,他弄不好回盯着一个恶心腐臭的眼窝子过一辈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