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501章 洞幽灵目

第501章 洞幽灵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擎天的脸色极为难看,光是他麾下就足足有三人直接化成白骨,也就是说,他的麾下就有三人成了魔孽。特么的,查,必须查出来他的手下到底是怎么被人家夺舍成了魔孽的?

    其实不只有他一个有这种想法,秦煜在处死了幻尾的主魂之后,也没有下令收队,而是干脆继续追查,所以跟那些白骨交往密切,或是关联密切的人都给抓了起来。

    到下是谁,在被秦氏掌控的战宫之内,还很难查吗?

    刑罚殿,主殿。这次主持搜捕行动的大人物们都一一到齐。还没有完成规定搜捕计划的部队还在完成任务。已经完成搜捕计划,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或是违禁物品的,就都收队回去等待按照功勋封赏了。

    而跟魔孽相关的人员也纷纷被带到了这里。

    邵百夫死的太突然了,但是他的亲属都被带了来,这其中还包括他那个当了小妾的妹子。只要跟魔孽相关,谁管你到底有没有真正被夺舍啊?

    韦璲和神钺以及他们这一队的队员都被带到了这里,将整个事情经过讲述一遍之后,就要面对上头各位大人物的问询,么有问题了,就站在一旁等候封赏。

    大人物们问的很相信,就连邵百夫为什么那么骄横都被问出来了,原来是他的妹子做了从虎千夫的小妾。跟着从虎千夫就被带来了,他进来的时候脸色苍白无比。

    上来就倒头即跪,然后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的问什么答什么,有关系的没关系的都答一大堆,一副我是良民一定好好配合军团工作的架势。

    韦璲他们看见的都是平时骄横跋扈的从千夫,何尝见过眼前好似乖孙子一样的从虎从狗腿?

    艾玛。直接闪瞎了他们的钛合金狗眼啊有木有?

    神钺表情莫名,眼神幽深的看着从虎。在他们这伙子人当中也就只有他明白,从虎,纵然这次侥幸逃脱罪责,千夫长这个职务他也当不了了。

    果然在查清真实情况的三日后,他神钺就成了代替从虎继任的千夫长。

    ……

    韦璲躲在家里跟一群小伙伴偷偷喝酒庆贺的时候,被神无突然破门而入。然后揪着就给拖走了。吓得他的其它小伙伴们一个个冷汗横流。那点灵酒造成的醉意一下子就给骇没了。

    一个个人都清醒无比……难道韦璲犯事了?

    韦璲被神无就想拖死狗一样的拖到了秦煜的面前。

    这次是直接去的秦煜的寝殿,除了秦煜外云婧也在。

    “你就是韦璲?”

    云婧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看起来有点包子的年轻人。

    韦璲赶紧乖觉的点头“夫人您好。”云婧云夫人的容貌整个屠魔军团谁人不识?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韦璲赶紧摇头,不知啊。他真心觉得自己没犯啥错误啊!

    “我儿子修炼了一门异术。据说还是来自异族。他说通过这门异术无意之中观察了你一下,发现一点奇怪的地方。”云婧主动给被拖来的韦璲解释道。

    韦璲:“……”啥叫发现一点奇怪的地方?

    “你的额头上,似乎有种奇特的力量,这种力量正在不断凝聚起来。而且这古力量还连接着你的精神海。似乎跟你的神识也有着什么密切的联系。你最近觉得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吗?”

    云婧又问。

    韦璲:“……偶尔晚上有点头疼算不算?”

    “……也可以算。”云婧道。

    “……”韦璲听了这话,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在看他来,自己真心很普通,要才吧?他不是什么让人一见经验的绝顶天才!要说貌吧?他也不是什么帅绝人寰的大帅哥,传奇美男子。

    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修士啊。就连家底都没有多少好伐?

    “夫人,您说的情况我都不知道,要不您说怎么办吧?”他看云婧不像是一个特别丧心病狂的老魔头。一时摸不到头绪,就主动出击询问道。

    “这个……”云婧拿出了一个极为精致小巧的。大约只有拇指肚高,细长,尾巴后面带上了一个特殊的软囊的小东西。“这是取血器,我就打算要你额头这地方的一滴血。”

    就一滴?

    夫人您不是开玩笑吧?

    “夫人,您要是只要一滴血,我可以随便在额头上挤一滴出来。”破了细小的口子不就得了。

    “不,你用这个取血器,这个小东西细小,你可以多扎深入点……”

    云婧话还没说完呢,韦璲直接咻的一下子就把取血器插进了额心附近,当然不是要害的地方,要不然他也会死的。

    取血器一进入他的额头,就开始汲取血液。足够一滴了,就会自动退出。

    这小玩意里面有控制微芯片,效果高,取血速度也快。

    云婧从韦璲的手上拿走取血器,然后又出去了另外一个怪异的机器,将取血器之中的血液分化成五个小玻璃管然后放入了特殊的凹槽内。跟着云婧运指如飞,操弄着小机器运转。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云婧才惊咦了一声。

    “呃(⊙o⊙)…竟然又被我发现了一种。”

    “娘你发现了什么啊?”秦煜好奇的问。

    “还记得娘跟你说过吧,娘在一处挺神秘的地方,发现了二十多组神力血液样本。”其实是基因结构样本。但是这里的人没人动基因,到是你说什么特殊血脉他们立即的特别好。

    所以云婧就适当的改了改说完,为的就是让秦煜更加容易消化理解。

    秦煜了然“娘亲是说,这个韦璲,其实也具有某种神力是吗?他是神裔?”

    “韦璲自然是神裔。他要不是神裔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了。”云婧说道。

    韦璲吃惊的听着,他户籍上溯三代都没有神裔好不好?

    “云夫人是不是你搞错了?我家的血亲之中都没有神裔啊。”

    “你确实是神裔,但是血脉微薄。也许这种神血在你的血脉之中传承了太多世代,所以几乎让你感觉不到。但是它确实存在,而且你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身上这种奇特的血脉,忽然别激发了出来。或者你可以理解为,你的血脉突然觉醒了。”

    韦璲听了她的话,直接傻了有木有?

    “我……我……这不大可能吧?”

    “这是真的。你不仅可以修炼神力。还可以觉醒一门本命神通。”云婧含笑道。“非常奇特的神通。”

    “嗯(⊙_⊙)?”

    “我之前找到过二十多组特殊血脉图谱,但是我还以为这是二十多种神血的结构图。之前,我在我的身上。我儿子们身上,还有其他一些神裔身上都找到了类似的图谱,我就以为自己这种猜测是正确的。

    可是,你出现了。对比了你的情况,我就知道我之前的认识有点偏差。你跟其中一组普通完全一样的。而且经过这么过年我已经破译出了大半附属的古老文字。

    你的情况。说是觉醒了血脉,还不如说你觉醒了血脉的同时顺带觉醒了一种奇特的神通。这种神通叫做洞幽灵目。”

    “洞幽灵目?”韦璲咂舌,不会吧?

    “是的,洞幽灵目。这种灵目一旦完成觉醒,你不仅能够拥有远比其他人更加强大的危机预感的灵觉,还能够拥有更加强大。远超过常人的特殊视觉。具体怎么样,我估计得等到你觉醒了灵目之后。我们才能知道了。”

    不过这对韦璲来说,可真是好事儿。他忽然有种天下掉馅饼砸到穷*丝的巨大惊喜感!

    “竟然是这样,原来如此。就是这样的原因,韦璲才能够那么巧的抓出了魔孽?”秦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云婧一直都是信奉成功无侥幸!

    你觉得你幸运,说不定就是你身上具备某种优势,暂时你还没有挖掘出它真正的潜力!

    韦璲就类似这种情况。

    “你从现在开始跟着阿煜吧,让他多给你弄些神力方,你这种灵目必须多多吸收神力才能够彻底觉醒。要是按照你现在这种觉醒速度,我估计没个五六十年你是觉醒不了的。”

    五六十年?

    韦璲顿时大汗Σ(°△°)︴,他干脆可怜兮兮的瞅向秦煜,嗨,哥们,兄弟求包养!

    秦煜微微一笑很腹黑!

    韦璲心中惊悚,但是人还是没有敢抬腿跑掉。就他们家那种情况,虽然他也算是小有家底,老头子也真爱他这个儿子,但是问题是他家几口人积攒的资源,能够跟秦二少相媲美吗?

    玛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韦璲走出无殇殿的时候,身上的牌子已经换了。他现在就是小二少的人了。

    他没回小队驻地,估计喝酒的兄弟们已经散场了,他回去又有什么意思?再说他在小队驻地也没有什么东西,也不用收拾。还不如回家看看老头在家干嘛呢?

    韦璲的老头是个一老金丹,卡在了金丹后期,寿元没多少年了,估计是没时间冲击元婴了。毕竟从金丹后期到元婴,中间还隔着千难万难的金丹巅峰和金丹大圆满。

    类似韦璲老头这样的老金丹,军团还有不少。潜力耗尽,没有光辉的未来。但是好歹也是有实力的金丹修士,在特殊的场合对军团的贡献不一定就会比那些天才横溢还能够继续结婴的修士们差。

    韦璲的老头很满意自己的现在的情况,韦璲虽然才练气期,但是眼看着在他进棺材前应该能够筑基。他结婚晚,有儿子更晚,韦璲算得上是他的老来子,这小子刚刚出生的时候,他就算计好了,最多能够庇护他修炼到筑基。这就是极限了。

    韦璲回去的时候,他老头正一副丐帮帮主的造型在院子里追着一种迷你灵鸡崽。最大的鸡崽也才半个拳头大小,三五十只满院子乱串,旁若无人的叽叽乱叫,拍着小翅膀快若闪电的一次次逃脱他老头的大手抓捕,顺便拍飞几个更加迷你的鸡毛!

    噗……韦璲踩上一坨鸡崽便便。

    嗷┗|`o′|┛嗷~~……

    韦璲当即愤怒了,朝着老头吼道“臭老头,你在干什么?这些鸡崽都是哪里来的?我上次回家的时候还没有呢!”

    “这是你大姑好容易找到的。她说养这个特别赚钱,要不是为了你这小子,我伺候它们这些小混蛋干嘛?”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韦璲:“……”一院子叽叽便便的味道真的好吗?

    “你先进屋吧,爹将这群小混蛋给弄到篱笆里去。”丐帮帮主嘴角无奈的撇了撇,然后怒吼着加快了抓叽叽的手速。“给我站住!”

    韦璲:“……”这是吼叽叽,还是吼他?前头也不加个名头?

    眼看着老头上串下跳的抓鸡也不是一个事儿,韦璲干脆自己也上手帮忙。好容易爷俩花了一个多时辰搞定了这些小东西,回到乱糟糟的屋子里,还没等坐下喝口水呢,就听见外面有人在拍门。

    老头出去接了,没一会儿大姑带着小表哥一起走了进来。

    “大姑,小表哥。”韦璲赶紧见人打招呼。

    韦璲的老头也赶紧拿出各种好东西,招呼自己的妹子跟小外甥。韦氏回哥哥家,是林鸠主动陪着母亲来的。他有点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小表弟。

    “你真的从凡人变成神裔了啊?”

    韦璲:“……”这特么好事儿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嗯(⊙_⊙)?韦璲,你怎么时候变成神裔了?你娘,你外婆,你增外婆都是正常人类啊。”老头一听,赶紧急哄哄的插话道。“咱们韦家的老祖宗就更不用说,上溯祖宗八代也没有人跟神裔扯上关系啊?”

    韦璲一听这话,顿时抿嘴不悦,啥意思,没关系,那我哪里来的?你在垃圾堆里刨出来的?

    “云夫人说,我这神裔的血脉,年代很久远,据说是传承了很多世代,血脉很是微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点微薄的血脉还突然觉醒了。”

    噗……

    老头自己呆滞了。特么的,还很多世代之前,他们家族谱上最远的祖宗也才十一代。“云夫人?她确定了?那也就是说现在咱们家的这些人,还有以后你的后代们都确定都是神裔了?”

    韦璲一听这话,赶紧摇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