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499章 给我一个理由

第499章 给我一个理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将母亲和新弟弟安顿好,云婧就打算亲自出马去找小五,但是却被秦无殇给拦住了。

    云婧用疑惑不解的目光去看他。

    “人还没有带出战宫,让孩子去找。我们总不能一辈子庇护他们,这些小子们也应该学会成长。”云婧没说话,她自己为了照顾几个孩子,在儿子们身上就做了不少手脚,想必秦无殇也不会少做。

    她能够隐隐的感觉到小五的位置,秦无殇应该也能够,那么这次他故意让手下的大将跟儿子们去找小五,也就是他所说的锻炼的目的了。

    “那为了预防万一,你找高手跟着那些人,不能让他们把小五带走。”云婧要求道。小五很重要,这个孩子前世的时候就是她一手养大的,跟亲生的孩子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秦无殇安慰的捏了捏她的手。

    秦小六登着小腿蹿到了云瑶的身边,俩只大眼睛好奇的瞅着那个刚出生的红皮小包子,这只小小的,手脚都比他还小耶!

    秦小六伸出他的小爪子,抓住了小包子的小爪子,明显大好几圈啥!

    顾铮一边看顾着刚出生的小儿子,一边眼角抽搐的看着秦小六在哪里拿着自己的小手跟他儿子的小手比大小,艾玛,又拖鞋了,这难道是要比脚丫子大小吗?

    顾铮瞪大眼睛瞅着秦小六这个圆滚滚的小东西,一路扭着小身子,噌噌的拽着床单就爬上他媳妇的床,还脱掉小鞋子,露出小脚丫,贴到他小儿子的小脚丫上噌来噌去。

    泥煤的。云婧你也不管管你儿子!

    大概是顾铮的视线太过于火辣,云婧终于发现了他的目光,然后也看见了她家小六正在干的事儿。呵呵!

    “哎呦,小六你这是在跟你小舅舅比脚丫子大小?”云婧好笑的问。

    小六听到母亲的话,抬起脑袋懵懵哒“我好看,弟弟丑。”

    顾铮的脸立即黑了。

    他们家不是美女就是帅哥,新生的小包子也是辣么的可爱。哪里丑啦?

    “呵呵……”云婧轻笑道“宝贝。你是在跟你小舅舅比美吗?”

    小六又是顺手,又是出脚的,怎么看着都是在比大小啊。

    谁知小六一听云婧的话。立即拍着小胸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我,美,弟弟。丑。”

    哈哈哈……

    云婧急忙敢在顾铮发飙之前抱走了小六“你舅舅不丑,他现在是红皮的小包子。你小时候也是这样的。等养几天,就变白了。”

    小六听了她的话,神情纠结了一下,还是郑重的强调道“我美。”

    云婧:“……”

    “确实是你美。”秦无殇非常赞同儿子的审美观。怎么就是靓。

    云婧:你别继续添乱了好不好?没看见我爹都的老脸都快黑出翔了?

    ……

    秦煜非常淡定的布置人拉网搜查,传信的人来来往往的,他仍旧保持着冷静睿智的头脑。九座战宫的布局变化都装在他的脑子里!

    “二少,碧霄宫那边拉网搜查收到了一部分秦氏族人的抵制反抗。”

    “强行破入。”

    “二少。对方有元婴,化神高手坐镇,说是家中长辈有人在突破境界的紧要关头,让我们的人暂时留在外面。”

    “可以,派几名元婴,化神高手去确认一下,是否属实,要是属实,可以守在外面任由对方突破之后,我们在进入收藏。”

    “是。”

    “二少,玉宵宫发现大量的违禁物品,藏匿违禁物品的人员也被我们抓捕。不过这些人员都是其他大宗门势力的成员,他们态度强硬,说是我们要是不放人,不归还那些违禁物品,就要跟我们开战。”

    “违禁物品全部没收,人员审讯,就是别弄死了,若是他们有价值,自然有人过来联络我们。”

    “是。”

    “二少,一部已经完成了搜查任务的75%,还未搜查的部分暂时布置了隔离线,正在短暂休息中。”

    嗯,秦煜附和了一声表示知道。搜查追捕的任务,被认命多人联手合作,那么自然就秦煜这个主持人分为一部到五部。现在一部到四部都在外面搜查着。

    “二少……”

    麾下的重要干部将一个个的消息汇总到他的面前,可是就是还没有找到小五的消息。

    “让各部注意任何异常情况,再有对方精通幻术,小五很可能被他们改换了形貌。让大家在搜查的时候一定不要放松警惕。任何疑点都要证明无误。”

    “是”

    ……

    韦璲,江湖人称小韦哥。虽然他对小韦哥这个这个称号也十分的无爱,但是至少比猥琐男这个名头好听的多。话说他老子也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疯,干嘛给他起名叫韦璲呢?

    虽然猥琐跟韦璲发音绝对是有区别的,但是架不住人家会联想啊!唉,或许姓韦就是错!可惜这话不敢当着老头子的面说!

    韦璲虽然生的没有某些爷们那么高大英俊,但是好歹也是清秀小帅哥一枚啊!

    为嘛人人都觉得他不像个好人呢?难道是被人叫从小到大叫猥琐叫多了?Σ(°△°)︴!!

    其实他修魔道只是为了子承父业,他原本的意愿是混到正道中去,不过在前去投考的日子被家里的老爹胖揍一顿,屈服于老爹的铁拳之下,他痛苦的选择了修魔这条不归路!

    韦璲虽然不怎么爱修炼,也没有什么女人缘。但是他兄弟缘分似乎很好,原来的同门师兄弟,现在的同袍战友都跟他关系很铁。这次出来搜索敌人,解救五少,也是他们这队人最先完成了小队搜查的任务。

    由于其他兄弟小队还在忙活,他们这小队就直接设置了隔离障,然后安分的守在了自己的岗位。

    原本以为没啥大事儿。结果没多久,就有几个人被领了过来。

    一个是军团内的一位百夫长。

    他们军团内最小的编制就是小队,一个小队十几个到二十人。然后就是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战将,大将。中间还有一些辅官。但是都没有这些军职权力大。

    带人过来的百夫长叫邵熊。韦璲只跟他打过几个照面,这人他不怎么熟悉。但是知道是自己军团内部的。

    邵熊过来的时候,正好这边的隔离障由韦璲负责。

    “小子。你过来一下。”邵熊朝着他招手。其实韦璲看见他带着三个女人一起过来,用屁股想都知道他想干什么,可是他一点都不想参合进去。

    可惜,他是这边的负责人。他要是不同意,谁都不能过去。那个邵熊还是得找他办事。

    韦璲磨磨唧唧的走了过去。那边邵熊都已经忍得不耐烦了。“我说你快点不行啊?怎么像个娘们一样的磨蹭?”

    韦璲没办法。加快了几步到达对方面前“邵百夫”

    “这是我家里人,我要带她们经过你们小队的辖区去另外一个地方。你给开个方便吧。”邵熊想要发作,正好他身边的一个白皙妩媚的女子扯了他衣袖一下。

    邵熊这才忍了忍,好似强压怒火的对韦璲说道。

    “等等吧。上头有令,任何人不得随意离开或是途径封锁区域。”

    “小子,我说你什么意思?不给面子是不是?还是你干脆没把我当回事?”邵熊怒气冲冲的朝着韦璲说道。

    “这是军令。邵百夫你也知道故意违反军令会受到什么惩罚。”韦璲无奈的说道。

    “我就带三个弱女子经过你这防区,还能出什么事儿?”

    “那你何不等等。等到接触封锁之后,再让她们走呢?”韦璲是真的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于是就快嘴的说道。

    啪,迎接的他是,一巴掌扇到脸上的响亮耳光。邵百夫一点面子都没给他留,打了他一耳光还气势汹汹的吼道“给我放行。”

    韦璲眼底的怒意差点爆发,他是小兵,对方是百夫长。韦璲运气了运气,才压下自己的怒气。

    “对不起,除非战将或者大将亲临,否则我不能放你们过去。”

    “你……”

    邵熊气大了,抄家伙就要上手。他一动手,就被旁边的几个士兵齐齐出来给拦截下。说是来当和事老的,其实是大家伙害怕韦璲继续吃亏,干脆挡在他跟邵熊之间做缓冲。

    “哎呦,邵百夫,都是一个锅里搅勺的兄弟干嘛生这么大气?”

    “邵百夫大人有大量啊!他就是个愣头青,年轻不懂事。”

    “邵百夫别生气啊,我们说他……”

    也有人给韦璲打眼色,让他主动服软。可是韦璲却好似等了僵化症一样,人木木的站着就是不开口服软,也不答应邵百夫的要求。邵百夫更加火了。战刀这次都出鞘了。

    跟韦璲一起的兄弟一看事儿不好,感激代替韦璲答应下来,说是同意邵百夫让他们过去。

    “哎呀,多大点事儿啊,不就是过我们防区嘛,就这俩人,没问题没问题。”

    “是啊,是啊,我们这就给您打开隔离障啊!”

    眼见有人说和,有人同意他们过防区。邵百夫的脸色终于缓和,谁知有人去开隔离障的时候,韦璲直接将人推开,任何人来拆隔离障他都给拦截了回去。

    “小王八蛋,你到底想干什么?”

    邵百夫几次三番被阻扰,肺都要被气炸了。

    “不行,我们一定要按照军令来,否则谁都付不起最后的责任。一旦出现意外,放走了魔孽,我们谁能承担得了责任。邵百夫你能吗?”

    韦璲坚定无比的说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三个女人,韦璲就有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但是要说到底有哪里不好,他也说不清楚。不过他有一种一旦自己放这几人过去,以后指定要非常后悔的诡异心里。

    “我能,你赶紧给我开隔离障。”邵百夫狠厉的说道,隔离障都是带着符文阵法的,要不是强硬行动冲不过去,他早就动手强开了。

    “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有什么资格负责?”韦璲继续道。

    邵百夫气都眼睛都要冒火了“我说你个小混账,就是想要阻挠我是不是?你当真以为我好欺负不成?”

    “不,我只是在维护军令。而且,邵百夫你带来的人,我怀疑他们是魔孽。”

    邵百夫忽然爆发了一身杀气和煞气,那强大的压制力,让修为还没有筑基的韦璲呼吸困难,蹬蹬蹬连退了好几大步,还一脸煞白。

    “魔孽,好小子你居然连我都敢构陷。我看你是不要命了,你不让我过是不是,好,你给我等着。”说着他就主动用音圭联络了韦璲的百夫长神钺。

    神钺来的很快速,邵百夫一看见他来了,就冷声了一鼻子,然后不等韦璲说话,就将事情经过简单的告诉给神钺最后出言责难道“我说神钺,你的人你是不是该好好的清理,清理。这构陷上官的事情,你看他干的多熟练?指定不是第一回儿了,你要是不收拾他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阴你了。”

    神钺听完了邵百夫的责任,又去看韦璲“你不知道邵百夫是百夫,你只是小兵?”

    “知道。”

    “你不知道身为士兵就应该服从上官的命令,完成上官的要求?”

    “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帮邵百夫打开隔离障?给我一个理由,能够让你解释你的行为!”神钺的声音很是清冷。

    “因为主上的军令要高于上官的命令和要求。如果主上的军令与上官的命令和要求有冲突,以完成主上的军令为主。这是军规第五条上写的。”韦璲干净利落的回答。

    邵百夫一瞬间就黑了脸。他看韦璲眼中都流露出杀意了。

    “另外,魔孽的事情事关重大,小队长将看守隔离障的任务交给我,卑职深感惶恐,一直兢兢业业的打算完成任务。邵百夫的要求,卑职若是听从,放过他们。万一出了事情,不仅卑职要受罚没命,还要连累同一小队的兄弟和对我信任的小队长。

    卑职承担不起那个后果,卑职怕死也怕身边亲近的人被我连累的无辜枉死。”

    邵百夫听了他的话,脸色都绿了,他一脸狰狞的看着韦璲,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