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489章 嫉恨

第489章 嫉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89章嫉恨

    到最后魏凡的脊椎骨忽然浮现出浓郁的金光,他的脊椎骨竟然一节节的变成了淡淡的金色,更有一种无双的锋锐之气猛的喷射而出,将整个大殿都切割出一道道的剑痕。

    儿子原本已经凝结出来的白色的剑心也在这个时候飘出,并且凝聚成一柄巴掌大小的,剑身极细的小剑。

    就只单单一柄小剑,却能够产生极为恐怖的威压灵压。没多久小剑一敛灵压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魏凡的体内。抑制躺在玻璃槽内的魏凡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魏道林的夫人赶紧上前给儿子穿上衣裳。魏凡回过神,穿好了衣裳脸上仍旧发着红,囧囧想哭的给秦无殇夫妻俩见礼。魏凡的容貌跟魏道林有*成相似,但是魏道林武官更加硬朗刚强。魏凡的五官却有些精致,一个就好似一把磨砺出来的重剑,颇有些大巧不工的无形气质,另外一个却好似刚刚出炉的绝世名剑,锐利无比但是却带着几分没有经过淬火复锻的稚嫩。

    魏道林眼睛发红,他的妻子直接流泪不止。

    他们的儿子终于重生了。

    只有魏凡尴尬的看着云婧……

    秦无殇也就罢了,可是云婧可是一个女人。

    秦无殇其实猜到了对方的想法。不过既然云婧是个丹师还是一身高明的医术,这种事情就难免遇到,以前云婧帮忙救治弟子的时候也出现出此类的事情。

    秦二爷就有点见怪不怪了。

    反正只要不是他家婧婧花痴一眼光的看着某个男人就成。

    而且……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魏凡一番,这小子长的可没他好看,婧婧绝对不可能看上他。

    好吧,没有威胁才是最重要的!

    “多谢俩位再造之恩。”魏凡说话有点磕巴。

    秦无殇笑了“不用谢,直接卖命给我就好。”

    魏凡:“……”

    “我家三口。从即日起就追随主上你,从此为你效命。”魏道林也是一个愿赌服输的,既然儿子好了,他跟妻子也儿子干脆一起宣誓效命。

    秦无殇这次嘴角勾了出了笑意,接受了三人。

    “以你现在的神魂强度,只怕是普通的金丹修士的神魂神识都不及你。但是你的身体是重塑的,即便它觉醒了特殊血脉。让你拥有了剑骨。甚至你还凝结出了剑心。可是重塑的身体并不会让你的修为恢复。所以你只能重新修炼,建议你修炼魔功,因为这边的各种修真资源首先都照顾魔道功法诸方面的需要。灵物。丹药之类的也倾向于此。

    还有希望你修炼一到俩门辅助炼体的功法,神魂太强大,身体太脆弱不是什么好事。”云婧用警告的口气对他叮嘱道。

    魏凡连连点头,异常的乖觉。

    他这么沉重的伤势。云婧都能够通过匪夷所思的丹药,药液将他治疗好。这让魏凡对云婧产生的了巨大的好感和盲目的信心。

    “云师您放心,我一定会按照您要求的做。”

    云师!~

    云婧:“……”

    魏道林跟老妻对视一眼,都有些哭笑不得。云婧应该还没有他们儿子大呢。不过达者为师,再说云婧还救了自家儿子。叫一声云师也没错。

    对于魏凡如此有礼貌,干脆执弟子礼秦无殇心里异常满意,这孩子挺上道的。

    “以后有事可到丹部去找你云师帮忙。”秦无殇干脆这样吩咐。“我屠魔军团的一部正式改名为天剑军团。魏道林你去担任主将。天剑军团以后就交给你们一家了。”

    魏道林也没有多推让,直接领命。带着妻儿赶赴任上。等他们走了,秦无殇才拉住域云婧的手笑道“这次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云婧不解。

    “你不知,魏道林跟悬空剑派有隙,又四处为子奔走,万药山,九阳剑宗,冰皇宫都想笼络他去效力。呵呵,没有想到居然让我先下手为强了。”

    云婧听了这话,奇道“万药山怎么可能没有逆血丹?不管怎么说,万药山是丹道一路,还会却了低阶丹药的库存,在珍稀也应该有些啊?”

    秦无殇大笑“你太高看万药山了,他们还真不是什么丹药都有库存,你别看他们有些种类的丹药堆山堆海的,但是缺乏的丹药更多。

    万药山最高只有七阶炼丹师。”秦无殇别有深意的道,在他眼里,他妻子云婧就不止七阶,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几乎次次施展都刷新他的惊奇。

    “七阶炼丹师也不错了。”云婧自己当过散修炼丹师,知道这炼丹师提升的困难。这丹师其实想要提升炼丹水平,第一就是要有天赋,第二就是有要材料,炼丹次数多了才有可能熟能生巧,技近乎道。

    也就是通俗说的用资源堆起来的炼丹师。

    这特么就是一个高学习成本,以后也有高回报的岗位。

    尤其是对于云婧这类还得到了一个不错的传承的修士来说,无论是钻研炼丹还是钻研医术她都非常有兴趣。

    于是云婧顺道又给秦无殇讲解了一下她最近归纳整理出来的丹药知识。

    先从丹药的分类上说,在丹道真解基础篇上的分类却直接将凡珍类的灵药为主原料的丹药为凡丹九阶。其它连凡珍都算不上的草药炼制的药丸子直接就是不入品的凡药。

    这跟太阿域的主流丹药分类方法还是有些差异的。

    炼制凡丹的炼药师在炼制丹药的时候,也有可能会炼制出特殊丹。这就是纹丹。

    纹丹从一道丹纹到九道丹纹,分别叫做一纹丹和九纹丹。价值远超普通的凡丹。

    能够炼制纹丹也是一个炼丹师能力的化分标准之一。

    太阿域的万药山的七阶炼丹师就是能够炼制七纹丹的强大丹师。饶是以云婧的自负,到现在也不敢说自己就能够炼制出拥有七道丹纹的丹药。

    她以前最厉害的时候炼制过四纹的丹药。

    炼丹的成功率跟丹师的自身的修为,以及在丹道上的天赋有很大的关系。一般情况下,丹师的修为高。炼制的丹纹数量越多。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很多天赋不俗的丹师在修为不高的时候,也是能够炼制出多丹纹的丹药。

    这跟太阿域对丹师的认定也不大相同。在太阿域普遍认为练气期最厉害的丹师也不过能够炼制一纹丹。以此类推,元婴期的修士也就能够炼制出四纹丹。

    可是云婧金丹期就能够炼制四纹丹了,而且那还是在她没有接受传承之前,现在,她都有些信心炼制五纹丹了。

    除了凡丹。丹道真解基础篇上还有灵丹一说。

    灵珍类的灵药炼制出来的丹药。才被成为灵丹,划分为低阶灵丹,中阶灵丹。高阶灵丹,极品灵丹和绝品灵丹。在这之上还有四种特殊丹药,单论药效是要超过一般的绝品灵丹药效一倍,俩倍和四倍以及十倍。

    这四种特殊丹药就是蛟丹。云丹,蕴丹和虹丹。据说这四种灵丹只要一在丹鼎之中凝结就会出现异象。成丹之后更是神异非常。

    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异象丹!

    不过云婧还没有见过真实存在的异象丹!

    炼丹师的分级,一至九阶炼丹师,同了能够炼制出至少三种同阶的丹药之外,还需要能够炼制出同阶丹纹凡丹一枚。也就是说。一个三炼丹师不仅要能够炼制出最少三种三阶丹药,另外还需要至少炼制出一枚三纹丹。

    云婧现在其实能够炼制出五六阶丹药,但是她炼制纹丹因为只有四道。所以真的严格按照丹道真解基础篇上的划分归类,他顶多能够算得上是四阶炼丹师。

    不到五十岁。医术超群,金丹期就能够炼制四纹丹。

    云婧在丹道上的天赋已经不能够淡淡用有些天赋来形容了,秦无殇觉得云婧绝对是丹道上的天才一枚,虽然她自己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个天才。一向觉得自己是有兴趣,而且勤奋,所以才有现在的成就。

    根据丹道真解上的解释,虽然炼制纹丹比较麻烦费时,但是只要弟子基础打牢固还是没有问题的。当然了,要是没有天分,真的最后卡在纹丹上,那么这个弟子还是不要继续想要晋升炼丹大师了。

    根据丹道真解上的解释,一到九阶的炼丹师也就是炼丹师。能够被成为炼丹大师的都是能够炼制灵丹的人。

    而能够炼制四种特殊灵丹的人,才有资格被成为炼丹宗师……

    秦无殇一直都在专注的听着云婧给他讲有关炼丹医术方面的事情,这还是云婧第一次给他讲解炼丹和医术方面的事情。这些应该是云婧最宝贵的秘密之一,但是她现在愿意讲给他听,愿意跟他分享。秦无殇心中非常的喜悦,美滋滋的。

    云婧这妮子,其实戒心很重,跟了他这么多年了,才渐渐对他敞开心扉,愿意跟他分享,愿意跟他交心,这特么要是凡人,说不定一辈子就被她给混过去了。

    秦无殇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有些不是滋味。

    这种奇特的感觉,应该就是酸爽吧?

    ……

    魏道林一家先被秦立引领安置到了赤霄宫的一角,现在改完名字的天剑军团的驻地就在这里。天剑军团除了一些种低层的军官,主要就是主将,大将和参将。

    主将统帅,大将领兵,参将谋划管理,三位一体,将整个军团的架子支撑起来。

    魏道林一家被秦立引进院落,闺女已经等候在厅堂之上。看见哥哥完全恢复了,魏道林的闺女激动得冲出来抱住哥哥就开始哭。她一哭,魏道林跟妻子也忍不住眼睛发红。

    这些年坚持下来真是太不容易了。

    秦立一看,就决定让人家一家人有个缓和的时间,明天在带着魏道林去上任。魏道林很感激秦立的帮忙,亲自送他出了门外。秦立知道秦无殇嘴上没说其实还是挺重视魏道林的,就主动道“既然以后都要一起共事,那么老弟就多嘴一句。主上这人虽然有时候比较任性,外面的名声也不太好。但是却是个值得信赖和依靠的。咱们都是在大宗门待过的人,大宗门看似繁花似锦的,内里多倾轧诡计,若是上头的不爱惜属下,只顾着使唤属下,那么这样的人迟早得众叛亲离,反之,现在再弱小的主上,以后也定然会有大前程。”

    魏道林连忙点头称是。

    他人都来了,自然不会轻易反悔。

    等秦立走了,魏道林才紧走几步往家里赶。结果还没赶到听到厅堂之上呢,听见女儿凄厉的哭声。“凭什么我们就要答应他们这么苛刻的条件?治好了哥哥我们全家就得加入屠魔军团,这就是魔道啊。我们可是正道的剑修!悬空剑派哪里不好啦?你们报恩用别的方式不行吗?就算我们魏家欠他们一个大人情好了。干嘛要让一家人都为他们效命啊?那些人怎么会相信我们呢?说不定以后设计什么陷阱想要害死我们呢。”

    闺女的哭声悲切有愤怒,魏道林听的出来。

    他慢慢的走进去,看着妻子抱着女儿安慰。“大丈夫一诺千金,既然人家救治了你大哥,我们答应为人家效命也是应该的。没有凭什么!你要是真想问凭什么,那我问你,人家凭什么非要救治你大哥?你以为魏家的脸多大,说欠一个人情人家就会答应救治你大哥?

    要是真那么容易的话,你大哥还用重伤十多年,连你爷爷都说让你爹娘放弃他?”魏道林的声音冷酷又现实,在心寒之后,无论怎么捂,都不好回暖。

    闺女被他冷漠的眼神吓了一跳,怯生生的道“可是家里,爷爷,伯父,叔父他们对我们都很好。”

    “好的让我放弃救治我儿子嘛。”魏道林冷笑。“丫头,你从小在家族之中长大,爹娘为了你大哥四处奔走,确实没有多花些心思在你身上。少疼了你,爹娘承认。

    可是爹觉得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不会看不出来家族和宗门是如何对待你大哥的。”

    他闺女顿时委屈了,大哥,大哥你们心里就只要大哥,你们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大哥。要不是当年人家都说大哥伤重的可能永远都不会恢复,你们只怕也不会要我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