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477-478章

第477-478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7章前世

    说起自己的前世,秦无殇只能感叹一下,自己到底是真的没有什么父母缘分。要说他前世的身份地位,也算不差。可惜他却并非是父母所钟爱期盼出生的孩子。

    他的父母各自有心上人,因为俩个家族,阴差阳错的原因才结成夫妻,然后同样是在俩个家族的压力逼迫之下才有了他。可想而知,这样的身世,他的日子过的如何!

    不过即使这样,秦无殇觉得那样的日子也比自己这一世的日子过的好,至少他那对父母身边没有例如殷朝英这样的疯子!

    “我前世也是出生在大宗门之中,父母……恩,我就不提了。前世最疼爱我的其实是我祖父,祖母还有我父亲的大姐,我的亲姑姑。

    我是他们带大的,咳咳,除了有些东西实在是强求不得外,其实我过的也不错。

    直到遇上呂湘!”

    云婧看着秦无殇,心中忽然有些酸涩。

    “你前世就认识了她啊!~”

    当然是心中各种滋味交杂啊!

    “我前世真心喜欢过她,曾经非常喜欢。”秦无殇没有掩饰自己的前世。“我记得前世的记忆之中,记忆之中最深刻的的人就是她。甚至那种专注牺牲一切都在所不惜的感情,我也只在你身上才做得到。”

    云婧:“……”你这是在哄我玩吗?

    秦无殇失笑,捏捏云婧的脸颊,亲昵的说道“我既然愿意跟你说这些,就说明你在我心里谁也比不上。她嘛……前世我已经付出够了。”所以再炙热的感情也透支没了。

    “……无殇,你会不会有一天忽然觉得是我阻碍了这一世你跟她在一起?”这话云婧一直都想问。毕竟到底是她出现。这一世秦无殇才没有跟呂湘再续前缘。

    而其别人不知道,她这重生的人还不清楚秦无殇到底为了呂湘做过什么吗?

    秦无殇蹙蹙眉,若是没有云婧出现,他或许真的会跟呂湘重新在一起,毕竟他们有前世的感情基础,他也愿意为了前世那些曾经的温暖,再给呂湘和自己一次机会。他其实很想拥有一个温暖的小家。有真心爱着自己的人。有自己的孩子。

    他一直都不觉得自己这个愿望奢侈,可惜上辈子没等到,这辈子也是在云婧出现之后。才有了契机。

    秦无殇将云婧搂入怀中,然后强迫他她认真听自己讲述他前世的事情,有前世的修炼奇遇,也有前世他跟呂湘的感情。云婧吧。想听还不想听,一路听得好纠结有木有?

    所以等到秦无殇都说完了。她的眼神还异常复杂的看着他。

    “你觉得呂湘适合我吗?”

    秦无殇追问,让云婧一愣,这家伙的思维跳跃太快。

    “你觉得我要是跟她在一起,她适合我吗?”秦无殇又问。

    云婧想了想。然后才斟酌着道“我只说我个人的意见啊!”

    “嗯,说吧。”秦无殇无奈的笑笑,眼中的宠溺暴露无余。

    “其实我觉得你们不太适合。你跟呂湘都骄傲了。”而且还是投入骨子里的那种绝对不妥协的骄傲的。云婧没有见过殷朝英,她甚至连秦华都没见过几面。但是从秦无殇的嘴里和她从其它人那里了解道的那些往事。云婧分析,那俩个人其实就跟秦无殇跟呂湘非常的类似。

    “你觉得我们都骄傲?”秦无殇含笑问。

    “嗯,而且我觉得你们的骄傲还是那种很针尖对麦芒的骄傲。别人要是骄傲,或许在发觉不能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放手,或是离开,让自己全身而退。

    可是你们还死死的抓住对方不愿意放手,到最后即使是死亡也要拖着对方一辈子非要不能忘记自己不可。”云婧觉得的,这俩人估计也就比神经病差一点,但是觉得高出蛇精病的等级了。

    “你知道了呂湘最后选择了别人,你也知道了她是不得以的,干嘛不让她就此爱上别人,有个幸福生活?你也可以去再找一个合适你的爱人啊!”云婧唏嘘的说道。

    秦无殇的狭长凤眸缓缓的收敛,那其中的精气因为内敛越发的深邃和莫测。“你说的那是别人。”

    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我们的太骄傲,不如说我们太偏执。其实也不只是我跟呂湘,秦华跟殷朝英也是如此。这点你到是发觉了,我们这四个人在个性上确实有类似的地方。”

    云婧无语o__o”…。

    “可是那又如何呢?我从来都不要求别人跟我一样是偏执的。就像你,无论你是怎么想的都无所谓。反正你这一辈子是不能够离开我的,我要是提前陨落了,也会带着你到地下去。总之,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我活着你就活着!”秦无殇的手,轻轻的揉着她的脸颊,然后又去玩的耳垂,头发……

    可是,云婧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他的手,微微的生凉,而他此刻脸上的笑容也看得人毛骨悚然。

    “所以,你是我的,这是不变的。”

    云婧:这个变态!

    秦无殇喜欢他,云婧从他的眼中就能够看出,但是这个男人只怕跟她的想法大相径庭。

    “你在想什么?我看着你的眼睛,就知道你在走神。”秦无殇忽然捏捏云婧的鼻子,将她的心神给拉回现实。

    “没什么,就是在想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你说,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秦无殇抿嘴一笑问道。

    “原本是想好好想想的,但是中途被你打断了。算了,谁让我看上你了,只要你对我,对我们的孩子好,我就对你好。”云婧不甘示弱的也出手捏对方的脸颊。特么的。一个大男人皮子比她还光滑细腻。

    哈哈……

    秦无殇大笑起来。

    “乖,你只要听我的话就好。”秦无殇搂着她亲了一口,才满意的道。

    好像在亲小狗~~

    云婧囧囧有神o(╯□╰)o!

    其实云婧也隐隐感觉到了秦无殇恨不得整天把她揣进兜里带着四处走,他似乎不愿意让她待在他的视线之外。一开始云婧觉得这或许是情浓所致,现在想来或许是因为他的变态控制欲。

    难怪他敢承认自己偏执……

    “小四是怎么回事?你安排他做什么呢,他最近一天到晚都神神秘秘的。”云婧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主动转换道。

    “旭儿年纪太小。性格也毕竟毛躁。”秦无殇笑道“最主要的是我也舍不得太锻炼他。宁可让他晚些长大。”

    云婧一听这话就笑了。

    “旭儿总觉得我们偏疼其他的孩子,不疼他。你多疼疼他也好。”

    “所以我让他去了密卫。”秦无殇道。

    “蜜卫,就类似魔宫的暗卫那样的?”云婧迟疑的问道。

    “嗯。”

    “可是。旭儿,你觉得暗卫适合他?”云婧不解,她觉得小四儿更加不适合暗卫。“要说暗卫,我觉得老二的个性更加沉稳。思维缜密,适合暗卫。”

    “老二是全才。不仅适合暗卫。”秦无殇很是自豪的道。

    呵呵,云婧笑了,其实她也觉得老二不错。这个孩子当真会让任何父母骄傲!

    “其实一开始我打算让老大去做。不过老大不接受,甚至主动提出让老是来做。”秦无殇解释道。

    “为什么?”云婧奇异的问道。

    “老大觉得老三更适合其它的差事。反而是老四性格虽然有些毛躁,但是年纪小,可塑性强。如果让他去暗卫待上几年,成长的更快。”换句话说。暗卫适合给老四炼手。

    云婧又无语了o__o”…。

    “我真是没有想到老大会推荐老四,其实还不如老大自己更加合适呢,至少个性上老大也是一个沉稳的孩子。”

    “说是这么说,但是老大不仅沉稳,还是一个聪明而且有分寸的小家伙。暗卫确实权力挺大,但是责任也重,最紧要的是,坐镇暗卫可以获知很多机密,老大是在避险。他自己并非我的亲生子,担心有朝一日我若是不在了,老二未必能够压得住我手下的那群骄兵悍将对他的排斥和坑陷!”

    云婧顿时张大了嘴巴“老大想的好长远!”

    秦无殇无语“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万事都有你夫君和儿子逗着?”

    “说的好像我什么都不行,专门会给你们添麻烦一样?”云婧不服气的道,这叫什么事儿。

    “你若非有夫君跟儿子们在前头挡着,能万事不愁,每年快乐的炼你的丹药,抱你肉呼呼的小儿子睡觉?”

    云婧:“……说到底你还是在生气昨天我抱你小儿子睡,把你给赶下床的事情?”

    “我们说根本不是一个事情好吧?”秦无殇阴着脸说道。

    “那我今天抱着你睡?”

    “嗯,把老六扔给老五抱着,省得他半夜还钻过来。”

    泥煤的,你还说没关系?

    云婧眼神带着质疑的看向秦无殇!

    秦无殇:“……”说漏嘴了怎么办?

    “娘你放心吧,把小六交给我没事儿哒。虽然我也想跟你一起睡,但是爹也不容易,我就不跟他抢了。”小五忽然出声,小眼神特别同情怜悯的看着自己的老爹“爹,你放心吧,哥哥们都说了,你就爱粘着娘,比六弟还爱撒娇。哥哥们还说了,我长大了,让我让着你点。”

    秦无殇的脸彻底黑了。

    第478章旧友

    云婧噗嗤一声笑开了怀。

    ……

    前一日跟一家四口出去逛荡了半日多,今日秦无殇有事,儿子们又都被他弄走去做事儿,就剩下云婧原本计划炼丹,后来忽然来了兴致又溜达到了战宫下。

    说起来这个鸣雷界,看不出别的说,但是人真多。

    各处都人流密集,而且外界还不断的有各种飞空战舰和战宫进进出出。

    也让云婧想起了前世她作为散修的那些日子!

    那个时候人族也是在魔族肆虐的高压下生存!赫赫有名的秦无殇也就在那个时候成为整个太阿域的风云人物!秦无殇在那个时候,似乎从来没有怕过魔族。干过不少大事儿。

    云婧一个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眼中带着欣喜的看着周围的人流。

    一对年轻的夫妻俩忽然走到了她的面前。

    “你还是唐家的唐婧吗?”

    云婧对上俩人的脸,猛的一愣。

    “你认识我们对不对?”年轻女子穿着一身耦合色的宫装,淡雅秀美。但是此刻她却是一脸的激动,她猛的拉住云婧的手道“走,我们去个合适说话的地方。”

    “我……”云婧有些吃惊。

    “唐婧,我救我你好几次。我们是生死之交。我还救我你儿子。”对方咬牙启齿的道“我知道你也重生了。”

    什么叫你也重生了?

    云婧愕然的看着她。

    “你是我前世唯一的好友,我丈夫都知道我的事情了。”她忽然甜蜜的看了她身边的男子一眼。

    云婧无奈,妥协的被她拉着一起又进了一家茶馆。

    上了花茶。又上了点心,云婧一副洗耳恭听状的等待对方讲述。

    年轻的女子先跟自己身边的男子低声的耳语几句,十分亲密。然后才对云婧介绍道“这是我夫君,就是我说的。当年为了救我,曾经惨死的那位。”

    云婧点头。表示知道。

    “漪罗,你说重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云婧问。

    “你果然记得我。其实在我重生没多久,得知秦无殇没有跟呂湘在一起。反而跟一位叫做云婧的女子在一起,而且那个女子居然出身小辰界,我就怀疑那人是你。”

    咳咳咳……云婧大愕。就凭一个相似的名字,出身小辰界就是能够猜到是她?开玩笑的吧?

    “你知道你自己是怎么重生的吗?”女子又问。

    “我怎么知道?”看着漪罗笑的跟个小狐狸一样。云婧狐疑的问道“难道跟你有关?”

    “也不能说完全跟我有关。我就知道是有人动用了一件传说中的至宝一件十分强大的神器轮回镜。据说是神族亲自炼制出来的。

    我们都知道人族练成的宝器,顶多到元器的层次。元器已经可以算是最接近神器的宝器了,那可是号称半步神器的存在。而真正的神器,很多人都只听过传说,却没有人真正见过。

    可是我见过真的。虽然我得到的就只有一片,还是残片。但是那确实是神器。”

    云婧听得一头雾水,晕晕的。

    “真的,我得到了巴掌大小的一块奇怪的镜子的残片。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块镜子十分的不凡,可是还是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不过有一日,它发出了微弱的光芒。甚至想要逃跑,我强制阻止它,鲜血低落在镜面上,意外的得到了轮回镜的初步认主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

    云婧听得十分的吃惊。

    “嗯,我运气好吧?”漪罗得意洋洋的看着云婧。

    云婧颔首,这特么的究竟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

    “我还知道有人才使用它,想要回溯时光,回到过去。当时对方已经完全激发了轮回镜残缺主体,回溯已经开始。这不是我能够改变的,我能够做的就是只剩下借用对方的力量也跟着回溯到过去。不过我在回溯的时候,想到了你。我记得你最想挽回你没有养活自己那一双儿子的遗憾。”

    云婧再次点头,十分的感慨。她没有想到漪罗在回溯的时候,竟然会想到自己。“我不知道轮回镜究竟带会了多少人,反正我们是其中之二。”漪罗笑道“所以我在回来之后,去就忙着救我夫君了。现在我们已经成婚,你呢,你的孩子们都保住了吧?”她还故意眨巴眨巴眼睛“我可知道你都有亲生四个孩子了。”

    “我真是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动用了神器?那是神器啊,亏他们能够找到。”云婧感激的朝着漪罗一笑“谢谢你帮了我。”

    “究竟是谁动用了轮回镜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听说轮回镜动用一次就会崩坏损失一部分。我上次也跟着动用了轮回镜的力量,我手里的那块残缺直接消失了。

    我也不知道那动用残片主体的人是谁,不过我想。他只怕也没有第二次动用的机会了。

    毕竟即使是神器也不能无限制的穿梭时光!我们偶然能够遇上,那么说明我们运气好极了。是不是啊?”她侧头亲密的问着自己的夫君。

    她的夫君淡淡的一笑,眉眼间威势凛然,想来也不是易与之辈。

    “对了,我还没有给你介绍我夫君,这位就是我夫君,楚荀。”

    “我现在叫云婧。我夫君是秦无殇。”云婧跟对方重新见礼。顺便也自爆家门。楚荀明显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他微微的对云婧笑笑,然后才道“其实我与你的夫婿也是神交已久。”

    云婧不解。

    “我就是冥骨门的少主。”

    噗……

    云婧差点没把刚入口的一口茶都喷到对面那俩人的脸上。

    “脏不脏啊。婧婧?”漪罗嫌弃的叫嚷道。

    “呵呵……”云婧尴尬的笑笑,然后看想了楚荀,楚荀的嘴角勾勾,脸上也浮现了笑意“很吃惊吗?漪罗没跟你说吗?冥骨门每代门主继任之后都会在卸任前的五百年内选举出来十位继承人候选。都叫做少主。然后让我们自相残杀,最后剩下的最强者才有资格继承门主之位?

    呵呵。这跟养蛊虫是一样的。”楚荀说的十分的云淡风轻。

    可是云婧听得有些汗毛倒竖。她总举得楚荀这个家伙,跟人一种非常黑暗阴沉的感觉,她怎么都想象不到漪罗这样大咧咧,充满了阳光明朗的女孩子究竟为什么会喜欢他?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漪罗┗|`o′|┛吼叫~~

    “你跟我说你喜欢的男子是你们家乡大国的新科状元,清贵世家的嫡子。是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泥煤的,冥骨门的少主算什么谦谦君子?

    漪罗顿时汗颜。表情很是心虚。“那个我也是救了他之后才发现了,为了他的身份我们一起被追杀了好久。有好几次我差点死掉了。”

    果然谁都不容易啊!

    云婧有点想抚额了。

    “那你们现在怎么样了?算是已经逃脱追杀回到冥骨门了吗?”

    “是啊,楚荀终于得到了他叔父的支持,我们暂时算是安全了。”漪罗说到这里,神情有些黯然的道。

    “嗯,安全就好。”人家冥骨门自己的家事,她也不好多打听。

    漪罗似乎也不怎么想说他们的事情,她跟云婧又聊起当年大家一起做散修的经历,还吐槽那个时候多艰苦。确实呢,做散修比起他们现在的生活实在是困难艰苦多了。

    俩个人都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矫情的人。所以说起当年的经历,感叹之余,还恶意的互相吐槽,笑话对方的当年的傻劲儿。楚荀对于这个话题似乎十分的感兴趣,时不时的插话进来跟俩人一起讨论。

    “这么说,你前世生的俩子都是人形,但是这一世俩子却都是兽形?难道是因为前世孕期没有保养好造成的?”

    云婧有点尴尬,不明白对方怎么会故意挑出这个问题来说。

    “我猜有这个方面的原因。”她前世逃出来的时候,就剩下自己一个,唐家基本上不管她的。能给她点口粮那都是施舍,当什么丹药,什么灵物的什么的,就根本不要想。

    再说整个唐家最后剩下的家底也没有多少!

    她那个时候都能够坚持把儿子们生下来,那简直就是运气逆天了。而这辈子她吃的那么好,丹药就当糖豆来吃,生儿子的时候渡劫,还是秦无殇去挡着。根本就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自然儿子养的不错。

    “那兽形的儿子,是不是天赋要更好一些?我是说继承你夫君的血脉?”楚荀继续问道。

    “嗯,似乎是这样。”云婧这话说完,漪罗的脸色就一下子苍白了。

    “漪罗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云婧惊讶的出声。

    漪罗刚想说话,忽然一阵呕意上涌,站起身就跑了出去,楚荀立即就紧张的追了出去。云婧也不好继续待着,也跟了出了房间,没多久,楚荀就搂着一脸喜色的漪罗回来了。

    “婧婧,我怀孕了。”还没等走到云婧的面前,漪罗就喜极而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