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474-475章

第474-475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4章意外到访

    秦无殇麾下的屠魔军团忽然改道,一头冲进了魔占区,这简直是件稀罕事儿。

    进入魔占区有优势也有劣势!

    优势是从此不会在面临大股修士,倾宗门之力的袭击,劣势就是,会遭遇魔族的副疯狂狙击。这可不是说笑,魔族的疯狂狙击可是打从他们进入魔占区就开始,而且是白天夜晚从不间断的疯狂围攻。

    秦无殇赶紧将九座战宫排成一个梭子的形状,互相支援,一路披荆斩棘不断前进。整个军团分成若干轮战斗人员。反正是修人不休阵,生命不停,战斗不止。

    艾玛,虽然秦无殇一路上都很小心的避开那些大的军团的攻击,而且秦无殇的战宫数量还算小,性能还挺好,一下子充分发挥了灵活逃得快的优势,一路在魔占区好似游鱼一样的翻腾。

    不过一进入魔占区就是四个月,四个月不断的战斗,让整个屠魔军团的战士们一个个都沾染了一丝丝铁血煞气!眼神锐利儿锋芒,直接蜕变为合格的军团老兵!

    屠魔军团因为拥有的战宫不少,并且战宫之上还拥有大量的虚空战舰,所以战斗的时候完全可以编制出一个中等规模的军团。

    屠魔军团一共十三部,除了丹部战力稍微差点外,其它的各部都已经找到了各自战斗核心。

    屠魔军团再次冲出魔占区的时候,一头扎到了太阿域的中部偏北的方向。魔族的军团已经推过去了,这快地方,却好似一块挺大的狭长地带,直接被魔族给绕了过去。没有侵占。

    而快狭长地域上的生灵界虽然没有被魔族侵占,但是这块地域的生灵界就没有一个大的。甚至的生灵界灵气还十分的匮乏,灵物什么的更是一点踪影都没有。

    几乎是完全没有修士的凡人界!

    屠魔军团的战宫编队一路上碰到了十几个十分贫瘠的小生灵界,终于找到了一处还算是有点灵气的生灵界。可惜这个生灵界的规模也不算大。在太阿域现在还被掌握在修士们手中的那些生灵界比,它是一点都不起眼。但是跟对比之前的那些贫瘠的就剩下人的小生灵界还算是让人眼前一亮。

    秦无殇先让军团、派人下去调查看看是不是没有危险,确认安全之后,就开始让战兵们下去采购或者是游玩放松。当然这也是分批轮着来的。

    好几个月都一直待在战宫之内。各种腻歪。很多人都要受不了,一听说军团长让下去玩,一个个你争我抢的报名出去。

    军团走上正轨。暂时比较闲的秦无殇也干脆拉了云婧,抱着小五跟小六跑出去溜达了。

    他们走的时候,谁也没有说,结果小四高高兴兴跑来找他们一起下去玩的时候。就发现木有人了。

    小四脸立即黑了,大怒的发剑符给大哥:“大哥。爹娘带着小五小六玩去了,把我抛弃了。”那意思,求同仇敌忾,嘲讽仇人。

    谁知道秦晖没意思道。直接给他回剑符“乖,大哥那里还有点灵石,你要出去玩去就找那个谁谁谁拿。”

    秦小四“……”我不是为了要领用钱。

    可是想想他还不甘心。于是再次给二哥发剑符传信“二哥,爹娘就带小五小六出去玩了。把我给扔家了。”那是我好可怜啊,求安抚,求抚摸!~~

    谁知道秦二也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小四,哥知道了,刚才还看见爹娘给这小五小六从身边走过,顺便还给俩个小的卖了俩个大超大的棉花糖!~

    放心吧,哥也给你买了一个棉花糖,你在家里就安心的等着我们回去吧。”

    秦小四:“……”(艹皿艹)!尼玛,为什么我就得安心的等着他们回家?

    秦小四还不死心,硬挺着又给秦三发了剑符“三哥,你带我出去玩,他们都不带我去。”

    秦三很快给了他回复“小四,你三哥我跟一大群好朋友玩,没工夫带你玩,你要是实在没意思就找侍女们玩去!~”

    ┗|`o′|┛嗷~~,秦小四怒了,特么的就是不带他玩是不?

    秦小四在家里转了几圈,想出去吧,还没有陪玩的,他也没有公差需要吧!不出去吧,人家都出去玩了,他却只能在家里蹲着,好不甘心。

    想来想去,秦小四窝火的踢碎了一张椅子,转身回去睡觉了。

    ……

    这处小生灵界叫做鸣雷界,据说曾经以出产鸣雷矿石出名,鸣雷矿石还有它的各种矿脉伴生石都是不错的修真资源。鸣雷石也是一种可以魔化的灵矿,无论是在炼器,阵符,丹药等方面都有收购的价值。

    除了秦无殇他们以外,鸣雷界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外界的修士进来了。这次秦无殇他们拐进来,带来的各种消息一下子就让整个鸣雷界都轰动起来。

    例如外面的抗魔形势,例如很多修真宗门或是修真家族需要的逃离这里到人族修士统治区的航道啊……

    总之,鸣雷界一改过去的死气沉沉,喧嚣热闹了起来。

    秦无殇带着妻子跟俩个小家伙跑到了一处酒楼吃当地的招牌菜。

    一家子坐在包间里,云婧就竖起耳朵听外面人神侃!内容嘛,还挺有趣的。

    他们一边吃一边就听鸣雷界本地修士和外来修士们的神侃!

    忽听得左边有本地的修士侃道:“听说有人族自己的军团进来了?是要大反攻了吗?什么时候打走咱们附近的魔族啊?”

    另外一个惊叹道“艾玛,你想的太美了,魔族哪里是那么好打发走的?我听说外面大部分地方都被魔族占了,人族根本打不过魔族,节节败退啊。”

    “哎呀鲁老弟,我就知道你想投靠魔族,可惜现在人家魔族也不要你!!早知道你提前跑到咱们太阿域边缘那些魔族部落混成一个改造魔人好了。啧啧!!”

    “艾玛,可不是,我捶胸顿足的后悔啊!”

    “哈哈……”旁边听到的也有发出嘲笑声的。魔族哪里有那么容易受魔人啊?谁乐意给你改造啊?有那个时间还不如直接将你当成粮食养了,想吃的时候就捞几条,随时吃新鲜的。

    跟着又听到右边也有外地来的跟本地人侃各种他们感兴趣的矿产啊,继续物资啊什么的。类似灵谷什么的,几乎都是有多少能卖就收多少。这个谁都不嫌弃多的。

    本地人:“老弟啊。你们到底是从哪里进来的啊?这周围可都是魔族啊!”

    外来的:“我们是冥骨门那边闯过来的,听说魔占区其实也有不少人族,唉。这一打仗,什么修炼物资都涨出天价来,听说一件一阶的法衣,居然能够迈出一百块下品灵石来。以前一件低阶法衣才八块下品灵石!!~”

    “唉。一打仗,灵蛛。灵蚕就少,还不容易养活,即使养大了,收了丝也没有足够的人愿意织造法衣。所以就连一阶法衣也天价了。唉。现在活着都不容易,能活一天算一天,即使享乐吧。老弟。”

    “唉,要是你又点家底什么的。到是可以捐个名额到我们军团去。我们军团也待些凡人和低阶修士做杂事。或者你要是不愿意干杂事,只要你有灵石,你也可以暂时先去我们战宫上面去躲躲,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下去。”外来人说。

    “啊?还可以这样?”本地人惊奇的问。

    “当然是可以的。要是不成,我干嘛给你说啊。我们那也有一些外面收上来的凡人。”

    “那你们不是军团吗?怎么收凡人啊?”本地人狐疑的问。

    “就因为我们是军团啊,人多,事儿多,需要的杂工也多!再说,我们战宫地方大,只要你们有钱,卖个位置交给保护费我们就带着你们一起走,这不是大家都不亏本的双赢局面吗?”

    “……嗯,你让我想想。你的话似乎也有点道理?”

    “……总之,你爱信不信。”

    就在云婧打算转移耳朵继续偷听别的包房话题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影直接走进来做到了秦无殇的正对面。

    秦无殇的眼睛瞬间危险的眯起来。但是他仍旧收敛着自己身上的煞气和杀气,目光冷冷的道“我以为你不会单身出现在我面前。”

    云婧抱着小六惊奇的看着突兀的走进来的男子,这个男子看起来非常的年轻,但是眼神太深邃了,就好似海洋一样的,有宁静也有着暴烈……而且次人的身上拥有一种久居高位养成的上位者气质。

    他的眼神淡淡的扫过云婧和小六,然后又看过小五,最后才直视秦无殇的眼睛道“我们倆之间,只有你躲我,没有我躲你的。”

    秦无殇无声的冷笑“我有什么需要躲避你的?”

    “无殇,按我跟你父亲的交情,你其实是我的子侄辈,甚至我还亲自指导过你修炼。你一直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一直都当你是一个有天赋,值得培养的好苗子。”来人一副你误解了我的苦笑样子。

    秦无殇直接抽抽嘴角,再暗暗的摸摸手臂,尼玛,鸡皮疙瘩都在胳膊上起了。

    那位似乎从来都没有跟他用这种几乎是教子的亲昵口气说话。

    第475章救父

    “你这样说话我很不喜欢,你确定你是在跟我说话而不是在跟我哥说话?总翰,你以前可是宗主,没有这么屈尊降贵吧?”秦无殇讽刺道。

    “何必总把自己弄成一个满身带刺的刺猬呢?秦无殇,我的事情,朝英跟容止的事情,你哪件不清楚。再说我现在也不是宗主了,我现在就是一个心寄宗门能够继续传承发展的老家伙。”总翰含笑说。不过这口气也太和蔼了,这举止也太可亲了。

    宗主你居然有怎么接地气的一天,让我心中好震惊啊!

    秦无殇暂时摆脱心中的恶意吐槽,继续说道“你今天来,难道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你难道是想跟我改善关系?呵呵,你觉得这可能?只要你的真爱还是殷朝英一天。我们就是敌人!”秦无殇口气坚定的说道。

    宗翰的表情明显变得游戏不好看。他看了看秦无殇,卸下了脸上的笑意。直接道“为什么呢?你明明知道,即使我不爱朝英,你父亲也爱她爱得死去活来。你真的打算跟我们为敌吗?”

    “那你觉得你们跟殷朝英一伙的这些人,跟我是不是敌人?”秦无殇被他说了。

    宗翰别有深意的看着他道“那就取决于你了。只要你放下仇恨,跟朝英和好,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好好做亲人呢?我知道可以得到你一声师伯的称呼的吧?”

    “那怎么可能呢?你跟我爹爱着同一个女人。就算你愿意三人睡一样床。我爹那要老脸的人故意也不会同意的。”

    宗翰听了这话,瞬间脸色阴寒无比。

    “无殇,你说话太伤人了。”

    “我说的都是事实。至于伤不伤人的,反正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无殇,你为什么就一定要针对朝英呢?”宗翰就不明白,这俩人怎么就一见面就掐。而且还掐的那么狠?互相间似乎都一点都不想缓和化解?

    “我的小时候,她天天都琢磨着让我怎么死!现在我长大了。天天琢磨着让她怎么死才能死的更好看一点。”

    宗翰听了一阵寒意。

    “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不相信你不懂。现在魔族才是我们的大敌,人族无论是哪个宗派的修士我们都应该团结起来,即使我们之前是仇人现在也应该放下仇恨。联合起来共同抵御魔族。

    这好菜是民族大义不是吗?我不相信无殇你这么聪明的人,会不懂这个?”

    秦无殇听了他的话,无声的嗤笑“我没你那么伟大。魔族怎么进来了的我不管,我就管带好的妻子孩子。保护他们的安全,远离各种危险好好的生存下去。”

    “你……”宗翰真没想到秦无殇居然这么胸无大志,这件事是凡人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加强版!

    这特么的是秦族培养出来的嫡系后代?

    未来的秦族族长?

    “你有没有想过没有了宗门,没有了家族你算什么?无殇我劝你不要太冲动,不要太感情用事,多为自己和身边人想想吧。对了,我这次来,也是有事儿要告诉你。

    你父亲,被宗门高手联合抓捕困在了秦族的族地。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能够将他安全救走,他要继续被困下去,只怕要吃大苦头。”

    “我不去。”秦无殇想都没有就干脆的拒绝。

    “你……,那你是亲生父亲?”宗翰怒声失望的道。

    “是我亲生父亲不假,但是你怎么不说他的真爱也在族地呢,只要他的真爱在哪里,他就是死也要躺在自己的真爱身边。我去救他,他愿意跟我离开吗?既然他在那边乐不思蜀,我干嘛要去找他?我爹我还不知道,只要有他的朝英,不管多么苦难捡漏的地方他都能蹲一辈子。”秦无殇忽然鄙夷的看着宗翰说道“你要是连那点小苦都吃不了,我劝你还是不要继续跟我爹争那个殷朝英了,那个女人可不是轻易好打动的的省油的灯。”

    宗翰:“……你就不怕以后你爹要是真有危险,你后悔莫及吗?”

    “……如果那是他自己愿意的,无论我怎么后悔莫及又有什么用?”有钱难买心甘情愿不是吗?!

    宗翰:“……”

    “即使你不去找你爹,就你手中这点力量,你在外面也流浪不了多久,不是被太阿域的修士们围杀,就是彻底被魔族军团覆灭!”宗翰带点诅咒性子的说道。

    “总比在宗门被自己人害死强!”

    宗翰看见秦无殇油盐不进,心中有些恼火,但是他有看了看秦无殇一直护在身边的云婧跟另外俩个小豆丁,就瞅着云婧说道“他是你男人,你难道不希望他过上安全快乐的日子吗?你们一家子明明可以很幸福的生活!只要……”

    “只要把小六交给你是不是?”云婧无语的看着宗翰。“就算你是宗主,你也不能出这种没人性,没人味的主意啊。”开场白就是让我舍弃儿子,特么的,这种强加在身上的大义谁乐意接受啊!

    尤其你看上的还是一个那么小的孩子!

    云婧觉得眼前的男人绝对是一个脑残!

    可是在宗翰眼里。无论是秦无殇还是云婧都是不可理喻的。为了大局,牺牲小我有什么不对吗?咱们不都是为了宗门嘛!

    “我觉得你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女人!”

    “你是故意来找揍的吧?”云婧眼神不善的盯着对方,大有一言不合就抄家伙的架势。

    噗嗤,秦无殇失笑。

    连父亲都不能将秦无殇调回秦族地,在宗翰眼里秦无殇就真的没救了。

    “哼,那我们以后战场上见。”说完这话,宗翰就打算离开。

    “慢着。”秦无殇忽然出声拦住了他。秦二爷的压低闪过一抹幽光。眼瞅着对方回头才道“反正你也是要回去了。稍等一下也没有什么。”

    “怎么,你还真打算把我揍一顿在放我回去?”宗翰冷笑。

    “我会做那种没品的事儿吗?你现在就一个分身,我打你也打不疼你。白费力气我还不还干呢。”秦无殇戏虐的道。

    “那你叫住我,难道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你回心转意了?”宗翰问。

    秦无殇看着宗翰,呵呵一笑。“我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宗翰心中开始戒备起来“你到底想问什么?”

    “我想问你,殷朝英最开始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跟与我父亲成婚之后性格一样吗?”秦无殇问。

    “你问这个做什么?一样的。”宗翰快速的答道。

    “那她从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交往的朋友,到现在有什么变化吗?尤其是那些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好友。还在吗?”秦无殇又问。

    宗翰冷笑一声“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想让我怀疑朝英?你想让我怀疑她是魔族的奸细?”

    秦无殇笑笑“我只是很奇怪,无论是你还是父亲,在你们口中的殷朝英跟我认识的那个残忍自私的女人简直是天上地下云泥之别。就是想知道一个原本单纯可爱善良温柔的女子。怎么就变成现在心狠手辣工于心计,利用谁都不择手段的殷朝英的?”

    宗翰直接黑了脸“朝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情殇。都是我跟容止对不起她。朝英确实是一个好女人。”

    “那为什么她身边有那么多她私底下言听计从的属下,而且那些人每次出现不是带着面具。就是眼神异常的呆滞。”

    “你说什么?你胡说,你想无赖朝英。”宗翰终于色变道。

    “是不是,你可以暗中查探一下她身边的人。只要是魔族的奸细不可能一点破绽都没有,尤其是殷朝英在厉害,再善于伪装自己,她毕竟仅仅是一个人,她手下那么多,你们好好差,还能差不出来?”

    宗翰的此时脸上的表情要多阴厉有多阴厉“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因为你几句挑唆就怀疑朝英,就去查她的属下的。”

    噗嗤,秦无殇听过之后就笑了。

    “其实我也点都没有指望你听我的话,回去查她手下她的事情。她是不是魔族的奸细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离开魔宫了。魔宫就算真的覆灭在她的手里,那也是人家本事,你们蠢蛋。”

    “那你干嘛要告诉我这些?”宗翰咬牙切齿。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殷朝英是不是真正的魔族奸细,你也会知道到底因为你们的爱和犹豫害死了多少魔宫和太阿域其它宗门的人。那些人中有许多都是你们的亲朋好友,都是你们的生死之交!我就是想让你回头一天深深的后悔自责!我就是想看你遗憾愧疚,想然你仇恨自己当时都听过我的提醒还是没有主动出手去查。我就是想看着你跟他魔心出现破绽,这辈子都难以登顶。”

    宗翰听了这话心里发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你其实恨我,也很你父亲?”

    “嗯,我就是想看见你,殷朝英,还有我父亲,收到报应啊!”秦无殇笑眯眯的道。(未完待续)